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二十五章 危险游戏

第一百二十五章 危险游戏2017-11-9 12:57:24Ctrl+D 收藏本站

    第125节    第一百二十五章      危险游戏

    按照邓华安的猜测,唐婉茹,也就是柳大元的老婆,极有可能就是前段时间请私家侦探秘密调查王思宇的那个人,也就是那个躲在幕后向王思宇放冷箭的人,正是由于她的存在,王思宇才担心张倩影会有危险,所以将她悄悄送到京城出去躲一段时间。

    可以说,这个人一直都是王思宇心头的一根刺,不拔掉它,始终都觉得心里不踏实,因为他不清楚,这个人接下来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上次的刺杀事件虽被证明是虚惊一场,但假如对方真的对他动了杀心,那即便是王思宇再怎么防备,也难免会出现百密一疏的情况,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找出这个人来,王思宇就没有任何安全可言。

    不过现在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假如唐婉茹真是那个躲在幕后算计自己的人,那她现在的威胁就已经小了很多,毕竟她已经从阴影里走到了阳光下,从幕后来到前台,并且,虽然只有一面之缘,王思宇还是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尽管这个女人有些傲慢,有些桀骜不驯,但她绝对不是个做事完全不计后果的疯子,只要她能按照规则出牌,王思宇就没有什么可以太过担心的了,他当然不会相信,自己会斗不过一个女人!

    想到这,王思宇不禁直摇头,暗道还真不能掉以轻心,那位顶头上司不也是个女人么,不照样把自己吃得死死的,还真不能低估女人,尤其是那些站在男人堆里都显得出类拔萃的女人,更是不好惹,另外,一个漂亮的女人背后,有可能会站着一群很有能量的男人,自己若是自大轻敌,倒很有可能在阴沟里翻船。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在最重要的是,摸清对方的底细,看看她手里到底有什么牌可以打出来。

    在回家的路上,王思宇想起对方用来对付自己的办法,不禁摸着鼻梁笑了起来,或许,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是个不错的主意,他从兜里摸出手机,给陈波涛打了过去,两人轻声地交谈着,而出租车司机似乎对谈话的内容也极感兴趣,在旁边听得眉飞色舞,当王思宇挂断电话后,他手里把着方向盘,盯着前方的路面,饶有兴趣地道:“现在调查公司的生意挺火哈,等再赚几年钱,我就把营运执照卖了,也开一家小侦探社,开出租这活太没劲了……”

    王思宇点着一根烟,深深吸上一口,嘴里吐出丝丝缕缕的烟雾,随手摇开车窗,将目光投向窗外,一边听着出租车司机的唠叨,一边在脑海里飞快地转动,琢磨着如何与这两个女人斗法,一个梁桂芝都够头疼的了,现在又从半路上杀出个唐婉茹,王思宇觉得自己最近的运气实在是很差,或许,改天应该去趟古华寺,上上香,转转运。

    或许是因为白酒喝得多了些,王思宇感觉脑子里的反应速度比平时要慢上许多,一直到出租车开进小区,他还是理不出个头绪来,毕竟,太下作的办法,他还不屑为之,但这世上最有效的办法往往都是最下作的办法,按规则出牌限制太多,效果通常都不太好。

    回到家里,先是洗了个热水澡,躺在浴盆里接了方如海的电话,原来方晶吵着闹着让方如海为王思宇添置一台新电脑,以方便他们聊qq,方如海被女儿磨得没法,只好让司机明天去中关村选一台来,他嘱咐王思宇上午一定在家,王思宇笑着说好。

    这边电话刚刚挂了不到三分钟,手机上就传来一阵轻柔甜腻的语音提示,“死小宇……臭小宇……死小宇……臭小宇……”

    王思宇赶忙把手机接通,眉开眼笑地道:“嫂子,今天怎么这么乖,想起给老公打电话了?”

    电话那头先是传来‘咯咯’地一阵娇.笑,随后手机那边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半晌,张倩影那如丝绸般柔滑的声音才在王思宇的耳边荡起,“人家想你了呗!”

    王思宇静静地体会着这甘美的声音从耳边缓缓流向心头,又慢慢地浸润五脏六腑,闭上眼睛,柔声道:“我也是……”

    两人在手机里同时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还是王思宇首先打破沉默,轻声道:“嫂子,我给你唱首歌吧。”

    张倩影听了忍不住嘻嘻地笑了起来,她是知道王思宇根本唱不好歌曲的,任何美妙动听的歌曲,一旦到了他的嗓子里,总会被演绎成孤狼的呜咽或者秋雁的悲鸣。

    不过难得王思宇主动提出唱歌,所以张倩影翻了个身,将身上的锦被向上拉了拉,拿手指绕着腮边一缕青丝,抿着嘴唇悄声道:“唱吧,我在听……”

    王思宇咳嗽了一声,清清嗓子,随后悄声道:“那我可唱啦……”

    “唱吧…..”张倩影眨动着睫毛,盯着棚顶的灯光,眼前浮现出她挽着王思宇的胳膊,在ktv包房里唱纤夫的爱时的场景,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

    王思宇听着她甜甜的笑声,心里浮荡着无限的温柔,闭上眼睛,耳边再次响起那无声的旋律,他以低低的声音,动情地哼唱起来,张倩影在听了几句之后,忽地愣住了,赶忙把手机握得更紧些,全神贯注地听着手机中传来的声音,不知不觉中,情绪竟被那歌声所感染,整个思绪都沉浸在那舒缓神情的歌声里,过了许久,她才愣愣地道:“小宇,这是什么歌?怎么从没听过?”

    王思宇笑了笑,抬起腿来,翻了个身,浴盆里传来哗啦一声响,“这是只属于我们两人的歌曲,喜欢吗?”

    “喜欢,真好听!”张倩影握着手机在电话那边轻轻哼唱了两句,王思宇难得有机会展现自己的音乐细胞,赶忙出声纠正了她的发音,随后通过手机,一句一句地教着她,两人反复唱了二十几分钟,接着一起轻声合唱起来……

    王思宇一边哼唱着,一边从浴盆中站起,赤身裸.体地走向窗边,伸出右手,拉开那层厚厚的窗帘,推开窗户,抬头向夜空望去,黑漆漆的夜空没有一丝光亮,今晚的夜空中没有月亮,月亮只在张倩影的婉转动人的歌声里游弋,也在王思宇的心头荡漾,在那微微荡起的涟漪中,忽隐忽现明明灭灭。

    美妙的歌声是女人裸.露的灵魂,张倩影的灵魂是那样的洁净,宛如皎洁的月光,而王思宇,则是桂树下的吴刚,沉迷在她的歌声里,熏然欲醉,难以自拔。

    -----------

    周六的上午,方如海的司机把装着电脑的大纸箱抱到楼上,连口水都没有喝,就急着外出办事,王思宇从窗口向下张望,发现小车前面的车牌上贴着一张红纸,就知道这家伙是急着出去干私活,周末结婚的人多,很多婚庆公司都和机关单位的司机有联系,但要有私活,都会跟他们联系。

    在玉州接一趟这样的活,大概能赚上三百,这是司机们为数不多的外捞之一,绝大多数单位领导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很少有和他们较真的,毕竟司机和秘书一样,都是极特殊的群体,跟领导间的关系都是极亲近的,领导很多不方便讲的话,往往都是借助秘书或者司机的嘴说出来,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如果出了问题,可以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只是一句不知情,就可以轻松过关。

    站在窗边轻轻挥了挥手,望着小车缓缓驶出小区,王思宇打开纸箱,将电脑从里面搬出来,安装完毕之后,到外面的网通公司办理了宽带接通业务,下午三点时,网络就能连接上了,王思宇登上qq,发现无数弹窗堆积过来,都是亮晶晶发来的,他赶忙把小窗口一一关闭,这时,方晶的电话也打来了。

    在手机里简单聊了三五分钟后,两人挂断电话,打开视频,穿着学生警服的方晶出现在镜头里,女孩子穿警服果然漂亮,镜头前的方晶脸上稚气未消,依旧是那样的俏皮可爱,但这身警服让她凭空多出几分飒爽英姿,已经颇有警花风采,看得王思宇喜上眉梢,不住地啧啧地赞叹,方晶极不好意思地把摄像头转到一边,王思宇就盯着陈雪滢的**猛瞧。

    在语音里聊了一会后,两人就关掉视频,王思宇方晶陈雪滢三人开始进入qq游戏房间斗地主,三人联手开黑店,阴了不少人,方晶连赢了好多把,乐不可支,不时地发出代表胜利的qq图案,陈雪滢则静如秋水,悄然无声,只是安静地打牌,而王思宇的大半注意力,倒都在电脑桌上的那款手机上,今天早晨起床后,他已经将手机调成了震动,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他都要拿起手机瞄上一眼。

    王思宇的心里非常清楚,今天或者明天,唐婉茹肯定会在布置好圈套之后,来引他上钩,会是什么样的套路呢?仙人跳还是艳照门?

    王思宇突然发现,自己对这种小把戏竟然充满期待,在失手打错一张牌后,他不禁摇摇头,暗自提醒自己,千万别玩火,会被烧死的。

    半个小时后,手机果然开始震动起来,王思宇看了看来电号码,正是唐婉茹打来的,他没有接,而是继续将手头的炸弹打向那个盟友,在那人的叫骂声中,陈雪滢和方晶再次取得了胜利,随后亮晶晶一脚将那个倒霉蛋踢了出去。

    找了个借口,王思宇下了qq,随后关掉电脑,拿着手机躺在床上,看着上面的两个未接来电,笑了笑,这时机身猛地一震,一条短信发了过来,打开后,见上面写的是:“为什么不接电话?”

    王思宇的两根拇指灵活地在按键上跳跃着,飞快地打出一行字,“因为我对你不感兴趣!”

    “你在撒谎,那天在酒店,你一直在盯着我看,你对我非常感兴趣。”唐婉茹发短信的速度也很快,显然,这个女人很有攻击性。

    王思宇盯着这句话,摸着鼻子微微一笑,继续按动手机键,“抱歉,那只是个小小的误会,事实上,我只是欣赏你的墨镜,它看起来很不错,请问是什么牌子的?”

    “ray-ban,喜欢的话,我可以送你一副,虚伪的小男生。”

    唐婉茹似乎没有被王思宇的话所激怒,短信的发送速度没有丝毫的减少,这让王思宇很是头痛,看来,这的确是个棘手的对手,很强势,心理素质也很好。

    “谢谢,不必了,夏天早已经过去了。”王思宇按了发射键,打算结束这次对话,但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手机上传来一阵连续的震动,看来,唐婉茹并不打算轻易放弃。

    “何苦呢?”

    王思宇叹了口气,接通了手机,电话对面没有声音,王思宇抬手揉了揉鼻梁,轻声问道:“怎么不说话?”

    “嘘,我在听你的呼吸。”

    唐婉茹的声音里带着一种独有的磁性,语气很强势,带着某种不容辩驳的意味,但这种感觉似乎并不令人厌烦。

    王思宇苦笑着摇摇头,压低声音,以极其幽怨的语气道:“你一直都是这么泡小男生的吗?没有用的,我对你没感觉。”

    穿着一袭棕色低领缎面睡袍的唐婉茹,此时正戴着那副墨镜,悠闲地坐在阳台的竹椅上,她面前的檀木桌上摆着一套茶具,茶壶中正浮荡着丝丝缕缕的热气,空气里弥散着淡淡的茶香。

    “没感觉吗?”

    唐婉茹握着手机换了个姿势,竹椅上传来吱嘎一阵‘吱嘎吱嘎’的响声,似乎还是觉得不太舒服,她挪动腰.臀,抬起那条纤长的右腿,放在檀木桌上,俯身将腿上的黑色丝袜轻轻褪下,拿手在柔软白嫩的脚心处用力地按了一下,嘴里随即发出‘唷’的一声,那声音虽然不大,但极为暧昧,充满了挑逗的意味,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床第间的某个精彩瞬间。

    王思宇如遭雷殛,放在耳边的左手忽地一抖,手机径直从掌心里脱落,跌在床上,在这无比**的魔音中,他全身的骨头竟酥了一半,只有下面某个部位在瞬间坚.挺起来。

    伸手摸起床上的手机,王思宇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咯咯’的笑声,不禁有些恼羞成怒,他轻嘘了一口气,抱起枕头翻了个身,皱眉道:“有什么好笑的,唐婉茹小姐!”

    -------------

    纵横微评达人大比拼,20个字=rmb130元!从3月15日开始,在为期7天的时间里,只要你在书评区发布一条不超过20字的书评,就有机会获得我们为你准备的3000点纵横币奖励,更有机会进一步获得价值100元人民币的纵横币大礼包。同一个id不限制参赛数目,也就是说发得书评越多,你获奖的机率越大。不过如果发的都是重复内容的话,就只记一条哦。哇,区区20个字就能够换来130元的双重丰厚奖励,还不赶快行动!详情点击:http://news.zongheng.com/zhuanti/xydz/index.shtml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