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二十九章 猎物

第一百二十九章 猎物2017-11-9 12:57:29Ctrl+D 收藏本站

    第129节    第一百二十九章    猎物

    吃过午饭后,王思宇先去了趟“贵妇人皮草专卖商城”,在楼上楼下转了三圈后,终于看中一款非常漂亮的白色豹纹貂皮大衣,在和那位售货员mm经过接近十几分钟的激烈舌战之后,王思宇以三万五的价格将大衣打了包,之后乐颠颠地驱车赶到邮政局,将大衣装箱邮寄了出去。

    赶到玉州市育才实验小学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半,车子刚刚接近学校,王思宇就觉得情况不对,隔着蓝白相间的pvc护栏就能看到,学校里站满了一队队排列整齐的小学生,其中靠近门口的地方,还有两排架子鼓方队,系着红领巾的少先队员们站在架子鼓旁东张西望,而几位教师则在队伍里走来走去,不时地吆喝两句。

    “莫非今天来的不是时候?”王思宇心头狐疑,微微皱了皱眉,此时小车已经停在学校门口,他这才发现,门口站着十几个人,都穿得西装革履,正站在收发室前翘首以盼,而学校的电子门上贴着用大红纸裁成的横幅,红纸上面的墨迹未干,上面写着:“热烈欢迎省委督查室王主任莅临我校视察工作。”

    小车刚刚停下,众人的目光就被吸引过来,这时人群里不知是谁喊了句,“是省委的车!”

    大门口顿时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稀稀拉拉的鞭炮声也在伴着掌声响起,之后架子鼓和小号声同时响起,校园里的小学生们在鼓点的伴奏下,整齐地喊着口号:“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王思宇摸着下巴直摇头,他知道,这肯定是教育局那边有人通风报信,那位皮校长得到了消息,就提前做好了准备,先给老杨打电话安抚人心,再在这边拉开阵势讨好自己,打算蒙混过关。

    其实王思宇猜的到都对,只是不完全,玉州市教育局领导在得知他要来小学调查后,哪里敢怠慢,王思宇赶到医院那会,教育局的工作人员就火速赶到育才实验小学,负责和校方一起安排接待工作,王思宇初到省委督查室,还没有切身的体会,哪里会知道他这个副主任在下面的人眼里,是多么重要的一个官员。

    见众人面带笑容,鼓掌走过来,王思宇的眉头皱得更紧些,他没有下车,而是板着面孔叫过司机,轻声交代几句,司机点点头,拉开车门走了下来,关上车门后向前走了两步,就停下来,抱着膀子站在车前,冷着脸冲人群中喊道:“你们这里谁是领导?”

    玉州市教育局的那位科长本来走在最前面,一直抢在皮校长的身前,这时发现司机面色不善,知道有情况,赶忙停下脚步,转身向满脸堆笑的皮校长使了个眼神,皮校长心里也知道要坏事,赶忙硬着头皮走上去,讪讪地笑道:“我就是,我是校长。”

    这位司机也是见惯大场面的人,加上难得王主任赏识,给了他一次耀武扬威的机会,所以这厮的架子就端得比厅级干部都大,身上气势很足,说话也很冲,对着皮校长指指点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呵斥:“你们在搞什么?谁允许你们搞欢迎仪式的?省委省政府三令五申,嗯啊,总之,王主任现在非常生气,请你们马上把人都撤了,马上恢复正常的上课秩序。”

    皮校长听了半天也没搞明白,省委省政府到底三令五申啥了,但王主任现在非常生气他是听明白了,这还得了,他顿时慌了神,顾不得面子,转身就是一溜小跑,奔回学校门口,叉腰冲着里面挥着手,大声喊道:“撤了,撤了,赶快撤了,班主任赶紧组织学生回去上课,要快……”

    他话音刚落,早已等得不耐烦的学生们顿时如遭大赦,如潮水般地向教学楼里涌去,不到五分钟的功夫,操场上就变得空空荡荡,只剩下门口这十几个人,面面相觑地站在那里。

    司机神气十足地在门口转了一圈,才慢悠悠地走回小车旁边,拉开车门,对王思宇轻声道:“主任,成了。”

    王思宇这才下了车,面带微笑地走过去,冲着神色尴尬的众人道:“大伙辛苦了。”

    众人见他脸上神色如常,并没有责怪的意思,不禁都暗自松了一口气,大家在心里把教育局的那位科长使劲骂了一顿,本来嘛,在商量接待方式的时候,众人觉得还是简单些的好,不要耽误学生上课,可那位科长非得起高调,一定要搞得隆重些,这才搞出刚才那场闹剧,结果人家省里的领导还不领情,这不是出力不讨好嘛。

    皮校长这个时候总算是喘匀了一口气,偷偷擦汗后,带头向前走去,隔着几步远就伸出右手,满脸谄媚的笑道:“欢迎王主任来学校检查工作。”

    王思宇迎上一步,轻轻地跟他握了下手,接下来,在他的引见下,一路握了下去,先前那几人都是一带而过,走着走着,王思宇在一位颇有姿色的女教导主任面前停下脚步,热情地握着对方的手摇了又摇,一阵嘘寒问暖,把来自省委办公厅的亲切关怀,都化作春风雨露,播撒在这位年轻女教师的心坎里,众人都陪着笑脸站在旁边,足足聊了两三分钟,王思宇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手,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校园。

    校长办公室里,王思宇先是面带微笑地听了二十几分钟的教学成果汇报会,接着就开始办正事,他把校领导都支开,先把那十几位上访教师分别叫来,做了询问笔录,随后又把老杨在医院里提到的那位音乐老师找来,打听了下那天发生的情况是否属实,结果那位老师态度坚决,矢口否认,据不承认曾经受过校长的猥亵非礼,对此,王思宇也是无可奈何。

    下午三点钟的时候,王思宇总算把情况都摸了一遍,便在众人的陪同下,走出校园,来到车边后,王思宇和众人握手话别,当轮到那位年轻漂亮的女教导主任时,王思宇发觉她的神态有些异常,两人刚刚握手,王思宇就清晰地感觉到,对方滑腻的掌心里握着一张小纸条,王思宇轻轻将小纸条勾到自己的掌心里,随即微笑着点点头,若无其事地坐上车,摇开车窗,向众人挥挥手,就收回手臂,安稳地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几分钟后,王思宇缓缓睁开双眼,瞟了一眼司机,见他正全神贯注地开车,忙小心翼翼地打开纸条,低头望去,只见纸条上面写着:“很希望能和您交个朋友。”

    看着上面留的手机号码和一个鲜红的唇印,王思宇轻笑一声,拿手将纸条撕碎,将胳膊伸出窗外,摊开手掌,纸屑便向后飞了出去。

    他当然知道,只要自己拨通这个号码,这位漂亮的女教师就会主动投怀送抱,在自己的身下婉转承欢,但王思宇更加清楚,她之所以这样做,无非是想从自己这里索取到现实的好处,这种感觉让王思宇对她之前的好感荡然无存,最重要的是,她无法让王思宇体会到那种猎艳的快乐。

    回到省委督查室后,王思宇把材料重新整理了一遍,过了二十几分钟,督查二科副科长朱良玉笑吟吟地敲门进来,他已经将刘丹成等人从各部门搜集到的情况进行了汇总,两人就在办公室里又重新对案情进行了梳理分析,修正了上午做出的工作计划,决定将最新发现的情况向玉州市纪委监察局通报,请他们尽快侦办,将这个案件一分为二,平行作业,齐头并进。

    方案敲定后,朱良玉主动请缨,大包大揽,请求王思宇将案件的协调工作交给他,他有信心在本周内呈交报告,王思宇心里非常清楚,上午和方如镜的巧遇,让这位朱副科长产生了某种想法,这当然也是好事,王思宇笑眯眯地点头同意,起身离开椅子,给他沏了杯茶,随后轻轻拍了拍朱良玉的肩头,两人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下班前半个小时,王思宇突然接到了顶头上司梁桂芝的电话,这让他很是惊讶了一次,要知道,这段时间以来,梁桂芝对他的态度极为冷漠,即便是有事,也是叫秘书来通知,从来没有亲自打来电话,王思宇从她那舒缓的语气中,敏锐地捕捉到和解的信号,挂断电话后,王思宇没有迟疑,赶忙收拾好材料,夹包走进梁桂芝的办公室。

    进屋后,王思宇瞥了眼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梁桂芝,发现她今天的气色很好,那张瓜子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嘴角也勾出一个上.翘的弧度,不用问,肯定是遇到好事了。

    两人打过招呼,王思宇坐到沙发上,瞥见茶几上的热茶,就更加断定,梁桂芝是要打破冷战,缓和与自己之间的关系,虽然还不清楚她为什么会这么做,但和解总归是好事,可以免去很多麻烦。

    在梁桂芝的注视下,王思宇稳稳地端起那杯热茶,轻轻吹了口气,端到嘴边,浅浅地品上一口,轻声赞道:“好茶。”

    梁桂芝心领神会,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些,摆.弄着手中的签字笔道:“王主任,最近督查室里的人手不足,你要辛苦几天,把下面的工作抓好,遇到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找我。”

    又是一个明确无误的信号,王思宇将手中的茶杯放回茶几上,微笑着点点头,接着打开夹包,拿出笔记本来,把今天的调查情况向梁桂芝做了简单扼要的汇报。

    梁桂芝听后先是夸赞了几句,随后深深地看了王思宇一眼,意味深长地道:“王主任,在下面办案,一定要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要考虑到市里同志的感受,多征求他们的意见,这件案子在办会前,最好能给市委办公室做个通报,先听听他们那边的看法,当然,该坚持的原则还是要坚持的……”

    通过观察王思宇的表情,梁桂芝确认他已经清楚自己的意思后,抬手扶了扶眼镜,顿了一下,转动着手里的签字笔,手上的动作停止时,话锋忽地一转,压低声音道:“十二月份上旬,督查室有个党建工作的专题讲座,我们准备邀请几位省委领导参加,省委孟副书记那边,就由你负责邀请,怎么样,没问题吧?”

    王思宇望着梁桂芝笑眯眯的面孔,登时醒悟,想必她也认为自己和焦大秘有某种特殊的关系,这才将邀请孟副书记的任务分派到自己头上,这就让王思宇有些左右为难,他知道,这种事情是没法解释清楚的,倘若自己说和焦大秘不熟,可能会让梁桂芝误以为自己不合作,而一口应承下来,假如到时候孟副书记没有到场,事情可能会更严重,毕竟从梁桂芝的坐姿,语气和神态上来看,她是极重视这件事情的,恐怕今天能对自己发出和解信号,多半也与此有关,想到这,王思宇觉得为今之计,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说实话,他也早该去见见那位焦大秘了。

    “好,我尽力。”面对梁桂芝殷切的目光,王思宇不露声色地回了一句。

    梁桂芝笑眯眯地点点头,握着手中的签字笔,轻轻地敲打着桌面,加重语气道:“这件事要当做大事来办,王主任,辛苦你了。”

    在这种紧要关头,如果能邀请到省委重量级常委到督查室来视察,无疑能为她竞争省委副秘书长造势,这是一种巧妙的加分手段,梁桂芝自然非常看重。

    两人聊了一会,就到了下班时间,王思宇微笑着拾起夹包,走到门口,眼角的余光瞥向办公桌后,发现梁桂芝的脸色瞬间冷却下来,他立时反应过来,梁桂芝对自己的态度,并没有根本性的改变,这次应该是事出有因,对方只是寻求暂时的妥协,并没有改善关系的诚意,要想取得真正的和解,恐怕还需要查到问题的源头,找出梁桂芝对自己有看法的真正原因,那样才能对症下药。

    但如何查起呢,对这位顶头上司,当然不能像对付唐婉茹那样,使用调查公司,看来,要想找到事实的真相,还需要耐心等待一段时间,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回到家里,王思宇把夹包丢到沙发上,走到窗前,燃起一根烟,现在脑海中考虑的,就不是工作上的事情了,而是如何应付另外一个难缠的女人,唐婉茹邀请自己去酒吧,当然不是为了去**,十有**是设计好圈套,等着自己去钻。

    不过面对唐婉茹的挑衅,王思宇的心中竟隐隐有种莫名的兴奋,这个女人还真是够劲,很容易挑逗起男人隐秘的**,真是个不错的猎物,只不过,要想征服这匹桀骜不驯的胭脂马,恐怕没有那么容易,搞不好,还会被她一脚踢下悬崖,但越是这样,就越是刺激,王思宇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这时,衣兜里的手机忽地传来剧烈地震动,他赶忙掏出来,翻出最新收到的短信,只见上面写着:“来吧,男人,玩死我,或者,被我玩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