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低调揍人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低调揍人2017-11-9 12:57:18Ctrl+D 收藏本站

    第121节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低调揍人

    几天后,省委发文,一纸调令发到青州,王思宇正式走马上任,成为近十年来,从青州市委办公室走出的最年轻的省管干部。

    当然,王思宇并不清楚他已经打破了一项尘封十年的纪录,更加没有意识到,走出青州,对他来讲,有着怎样深远的意义。

    王思宇到省委督查室报到的日子是11月11号,一个极其特殊的日子,光棍节。

    上午九点钟,在省委组织部高处长的引领下,王思宇走向省委办公厅综合办公楼,这栋大楼要比组织部的楼房醒目得多,这里十几年前一直是书记办公的地方,大楼是五十年代的建筑,是一种折中主义风格的建筑,门前的六根立柱高大气派,虽然几经修缮,但仍然保留了建筑的原貌。

    走进大楼时,王思宇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感受着那种凝重如山的气息,这里曾经是华西省权力的顶峰,虽然现在已经被改为办公厅综合楼,但王思宇还是能够感受到那种浓郁的气息,他忍不住停下脚步,闭上眼睛在空气中嗅了嗅,那是权力的味道,每个有野心的男人都能闻得到。

    王思宇本来以为自己没有野心,但是走在这栋大楼的台阶上,他心中竟自然而然地升起一种强烈的念头,那念头就是要掌控一切,主宰一切,那种感觉很微妙,似乎是他的心灵和这栋庄严肃穆的建筑物产生了共鸣,只是没过多久,那种感觉就开始慢慢变淡,当走到五楼的时候,他的心情就渐渐恢复了常态。

    五楼的东侧是离退休工作处和厅机关服务中心,省委督查室在西侧,雪白的侧墙上挂着两块牌子,一块是督促检查处,另一块是省委督查室。

    督查室的主任由办公厅副主任梁桂芝兼任,梁副主任上午被秘书长叫去开会,王思宇并没有见到她,而是先见了督查室的另外两位副主任,三位副调研员,那两位副主任倒是很热情地跟王思宇握了手,而其他三位副调研员的脸上虽然也挂着微笑,但目光里却透着一丝冷淡。

    王思宇很敏感地意识到,自己的到来占了人家晋升的名额,那三人对自己肯定心有芥蒂,这倒是个麻烦事,但在机关里勾心斗角的事情太多了,即便自己不来,也可能会有别人进来,晋升这种事情,一靠机遇二凭本事,所以他也没有太在意。

    和这几个人聊了一会,高处长就领着王思宇到下面几个科室转了一圈,督查室一共有八间办公室,外加一大一小两个会议室,王思宇的办公室在左数第四间,对面就是督查二科。

    这一圈转完后,高处长就在王思宇的办公室里坐了一会,王思宇给他倒了杯水,高处长笑眯眯地讲了些勉励的话,随后抬起手腕看看表,赶忙起身告辞,说一会还要去趟国土资源厅。

    王思宇赶忙道谢,并热情地把他送到楼梯口,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下了楼,这才折回办公室,回到办公室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刚才所见过的每一个人的名字在心里默记一遍,免得下次见面喊错尴尬,人际交往中,第一印象很重要,而能够在初次见面后,就能毫不费力地喊出对方的名字,很容易搏得对方的好感,毕竟每个人都需要那种被重视的感觉。

    吃过午饭后,王思宇在办公室里眯了一小会,看看时间,觉得这时候即便梁主任回来了,也不方便去打扰,毕竟不知道人家是否有午休的习惯,冒昧打搅反而会坏事,还是稳坐钓鱼台,等着被召见来得好些,闲来无事,王思宇就拿钥匙打开档案柜,从里面抱出几大盒文件,开始进行筛选,最后从中挑出一盒自认为比较重要的部分,仔细地看了起来。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一位秘书敲开王思宇的房间,冲他点头笑了笑,王思宇会意,跟着秘书走进梁桂芝的办公室,秘书在为他倒了杯茶后,静悄悄地退了出去,随手轻轻地带上房门。

    梁桂芝稳稳地坐在办公桌后面,身上穿着一身黑色女式西服,她长得一副瓜子脸,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见王思宇进来后,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就继续埋头写材料。

    王思宇见她四十五六岁的年纪,面皮白净,眼角的鱼尾纹被很巧妙地修饰过去,留着一头齐耳短发,给人的第一眼印象就是“精明干练”四个字。

    虽然她没有抬头,王思宇还是能够感觉到她在注意自己,因此,他很自然地坐在沙发上,既没有表现出惴惴不安的样子,也没有不耐烦的表现,坐姿轻松而不轻佻,稳重中带着一丝悠闲,右手轻轻抚摸着沙发沿,中指有节奏地点击着。

    足足等了有十分钟的时间,梁桂芝才放下手中的签字笔,抬头望了王思宇一眼,端起茶杯喝口茶,随后点点头,王思宇起身走过去,拉起办公桌前的椅子坐定,等她发话。

    梁桂芝终于开口了,在面无表情地客套几句后,她就开始讲督查室的一些工作事宜,在讲话时,她的眼睛一直盯着王思宇的表情,显得侵略性十足,王思宇虽然表现镇定,但在心里也暗自吃了一惊,这位顶头上司看来是位难缠的人物,那目光仿佛能看透人的心思。

    梁桂芝身材虽然不高,但声音却很洪亮,语速极快,她口若悬河地讲了二十分钟,才停顿下来,端起桌上的茶杯喝口水,扳着面孔,冷冷地望着王思宇,轻声道:“王主任,请你用最简练的语言将我说过的话进行归纳总结。”

    王思宇微微一怔,立时知道对方既是在考校自己,也是想给自己来个下马威,要是自己实力不济,恐怕会当场出丑。

    幸好他中午曾经看过类似的文件,所以只是略一思量,就已打好腹稿,不慌不忙地道:“一要认识督查意义,二要明确督查任务,三要讲究督查方法,四要严格督查要求,此外,还要会办文办会办事,突出重点,确保党委重大决策的落实。”

    梁桂芝听完后,脸上瞬间闪过一丝惊讶的表情,但很快就消失掉,微笑着点头道:“王主任,你回去尽快熟悉业务,争取早日进入工作状态,要和下面的同志们打成一片,发挥民主,群策群力,把督查室的工作做好。”

    王思宇见她讲的都是官场上的套话,绝口不提分工的事情,就知道这里面有情况,虽然心里有些暗暗失望,但他还是微笑着站起来告辞。

    梁桂芝用鼻音发出“嗯”的一声,没有起身,而是低着头,拿笔在一张文件上画道道。

    出了梁桂芝的办公室,王思宇就有些品出味道来了,梁主任并不买那位焦秘书的帐,对自己的到来,她是不太欢迎的,虽然侥幸躲过一记闷棍,但联想起上午那三位副调研员的态度,王思宇就觉得要想打开局面,恐怕没那么容易,这里可是省委机关,水深着呢,谁知道哪位看着不起眼的科员背后,站着哪位大人物,回到办公室后,王思宇从夹包里掏出黑皮笔记本,提笔在上面写了个“查”字。

    独自在办公室里看了一下午的文件,直到快下班前半个小时,王思宇才端着茶杯到对门的督察二科转转,笑眯眯地跟几个小青年聊天,那几个人见这位新来的副主任年纪与自己相仿,又没什么架子,不禁就对他多了几分好感,有个叫贺焰飞的科员就壮着胆子问道:“王主任,你有女朋友吗?”

    王思宇心想不但有,还挺多呢,但他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笑眯眯地道:“怎么想起问这个问题?”

    贺焰飞忙道:“今天是光棍节,二科的单身男士们晚上要出去集体活动,您去不去?”

    王思宇正愁没机会打探消息,再说这也是个笼络人心的好机会,忙点头道:“好啊,集体活动还是要参加的。”

    贺焰飞听了很是高兴,忙记下王思宇的电话号码,并约定晚上八点钟在新世纪娱乐广场门口集合。

    吃过晚饭,王思宇接到陈波涛的电话,陈波涛约他去打台球,王思宇赶忙拒绝了,说晚上有正事,陈波涛误会了,就说:“忙正事要紧。”随后淫.笑着挂断电话。

    等到七点半,就下楼打车赶到新世纪娱乐广场,这家娱乐广场是新开的门面,在和平区景阳路三十三号,看来生意还不错,离老远就能听到狼嚎似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出租车刚刚停在道边,贺焰飞就跑过来拉开车门,王思宇在心里赞了一声,这小伙子倒还机灵,以后若是有机会,倒是可以提携一下。

    两人走到门口,六七个二科的科员就呼啦一下围过来,纷纷叫王主任好,这些人都是二十五六岁,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机关小青年,都没有经过太多的打磨,也就没有多深的城府,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下班时间,大伙别客气,晚上玩得尽兴点。”

    众人纷纷称是,簇拥着王思宇往歌厅里面走,他们之前已经订好了ktv包间,王思宇推门进去后,发现这里装修得很漂亮,主体色调是温馨浪漫的粉红色,里面的设计绚丽而不凌乱,舞池很宽敞,三个迷你餐桌摆在环形的绕壁沙发前,上面已经摆上了啤酒和果品。

    坐好后,服务员走进来,贺焰飞就冲着王思宇嘿嘿地笑,王思宇明白他的意思,就点头道:“大伙随意,就当我不在。”

    众人忙哄笑道:“那可不成,今儿是光棍节,领导就算不起带头作用,也得来个与民同乐。”

    王思宇打了个哈哈,就道:“好吧,今天就听大伙的。”

    贺焰飞赶忙站起来,走到服务员身边,对着她耳语几句,服务员点头出去,不大一会,十几位穿着暴露的小姐就排队走了进来。

    王思宇随便点了一个,众人这才开始挑选,不大一会,音响放上,大伙就边喝边玩,掷色子喝啤酒唱歌跳舞,刚开始因为有王思宇在场,这些人多少还有些拘束,但喝了两瓶啤酒以后,大家就开始放松起来,见王主任正笑眯眯地和身旁的小姐丢色子,大伙就各自把着小姐,或唱或跳,这屋子里的气氛就渐渐热闹起来。

    王思宇和那个小姐玩了一会掷色子,就把她支到一旁,拉着坐在旁边的贺焰飞聊天,他心里很清楚,贺焰飞在这群人里威信挺高,他对自己这样殷勤,绝对不是平白无故的,那小子心里肯定也是有想法的。

    还真让王思宇猜对了,贺焰飞确实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向新来的领导靠拢,反正他一个小科员,没有谁会注意,不怕站错队,他见王思宇这么年轻就当了副主任,肯定大有来历,趁他立足未稳的时候投靠过来,以后自然好处多多。

    这就是科员的优势,不怕跟错人,而那些科长副科长们则不同了,他们是最怕站错队的,所以一切都要等情况明朗的时候,才能选择阵营。

    通过和贺焰飞的聊天,王思宇基本了解了督查室的一些基本情况,也查到了下午梁桂芝对自己态度冷淡的症结所在,和猜测中的差不多,督查室前任副主任外放之后,梁桂芝就打算在三个副调查员中提起一个来,这件事情已经在督查室里传得沸沸扬扬了,三个副调研员也拼命地积极表现,希望能争取到这一职位。

    没想到事情突然起了变化,上面居然空降下来一个年轻干部,这就让底下这三位副调研员心里不服,梁桂芝的心里也不舒服,因此才有了今天下午的那一幕。

    王思宇不禁苦笑,这次提副处虽然省了半年的时间,但副作用也不小,无缘无故得罪了顶头上司和三位同僚,这个代价未免太大了点,要是其他两位副主任也完全倒向刘桂芝,那自己的境况可就大大不妙了,虽然人家有可能碍于面子,不见得非得整治自己,不过随便丢个冷板凳过来,自己就得耽误几年。

    凡事有利必有弊,这靠打招呼进来的人,若是没点过硬的本事,底下的反弹肯定是有的,王思宇现在知道想得太多也没用,只能靠争取机会表现自己,让所有人都能够承认,自己有这个能力当好督查办的副主任。

    王思宇还想打听下督查室里这几位头头脑脑的底细,但这些就不是贺焰飞所能了解的了,在拐弯抹角地试探了几句后,王思宇知道他确实也不清楚,省里的情况和市里县里是不同的,县里要是谁有背景,不用人问,他自己就扯着嗓子嚷嚷出来了,市里的尽管想隐藏,却藏不住,用不了多久就会露出来,而省里则不同,所有人都把背景藏得死死的,即便是共事多年,也不见得搞明白对方的靠山。

    贺焰飞在聊天的时候也试探性地问了几句,他此时也想摸摸王思宇的底,那哪里能摸得到,王思宇只是微微一笑,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点头道:“喝酒,喝酒。”

    大伙玩得正欢畅时,忽地门外传来一声喊,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科员满脸是血地跑了进来,他身后呼啦下追进来一帮人,这些人都穿着黑t恤理着小.平头,一看就知道是社会上的混混。

    这时候就没啥可讲的了,在小姐们的尖叫声中,屋子里顿时打成一团,贺焰飞原本还想来个舍身护主,可见王思宇干净利索地放倒两个小痞子后,嗷嗷叫着往前冲,不禁傻了眼,这时候他才明白,感情这位新来的王主任还是个金牌打手,他赶忙顺手拎着一个啤酒瓶子,跟在王思宇的身后往前冲。

    王思宇今天打架的状态特别好,转眼间又干倒一个,这拳有劲,打得那家伙鼻口窜血,正兽血沸腾时,冷眼瞧见贺焰飞拎着酒瓶愣愣地盯着自己,他赶忙醒悟过来,做人要低调,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个主任,要注意领导形象,此时,他见科员们已经稳稳占了上风,就悄悄地躲在人群里打黑拳踹黑脚,开始低调揍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