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一十章 卿本佳人

第一百一十章 卿本佳人2017-11-9 12:57:3Ctrl+D 收藏本站

    第110节    第一百一十章    卿本佳人

    省电视台的大楼是一栋十几层高的扇形建筑,整栋大楼的外表面都是明晃晃的玻璃装饰,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刺眼,大楼的顶端除了避雷针外,还有一个红色的类似火炬形状的雕塑,那是省台的台标,可因长时间的风雨侵蚀,颜色大半脱落,红色的火焰早已变得斑驳不堪,冷眼望去,那雕塑倒有些像草莓冰激凌的广告。

    早上八点四十分,华西省电视台门口就排起了长队,王思宇腋下夹着黑色的皮包,站在队伍当中,跟着人流缓缓地走进大院,他的动作异常的拘谨小心,双手提着西服下摆,眼睛不时瞄向身后的地砖,生怕粘在西服内衬上的小纸条脱落下来,那种感觉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做贼心虚。

    正向前走着,忽然发现陈波涛站在大院西侧的一排采访车前,正向这边走来,眼睛不住地向人群里张望,王思宇忙伸手在队伍外面挥动几下,陈波涛立时注意到他,匆匆地奔过来,拍了拍王思宇的肩头,低声道:“复印件,快。”

    王思宇赶忙从包里翻出一叠纸来,随手交给他,陈波涛急慌慌地就往前跑,王思宇忙叫住他,抬手丢给他一块手表,这块手表是于春雷托财叔送给他的,价格很是昂贵,王思宇昨晚没舍得扔掉,就做了个顺水人情。

    陈波涛接过手表一看,顿时有些迷糊,这不是江诗丹顿么?买这样一块手表至少要六万多块,那句广告词怎么说的来着:你可以轻易的拥有时间,但无法轻易的拥有江诗丹顿。陈波涛哪里会相信这是正品,就没太在意,随手放到衣兜,快步向大楼里走去。

    王思宇所在的考场是十一楼的一间会议室,六十多人乱哄哄地找了座位坐下,十几分钟后,两位负责监考的男性工作人员走了进来,和高考一样,先讲了考场纪律,随后开始挨个桌子发卷子,王思宇似乎又回到了高中时代,区别只在于心态不同,那时候是信心爆棚,而此刻却是底气不足,拿过卷子后仔细看了一遍,就更傻了眼,至少三分之一的题目是复习资料里所没有的。

    不管怎么样,既来之则考之,抱着重在参与的态度,王思宇欣然拿起笔来,开始认真地答卷,先做了几道可以自由发挥的题目后,王思宇就开始卡壳了,冥思半晌也无法落笔,此时抬眼望去,倒是众人皆忙我独闲,而监考官的目光犀利之极,很有威慑力,王思宇没敢太造次,就把卷子翻过来,开始换了铅笔画素描,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两只戴着监考证的大猩猩就出现在纸面上。

    事实证明,他的谨慎还是很有必要的,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里,就有四位耐不住寂寞而打算铤而走险的同志光荣被捕,被主考官以极其野蛮的动作推搡着驱逐出场。

    半个小时之后,瞥见那两人松懈下来,此时正坐在椅子上闲聊,王思宇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他就拿眼睛瞄着监考官,不慌不忙地把西服扣子解开,从里面摸出几张小纸条,放在大腿上,开始偷偷摸摸地打起小抄来,别说,那种做贼的感觉还真挺刺激。

    王思宇正抄得满头大汗,不亦乐乎之时,最刺激的一幕终于出现了……

    洁净的白瓷砖上不知何时多出一双精致的女士皮鞋,皮鞋上面点缀的小钻光芒四射,竟晃得王思宇险些睁不开眼,他顿时心里一惊,知道是被流动监考发现了,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目光顺着那双皮鞋往上看,是一件黑色健美运动裤,再往上,是一件米黄色的紧身小衫,再往上看…望着那张秀美绝俗的面容,王思宇登时愣住了,手里的几张纸条缓缓飘落……

    眼前这个绝色丽人,竟是廖景卿,那个美丽而又忧伤的女人,此刻,正站在王思宇的身前。

    四目相对,廖景卿竟也愣住了,如同雕塑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半晌后,才轻轻叹了口气,继续向下方走去,她的步履轻盈,悄然无声;身姿曼妙,有如夏柳秋荷。

    那幽幽的一声叹息仿佛重锤般砸在王思宇的心头,令他全身一震,失魂落魄地呆坐在椅子上,过了好一会儿,王思宇才恍然惊觉,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那颗心依旧突突地跳个不停。

    此刻再望向卷子,却什么都看不进去,眼睛里还是那张美极的面孔,耳边仍旧回荡着那声叹息,此刻,王思宇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当这样的女子出现在身边,全世界都会从面前消失。

    正心慌意乱间,王思宇的心头又是没来由地一跳,这时方感觉到,廖景卿似是已经站在他身后,王思宇的手在桌上轻轻地敲打几下,就缓缓地收了回来,静静地感受着那道目光从自己的身上移开,转到桌面的卷子上,两三分钟后,廖景卿那苗条的身影才从身边经过,王思宇却已不敢抬头去看。

    这时他再也没有了答卷的心思,就拿着那管笔在手中荡来荡去,却连一个完整的托马斯全旋都做不出来,总是掉在桌子上,传来‘哒哒’几声,引来旁边一位年轻女子不满的目光,王思宇赶忙停下来,回以歉意的一笑,双手摆.弄着那杆签字笔,不知过了多久,那颗心才渐渐平静下来。

    这样坐了约莫十几分钟,廖景卿竟又出现在他的面前,正低头诧异间,廖景卿却从身边经过,两人身体错过的刹那间,一个小纸团突然从她那莹白如玉的手中丢出,王思宇赶忙伸手接住,抬头见两位监考官并没注意这里,他赶忙把纸团打开,定睛望去,却见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那字体虽小,却依旧娟秀可人,如同青丝缠绕,柔软中透着一股轻灵,仔细瞧去,分明是几道难题的答案,他赶忙把这张纸放到卷子下面,开始用心地抄写起来。

    王思宇一面抄写,一面赞叹,廖景卿的才识实在了得,这数百字中非但没有一处涂抹,更无一处疏漏,其中阐述的观点清晰明确,层次感极强,很多地方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而她的遣词造句更是别有韵味,一路抄下去,竟是流畅之极,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涩之感。

    有了廖景卿的雪中送炭,上午两科的考试,王思宇考得异常顺利,只要下午那科能够顺利通过,王思宇觉得这次笔试过关绝对没有问题,对于廖景卿的帮助,王思宇也并没有太过吃惊,毕竟自己和他死去的弟弟长得太过相似了,大概是从自己身上看到了廖长青的影子,廖景卿才不忍让自己失去这次机会吧。

    此时想到她们姐弟两人名字,王思宇竟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廖景卿廖长青,各取中间那个字来读,可不正是应了好景不长的寓意么,也不知是谁给起的名字,竟是这样的不祥,姐弟两人都是命运多舛,一个早早地离开人世,另一个婚姻失败,事业也从高峰跌入低谷,尤其是廖景卿,虽然年纪轻轻,却已历尽磨难,不禁让人心生同情,当然,除了同情外,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开始泛滥成灾。

    王思宇是最后一个离开考场的,因为他要趁没人的时候,把西服内衬上的纸条都清理干净,都摘下来后,王思宇将纸条捏成一团,放在西服口袋里,这才离开座位往外走,他刚刚走到门边,就听外面有人在打电话,那声音极为婉转悦耳,几乎可以肯定,那是廖景卿的声音:“好的,好,张老师,请您多费心了,我这段时间忙不过来,把瑶瑶的功课落下了,好的,我明天就去给她找个家教,嗯,家教一条街在哪里?好的,谢谢张老师,给您添麻烦了,嗯嗯……”

    等她打完电话,王思宇赶忙走出去,打算跟她道谢,可还没等他想好开场白,陈波涛这厮竟兴冲冲地走过来,冲着王思宇大声喊道:“考得怎么样?”

    廖景卿见状,对着王思宇微微一笑,不经意间,眼神中流露出淡淡的忧伤,她赶忙转过身子,静静地走开了,王思宇没有搭理陈波涛,望着她的背影愣愣地发呆。

    “嘿……嘿……魂都被勾走了!”见廖景卿走远,陈波涛拍了拍王思宇的肩膀,站在一旁取笑道。

    王思宇这才皱起眉头,白了他一眼,轻声问道:“最近怎么很少见她上镜?”

    陈波涛叹了口气道:“这女人长得太漂亮了也不是好事,台里好几位领导都看上她了,可她就是不知趣,这不就被冷藏了吗。”

    王思宇听后若有所思,点点头,就跟着陈波涛进了电梯,站在电梯里面,陈波涛就伸出手腕,一脸神秘地对王思宇道:“小宇,老实交代,这表是从哪弄来的?”

    王思宇随口敷衍道:“路上拣的。”

    陈波涛顿时双眼放光,兴奋地道:“我草!兄弟,你可真捡到宝贝了,六万多块啊,我上午去名表专卖店验过了,绝对的正品,等过几天兄弟炫够了,咱卖了钱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

    王思宇嘿嘿笑道:“那可不行,我得要八成!”

    陈波涛知道他在调侃,也就没有在意,兴高采烈地把他拉进食堂,打了饭,王思宇和他坐在一桌,这家伙在舀汤的时候,特地把袖口撸起来,露出手表,拎个勺子在所有人眼前转了一圈,这才在众人啧啧的赞叹中,缓缓地将汤注入碗中,王思宇看着他脸上那个得意劲,忍不住在旁边轻声道:“你这家伙还能不能有点出息了。”

    陈波涛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把嘴巴凑到王思宇耳边,悄声道:“你这家伙比我还没出息,见了美女就走不动道,刚才眼珠子差点没掉到地上,不过那女人可真是世上少有的尤物啊,我每次见到她,我都……”

    他刚刚说到这,瞥见王思宇眼中要杀人的目光,忽地在身上打个冷战,赶忙闭上嘴,拿手在表上摸了又摸,半晌,才端起汤碗,吹吹上面飘起的葱花,美美地喝了起来。

    饭毕,陈波涛在饭堂门口被人叫住,一时半刻脱不了身,王思宇只好一个人走向电梯,足足过了两三分钟,电梯才缓缓下来,王思宇赶忙拿手指点了下按键,电梯门打开后,王思宇身边的人立时跑了一大半,只有他愁眉苦脸地望着电梯里那个肥胖的身躯。

    方如海面沉似水,拿眼睛扫了王思宇一眼,瞥见他左胸上挂的准考证,就哼了一声,把手里的包从电梯里甩了出来,抬眼望天,不去搭理他,王思宇伸手接住,没有办法,只好尴尬地笑了笑,嘴里嘟囔一句:“老师,好巧啊!”

    随后抱着他的包,硬着头皮走进电梯,跟着方如海下了楼。

    两人上了车,王思宇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方如海身子肥胖,一个人就快把后座塞满了,他坐进轿车后就一直闭目养神,没有理会王思宇,王思宇只好把胸前的准考证摘下来,丢到车窗外,知道这次是没机会混进去了,心里就有些惋惜,他见小车开得飞快,径直向北郊的方向驶去,就好奇地问旁边的司机道:“咱们这是去哪?”

    司机轻声道:“先去玉壶山古华寺,再去附近的华鼎乡村俱乐部。”

    王思宇听后点点头,把目光投向车窗外,外面车流如织,人影幢幢,而留在王思宇脑海中的,却依旧只有那张秀美绝俗的面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