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零八章 NO!

第一百零八章 NO!2017-11-9 12:57:1Ctrl+D 收藏本站

    第108节    第一百零八章    no!

    老人脸上的微笑很有一种亲和力,眼里流露出的目光也让王思宇感到一种温暖,那是一种久违了的感觉。

    “老先生,您有什么事?”王思宇尽量把语气放得平稳些,脸上也带出淡淡的笑容。

    老者摊开右手,露出那两枚棋子,微笑道:“小伙子,我就住在隔壁的房间,一个人呆在屋子里闷得无聊,能否赏光过来坐坐,陪老朽下几盘棋。”

    “一个很蹩脚的借口。”王思宇在心里暗自嘟囔一句,但老人身上释放出的那种善意让他难以拒绝他的邀请,更何况,仅仅凭借直接,王思宇几乎就已经可以断定,这位老人和京城那位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好的。”王思宇把声音放得很轻,但非常清晰地落入老者的耳中,他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伸手做出了个‘请’的姿势,王思宇则微笑着点点头,轻轻地把房门关上,却不急着迈步,只是微笑着看着老人。

    老人会意地一笑,走在前面带路,两人的步伐同样的稳健有力,王思宇细心地留意到,老人走路时的姿态颇有特点,刚毅中透出一种优雅,小腿的摆动也很是舒展,最关键的是,他所行走的路线竟然像是用尺子量过一样的笔直,似乎是经过特殊的礼仪训练。

    就这样跟在老人的身后,径直走进隔壁的房间,王思宇坐到沙发上,脸色带着自信但谦和的笑容,他现在十分留意自己的举止,绝对不能让京城那些人看低了。

    老人先是很热情地从递给他一瓶冰红茶,随后很自然地坐到王思宇的对面,不露痕迹地观察着他的表现,从王思宇的表情神态到目光,直至手指鞋尖,即便是最细微的一个动作都不肯放过,但那种观察并不令人感到反感,王思宇很坦然地面对着他的审视,内心松弛而平静,没有体会到丝毫的压力。

    似乎对王思宇不卑不亢的姿态很是欣赏,老人脸上的笑意更浓,抬手道:“请喝茶。”

    “谢谢。”王思宇微笑着点点头,把手中的冰红茶打开,轻轻喝上一口,随即盖好瓶盖,放在茶几上,之后环顾四周,似笑非笑地冲老人轻声道:“老先生这是从哪里来啊?”

    老人微微一笑,双手放在膝盖上,轻轻地拍打几下,盯着王思宇的眼睛,慢悠悠地开口道:“京城。”

    王思宇见他的目光中大有深意,就知道自己猜想的没有错,只是不知道这人的身份是什么,于是捏着下颌试探道:“敢问老先生怎么称呼?”

    老人笑了笑,拿手轻轻拨.弄了一下茶几上的棋盘,柔和的目光从王思宇的脸上移下来,盯在他的一双手上,轻声道:“你可以叫我财叔,他们都这么叫。”

    王思宇心头一震,心里已然明白了几分,却又故意皱起眉头,做出一脸茫然的神态,明知故问地道:“财叔,他们又是谁?”

    财叔收回目光,拿手轻轻拍打着膝盖,语气舒缓地道:“你应该知道的,他们都是你的兄弟姐妹。”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王思宇还是觉得耳边响起了一声炸雷,震得他心神激荡头皮发麻,但他很快调整过来,若无其事地把手从下巴上移开,轻轻地在膝盖上拂了几下,沉吟半晌后,低头道:“财叔,你认错人了!”

    财叔似乎早知道他会这么回答,轻轻叹了口气,沉吟道:“你心里有怨恨是正常的,这其中的恩怨纠葛也不是几句话就能讲清楚的,但不管怎样,血浓于水,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王思宇伸手揉了揉有些发酸的鼻子,盯着自己的皮鞋轻声道:“财叔,问您一个问题,他们贵姓?”

    财叔脸上绽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轻声道:“你猜猜!”

    财叔的回答有些出人意料,王思宇微微一愣,禁不住抬头望了他一眼,满脸狐疑地道:“这也能猜?”

    财叔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站起身来,拿着杯子走到饮水杯前,接了杯水,轻轻喝上一小口,润了润喉,这才转过头来,沉声道:“就在你的名字里。”

    “也姓王?”王思宇皱皱眉头,眯起眼睛道。

    财叔摇摇头,极快地否定了这个答案,轻声道:“再猜!”

    王思宇恍然大悟,摸着下巴点头道:“姓田不错,田伯光闻香识女人,这个姓氏不错。”

    财叔忍俊不禁,轻轻笑了两声,握着茶杯走回来,重新坐好,叹了口气,轻声道:“又错了,姓于,你刚刚出生的时候,长得特别讨人喜欢,首长非常高兴,抱着你冲着你父亲说,这是咱们老于家的宝贝,你父亲就在‘于’字的上面加了个宝字头,给你起了个‘宇’字。”

    王思宇听后先是一愣,随后莞尔一笑,拿手指刮了几下鼻子,那笑容就变得有些悲怆,眼中翻动着清亮的泪花,摇头走进洗手间,洗了把脸,大声道:“老于家的宝贝,这听起来太滑稽了。”

    财叔的表情也流露出些许的伤感,不胜唏嘘地道:“世事难料,谁都没有想到事情最后会变成那样。”

    “什么原因造成的?”王思宇站在洗手间里,轻声问道。

    财叔皱着眉头想了半晌,才搓着双手轻声道:“那是你们于家的家事,很多事情我不便去说,但大太太家很有实力,而且她的母亲跟老太太有大半辈子的交情,这里面还牵扯到联姻和子嗣接班的问题,咳咳,宇少爷,我的话你能听懂吧。”

    王思宇拿着白毛巾擦了把脸,照照镜子,发现眼圈还有些发红,就闭着眼睛拿手揉了半晌,再次睁开眼睛时,感觉好些了,平复好复杂的心情,深吸一口气,用力地拍打几下面颊,又站在镜子前站了两三分钟,把面目表情调整好,这才神清气爽地走出来,摆手道:“知道了,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下棋下棋。”

    财叔吃惊地望了王思宇一眼,见他这么快就能将状态调整回来,心中也不禁讶然,目光中露出赞赏之色,低声道:“宇少爷,你难道不想知道自己的爷爷和父亲是谁吗?”

    王思宇笑了笑,捡了绿色的棋子,摆在棋盘上,摇头道:“财叔,你不是已经告诉我了。”

    财叔微微一笑,伸手把红色的棋子摆好位置,先飞起一个相,随后飞快地瞟了王思宇一眼,轻声道:“怎么样,跟我回去看看?”

    王思宇叹了口气,挪动下棋子,摇头道:“没有那个必要,知道是谁就成了,老娘不许我进京。”

    财叔把马提上来一步,摇头道:“我能到这里来,就说明当年的那个约定已经失效了,宇少爷不必放在心上。”

    “约定?”王思宇皱皱眉头,盯着财叔那张红润的脸,疑惑地道:“什么约定?”

    财叔盯着棋盘,缓缓道:“当年你父亲舍不得你,总是派人偷偷把你的样子拍下来带回去,结果惊动你的母亲,在搬了几次家后,她一怒之下,就又去次京城,和于家老太太达成了协议,你们母子不近京城五百里范围,于家人不得进青州市半步,更不能再以任何方式干扰你们的生活。”

    听完财叔的话,王思宇在心中埋藏已久的那个疑团总算解开,他情不自禁地轻轻舒了一口气,抬手拱了一步卒,继续追问道:“那失效又是怎么回事?”

    财叔放下手中的棋子,站起身子,缓缓地走到窗口,双手扶着窗沿道:“老太太上个月八号也走了,两个立约人都不在了,约定也自然没有效力了。”

    王思宇听后默不作声,沉思良久,才从衣兜里掏出笔,从茶几上找张白纸,皱着眉头写下几行字,随后将白纸折好,沿着折痕撕下一张纸条来,轻轻推到对面,沉声道:“财叔,麻烦你把这张纸条转交给大太太。”

    财叔愣了一下,从窗前快步走过来,坐在沙发上拿起字条扫了一眼,却见那张纸条上写的是,王思宇以后不进于家半步,而于家人以后不得近玉州五百里之内,口说无凭,立字为证。

    财叔见那铁划银钩般的字体,劲道十足,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皱皱眉头,摇头叹息道:“宇少爷,你这又是何必。”

    王思宇笑了笑,拿起茶几上的冰红茶,打开盖子咕咚咕咚喝上几口,轻声道:“只想为老娘争口气。”

    财叔劝解道:“宇少爷,上辈子的恩怨,你们就不要再参与了。”

    王思宇摆摆手,轻声提醒道:“财叔,这是家事,您老就不必多言了。”

    他见财叔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就觉得自己刚刚这句话重了些,王思宇对这位财叔的印象还是很好的,歪着脖子想了想,就拿手拍打着沙发垫,转移话题道:“财叔,你们把那个香港人放了吧,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财叔听后微微一怔,随即醒悟过来,轻声笑道:“宇少爷,你误会了,我和他们虽然是一起来的,但办的不是同一件事,那个香港人是个人才,被八局的人看中了,到京城后培训一段时间后,可能要被送到国外。”

    “哦?那你来这是做什么事情?专程来看我?”王思宇盯着财叔道。

    财叔点点头,站起身子,低头在屋子里走了几步,停下后,轻声道:“奉命接你进京。”

    王思宇从兜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掏出火机啪地一声点上,深深地吸上一口,慢悠悠地吐出几个烟圈,轻声道:“我在华西呆得挺好的,过得挺滋润,请党和人民放心,进京的好事还是留给别人吧,想必庶出的也不止我一人。”

    财叔皱皱眉头,摇头道:“确实只有你一个。”

    王思宇弹了弹手中的烟灰,摇头道:“财叔,你不必多说了,我耳朵根子不软!”

    财叔见他态度坚决,就从衣兜里掏出那红色的将相两枚棋子,缓缓地递过来,沉声道:“这是首长让我交给你的。”

    王思宇犹豫了一下,还是郑重地接过这两枚棋子,轻声道:“首长身体还好吗?自从他老人家退下来之后,有好些年没在电视上看到他了。”

    财叔坐下去,微笑道:“身体还好,就是烟抽得凶了些。”

    王思宇赶忙把手中的烟头掐灭,丢到烟灰缸里,低头摆.弄着手中的两枚棋子,眼睛盯着那两个鲜红的字体,渐渐地,他的目光变得炙热起来,身体里的血液似乎都在沸腾。

    财叔的嘴角泛起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轻声问道:“宇少爷,你知道首长为什么送这两枚棋子吗?”

    王思宇微微地点头道:“于家先后出了将相两人,这才有今天的声势威望,首长这是希望小辈们能以此来激励自己,轰轰烈烈地干出一番事业来。”

    “啪!啪!啪……”

    屋子里响起清脆的掌声,掌声停后,笑容满面的财叔,把殷切的目光投向王思宇,沉声道:“宇少爷,跟我进京吧,首长一定会非常喜欢你。”

    “啪!啪!啪…..”

    王思宇轻轻拍打着手中的两枚棋子,把目光投向窗外,沉思半晌,才转过头来,对着财叔微微一笑,嘴唇张开,轻轻吐出一个字:“no!”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