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二十八章 隐情

第一百二十八章 隐情2017-11-9 12:57:28Ctrl+D 收藏本站

    第128节    第一百二十八章      隐情

    唐婉茹坐在宽大舒适的沙发上,一条腿放在咖啡色茶几上,轻轻地晃来晃去,纤细的高跟鞋尖不时地抖动一下,显得格外的悠闲自得。

    隐湖集团有五位总裁助理,但只有唐婉茹一个人能如此清闲,这不止是因为她有一位当区委副书记的姨夫,更重要的是,隐湖集团最近要和外商合作上马的锂电池项目,唐婉茹在其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

    美国雷霆公司亚太事务部总监史密斯夫妇,非常欣赏唐婉茹,尤其在得知她仅仅在美国留学两年后,对方就更加惊奇,她竟然能说得一口地道的德克萨斯州土腔,偶尔从口中冒出的几句德州俚语,经常让史密斯夫妇笑得前仰后合,乐不可支。

    发完短信后,唐婉茹轻轻吁了一口气,随手将手机丢在茶几上,战书已经下了,现在看的,就是对方敢不敢应战了。

    “哒哒哒……”敲门声突然响起,唐婉茹扭过头来,向门口扫了一眼,有些不耐烦地皱皱眉头,抬高声音道:“进!”

    总裁办秘书李婷婷推门走了进来,颔首微笑道:“唐助理,总裁问您今天有没有空,下午……”

    她的话还没说完,唐婉茹就轻轻摆手,打断了她的发言,“请回复总裁,我这几天都很忙。”

    李婷婷愣了一下,目光飞速地在茶几上瞥了一眼,唐婉茹今天穿着一款emiliopucci金属鞋尖麂皮高跟鞋,深蓝色的鞋面线条优雅流畅,鞋跟与鞋尖都被银白色的金属包裹着,如同锐利的匕首,让人看了不禁有些心惊肉跳,这款鞋子有个著名的广告词,那就是“锋行天下”。

    唐婉茹没有再搭理站在门口的李婷婷,她此刻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茶几上那只银白色的手机上,这时机身上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唐婉茹赶忙欠身摸起手机,拿到胸前,低头翻出新到的短信,只见上面写着:“要是处女我就去!”

    李婷婷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对方中途打断,这时见对方皱着眉头看手机,心中难免有些不快,但她是不敢招惹这位作风泼辣的总裁助理,只好皱着眉头轻声道:“好的,唐助理,我知道了。”

    她转身走出办公室,轻轻关上房门,走出很远,李婷婷才转头啐了一口,轻声嘀咕道:“有什么了不起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李婷婷心里很清楚,这位无论穿着打扮还是行事风格都有些另类的总裁助理,的确很了不起,虽然刚来集团公司不久,但上上下下对她都很是看重,即便是齐总,也都对她另眼相看,很少忤逆她的意思,以唐婉茹现在的地位,的确有资格在自己面前摆谱。

    唐婉茹看着短信微微皱眉,冷笑着抬手打出一行字,按键发了出去。

    “嘟嘟……”

    王思宇信手按了ok键,只见短信上面写着:“我不是处女,你不是男人,是这样吗?”

    虽然明知道对方是在激怒自己,但王思宇还是忍不住低低骂了一声,司机听到登时一愣,抬眼在倒视镜中瞄了一眼,发现王思宇正低头按着手机,这才轻轻松了口气,抬手按了几下汽车喇叭,前面那辆装满家具的双排车向边上靠了靠,司机打了下方向盘,轻轻点了脚油门,小车飞快地从两辆车中间钻了出去。

    “八点半,不见不散。”

    王思宇发完之后就后悔了,赶忙又补发了一条:“谁邀请,谁买单。”

    唐婉茹看完短信后,不禁哭笑不得,抬手拂了下额前秀发,摇头叹息道:“小气的男人。”

    王思宇当然不会听到唐婉茹的抱怨,他这时的目光正专注地看着前方道边那家“贵妇人皮草专卖商城”,捏着下巴算了算,自己最近的银行卡里的钱应该快到两万了,加上从陈波涛分来的两万块,足以给张倩影买上一件像样的貂皮大衣,只是接下来,估计又要过上一段苦日子了……

    二十分钟后,小车停在玉州市中心医院的住院部门口,那位副校长的老伴已经在门口等了半天,王思宇和她站在大门口聊了一会,就随着她去了病房,那位副校长的身子依然很虚弱,但听说省里来人看他,就挣扎着要坐起来,却被王思宇劝住,“杨校长,身体要紧,不要客气。”

    “那怎么好啊,您是省里的领导哩,可不好怠慢。”杨副校长握着王思宇的手,脸上洋溢着激动的笑意,轻声道:“刚才电话里说的是真的吗?省委文书记真的知道我的事情了?”

    王思宇微笑着点点头,随后坐在椅子上,将夹包打开,把那份有文思远批示的文件找出来,交给杨副校长,杨副校长从床头柜上摸出老花镜,戴上后拿着文件看了又看,不住点头慨叹道:“真是文书记的批示啊,颜筋柳骨,这字写得真好,真好啊……”

    这时杨副校长的老伴走过来,拿白瓷缸给王思宇倒了水,递过来后埋怨道:“省里领导多忙哩,你还在说那些没用的干啥,快把事情都讲出来吧。”

    王思宇微笑着喝了口水,就拿出笔记本,听杨副校长把事情的经过又都叙述了一遍,和材料上所说的,倒没什么不同,王思宇不禁微微皱眉,停下笔来,轻声提醒道:“杨校长啊,你再仔细想想,有没有遗漏的地方?”

    杨副校长怔怔道:“这些还不能证明我是无辜的吗?”

    王思宇皱着眉头道:“能是能,但我总觉得你还有事情没讲出来。”

    杨副校长听后目光闪烁,刚要开口说话,忽地听到老伴在旁边低低地咳嗽一声,忙抽.动两下鼻子,语气含糊地道:“没了,真没了。”

    王思宇转过头来,冲杨副校长的老伴点点头,随后也跟着低低地咳嗽一声,接着笑眯眯地看着她,不说话。

    杨副校长的老伴自然知道王思宇的意思,红着脸道:“王主任啊,我们就是想过太平日子,好多事情过去的就算了,只要能给我家老杨恢复工作,那些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王思宇摇头道:“难得省委书记关注这件事情,你们要不借着机会把问题都讲出来,以后可没这机会了。”

    杨副校长的老伴不敢看王思宇的眼睛,垂头道:“我们不求别的,能给老杨恢复工作,报销药费就成。”

    王思宇转过头来,轻轻拍了拍杨校长的大手,低声道:“老杨啊,你要有主见啊,我看你可不是怕事的人,死都不怕,还怕说真话吗?”

    杨副校长眯着眼睛想了想,终于下定决心,点头道:“我说实话,这是他们在借机打击报复!”

    他爱人这是在一边呆不住了,赶忙走过来,低声道:“老头子,你不要再乱说话了,还嫌事情不够多嘛!”

    杨副校长没有理会她的劝阻,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王思宇飞快地在笔记本上做着记录,和他想象中的差不多,案子果然还有隐情。

    原来这家小学的校长姓皮,是教育局某领导的直系亲属,在担任校长期间贪了不少钱,杨副校长曾经写过举报信,把他和学校工会主席做的一些事情都写了出来,但举报信后来又被打回到教育局,教育局又把信件打回学校,那位皮校长一看字体,就知道这事是老杨干的,从那以后,在皮校长的刻意刁难下,杨副校长在学校的日子就难过起来。

    在上访事件发生之前,还发生了一件事情,这使得皮校长与杨副校长之间的矛盾达到了顶峰,那是一个周五的下午,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杨副校长从洗手间出来,就打算回办公室收拾东西回家,在经过皮校长的办公室门口时,忽地听到里面隐约有女人的哭泣声,他感觉有情况,就硬是砸开了门,结果见音乐组的一位年轻教师衣裳不整地从里面跑出来,那位皮校长当场就发了火,指着杨副校长的鼻子道:“姓杨的,你等着,我一定要整死你,走着瞧吧!”

    王思宇听后满脸义愤地低低骂了一声,随后转头对杨副校长的老伴道:“阿姨,我有几句话想跟杨副校长单独谈,请您先回避一下,好吗?”

    杨副校长的老伴见他表情严峻,知道是有重要的事情,忙抬手看看表,点头道:“我去食堂打饭,排队要排好久的,你们慢慢谈。”

    说罢她拿着饭盒走出房间。

    见她开门出去,王思宇转过头来,拿着笔在笔记本上点了点,满脸郑重道:“老杨,你反应的问题很重要,但很多细节说得都不太详细,你把刚才的事情重新描述下,就从听到女人的哭声开始讲,越详细越好,比如说哭声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你砸开门时,屋里是什么状况,那位音乐老师的衣裳是怎么个不整法,只有把细节搞清楚了,我们才能对那位皮校长展开调查…..”

    杨副校长挠了挠脑袋,就闭着眼睛仔细地回忆起来,王思宇捏着下巴听得入神……

    临近晌午的时候,王思宇才从杨副校长的病房里走出来,这次的收获颇丰,不但了解到很多‘细节’,更有意外收获,那位皮校长竟然打来电话,言明只要老杨保守秘密,以前的事情他既往不咎,并且许下一大堆好处,老杨赶忙点头答应了,那位皮校长乐颠颠地挂了电话,他要是知道,刚才的讲话都进了王思宇的耳朵,恐怕就不会笑得那么开心了。

    下楼以后,王思宇微笑着往医院外面走,正当他马上要走出大门时,忽地转过身来,向院子里一位坐着轮椅的老人望去,那位老人似乎是得了中风,口眼歪斜,手脚抽搐,王思宇怔怔地望着那人,他不正是前青州市市委常委,市委副书记柳翔云吗?

    仅仅大半年的时间,柳翔云竟似变了个模样,再不是以前那位威风凛凛,铁骨铮铮的派头,不但头发花白,脸上皱纹增多,更是得了这种要命的病症,看起来生活已经很难自理了,王思宇不禁心头一沉,他知道,这位柳副书记如今的状况,恐怕和柳大元的入狱也有干系。

    这时,一位身材瘦小的老太太拎着饭盒从食堂里走出来,颤微微地扬起手中的盒饭,冲着轮椅上的柳翔云大声喊道:“老头子,有红烧肉。”

    柳翔云颤动着嘴巴笑了笑,嘴里淌出一串清亮的口水,王思宇的双腿如同被钉子牢牢钉在地上一般,竟半晌迈不出步子,直到老太太推着轮椅走过来,王思宇才低下头来,快步走出住院部的大门,在外面的水果摊前站住,从衣兜里掏出一百块钱,买了三箱水果,拉着小贩的手走到大门口,冲柳翔云夫妇指了指,轻声嘱咐几句,那小贩听后连连点头,喜滋滋地搬起水果箱奔了进去。

    等柳翔云的老伴踮着小脚追出来的时候,那辆轿车已经开远,大门口只有三五个小孩在踢毽子,再远处,是往来如梭的车辆,以及熙熙攘攘的人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