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二十七章 是男人你就来

第一百二十七章 是男人你就来2017-11-9 12:57:26Ctrl+D 收藏本站

    第127节    第一百二十七章    是男人你就来

    王思宇手里拿着的卷宗,是在上周四的下午,由省委社情民.意办公室转过来的,上面有省委书记文思远的亲笔批示:“转省委督查室督办,文思远。”

    文书记这几个大字端庄遒劲,刚健有力,不但间架结构极其稳定,勾连处更是平滑圆润,虽然字字独立,但笔断意连,这十一个字格外醒目,看起来大气蓬勃,颇有书法大家的风范。

    刚刚在办公室里,王思宇简要地看了下材料的内容,忽然发现,这就是前几天在华西新闻网上被炒得沸沸扬扬的一起案子,这桩案子他在办公室里的电脑上曾经看过,因此,王思宇对事件的始末早已有了大致的了解。

    这件事情最初的起因是玉州市育才实验小学的十三名教师因职称待遇问题集体到市政府上访,惹怒了一位急着赶到省政府开会的副市长,结果事情一不小心被搞大了,在玉州市政府办公室的直接干预下,该上访事件被定性为:非正常的恶性群体上访事件,严重违反了国家《信访条例》中的相关规定,即“多人采用走访形式提出共同的信访事件的,应当推选代表,代表人数不得超过五人。”

    这件事情发生后,市教育局的领导不敢怠慢,赶忙将学校领导及那十三名教师叫到局里开会,强令教师写下保证书,保证今后不得再发生类似事件。此后,又在局领导会议上决定,对一位分管副局长进行通报批评,并免去育才实验小学一位分管副校长的职务。

    那位分管副局长倒没什么,他是很快就要退休的人了,在教育局里也就是混混日子,而且当了半辈子的软柿子,早就被人捏得习惯了,对这种事情,他是蛮看得开的,喝点小酒睡上一觉,也就没事了。

    但那位副校长就不成了,他在接到通知的当天下午,就在家中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打算自杀,幸好家里人有所察觉,发现的比较及时,在第一时间就把他送到医院,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总算抢救回来,但这一折腾,搞得旧疾复发,躺在病床上就起不来了。

    他的老伴不服气,就在华西新闻网上发了帖子,声称市教育局的处罚不公,险些逼死人命,结果引起了网友的关注,几天时间内,跟帖过千,并且有二十八名小学教师实名跟帖喊冤,这件事情不知怎的,就传到了省委书记文思远的耳中,文书记当即作出指示,要求尽快查办。

    督办通知已经于周五发到下面,王思宇上午出来,打算先去玉州市委督查室,和刘主任见个面,下面各单位的情况,市委督查室的人应该比较熟悉,由他们陪同办公,事情会进展的更顺利些,另外一个原因是,省委督查室最近一段时间人手严重不足,大部分人马都在省内各市县调研,那几个仍在市内的科员,手头的活也忙不过来,根本无暇顾及这边。

    这次陪王思宇出来的,是督查二科的副科长朱良玉,他坐在副驾驶位上,一直在偷偷通过倒视镜观察着王思宇的表情,朱良玉今年快到三十五岁了,他在省委督查室呆的年头很长,见惯了年轻的领导进进出出,所以,对于王思宇这么年轻就做到了副主任的位子,他并没有半点的不适应。

    但朱良玉很是好奇,这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王副主任,第一次出来办案似乎底气很足,不像以往的那些年轻领导,呆在机关的时候总是神气活现,出来做事时就会心虚气短,往往钻进小车后就开始和下属套近乎,拐弯抹脚地把棘手的事情推给底下人,等事情办妥后,再回到办公室,他们就又端起架子打官腔,趾高气扬地在下属面前指手画脚,喝五幺六。

    朱良玉把这种现象称之为‘变脸艺术’,在他看来,凡是靠着钻营投机干起来的人,十个有八个会变脸,而靠后台上来的二世祖们,更是熟谙此道,虽然他不清楚王思宇的底细,但很显然,这位王主任也是有根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得罪梁主任,搞得现在很被动。

    王思宇虽然在眯着眼睛考虑办案思路,但眼角的余光还是注意到了朱良玉的表现,不禁微微一笑,把目光转向车窗外,外面的街市上,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广告牌,晃得人眼花缭乱,而公交站台上,停着几辆车身被涂得花花绿绿的公交车,售票员都将脑袋探向窗外,大声地吆喝着:“中医学院省警校大南门的快上车啦……”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挤公共汽车了,这时候,猛然间就想起了那次陪张倩影买打折大米的经历,闭上眼睛,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如在眼前。

    十几分钟后,小车开进了玉州市委大院,下车后,朱良玉亦步亦趋地跟在王思宇的身后,向办公大楼走去,刚刚走了几米远,恰巧见几辆奥迪车缓缓开过来,王思宇赶忙微笑着站在路边,那辆奥迪a6开到近前突然停下,车窗被缓缓摇开,方如镜那张威严的面孔露了出来,王思宇赶忙快步向前,走到小车旁,轻声道:“方书记好。”

    方如镜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目光锐利地在王思宇身上扫了一眼,微微皱眉,沉声道:“下周来家里吃饭。”

    王思宇点头说好,方如镜把身子向后仰去,车窗缓缓合上,奥迪车从王思宇身前驶过,后面的几辆车也都依次开出,虽然隔着镀膜的车窗,王思宇还是能够感受得到,每辆车中都有人在好奇地窥视着他,这不足为奇,能够让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停下车来搭话的年轻人,肯定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王思宇倒没有在意这些,而是在心里觉得奇怪,方如镜刚才的表情中似乎是带着某种疑惑,王思宇并不知道,方如镜在得知王思宇被调到省委督查室时,就已经产生了某种怀疑,他隐隐约约觉得,王思宇的背后,有人在暗中推动。

    当然,对方做得很巧妙,只是轻描淡写地将王思宇向前推了一小步,但这种小动作,还是躲不过方如镜的眼睛,他在官场里打拼多年,尤其是担任了多年的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深知其中关窍,在那些看似寻常的调动中,总是隐藏着许多猫腻,他几乎一眼就能洞穿,只不过,这件事情毕竟是好事,他也乐观其成。

    看着奥迪车队开远,王思宇转过头来,发现朱良玉正站在几步远的地方,背着身子,拿着手机放在耳边,却不说话,王思宇会意,这是朱良玉在表态,不该看的他不会看,不该说的他也不会说,这种身体语言浅显易懂,在某些特定的场合下,这相当于约定俗成的暗号。

    王思宇轻轻咳嗽一声,朱良玉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转过身来,神态自若地走过来,晃了晃手中的手机道:“家里小孩淘气,把同学给打了......”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抬脚向前走去,朱良玉腋下发力,夹.紧暗紫色的皮包,数着王思宇的步点,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两人一直上了四楼,走到委督查室的主任办公室前,朱良玉加快了脚步,从王思宇身后抢出半个身位,抬手敲了敲房门。

    敲门声刚刚响了三下,玉州市市委督查室主任刘丹成就笑容满面地打开房门,热情地跟王思宇握了手,嘴里连声道:“王主任啊,欢迎省里领导下来检查工作。”

    王思宇赶忙谦让道:“哪里,哪里,是给市里的同志们添麻烦来了。”

    刘丹成虽然早就知道省委督查室新来了位年轻的王主任,但他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王思宇,不清楚对方的深浅,但刘丹成的脑子活泛,眼睛也很尖,他不经意间就瞄见,朱良玉站在王思宇的身后,分明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脸上更是挂着那种谦卑的微笑,刘丹成心里就有数了,知道眼前这位年轻的王主任来头不小。

    听王思宇把话说完,刘丹成脸上的笑容就越发的灿烂起来,手里的力道也加大了些,握着王思宇的手用力地摇了摇,爽朗地笑道:“王主任说笑了,您怎么指挥,我们就怎么干,市委督查室是听招呼的。”

    王思宇笑了笑,跟着他走进办公室,王思宇坐在上首的沙发上,把卷宗从夹包里拿出来,放在茶几上,刘丹成和朱良玉各捡了一把椅子,坐在他的对面,每人都从皮包里翻出黑皮本子,拿着笔准备做记录。

    王思宇先讲了几句冠冕堂皇的套话,就把话题转到案件上来了,他先谈了自己的看法,王思宇的意见是,这份材料中有几处言词含糊的地方,里面似乎隐约在暗示着什么,所以调查工作一定要做得细致些,争取一步到位,不留隐患,只要将事实都调查清楚了,案件定性和责任归属的问题也就一目了然了。

    朱良玉是老督察,很有办案经验,又针对卷宗里的几个问题提出质疑,三人很快理清了督察思路,也明确了分工,王思宇先去医院和学校向那位副校长和其他教师了解详细情况,朱良玉去市教育局调查,而刘丹成则带人分别去卷宗里涉及到的几个部门调研,等把材料都搞齐全后,大家再择机开个碰头会,把事情整理一下,争取在周五前把市教育局人社局编委会信访局等单位的领导请来,开个座谈会,当面锣对面鼓的敲上一敲,最后形成会议纪要上交,这案子就算查利索了,至于最终的处理意见,那是办公厅领导的事情,王思宇是没有拍板权的。

    离开市委大院后,王思宇刚刚坐上小车,衣兜里的手机就忽地震动了一下,他掏出手机,信手翻出新收到的短信,只见上面写着:“晚上八点半,苏荷酒吧,是男人你就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