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二十六章 机会

第一百二十六章 机会2017-11-9 12:57:25Ctrl+D 收藏本站

    第126节    第一百二十六章      机会

    “呃?”唐婉茹皱皱眉头,把手机交到左手上,将右腿轻轻从檀木桌上抽回,双脚套上木屐,有些慵懒地从竹椅上站起,用右手拎起茶壶,缓缓地向杯中注入绿茶,端着茶杯走到阳台边上,靠着栏杆,轻轻啜上一小口,口齿间都是淡淡的香气,她点点头,轻声道:“你还知道什么?”

    王思宇笑了笑,翻身坐起,身子向上提了提,靠在枕头上,轻声道:“放弃吧,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不想在为过去的事纠缠不休,希望你也是。”

    唐婉茹轻轻嗤笑一声,握着手机转过身子,点头道:“不错,你说的很有道理,晚上一起出去喝一杯怎么样?”

    王思宇皱皱眉头,叹了一口气,默不作声地挂断电话,从唐婉茹故作轻松的语气中,他完全能够感觉得到,这个女人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

    唐婉茹听着耳边传来的一阵盲音,微笑着合上手机,将那银白色,小巧精致的手机随手丢到檀木桌上,喝完杯中的茶水,随后把杯子随手向脑后抛了出去,楼下传来清脆的碎裂声。

    这时,银白色的手机上传来一阵悦耳的铃声,唐婉茹走到檀木桌边,摸起手机,看了下来电号码,微笑着接起来,轻声道:“小姨,你好。”

    “婉茹,这些天家里出了些事情,我明天就不陪你去医院了,代我向你公公问好。”

    梁桂芝的神情有些黯然,她坐在书房里,将眼镜摘下来,缓缓地揉捏着眼角,语气低沉地道。

    唐婉茹叹了口气,轻声道:“好的,小姨,姨夫这次不会有事吧?听说常务副区长栾奕咬出了不少人。”

    梁桂芝的神情有些紧张,皱眉道:“婉茹,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唐婉茹微笑道:“齐总对东湖区发生的事情一向很关心。”

    梁桂芝皱了皱眉,摇头道:“婉茹,不谈这件事情了,我们要相信你姨夫,他做事情一向很稳当的,相信市里一定会把事情查清楚。”

    唐婉茹神情愉悦地笑了笑,点头道:“那样最好,我也相信姨夫,他当初在国土局的时候,可是出了名的廉政模范,戴着大红花披着绶带接受电视台的采访,威风着呢。”

    梁桂芝苦笑着摇摇头,拿手将放在书桌上的眼镜腿反复这叠几下,顿了顿,以极为轻柔的语气道:“婉茹,当初我把你介绍给柳大元可能是个错误,你不会怪小姨吧?”

    唐婉茹沉默了片刻,摇头道:“小姨,我不怪你。”

    梁桂芝犹豫了一下,拉开椅子,站起来,走到窗口,静静地望着窗外,对面楼房的墙壁上,爬山虎干枯的枝条贴在粉色的墙面上,零星的残叶在秋风中瑟瑟发抖,眼前的景致让她的心境更差了些,神情上不免带出一些萧索的意味。

    在沉默半晌后,梁桂芝继续低声道:“当初我和翔云都在省委财经办工作,他为人耿直厚道,我以为大元那孩子也一定错不了,没想到,看错人了……”

    “小姨!”唐婉茹把声音提高了八度,皱着眉头打断梁桂芝的讲话,从椅子上站起来,深吸一口气,以平和坚定的语气道:“小姨,大元挺好的,我不希望别人说他的坏话,任何人都不行。”

    梁桂芝没有生气,而是轻轻地‘嗯’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唐婉茹低头趴在桌子上,过了好一会,才伸手从桌子上摸过那副墨镜,挂在眼睛上,躺在竹椅上晃来晃去,不知在想着什么。

    这时客厅里奔出一个**岁的小男孩来,攀着窗沿对她喊道:“妈妈,妈妈,明天去看爷爷吗?”

    唐婉茹默默地点点头,轻声道:“见了爷爷记得要听话,不要往轮椅上爬,知道了吗?”

    那小男孩听后用力地点点头,随后做了个鬼脸,撇着嘴,嘴唇哆嗦,双手抖动着道:“爷爷的样子太好玩了。”

    “小吉!”唐婉茹的脸色顿时一变,怒气冲冲地向屋里奔去,男孩吓得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大声喊道:“妈妈我不敢了……”

    唐婉茹的心肠一软,扬起的巴掌在半空无力地垂下,蹲下身子,拿手轻轻地擦着男孩的眼泪,一把将他揽在怀里,轻声道:“小吉,别哭,等放假了领你去看爸爸。”

    男孩抹着眼泪道:“妈妈,我都不知道爸爸长得是什么样子了。”

    这时小保姆从厨房走过来,拉着小男孩的手,轻声道:“小吉,走,跟姐姐到楼下去玩。”

    唐婉茹望着两人走到门口,换了鞋推门出去,抬手揉了揉额头,一言不发地走向书房。

    ----------------

    周一的早晨,梁桂芝刚刚到了办公室,就接到电话,原来是省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韩向东打来的电话,听着电话里韩向东简洁平静的话音,梁桂芝暗自松了一口气,知道她预料的最差情况没有发生,这些天她总是魂不守舍,每每接到电话,都以为是组织上派人来了解丈夫俞汉涛的情况,这让她不禁有些心惊肉跳,一直都无法进入正常的工作状态。

    放下电话后,梁桂芝把案上的文件夹打开,拿出签字笔,在工作日志上选了几项需要急办的事情挑了勾,抬手摸向座机,这时忽地记起,督查室的几位副主任都在外面,办公室留守的人员里只有那位新来的副主任王思宇了,她扶了扶眼睛,皱着眉头招招手,叫过秘书,轻声嘱咐几句,随后带着笔记本走出办公室,向韩向东的办公室走去。

    来到韩向东的办公室,梁桂芝敲门进去,发现茶几上已经放了一杯热茶,而韩向东正坐在宽大的办公室后面等着她了,梁桂芝微笑着冲韩向东点点头,走向对面的沙发,坐下来,将笔记本放在茶几上,摸起茶杯在手里转动几圈,感觉心里暖洋洋的,省委这几位副秘书长里,梁桂芝最佩服的就是韩向东,他不光做事稳当大气,还心细如麻,很多看起来不起眼的事情,他总能做得很到位,让人暗自感动。

    等梁桂芝喝了一口茶,将茶杯轻轻地放在茶几上,翻开笔记本,韩向东才微微一笑,向门口瞄了一眼,摆摆手,轻声道:“桂芝啊,今天找你来主要是通通气,不用做记录。”

    梁桂芝忙合上黑色的笔记本,微笑道:“韩秘书长,什么事情啊,搞得神秘兮兮的。”

    韩向东看了梁桂芝一眼,低声道:“据说,国峰同志近期可能要动一动,你要提前做好准备啊。”

    梁桂芝听后心里顿时一颤,用充满感激的目光瞄向韩向东,轻声道:“谢谢韩秘书长。”

    王国峰是省委副秘书长,他如果有了调动,那么这个空缺很可能会从几位省委办公厅副主任中筛选,能够提前得到这个消息,无疑在竞争中就会更主动些,梁桂芝在几位候选人中比对一下,觉得自己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的,这是最近难得的好消息,让她的心情好了许多,脸上难得露出一丝微笑,摸着茶杯悄声道:“秘书长怎么说?”

    韩向东拿手指点了点梁桂芝,微笑道:“他对省委督查室这两年的工作很满意。”

    梁桂芝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些,韩向东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拿在手里转动了几下,又提到鼻子下嗅了嗅,这才稳稳地架在手指中,摸起打火机,点着火,深深地吸了一口,嘴里吐着烟雾,身子向后一倒,躺在转椅上转动几下身体,随后把打火机轻轻丢在桌面上,表情凝重地道:“桂芝啊,机会难得,要好好把握,家里那边可不要出问题啊。”

    梁桂芝顿时心底一沉,忙微微向前挪动下身子,轻声道:“韩秘书长,有什么风声吗?”

    韩向东摇摇头,低声道:“只是给你打打预防针,你最近的气色不太好。”

    梁桂芝会意,知道自己最近的表现引起了很多人的怀疑,东湖区的事情惹到文书记在常委会上摔了杯子,自己的爱人在东湖区当区委副书记,别人自然会联系到,假如有心人借助那件事情做做文章,自己难免会受到牵连。

    毕竟,通过和俞汉涛的交谈,她预感到,丈夫有很多事情瞒着她,俞汉涛在仕途受挫之后,对自身的要求就降低了许多,梁桂芝曾经多次提醒他,要注意别踩线,俞汉涛总是冷嘲热讽地回应她。对她的劝告,向来是置若罔闻,假如他真的过不了这道关,恐怕也会拖累自己,想到这,梁桂芝脸上的笑容就有些冰冷,她赶忙抬手扶了扶眼镜,打算掩饰过去,但那瞬间的不自在,已经落在了韩向东的眼里。

    韩向东皱着眉头吸了一口烟,嘴边冒出丝丝缕缕的烟雾,轻声咳嗽一声,从转椅上站起来,缓缓地绕过办公桌,来到梁桂芝身前,轻声提醒道:“桂芝啊,那边的事情,终归要如镜书记拍板定调子的,适当的时候,要过去拜访下,多走动走动,可不要大意啊。”

    梁桂芝知道,韩向东这话已经讲得再明显不过了,不过她也有苦衷,过去这大半年里,因为省委督察室的工作,她是得罪过那位市委书记的,有一次据说方如镜都拍了桌子,大骂她梁桂芝是个顽固不化的教条主义者,因为那件事情,她和老公俞汉涛吵了半个月的架,现在想想,还真是头痛。

    正事谈完后,韩向东坐回座位上,忽地想起一件事情来,轻声道:“上次焦秘书提的那个人表现怎么样?”

    梁桂芝抬手扶了扶眼镜,嘴巴蠕动了半天,才轻声道:“还不错!”

    韩向东点点头,微笑道:“那就好,前两天焦大秘还跟我提起过他,这人你要上上心,好好带带他。”

    梁桂芝听后,忙微笑着摸起茶几上的笔记本,站起身来,轻声道:“我会的,韩秘书长请放心。”

    梁桂芝走出韩向东办公室的时候,王思宇已经坐在了小车上,这还是他来到省委督查室后,梁桂芝第一次交给他这么重要的任务,王思宇暗自下定决心,要把握住这次机会,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来个开门红,或许在打响第一炮后,自己的日子就会好过多了。

    在王思宇的满心期待中,小车缓缓驶出省委大院,稍后,汇入如织的车流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