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一十二章 哆来咪发唆

第一百一十二章 哆来咪发唆2017-11-9 12:57:6Ctrl+D 收藏本站

    第112节    第一百一十二章    哆来咪发唆

    得知专案组在查赵素娥的案子,王思宇的一块心病终于解除了,虽说在方如镜的眼里,那案子只是一枚用来打击政敌的炸弹,但只要这枚炸弹能够炸响,赵素娥的冤情必然能够得以昭雪,这点毫无疑问。

    晚上回到家里,王思宇马上给刘天成打了电话,把上面有人在查这案子的消息委婉地透露给他,刘天成也极为聪明,一点就透,他更加知道,能够提前知道这个消息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于是在感谢之余,刘天成也向王思宇做了保证,一定会保守住这个秘密。

    周六的早晨,王思宇急匆匆地从被窝里钻出来,光着身子冲进卫生间,过了十几分钟后,伴着‘哗啦‘一声水响,他才眯着眼睛摸回床边,直挺挺地扑下去,大床在微微颤动几下后,就又恢复了平静,王思宇在床上趴了足足有十分钟,才愣愣地翻身坐起,想起今天应该去见一个人,一个早就应该去见的女人。

    王思宇一直希望能够调和周松林父女之间的关系,只是一想到周媛那张冷冰冰的俏脸,他的心里就有些发虚,但周松林对他有知遇之恩,提携之情,王思宇每次见到老爷子愁眉不展的模样,他这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毕竟人死不能复生,假如廖长青泉下有知,应该也不希望这对父女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

    本来王思宇是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做这件事情的,但有几件事情提醒了他,思来想去,这件事似乎也只有自己来干最适合,首先他和廖长青在长相上极为相似,这使得周媛对自己格外关注了一些,虽然从表面上看不出来,但从她推荐自己到青州市委办公室工作,再到自己遇袭后她赶到医院,据说还哭了鼻子来看,她还是很在意自己的,也许,她是把自己当成了廖长青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影子。

    占了周老爷子那么多便宜,不为他出点力,实在是有点过意不去,想到这里,他赶忙跑到浴室洗漱一番,穿好衣服后,到楼下的小店里吃了早餐,出了门,就站在小区里,从衣兜内摸起手机打过去,电话接通后,那边并没有声音,王思宇知道周媛在听,就轻声道:“周老师,您上午在家吧?我现在在玉州,打算过去看看您。”

    话音刚落,手机对面就传来了一阵忙音,王思宇不禁握着手机苦笑着摇摇头,这位冰雪美人啊,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在单位里工作的,这样的态度,不知道要得罪多少人,王思宇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络这位美女老师了,也不知她在省教委基础教育处干得是否顺心。

    早上九点半,手里拎着一袋水果的王思宇出现在华大校园里,穿过教学区,径直走到家属楼前,他习惯性地站在一棵树下,拿手轻轻地拍了拍,又想起了上学时的那段荒唐岁月,以及那个分别前的夜晚,心里不禁有些百感交集,苦笑着摇摇头,快步离开这里,径直走进单元楼,上了四楼,王思宇轻轻扣响房门,一分钟后,房门被轻轻推开,王思宇赶忙鞠躬道:“周老师好。”

    周媛身上穿着一件雪白的睡衣,仿佛整个身体都包裹在冰天雪地里,脸上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全无半点笑容,打开门后只是对王思宇报以轻轻的一瞥,就抱着大布娃娃走向沙发,坐在那里继续看着电视,安静得如同雕塑一般,一动不动,仿佛已经看得入迷。

    王思宇早就知道她会是这个表现,所以除了感到一丝寒冷外,并没有其他不适应的地方,换上拖鞋后,王思宇随手关上房门,他抬眼望去,见周媛还是不肯搭理自己,就知道这时候提了也没用,要是不采取些特殊手段,此行恐怕还会无功而返,看来,想要说服这位冷美人,就必须先在气势上压倒她。

    想到这,王思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握紧了手中的塑料袋,这次他没有像上次那样,毕恭毕敬地坐在沙发上,以学生的低姿态和周媛交流,而是直接拎着水果,大摇大摆地走进厨房,拧开水龙头,将新鲜的水果冲洗干净,从里面挑出些葡萄放到果盘里,随后面带笑容地端了出来,轻轻地将果盘放在周媛面前的茶几上,拿手指着果盘道:“周老师,吃点葡萄吧。”

    假如这时有外人在场,肯定会把主客两人的身份搞错,王思宇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就叫喧宾夺主,可惜面前这位冷美人全无反应,并没有对他出格的举动产生半点兴趣,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她的视线里面似乎只有对面的电视机,而没有茶几上的果盘,以及屋里多出的这个大活人。

    王思宇不禁有些气馁,只好讪讪地坐回沙发,陪她一起看电视,电视里的广告一个接着一个,除了补钙就是补血,王思宇真不知道那玩意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好不容易坐了十几分钟,见周媛仍然看得津津有味,他就忍不住摸着下巴搭讪道:“周老师,在省教委的工作还顺利吧?”

    周媛仍然没有吭声,安静得仿佛是一株天山雪莲,独自绽放在人迹罕至的冰天雪地里,她的世界里,似乎只有影像声音,而没有其余的东西,王思宇不禁有些纳闷,上次来看她的时候,似乎她还说过一句话,这次居然连一个字都没讲,难道是自己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得罪了她?

    思前想后,似乎没有这种可能,王思宇就又提高了声音,缓缓道:“周书记挺可怜的,上次他跟我说,人老了,越来越寂寞了,女儿从来都不去看他,这让他倍感孤独……”

    王思宇一边说,一边盯着周媛的表情,打算从她的脸上捕捉到什么,但直到他把最后一个字说完,周媛的俏脸上依然是波澜不惊,没有半点动容迹象。

    王思宇一时间心头火起,决心继续挑战她的心理底线,他拿眼睛在客厅里瞄了一圈,最后落到那架黑色的三角钢琴上,瞥了周媛一眼,王思宇从沙发上站起来,慢吞吞地走过去,坐在椅子上,拿手轻轻抚摸着键盘,随后抬起右手,拿中指重重地向键盘敲了下去,屋子里顿时响起一声刺耳的长音。

    “唆————”

    抬起手掌之后,王思宇侧耳听去,除了电视里的脑白金广告外,并没有其他的声音,就知道刚才的力度远远不够,这时心里想的,就是宁可把她惹火了,也不能让她这样一言不发,于是王思宇闭上眼睛,把两只手高高举起,狠狠敲下,钢琴上顿时飞出杂乱无章的声音,硬是将电视里的广告声完全压制下去。

    “哆来咪发唆……哆来咪发唆……咪咪哆哆唆唆来…..”

    这样足足弹了五六分钟,王思宇终于得来了回应,那回应就是电视机的音量被瞬间调高了几倍,硬是将他那嘈杂的钢琴声给压了过去,王思宇忙以速度弥补音量的不足,双手十指如飞,那刺耳的声音便密集地从指尖飞出,震得他耳膜嗡嗡作响,周媛也不甘示弱,把频道转换了下,调到音乐台,那里恰好在播放着周杰伦的双节棍,于是房间里上演了一幕六指琴魔大战周杰伦的好戏,两人正拼得起劲时,忽地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屋子里瞬间寂静起来,只听门外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传来:“媛媛啊,你大伯的心脏.病都快犯了,今天的曲子怎么这么激烈啊,换一首舒缓点的吧。”

    半晌,王思宇转过头来,却见周媛正抿着嘴微笑,那笑容竟格外灿烂,如春花怒放,艳丽无双,看得王思宇有些目瞪口呆,他赶忙深吸一口气,让那怦怦直跳的心稍稍平静下来,欣喜若狂地道:“周老师,别动!保持住……”

    随后快步走进书房,从里面拿了纸笔和文件夹,一路小跑出来,坐在周媛对面的地板上,他把文件夹放在腿上当做画板,将白纸平铺上去,望着周媛那张灿烂的笑脸,铅笔‘唰唰’地在纸面上游走着,只三五分钟的功夫,那笑容就被成功地转移到白纸上。

    王思宇端起文件夹,小心地吹去上面的铅粉,出神地望了一会,才微笑着将画纸轻轻递过去,周媛伸手接过画纸,看了半晌,轻轻地叹了口气,随后微微皱眉,把画纸随手丢到茶几上,重新拿起遥控器,将电视机打开,把音量调到正常,那眸光就再也没有移开屏幕,俏脸上那抹惊艳的笑容也在王思宇的视线里渐渐淡去,悄然无声地消失在一片冰天雪地里。

    王思宇叹了口气,知道她的情绪已经恢复到常态,但这时自己已经黔驴技穷,再也耍不出其他花样,就只好无奈地从地上站起来,苦笑着摇摇头,轻声道:“周老师,外面的天气很好,周末应该多出去走走,不要总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那样对不利于健康,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您。”

    他知道说了也是没用,这时的周媛不会对他的话有任何反应,所以王思宇把话说完后,没有去看周媛,而是直接转过身子,默默地走到门口,换了鞋子,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他刚刚关上房门,还没等转身下楼,耳边就听到屋里传来一阵舒缓的钢琴声,钢琴声是那样的舒缓悠扬,如水银泻地般挥洒出来,王思宇站在门口,静静地聆听着这恬静优美的旋律,闭上眼睛,似乎是能看到大海,浪潮正从海天相接的地方缓缓涌动过来,泛着清亮的浪花,而在海的中央,升起一轮皎洁的明月,明月随着钢琴声渐渐升起,穿透薄纱似的云雾,把清凉如水的月华倾泻在他的心头,王思宇就此消融在月光之中,无悲无喜……

    钢琴声嘎然而止的那一刻,王思宇仍然陶醉在这美妙的琴声里,无法自拔,他静静地站在那里,回味着刚才脑海里闪现的情景,意犹未尽,过了许久,才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身向楼下走去,刚刚走到楼梯拐弯处,却听后面传来一声轻响,转头望去,只见周媛默默地从里面走出,她已经换好了衣服,那是一身雪白的连衣裙,与肤色刚好相衬,此时正有一束阳光透过窗子照射过来,在她的身上又镀上一层圣洁的光辉,那光线并不耀眼,却晃得王思宇有些眩晕,他赶忙抬手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手指移开时,周媛已经安静地站在他身后的台阶上,信手摆.弄着一把非常漂亮的钥匙。

    王思宇忙转过身子,缓缓地向楼下走去,而此时,身后传来高跟鞋敲打楼梯的声音,那声音不紧不慢地在他身后响起,一直保持着恒定的节奏。

    走出单元楼,王思宇停下脚步,身后的脚步声也立时消失,王思宇皱着眉头想了想,伸手从衣兜里摸出一根烟来,叼到嘴里,掏出打火机,‘啪’地一声点上火,深深地吸上一口,随后迈开大步向前走去,这一路上,他没有回头看上一眼,而是不停地加快步伐,这样走出校园后,王思宇把手里的半截烟头扔掉,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坐到副驾驶位上,他闭上眼睛,轻声道:“再等等。”

    随后把车窗摇开,将胳膊探出窗外,就这样闭着眼睛,拿手轻轻地拍打着车门,在敲击了七百六十五下后,后面的车门终于被人轻轻拉开,王思宇能够感受到,一个柔软的身体轻盈地坐了进来,车门关好后,王思宇微笑着睁开双眼,扭头对司机道:“师傅,去雾隐湖。”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