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一十三章 纪委来人

第一百一十三章 纪委来人2017-11-9 12:57:7Ctrl+D 收藏本站

    第113节    第一百一十三章    纪委来人

    旅游业向来就有‘金九银十’的说法,这两个月份向来是这个行业的销售旺季,业绩通常会出现井喷式的增长,今年同样如此,虽然通往雾隐湖的公路足够宽阔,但路上还是多次出现堵车的现象,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王思宇的心情,此刻他的内心里一片宁静,清凉如水。

    虽然刚刚进入九月,雾隐湖却早早却迎来了高峰期,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络绎不绝,再加上本来就是周末,很多市内的居民也都拖家带口地出来游玩,所以银色的沙滩上,到处都是兴高采烈的游人,就连景点内规划出的大片餐饮区,也都是门庭若市,空气里弥漫着鲜美的鱼蟹香味。

    明媚的阳光静静地照射在湖水中,徐徐的清风贴着水面拂来,将无数银白色的浪花堆积在沙滩上,瞬间化做一道靓丽的分割线,漫步在切割线的边缘,仿佛是行走在蓝天碧水之间,王思宇和周媛都没有说话,而是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流光溢彩的水面,那跃动在脚边的浪花,即是无声的语言。

    在所有相识的漂亮女人中,只有周媛能够让王思宇心无杂念,她的容颜是那样的冰冷,冷得哪怕只是轻轻一望,就会遍体生寒,生不出任何侵犯亵渎的念头,而她的美丽又是那样的纯粹,就如同眼前这风光旖旎的雾隐湖,虽然无数人喜欢在它身旁流连往返,却没有哪个打算将它据为己有。

    “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安静地走了许久,王思宇终于停下脚步,犹豫地问道,对于那个和自己长得异常相象的男孩,他心中充满了好奇,很想对那个素未谋面的年轻人多些了解。

    周媛迟疑着停下脚步,秀美微蹙,沉思半晌,脸上稍稍露出一丝暖意,抬手指向前方的一块礁石,轻声道:“他很安静,就像那块石头。”

    王思宇哦了一声,缓缓走向那块礁石,轻轻地拍打着它有些发烫的表面,转过身来,大声道:“周老师,你现在也像这块礁石一样。”

    周媛迈着细碎的步子走到礁石旁边,伸出右手,那五根纤细的手指缓缓地伸出去,温柔地在岩石坚硬的表面上拂过,转过身子,把忧郁的目光投向远处,半晌,才摇头道:“他以前总是嫌我太吵的。”

    王思宇从地上拾起一颗石子,用力地向前方抛出,石子落入湖水之中,溅起一串清亮的水花,光滑如镜的水面上顿时荡起一圈圈波纹,向周围扩散开来,王思宇转过头来,拿手轻轻地拍打着礁石,低声道:“我见过他姐姐。”

    周媛把目光从远处的渔船上收回,停留在身前几米远外的沙滩上,那里有两只银白色的贝壳,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惹眼,她走过去,轻轻拾起贝壳,丢回湖水中,蹲在湖边洗了洗沾上沙粒的纤纤玉手,随手拂动下被轻风吹散的发髻,叹了口气,点头道:“他们姐弟之间感情很好呢。”

    王思宇见她已经能和自己正面交流,心中极为高兴,忙不失时机地转移话题,轻声道:“周书记的胃病很严重,疼得时候直冒冷汗,很吓人。”

    毕竟他今天来的目的,是为了尽力修补周松林父女间的裂痕,所以不管周媛是否喜欢,他都必须把该说的话都说出来。

    周媛的脸色瞬间冰冷下来,沉默不语,秀眉紧锁,内心也似乎在苦苦挣扎,过了许久,终于幽幽地叹了口气,抬手支着下颌道:“过几天我会去看他。”

    王思宇这时才长长出了一口气,轻声道:“老爷子很内疚,你应该原谅他,毕竟,他是你的父亲。”

    周媛默默地转过身子,向前方走去,站到水边上,向远处眺望良久,才轻声道:“他没见过长青,不然一定会很喜欢他的。”

    王思宇缓缓走到她身边,点头道:“我相信,老爷子喜欢稳重的年轻人。”

    周媛转身走出几米之遥,停下脚步,踌躇半晌,才又轻声道:“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王思宇微微一愣,不知她讲的是谁,想了半晌,才忽地记起,她在医院里是见过张倩影的,王思宇不禁苦笑道:“她……不喜欢结婚。”

    周媛沉默半晌,轻声道:“好好对她。”

    王思宇点点头,低声道:“我会的。”

    周媛转过头来,轻轻地瞥了王思宇一眼,随后缓缓走向岸边,消失在喧嚣的人群之中,王思宇没有跟过去,而是把脸贴在岩石上,静静地聆听着浪花拍打沙滩的声音……

    几天后,华大的六十周年庆典如期召开,王思宇穿着红色的体恤衫,坐在位置靠前的来宾席上,而这几百个座位后面,是上万名穿着雪白t恤衫的华大在校生。

    彩棚搭就的主席台上,四位省委常委都在中间就坐,除了学校领导外,几位德高望重的专家学者,还有些其他高校派来的代表也都坐在台上,在鲜花的时候,王思宇意外地发现,那位柳媚儿竟是那天在小北山上邂逅的校花刘小梅,这让他感到很是意外,回想起那天在餐厅外打电话时的情景,王思宇顿时醒悟,自己是被那小丫头给戏弄了,接电话的应该是另有其人。

    不过仔细想来,大家其实是彼此彼此,王思宇向她报的也不是真名,而是由远在青山的郑大钧来背这个黑锅,这样看,自己还是稍稍占了些便宜的,上次的事情他还真是敢做不敢当,毕竟摸了人家小姑娘的屁股,又玩了一次捆绑,这要传出去,肯定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省委文书记的讲话中规中矩,接下来的各位领导讲话也是四平八稳,无非是回顾了华大这六十年来所走过的光辉历程,并希望华西大学能够牢记过去,把握现在,放眼未来,为国家培养出更多的栋梁之才。

    接下去的文艺汇演才最才有看头,精彩的节目一个接着一个,而在文艺汇演中间,还穿插着企业赞助这个环节,由于有省委主要领导的出席,所以早在半个月前,捐款的任务就已经落实下去了,十几家企业的代表慷慨解囊,报出的捐款数额越来越大,引得场地里掌声一片。

    王思宇自然明白其中的猫腻,所以有些心不在焉,正昏昏欲睡间,忽听场地上欢声如雷,抬眼望去,却见一群身穿比基尼的少女走上台来,在震耳的音响声中跳起现代舞,王思宇从人群中发现了柳媚儿,她躲在那群女孩的后面,表情上还带着些许不自然的微笑,但动作倒颇为**,王思宇不禁捏着下巴看得入神,脑海里又回想起那天捆绑她的情形,在心里暗叫庆幸,要是那天她也穿得这样惹火,说不定问题就严重了。

    下午,参加完华大校庆的王思宇刚刚回到家里,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对方声称是青州市纪检委的工作人员,希望就一些事情和他面谈,约他在鼓楼区的一家宾馆见面,王思宇不禁暗自吃了一惊,忙试探着问道:“刘处长,是哪方面的事情?”对方却笑着回道:“见面之后就知道了。”

    王思宇听那人的语气很随和,就觉得应该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可能是青州市或者青羊县有人出了问题,那人应该是自己熟悉的,所以纪委的人想在自己这边做个侧面调查,况且,王思宇自认为没贪过公家一毛钱,心里底气很足,只要不是女人的问题,他们应该不会查到自己头上。

    当然了,这年头官员落马,很少是因为女人问题,尽管事后公布的罪状里,大都有‘生活作风不正’这一条,但实际上这项罪名相当于增加公告的可看性和娱乐性,只要不做得太过分,低调些,这方面基本上不会出大问题。

    现在的人哪里有以前那么好糊弄,大伙心里其实都明镜似的,如今的世道,‘官色’二字向来是紧密相连的,官当得越大,受到的诱惑就越多,自古就有英雄难过美人关的说法,官员也是凡人,假如真有美人肯投怀送抱,事到临头,又有几个宁死不从的?

    这种事情,在官场上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正如好汉歌里所唱的,‘你有我有全都有。’谁也不见得比谁高尚到哪去,只不过有的人藏得严实,有的人却被传得沸沸扬扬。

    赶到酒店的四楼,王思宇轻轻敲开房门,见门口站着两个看起来很干练的中年男人,那两人见王思宇到来,赶忙把他让到屋里,很热情地为他倒上茶水,说了几句客气话,随后把来意简单说明了下。

    王思宇这才知道,原来是原信访办主任,前*党委副书记黄副局长黄义达的事情犯了,这位仁兄早在信访办当主任期间,就收了许多贿赂,他利用职务之便,替方方面面压事,不过赚得倒都是跑断腿磨破嘴的辛苦钱,他搞到一些钱后,就开始干起放高利贷的营生,而出面管理的,是他的小舅子,本来一直做得顺顺当当的,从没出过大漏子。

    但前阵子他当上*副局长,这本钱就更充裕起来,生意干得风风火火,只是因为分钱不均,两家吵了几架,黄义达一怒之下,扬言要把小舅子辞退了,另请人做,那其实是气话,黄义达不过是随口说说,没想到他那小舅子信以为真,一怒之下,竟直接去了市纪委告状,把好几件事情都给捅了出来,事情就这么闹大了。

    在双规后,黄义达的态度比较老实,主动交代了很多问题,其中有一项就是曾经委托周松林给省电视台的方台长送过十万块钱,当然,他倒不是在乱咬,只是实话实说,在交代问题的时候,也说明那件事情周副书记并不知情,钱是藏在两条玉溪烟里的。

    既然已经知道这回事了,纪委的人就一定要查明这笔钱的去向,但他们不敢轻易打电话去向方如海核实,而周松林目前还在欧洲六国考察没回来,再说了,即便是回来了,他们也没胆子直接去问市委三把手这样的问题,最稳妥的办法,就只能是根据黄副局长的供词,来省城找王思宇核实一番。

    临行前,纪委书记魏明伦特意交代下来,要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假如王副县长拒绝回答,也不要太过勉强,这个问题暂时就先放一放。

    把事情的经过听完,王思宇的心里就更有底了,早在把那十万块钱捐出去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应对之策,于是在咳嗽了几声后,王思宇不慌不忙地端起茶杯,轻轻喝上一口茶水,神态自若地微笑道:“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们还真找对人了,这件事情我最清楚不过了。”

    那两人听后自然非常高兴,赶忙准备了纸笔,按照惯例,先是宣读了相关纪律,随后打开录音机,将王思宇的说话一字不漏地录下来。

    王思宇的解释是,那次去省城,王思宇恰巧也买了几条玉溪烟,而在和周书记出去活动的时候,周书记的包里东西太多,就把那两条烟和其他的东西都转放到他的皮包里,到了方台长家里后,方台长说并不认识黄义达,就没有收下那两条烟,最后那两条玉溪烟就落到自己手里,当他发现烟里藏钱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月以后的事情了,这钱来历不明,他不好处理,就全部捐给华西大学图书馆。

    随后,王思宇又将华大刘副校长的联系方式说了出来,纪委来的那两个人听后连连点头,接下来又问了几个问题,王思宇也都据实回答。

    在询问笔录上签名后,王思宇又主动帮他们联系了华大的刘副校长,亲自带着两人到华大图书馆,刘副校长早已等在那里,领着三人去财务室查看了相关账目,又去图书馆验明了单据,那两人就已经完全相信了王思宇的陈述,态度就更加友好起来,那位纪委的刘副处长连声道:“谢谢王副县长的配合,给您添麻烦了。”

    离开华大后已是下午三点半,王思宇坐在出租车上还在沉思,从这两名纪委办案人员的态度上来看,通过和魏明道的接触,周松林很可能早已经和魏明伦搭上线了,虽然还未必达到暗通款曲的地步,但眉来眼去肯定是有的,假如项周两人真的能把魏明理争取过来,那市委书记张阳的处境就会大大的不妙了,青州的棋盘上免不了会有一番恶斗。

    正想得出神,手机上突然传来‘嘀’地一声响,王思宇拿起来翻出短信,看到‘死小宇臭小宇’几个字,他忍不住就摸着鼻子笑了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