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一十五章 警察不宜

第一百一十五章 警察不宜2017-11-9 12:57:10Ctrl+D 收藏本站

    第115节    第一百一十五章      警察不宜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到了十月六号,上午十点半,太阳虽然依旧懒洋洋地挂在天空中,却是明显的出工不出力,散发出的热度大不如前,天气在逐渐转冷,风也渐渐大了起来,时而在地上卷起一道漩涡,快速地向远处袭去,时而绕过高大的建筑物,扑面而来,除了灰尘外,还带来些许寒意,吹在王思宇的脸上,竟有种微微刺痛的感觉。

    正好赶上十一长假,省委党校这周也休息,王思宇上午没有出门,此刻正面带微笑地端着茶杯站在窗前,出神地向下观望,小区里的西墙根下,草坪好久没有修剪,显得有些凌乱,不过靠近墙根处的几株石榴树上,却是硕果累累,红艳艳的果实挂满一树,沉甸甸地压弯了枝头,这几棵树却不知是哪户人家种的,果实已经成熟好多天了,却没人来采摘,倒成了这小区中最靓丽的风景,不时地在风中招摇晃动,诱惑着王思宇的眼睛。

    其实在党校培训是个很好的机会,除了学习外,还有助于积累人脉资源,这些来自不同地方的学员,都是体制内的干部,如果能够相处好了,对将来的发展很有帮助,所以在长假期间,许多学员都组织起来,到外面游山玩水,饭局也是不断,但王思宇没有加入他们的行列,倒不是他自视清高,只是被两件事情捆住了手脚,动弹不得。

    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精心准备十月底的在职研究生考试,gct考试是属于全国联考,必须认真对待,第二件事情就是为了能够静下心思写篇论文。

    经过连续几天的认真研读,备考资料他已经记得滚瓜烂熟,估计过关应该不成问题,所以王思宇现在的全部心思,就都放在那篇论文上。

    他身后的书桌上整齐地摆着三本书,分别是《华西省失地农民社会保障问题研究》《华西省的农民工问题研究》《华西省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实践与参考》,那是王思宇从党校图书馆借来的资料。

    倒不是他近期关注农村问题,而是为了完成任务,这期乡科班的八十多名学员里,倒有三分之二是全省各乡镇调来的干部,所以在课程设置上,党校充分考虑到这点,在课程设置上做了微调,将农村问题作为乡科班的主要课题来讲,这让在省市直属机关工作的那些学员很是不满,王思宇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他听课的时候很是认真,半个月下来,已经密密麻麻地记了两本听课笔记。

    根据课程安排,前些日子乡科班被分成若干小组,分别到临近几个郊县的农村进行实地考察,王思宇所在的小组在一位镇长的带领下,跑了好几个村镇,回来后教授布置了任务,要求根据最近学习的内容,联系实地考察的内容写篇论文,优秀的论文将刊登到省委党校的内部刊物上,特别优秀的论文,将推荐到华西日报上发表。

    王思宇对这个任务很是上心,从昨天晚上开始,一直到今天下午,他都在忙着查阅资料,整理文稿,希望能够写出一篇像样的东西来,能否在报刊上发表倒是其次,王思宇主要是想锻炼下自己的能力,虽说要想提得快,培养是关键,但能力也是基础,领导的赏识和自身的努力相辅相成,二者缺一不可,自从离开市委办公室后,他很久都没有亲自动过笔了,正好利用这个任务磨磨笔头,免得业务生疏了。

    这不写不要紧,真动起笔来,王思宇就觉得异常吃力,刚刚仔细读了几遍,他对自己花费十几个小时搞出来的论文很不满意,却又感觉无从修改,失望之余,忍不住叹了几口气,离开桌子,缓缓地走到窗前,打开窗子呼吸下新鲜空气,顺便让晕乎乎的脑子休息一会。

    算算时间,不知不觉中,王思宇已经在省委党校学习了大半个月了,这些日子静下心来,他对前段时间的工作做了反思,忽地意识到自己曾经犯了太多的错误,或许是因为那时走得太过顺利,加上年少得志,所以自己有些得意忘形,做事时经常显得锋芒毕露,虽然勇气可嘉,但实属不智,若不是上面有强硬的后盾,恐怕自己早就被那些明枪暗箭打翻在地了。

    在这段时间里,他一直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仕途之路艰涩难行,危机四伏,政情变幻多诡谲,为人处事一定要低调,只有谨言慎行,才有可能在这条漫漫官道上走得更远些,并且,很多时候,示弱比争强更有利于击败对手,这就是低调做人带来的一大好处。

    低调做人其实是一种人生智慧,也是一种极高明的处世之道,许多有所成就的人,大都熟谙此道,而往往越是身居高位的人,就会越低调,那不是在故作神秘,而是一种长期养成的习惯,许多人都是靠着这种良好习惯,才在险象环生的环境里生存下来,当别人折戟沉沙之时,他们却能化险为夷,最终成就一番事业。

    “知易行难!”王思宇在沉思中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自己是个很情绪化的人,极容易冲动,要想彻底克服这个缺点,恐怕还需要些时间。

    从窗边缓缓走回,将茶杯放到桌上,王思宇先是静静地抽了一根烟,随后拿起纸笔,继续埋头修改文稿……

    中午吃过午餐后,王思宇躺在床上小睡了一会儿,醒来后打算继续赶稿,走到桌前坐下,提起笔来,刚刚写了几十个字,上衣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接起来一看,竟是刘天成打来的,刘天成在电话里的声音很是高兴,约王思宇出去喝茶。

    王思宇打车赶到约定的茶馆,推门走进去,见茶馆里人不多,刘天成正坐在角落里端着茶杯看报纸。

    王思宇走过去,坐到他的对面,笑呵呵地道:“天成,这么好的天气,你不去陪娜娜逛街,怎么想起找我喝茶来了?”

    王思宇口中的娜娜是刘天成的女朋友,她是搞财务工作的,在省内知名企业隐湖集团上班,女孩长得挺清秀的,性格也好,工资待遇比刘天成的三倍还高些,两人谈了三年的恋爱,最近正在谈婚论嫁,估计年底前就会登记结婚,王思宇前些日子曾见过她一面,觉得这两人挺般配的。

    听王思宇提到娜娜,刘天成不禁脸色一灰,很不自然地笑了笑,他把报纸丢到一边,帮王思宇倒上茶,轻声道:“她去看新房的装修了。”

    王思宇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点上火后轻轻吸上一口,嘴里吐出淡淡的烟雾,摇头叹道:“天成啊,捡到宝贝啦,人家在忙着婚事,你倒是当起甩手掌柜的来了。”

    刘天成放下手里的茶杯,摆.弄着桌子上的警帽,压低声音道:“王兄,能不能透露下,上面到底是谁在查那个案子?”

    王思宇听后微微皱眉,摇头道:“天成,你打听这个干嘛?”

    刘天成见王思宇的神色,就知道这个问题让对方为难了,赶忙略带歉意地道:“王兄,我只是想向专案组提供些线索,没有别的意思。”

    王思宇微微一笑,拿手指点着刘天成道:“你啊,别跟我绕弯子了,赶紧交出来吧。”

    刘天成嘿嘿一笑,从包里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牛皮纸袋,轻轻地丢在桌面上,拿手缓缓地向对面推了过去,这是他最近一段时间的工作成果。

    王思宇把牛皮纸袋接到手中掂了掂,笑着摇头道:“嚯!收获不小啊,看来最近没少忙活,成了,这功劳全归我一个人了,没你的份了。”

    刘天成见自己那点小心思都被王思宇看破,就极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喝了口茶水掩饰下尴尬,随后摆手道:“去去去,兄弟之间,哪有那么多事,你想要就都给你好了。”

    王思宇看着他哈哈地笑了起来,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放心,一定帮你交上去。”

    刘天成拍了拍肩膀上那只手,点头道:“机会难得,再慢就怕赶不上了,上边的力度好像挺大,最近蔡宏伟一直神情恍惚的,有人看见他坐在办公室里拿枪顶着自己的脑袋,估计是快撑不住了。”

    王思宇听罢心里也是一惊,暗想能让公安分局的一个刑侦大队长做出这样的举动,那得多么强大的压力啊,太不可思议了,这让他不禁心中狐疑,这压力真的是专案组带来的吗?

    想到这,王思宇不禁摇头道:“天成,别太乐观,这案子估计没几个月解决不了。”

    说完把手中的牛皮纸袋装进夹包里,这些资料应该很有用的,王思宇知道专案组的目标实际是在上面,说不定底下查的不是太细,而刘天成曾经在第一时间接触过这案子,他找到的线索应该对侦破案件有很大的帮助。

    刘天成听了之后不禁有些失望,他本来是盼望着能早点将这案子翻过来,以便在结婚前立功受奖,即便不能升职,但起码也是个荣耀,结婚的时候,面子上也能光彩些,女方家里其实一直都有些瞧不起他,时不时地在人前人后嘲讽他几句,什么破警察,工资低,房子都买不起,还得女方家里掏大头……

    这让他心里憋了一股火,不然也不会让女朋友自己去看新房装修。

    两人聊了一会,王思宇忽地想起一件事情来,忙捏着下巴低声问道:“对了,天成,那个手上带着黑手套,脸上带口罩的家伙找到没有?”

    刘天成微微一笑,端起茶杯喝上一口,点头道:“找到了,是一个叫马天乐的家伙,他前阵子被毁容过,手上和脸上都被用硫酸泼过,所以才打扮成那样。”

    王思宇险些笑出声来,摇头道:“一个叫天成,一个叫天乐,你们倒是有缘,看来这家伙就该犯到你手里。”

    话刚说完,王思宇不禁微微皱眉,轻声叨咕道:“马天乐?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

    他挠头想了半天,也记不起到底在哪听过那人的名字,但隐隐约约记得,那家伙应该是青羊县的人,于是他赶忙伸手去摸手机,打算给邓华安打个电话,向他打听下,手机刚刚掏出来,就见机身上绿灯一闪,耳边传来‘嘀’的一声响,他赶忙低头去翻最新收到的短信,看完短信后不禁喜上眉梢,站起身子急声道:“天成,我有急事,先走一步啦!”

    说完转身就走,刘天成忙喊道:“包,包,去哪?我送你!”

    王思宇扭过头,伸手接住刘天成抛过来的夹包,摇头道:“不用了,你不能去,警察不宜。”

    刘天成愣愣地见他急匆匆地奔出门去,不禁满脸狐疑道:“什么叫警察不宜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