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一十一章 如释重负

第一百一十一章 如释重负2017-11-9 12:57:4Ctrl+D 收藏本站

    第111节    第一百一十一章    如释重负

    玉壶山坐落在玉州市的北郊,那里是丘陵地貌,山并不高,但形如其名,远远望去,恰似一把倾斜的玉壶,而古华寺则在它的半山腰上,这座寺庙其实并不古老,最初是由清末民初一个乡绅捐资修建的,本来已经荒废许久,但改革开放之后,随着旅行业的兴旺发达,省里市里多次拨款重修,这里才逐渐热闹起来,去雾隐湖游玩的人,多半也会到这里烧一炷香。

    奥迪车停在山脚下,王思宇扶着方如海硕大的身躯走下车,缓缓向山上赶去,上山的路并不陡峭,一条十几米宽的水泥路上,满是络绎不绝的游人,每隔五十米远的距离,就会有一个僧人穿着藏青色袈裟站在路边迎来送往,不时地向游人颔首微笑,倒与那些酒店的迎宾员有些相似,王思宇就觉得这寺庙的主持应该很有商业头脑,他家的买卖应该错不了,上面有满天神佛罩着,下面国家还有一系列的免税政策,再加上本来就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只要经营得当,想不赚都难。

    方如海爬山很是吃力,走上一段路程后,就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大口地喘气,王思宇忙从衣兜里拿出纸巾递过去,方如海笑了笑,擦去额头细密的汗珠,倚在道边的红木栏杆上歇了一会,继续往上行去,两人足足走了十五六分钟,才从一片绿荫里,依稀看到朱红色的山门。

    再走了几十米,沿石阶逐级向上,终于到了半山腰,这里有一大片平坦空旷的平地,穿过一片小树林,整座寺庙就出现在眼前,此时日光很足,寺庙里的香火太旺,那些氤氲的烟雾就随着微风飘渺升起,整个寺庙都笼罩在云遮雾罩之中,散发着玄妙的神秘气息。

    进了寺庙,先在大殿外的空旷处转了一圈,方如海从兜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塞进写着‘功德无量’四个红字的黑色功德箱里,站在功德箱旁的和尚赶忙对他深施一礼,大声喊道:“福星高照,好运连连。”

    王思宇跟在他的身后,见那僧人拿眼睛瞄着自己,也只好意思意思,于是很大方的将手伸进裤兜里,摸出一把硬币,随手丢了进去,里面顿时响起一阵清亮的撞击声,那和尚见了,顿时一翻白眼,鼻子里轻轻地哼了一声,把目光盯向别处。

    两人向前走了没几步,大殿里突然响起三声鼓响,二十几个僧人从正殿里走出,分列道路两边,合掌默立,众游人好奇间,也闪到一旁,让出一条小路,过了两三分钟,四个身材高大的和尚抬着一顶竹架从大殿里走出来,竹架上坐着一位身披大红袈裟的老和尚,在人们的注视下,缓缓穿过大院,走出庙门。

    王思宇不禁皱皱眉头,转头对方如海轻声问道:“这人就是主持方丈?”

    方如海点头道:“智空大师,华西省佛教协会会长,三届全国政协委员。”

    王思宇看着竹架颤悠悠地被抬进树林,吧嗒吧嗒嘴,没再吭声。

    买完香后进了正殿,拿香纸点燃后插在香龛里,方如海对着佛像拜了又拜,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表情凝重而虔诚,过了许久,他才缓缓睁开双眼,转头对旁边的王思宇道:“你也过来拜一拜吧,今天是小晶母亲的忌日,上午我刚刚扫墓回来,中午就遇到你,这冥冥中似有定数,怕是小晶的妈妈急着见未来女婿了。”

    王思宇听后倒吓了一跳,赶忙学着方如海的摸样,神情庄重地拜了几拜,在心里诚心祈祷,希望那位老人家能在另外的世界里得到心灵上的安宁,再不受这红尘浊世的困扰。

    上了香,两人走到旁边的挂桌旁,那里足足摆了十五六张香案,每个香案上都摆着八角签筒,两人各自从签筒里摸出一支签,王思宇在抽签时脑子里想的是廖景卿,暗自琢磨着不知和她有没有缘分,他把刷着红漆的竹签拿到手里,仔细望去,却见上面用蝇头小楷写着“运主静时莫惊慌,动则得咎更荒唐,他方难求心中宝,运来时至从天降。”

    看了签上的文字,王思宇就苦笑着摇摇头,暗想缘分这东西果真是求不来的,本来他还谋划着明天到家教一条街上假扮家教,借机接近廖景卿,看了这签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还是顺其自然好了,说不定哪天运气来了,廖姐姐自然会从天而降,光溜溜地落到他的床上。

    王思宇把竹签丢到香案上,扭头去看方如海,却见他正拿着手中的竹签怔怔地发呆,王思宇的好奇心被他勾起,忙凑过去瞄了一眼,却见竹签上写着:“凤凰开羽毛,众鸟尽皆惊,指日升云汉,鸣声万人知。”

    王思宇赶忙摸着下颌道:“好签,真是好签,看来老师还要高升啊。”

    方如海听后摇摇头,把竹签随手丢在香案上,微笑道:“走吧。”

    其实,他抽这签时,问的是王思宇的前程……

    下山时的脚步就轻快许多,方如海的心情大好,笑容可掬地跟王思宇扯些闲话,而王思宇则把注意力放在方如海脚下的台阶上,不时伸手扶他一把,生怕方如海脚下踩空,两人下山后,坐进小车里,小车缓缓开动,继续向前方驶去。

    二十分钟后,小车停在华鼎乡村俱乐部门口,王思宇却发现大门口挂着歇业的牌子,而四个保安表情严肃地站在门前,其中一人伸手拦住车子,大声喊道:“今天歇业,改天再来吧。”

    方如海微微皱眉,司机赶忙开门下车,走到门前,拿出证件在众人眼前晃了一下,轻声跟那位保安说了几句,那保安忙点点头,转身跑到门口的收发室里,急匆匆地打了个电话,五分钟后,他接了一个电话,赶忙将大门打开,司机缓缓发动车子,将小车径直开了进去。

    车子开到里面,视野顿时开阔起来,王思宇这才知道,此处竟是一个高尔夫球场,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一片清新醒目的绿色,小车停下后,王思宇下了车,跟在方如海的身后向缓坡上走去,见远处正有三四个人在挥杆击球,他们身后不远处,站着十几人,正不时地低声说笑。

    方如海走到一处遮阳伞下坐好,从旁边的椅子上取下白毛巾擦了把汗,又伸手从圆桌上拿起一瓶果汁,丢给坐在下首位的王思宇,王思宇打开果汁饮料喝上一口,向前方看去,却见挥杆打球的人竟是省委常委玉州市的市委书记方如镜,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休闲夹克,脚下蹬着一双雪白的旅游鞋,正拄着球杆对旁边一人轻声说笑。

    方如海见王思宇盯着那群人看得入神,指着这些人向王思宇介绍道:“你二叔左边那个是玉州市纪委书记李国勇,右边那个是市检察院的蔡院长,身后那个是市局的肖副局长,他们三个都是如镜一手提拔起来的,是咱们方家的中坚力量。”

    王思宇知道方如海已经完全把他当做方家的一员了,对自己再没有任何保留,不由得心中一阵感动,喝上一口果汁后,把手里的果汁饮料放在桌子上,从兜里掏出烟来,点着后抽上一口,微笑道:“二叔的球技不错。”

    方如海却满脸不屑地摆手道:“稀松平常,在这块场地上,他还没赢过我。”

    这时方如镜的秘书何仲良抱着球杆从前方跑过来,离了几米远就微笑着打招呼道:“台长大人,您可迟到了足足四十分钟。”

    方如海笑了笑,抬手指了指对面的座位,示意他坐下,点头道:“顺便办了点事,我还以为是单挑呢,怎么叫来这么多人?”

    何仲良坐到椅子上,含笑不语,拿目光打量王思宇一眼,冲方如海低声道:“这位是?”

    方如海轻声道:“我的学生王思宇。小宇,快跟何大秘认识下,他跟你二叔好多年了,你以后要多向他学习。”

    何仲良听到‘你二叔’三个字,立时心中雪亮,不敢怠慢,忙抢先站起来,热情地与王思宇握了手,轻声道:“何仲良,请王兄多多关照。”

    王思宇赶忙摇头道:“何大秘太客气了,应该是您多关照我才对。”

    两人客套了几句,重新坐下,何仲良此时没了顾虑,便轻声解释道:“最近调查组工作很辛苦,方书记打算让同志们出来放松一下,顺便给大伙鼓鼓劲。”

    方如海向人群中瞄了一眼,轻声道:“现在进展怎么样,什么时候能收网?”

    何仲良微笑道:“依照现在的进度来看,拿下政法这条线没问题,如果运气好,还能兜到几条大鱼,方书记的意思是,不要急着收网,而是慢慢地施压,要让更多的人跳出来,再陷进去,争取让这颗炸弹发挥出最大的杀伤力。”

    王思宇在旁边听得云山雾罩的,不明就里,正皱眉间,却见方如海微笑着点头道:“要是能把范敏哲揪出来就好了,他可是那只老猴子的忠实打手,把他搞下去,等于卸了老猴子的一只胳膊。”

    何仲良笑笑,摇头道:“范敏哲太狡猾了,那件事情出了以后,他就再没去过‘大富豪’,最近在常委会上也安分多了,方书记估计他已经把自己洗干净了,这次想借机拿下他不太可能,但只要打掉下面的人,他也就成了没牙的老虎,蹦跶不了多久,这件事情十有**是小猴子干的,不然对方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来遮掩,依我看,这一拳肯定能打到老猴子的痛处。”

    听到‘大富豪’三个字,王思宇终于恍然大悟,不禁喜上眉梢,但心里还是有些拿不太准,就将疑问的目光投向方如镜,而方如镜则在鼻子里哼了一声,拿手指着王思宇,对何仲良道:“回头我跟如镜说说,想办法把这小子弄进专案组,他能耐大着呢,是真正的孙猴子,专往铁扇公主的肚子里钻,依我看,三个监察室主任捆在一起都比不上他一个。”

    何仲良呵呵一笑,他自然能听出方如海语气中的调侃之意,与此同时,他也揣摩出其中的呵护之意,于是微笑着冲王思宇眨眨眼,脸上绽出善意的微笑。

    王思宇的心里也跟明镜似的,知道方如海这是在奚落自己,上午的事情哪里会瞒得过这些老家伙,人家只需轻轻一望,就已看穿自己的小伎俩了,王思宇忙不好意思地刮了下鼻梁,嘿嘿笑了几声,轻声辩解道:“您又没跟我提过,我哪里知道方书记在查。”

    方如海也是微微一笑,那笑容有些高深莫测,摆手道:“总之你不要再管那件事情,安心在党校学习,等你什么时候坐上市委书记的位置,再想着做王青天吧。”

    这话就有点重了,王思宇听着心里不太舒坦,却又无可奈何,谁叫人家是自己的老师兼准老丈人呢,就算说得再难听些,那不也得受着嘛……

    正尴尬间,王思宇抬头瞥见方如镜站在三十米外,正向这边频频挥手,他赶忙提醒道:“老师,二叔在叫你。”

    方如海见好就收,他也怕挫了王思宇的锐气,其实,对于王思宇的这种性格,方如海还是很欣赏的,毕竟他从王思宇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要是放在三十年前,遇到这种事情,方如海自付要比王思宇更加急躁,说不定早就领着一帮弟兄打上门去了。

    想到这,方如海微笑着站起来,走到王思宇的身后,在他肩头上轻轻地拍了拍,随后伸手接过何仲良递来的球杆,晃晃悠悠地向前走去。

    见方如海走远,何仲良冲着王思宇微笑道:“王兄要不也过去运动一下?”

    王思宇赶忙摇头,坦言道:“何大秘,我从没摸过球杆,下不了场。”

    何仲良哈哈笑道:“很简单的,走,我去教你。”

    王思宇见他诚意邀请,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忙站起来,跟着他向练习场地走去。

    十几分钟后,王思宇在何仲良的指导下,提臀收腹,拿眼睛死死地盯着草坪上的高尔夫球,双臂轻挥,以极其优美的姿势挥动球杆,下一刻,白色的高尔夫球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远远地飞进附近的小湖里。

    在小球入水的那一刻,压在王思宇心头多日的那块大石头,终于卸了下来,水花四溅的那一刻,两人同时放声大笑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