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一十六章 暗香来

第一百一十六章 暗香来2017-11-9 12:57:12Ctrl+D 收藏本站

    第116节    第一百一十六章      暗香来

    “她来了……”

    一想到李青梅那张妩媚的俏脸,以及唇边勾起的那一抹动人的微笑,王思宇的心情有些躁动不安,他急匆匆地奔出门外,快步走到路边,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后急不可耐地轻声道:“凯.丰宾馆。”

    路上车辆很多,但司机还是在王思宇的催促下,加大油门,超过前面几辆小轿车,直奔二环立交桥方向驶去。

    二十几分钟后,车租车停在凯.丰宾馆门口,王思宇打开车门走下,抬头望了眼这栋巍峨气派的高层建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微笑着进了宾馆的大厅。

    坐进电梯,上了十七楼后,王思宇看着门牌号向左拐去,走了几米远,终于找到1715号房间,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抬起右手,轻轻叩响房门。

    “哒哒哒……”

    一分钟后,房门被轻轻打开,王思宇怔怔地望着门后那个亭亭玉立的美少女,有些不知所措,出现在他面前的竟不是发来短信的李青梅,而是那朵娇艳欲滴的暗夜玫瑰,李青璇……

    李青璇依旧是那副打扮,上身穿着一件火红色的单衣,下身穿着黑色的短裙,一双美腿倒有一半露在外面,浑身上下充溢着一种健康的活力。

    她见王思宇出现在门口,也是微微一愣,但她反应很快,马上醒悟过来,忙抿嘴笑道:“王县长,是来看我姐的吧,快请进,姐姐正在洗头呢。”

    王思宇不禁有些纳闷,既然是两个人一起来的,李青梅为什么还叫自己过来,难道不知道避嫌么?即便是亲妹妹,这种事也是要瞒着的啊……

    王思宇知道肯定是哪里出了岔头,这时见李青璇笑吟吟地站在门口,王思宇生怕自己的表现太不自然,让这位小美人看出破绽,就微笑着点点头,神态自若地道:“听说李主任到省城来了,我就过来看看,顺便跟她打听下青羊的一些情况,在那里干了大半年,虽说现在离开了,心里还是有些割舍不下。”

    李青璇听了不禁微微动容,在心里就对眼前这位年轻的副县长又佩服了几分,她赶忙拉开房门,身子后撤,笑吟吟地站在旁边,王思宇故作轻松地迈步走进屋子,径直走到沙发前,转身坐下,随后面带微笑地打量着这间房间,一双耳朵却在微微颤动,倾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水声。

    李青璇先泡了一杯花茶,袅袅婷婷地端过来,递到王思宇的手里,这才转过身子,走到浴室旁,倚在门边冲里面喊了一句,“姐,你快点呐,王县长来看你了。”

    “知道了……”在一阵吹风机嗡嗡的震动声里,浴室里传出那个熟悉的声音,那声音如同飞虫一般,扑扇着翅膀,轻盈地钻入王思宇的耳朵里,又爬上他的心头,让他心痒难耐。

    李青璇走到床边坐下,低下头,伸出纤纤素手,悄悄整理了一下有些褶皱的裙摆,随后抬起头来,微笑着道:“王县长,请喝茶。”

    王思宇的目光不经意间瞥去,在她浑.圆的膝盖和优美的小腿上轻轻略过,赶忙应了一声,跷起二郎腿,端着茶杯低头喝上一口,摆.弄着手里的杯子沉吟道:“青璇啊,你们是一起来的吗?”

    李青璇抬手理了下乌黑柔顺的长发,嫣然笑道:“不是,我来玉州好些天了呢,姐姐是刚到的。”

    王思宇有些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端起茶杯轻轻嘬上一口,这时忽地记起,刚刚离开青羊时,李青璇似乎是去了青州,在参加那个央视举办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大赛,这时候她来玉州,想必是已经在预赛中获胜了,想到这,王思宇饶有兴趣地盯着那张清纯靓丽的笑脸,微笑道:“青璇啊,你晋级了?”

    李青璇脸上随即绽出一丝幸福的笑意,不无得意地点点头,轻声道:“王县长,我进了玉州赛区八强,接下来要在省电视台集训三个月。”

    “不错!真是不错……”王思宇微笑着放下茶杯,轻轻地鼓起掌来,接着道:“再接再厉,争取杀进决赛。”

    李青璇的心里也是充满了期待,不过她知道以后的比赛将更加激烈,这次玉州赛区只出线两名,出线后到央视培训三个月,才能进行最后阶段的比赛,她这心里委实没底。

    这时浴室的房门忽地被推开,穿着一身墨绿色长裙的李青梅从里面微笑着走出来,她步履轻盈,体态优雅,白皙的面庞上透着一丝淡淡的红晕,依旧是那般妩媚动人。

    四目相对的刹那间,王思宇感觉到了那对水眸中的潮.湿,忙咳嗽一声站起来,向前迈出一步,伸出右手,轻声道:“李主任,好久不见。”

    “小王县长,好久不见。”李青梅从瞬间的恍惚中醒悟过来,她也怕被妹妹察觉到异样,赶忙落落大方地将右手递过来,王思宇握着那只柔若无骨的手掌,用力地摇了摇,随后恋恋不舍地松开,坐回沙发上,微笑道:“李主任还是那么漂亮。”

    李青梅嘴边勾起一抹笑意,先替王思宇换了杯茶,随后将茶杯轻轻放在茶几上,坐在王思宇旁边的沙发上,转过头来,眼神中大有深意地望向王思宇,轻声道:“王县长也是风采依旧啊。”

    李青璇见两人互相恭维,觉得有趣,不禁轻笑道:“王县长,我姐现在已经不是主任了,当教育局副局长了呢。”

    王思宇端起茶杯,喝上一口,微笑道:“怎么样,工作上还顺利吧?”

    李青梅微微一笑,轻声道:“谢县长很照顾我,工作上一切都好,谢谢小王县长的关心。”

    她曾经和谢荣庭交谈过,从谢副县长那含混的语气中,已然能揣测到,这样的工作调整肯定和王思宇有关,所以才说出这样一语双关的话,示意自己明白对方的体恤。

    王思宇微微点头,心里就又给谢荣庭加了点印象分,这个人做事情很稳当,又肯听招呼,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李青梅把目光转向妹妹,笑着道:“青璇,你不是说下午出不来么,怎么又过来了?”

    王思宇听后微微一笑,知道李青梅这句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李青璇听后垂下头,低低地叹了口气,脸色瞬间黯淡下来,两只小手摆弄着衣角低声道:“姐,晚上我想在这陪你一起睡,那边太闹了。”

    李青梅见妹妹的表情,心里就猜出几分,肯定是魏家那小子又在纠缠她了,心里不禁恻然,柔声道:“好吧,那你晚上就住在这里。”

    王思宇见李青璇过来搅局,心中大为不爽,在旁边皱起眉头,咳咳地咳嗽两声,转过头来,微笑道:“李主任这次能在省城多呆几天?”

    李青璇已然猜出他的意思,不禁微微一笑,似笑非笑地盯着王思宇道:“明天下午就走,怎么,小王县长有事?”

    “咳咳……没事,没事……”王思宇摸着鼻子苦笑道。

    他正在心里急得没法,一阵懊恼时,却听李青梅轻声道:“这家宾馆生意真好,来的时候险些订不到房间了。”

    王思宇顿时醒悟,女人这是在提醒自己,忙站起来微笑道:“李主任,你这一路辛苦了,我就不打扰了,你好好休息。”

    李青梅知道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也跟着他站了起来,微笑道:“王县长,多谢你来看我,你公务繁忙,我就不挽留了。”

    王思宇险些笑出声来,这大长假的,哪里还有什么公务。

    他慢吞吞地走到门口,见这对姐妹花都送了过来,不禁心头大乐,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嘴里连声客套道:“不必客气,请留步,留步……”

    出了门,王思宇赶忙走进电梯,下楼后到服务台查询,恰好隔壁的1717号房间是空的,他赶忙掏钱订了下来,却不敢现在上去,领了钥匙后走出酒店,打算晚些时候再过来。

    王思宇看看时间还早,就先给李青梅发了手机短信,将房间号码告诉她,随后打车直奔方如海家。

    到了方家后,方如海正在午休,王思宇没有惊动他,就躲到书房里静静地看书,李婶自从上次在机场撞见他和方晶吻别的一幕,便对王思宇更加客气起来,又是递茶又是削苹果,那样子,看来已经把他当成半个主人。

    下午三点多钟,王思宇正捧着一本《厚黑学全集》看得入迷,忽听‘吱呀’一声响,书房的门已被缓缓推开,方如海那胖墩墩的身子便挤进来,王思宇赶忙放下书,站起来打招呼,方如海拍了拍他的肩头,拿起那本书翻动几下,点头道:“这书可以多看看,你带回去慢慢看吧。”

    两人坐在书房里聊了一会,王思宇就从夹包里拿出那个厚厚的牛皮纸袋,交给方如海,把刘天成的事情捎带着讲了一下,他虽然已经认识了方如镜的秘书何仲良,但两人毕竟只是一面之缘,还没有过直接的交往,所以这些东西由方如海转交最为适合。

    方如海没有去拿牛皮纸袋,而是笑眯眯地望着王思宇道:“小宇,送你五个字,‘斗争与妥协’,政治是一门艺术,这五个字就是这门艺术里的一大要素。”

    王思宇微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一片冰凉,暗想老师在此刻说这番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方家想和侯家妥协?毕竟身处下风的人才会奋力抗争,而抢到上风后,极有可能会开始统.战,毕竟拿到一副好牌,就可以谈判了,撕破脸对双方都不好,除非有把握一棍子将对方敲死,否则,大半会以交易收场。

    在心底叹了口气,王思宇的神情有些落寞,很多事情,都是现在的他无法掌握的,这时他才真切地体会到,为什么那么多的人拼命地往上爬,因为只有爬到高处,才有可能去改变许多事情。

    两人回到客厅,王思宇陪方如海下了几盘象棋,正杀得兴起时,省台的广告部主任金哲仁突然登门造访,王思宇赶忙起身告辞。

    离开方家,王思宇的心里就像长了草一样,总是静不下来,就给陈波涛打了电话,两人先是到饭店里喝了点酒,随后找到一家台球厅,一直玩到晚上九点多钟才分开。

    回到凯.丰宾馆,偷偷摸摸地溜回房间,王思宇洗过澡后,就躺在床上继续看那本《厚黑学全集》,直到夜里十一点多,仍不见动静,不禁有些着急,掏出手机翻了短信,没见李青梅的回复,他就把书扔到一边,披上衣服推开房门,站在那里抽了一根烟,又走到1715门前转了一圈,发现里面仍然亮着灯,只好回了房间,也没关门,直接脱光了躺到床上。

    不知过了多久,王思宇已在半梦半醒之间,忽见房门被缓缓推开,一个黑影轻盈地走进来,王思宇顿时惊醒,猛然打开床头的壁灯,却见披着一层粉红色轻纱的李青梅正倚在门边,笑魇如花,王思宇微笑着坐起,张开双臂,李青梅却咬着薄唇微微摇头,身子向后轻轻一靠,房门‘咔嚓’一声被锁上。

    王思宇笑嘻嘻地拉开被子,赤身裸.体地下了床,缓缓走到门口,只伸手轻轻一拉,那薄如蝉翼的睡袍便如花瓣般褪落,滑至脚边,李青梅脸上飞起一抹酡.红,如同喝醉了酒一般,歪歪斜斜地移动两步,随后颤动着睫毛,缓缓闭上双眼,呢喃道:“坏蛋……你这大坏蛋……”

    王思宇没有理会她的抱怨,而是伸出双手,轻柔地抚摸着那娇.美的身体,如一阵清风拂过水面,荡起层层涟漪。

    下一刻,两人的身体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双手在对方的身体上欢快地游走,王思宇低下头,放肆而温柔地亲吻着她的脖颈,那双手逐渐加力,将她胸前那两颗饱.满的乳.房挤压到变形,李青梅喘息着扬起头,喉中传出清亮的娇.啼,王思宇猛地抱起她滚烫的身子,走到床边,野蛮地压了下去,李青梅战栗着关上壁灯,暗夜中,两人的身子抵.死纠缠在一起,急促地喘息着。

    随着一声满足的呻.吟,王思宇的身子开始温柔地耸.动起来,李青梅拿双手温柔地抚.摩着他的胸膛,如呓语般地道:“带我飞……带我去天堂……”

    王思宇在她的呢喃声中加快了速度,疯狂地冲击过去,李青梅呜呜地呻.吟着,白皙的娇.躯在痉.挛中奋力向下,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脱了力,渐渐迷失在剧烈的冲击下,感知如飓风中的一片树叶,忽上忽下,游走于地狱与天堂之间,最后,在王思宇骤然爆发的大力冲击下,李青梅在一阵强烈的抽搐中,迎来了最猛烈的喷发。

    “呀……”

    在同时发出的低吼与尖叫声中,两人双双攀上**的顶峰,接下来,颤动几下后,只有死一般的寂静,而那孤寂的灵魂,正拖着长长的烈焰,燃烧着飞出体外,在夜的旷野里狂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