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三十二章 难关

第一百三十二章 难关2017-11-9 12:57:33Ctrl+D 收藏本站

    第132节    第一百三十二章    难关

    回到办公室里,王思宇坐到转椅上,皱着眉头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摸出一张白纸,在上面画了两张截然不同的面孔,一张是冷如严霜,另一张则是温暖如春,望着画纸上的梁桂芝,王思宇转动着笔杆沉思半晌,脑子里依然如同一团乱麻,理不出头绪来。

    通过和梁桂芝的交谈,王思宇已经了解到,今晚梁桂芝夫妇请的客人其实是何仲良,很明显,应该是何仲良向梁桂芝提起自己,梁桂芝才顺便邀请自己出席。

    怪不得何仲良昨天打电话的时候,一直神秘兮兮的,还卖了一个大关子,说买单的人自己认识,梁桂芝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哪有不认识的道理。

    但让王思宇想不通的是,何仲良的面子再大,也不会比梁桂芝这位堂堂的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省委督查室的主任大,更不会比焦南亭焦大秘的面子大。

    毕竟,梁桂芝早就知道自己是焦大秘运作过来的,仍然敢给自己脸色看,怎么会因为何仲良的一句话,就会轻易转变态度呢?

    市委书记的秘书和省委常务副书记的秘书,孰轻孰重,那是一目了然的事情,根本不需要解释。

    虽然说官场上山头林立,再大牌的神仙,也有法术失灵,需要低头求人的时候,但王思宇还是想不出梁桂芝前倨后恭的理由来。

    毕竟,这变化也太快了些,这种变化如果出在基层,那多少还能让人接受,但出现在这种厅局级干部身上,就显得有些不同寻常了。

    刚才,梁桂芝的表情,绝对是怪异的,那笑容里充满了讨好的意味,虽然她在努力地掩饰着这点,但王思宇还是轻易地捕捉到这一点,这让他大为不解。

    “想不通啊,想不通!”王思宇拿笔在那两张面孔中间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随后将画纸捏成一团,轻轻抛了出去,纸团准确无误地被丢进墙角的垃圾桶里。

    王思宇不知道,他在这边想不通,梁桂芝比他更加想不通。

    梁桂芝这两天一直有些坐立不安,自己这位年轻的下属,这位来自青州市委办公室的一位小科长,他究竟是什么来头,怎么会引起两位重量级秘书的重视?

    如果说他仅仅是和焦南亭有些瓜葛,梁桂芝自然不会放在眼里,毕竟省委办公厅里,省委领导的亲属多得很,有时甚至扫厕所看大门的,都在吹嘘自己是穿黄马褂的,自诩高人一等,要是各个都顾忌,那什么工作都不要做了。

    但从昨天下午何仲良在电话中的语气里,梁桂芝很敏锐地感觉到,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在梁桂芝的盛情邀请下,何仲良先是假意推辞一番,直到最后,才轻飘飘地抛出一句话来,“督查室的王主任去不去?”

    梁桂芝反应很快,抬手扶了扶眼镜,就微笑着说:“王主任当然也去。”

    何仲良这才沉吟道:“好吧,那恭敬不如从命,我一定到场。”

    放下电话后,梁桂芝半天没回过神来,何仲良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我是看在王主任的面子才来赴宴的,在人家眼里,自己这位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的分量,根本比不过那位年轻的副处长。

    直觉告诉她,自己可能犯下了一个极其严重的错误,秘书的言词有时就是领导的风向标,假如这位王副主任的背后站的不是两位秘书,而是两位省委常委,那自己之前的做法,算不算在自掘坟墓呢?

    王思宇的名字,梁桂芝并不陌生,早在一年前她就已经知道了。

    当时柳大元出事后,他的父亲柳翔云气到吐血,请了病假到外地养病,不肯为自己的儿子说半句话,而当时又恰逢柳翔云年龄到杠,影响力已经极为有限,即便是他打了招呼,下面的人也不见得会买账。

    因此,唐婉茹从国外匆匆返回后,就哭哭啼啼地跑到她这里,希望梁桂芝能够跟青州市的领导打招呼,请他们疏通关系,争取对柳大元从轻处理。

    梁桂芝得知情况后,不敢怠慢,就给他熟识的程市长打了电话,可程市长坦言,他很快就要离开青州了,这件案子是青州市的某些人在搞秋后算账,他是没有能力去干预的。

    程市长这番话实际是别有用心的,他走得不甘心,所以临走时也不忘记往老对手的脸上泼脏水,借着这个机会挑拨离间,为市委书记张阳在暗中树敌。

    梁桂芝对青州市的情况也有所耳闻,听程市长这么一说,自然就联想到了那位强势的市委书记,她虽然和市委书记张阳的来往不多,但唐婉茹的事情,她没法不管,于是在几番踌躇后,她还是硬着头皮打了电话。

    青州市市委书记张阳在电话里倒是很热情,说一定过问此事,请梁主任放心,但事后的处理结果显示,这位强势书记根本就没有买她这位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的帐。

    没办法,这倒怨不得别人,谁让柳翔云做人太耿直,他当初和程市长联手对抗张阳,又在出事前频频在常委会上放炮,搞得那位市委书记灰头土脸的,老对手的儿子出了问题,张阳不落井下石就已经算品格高尚了,哪里还会为他站出来说话?

    梁桂芝虽然是一位很有分量的办公厅副主任,但影响力有限,还奈何不了像张阳书记那样的一方大员,碰了软钉子也实属正常。

    在得知判决结果后,梁桂芝勃然大怒,派督查室副主任朱建昌亲自带人过去进行了调查,结果无功而返,对方已经将案子办成了铁案,根本没办法翻过来。

    通过翻阅朱建昌带回的材料,梁桂芝很轻易地发现,上面的罪名虽然很多,但导致柳大元最终入狱的真正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雇凶伤人,而那个被刺伤的人,就是一位叫王思宇的委办科长,从那时起,梁桂芝就记住了王思宇的名字。

    本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没想到这位王科长竟然被调到省委督查室,还占了督查室内一位副调研员晋升的名额,这可不是正巧撞到她的枪口上了么?

    虽说梁桂芝不是很记仇的人,但还没有大度到对王思宇既往不咎的地步,毕竟她对于外甥女唐婉茹抱有深深的负罪感,作为婚姻介绍人,她对唐婉茹的不幸婚姻,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每当看到王思宇,她就会想起很多事情,心情会变得很糟糕。

    作为一名在机关单位打拼三十几年的副厅级干部,梁桂芝有许多办法可以整治这位下属,并且让他背后的那位焦大秘无话可说,她已经设计好了步骤,让王思宇自己跳进陷阱里,到时候捅了大篓子,任谁都护不了他。

    正当梁桂芝打算把自己的那些计划一步步实现时,东湖区的案子又有了新的进展,那位常务副区长栾奕为了减轻罪行,像疯狗一样地乱咬人,当看到丈夫俞汉涛面色苍白地坐在书房里发呆时,梁桂芝知道,她最担心的情况终于发生了。

    梁桂芝很想帮助他走出泥沼,但她更怕自己也陷进去,毕竟作为夫妻,要说自己对俞汉涛做的事情一点都不清楚,那当然是没有说服力的,不要说组织上不相信,她自己都觉得张不开这个口。

    梁桂芝是知道丈夫有问题的,但不清楚问题到底有多严重,因为现在的官员,没有任何问题的官员少之又少,带病提拔的更是比比皆是,毕竟绝大多数干部,在经济问题上是在打擦边球,有些人擦着擦着就踩过线了,有些人则处在边缘,只要踩好那条线,多半没有问题。

    在和省委副秘书长,办公厅厅长韩向东谈话后的第二天晚上,梁桂芝就向丈夫摊了牌,问他到底有没有问题,如果有问题,是多大的问题,梁桂芝很清楚省委常委会上对这件事情定的调子,“从全局利益出发,抓大放小。”

    俞汉涛经不起她的再三追问,只好垂头丧气地回道:“可大可小,专案组找我谈话的时候,我认了一小部分。”

    他这句话回答得很含糊,梁桂芝却已经了然在胸,惊出了一身冷汗,她捂着嘴巴在屋子里转了几圈后,终于坐回沙发上,冲着满眼无助的俞汉涛低声道:“那部分钱绝对不能放在家里,如果上面有人想把你挖出来,那专案组下一步的计划就是对我们家进行搜查,要是查出的财产超出我们的合法收入,不光你要坐牢,我也会被你害死。”

    俞汉涛的脸上青红不定,过了好一会,才叹了口气,低声道:“已经全部转移到亲属家里了,我的身上没钱。”

    “糊涂!”梁桂芝忍不住轻轻呵斥了丈夫一声,哑着嗓子道:“太少了也不行,必须要留出一部分,但要想好该怎么解释。”

    俞汉涛闷着头抽了一根烟,摇头道:“没用的,这几天我感觉快扛不住了,这些家伙都是办案老手,逼得太狠了。”

    两人商量了一晚上,终于决定,想办法请玉州市市委书记方如镜站出来为俞汉涛说话,只要他表了态,专案组肯定会罢手,毕竟明眼人都知道,这次的事情,实际上是方家在向侯家开炮,俞汉涛最有利的地方,就是他既不是方家的人,也不是侯家的人,但要想直接联系方如镜,恐怕很难,毕竟方如镜对梁桂芝的印象不佳,要想走通方如镜的路子,就必须从他的秘书何仲良处着手。

    梁桂芝万万没有想到,她邀请何仲良时,竟牵涉到了王思宇,这位自己一直想整治的年轻人,这时竟成了自己一家人的救命稻草,或许只有通过他,才能化解一场严峻的危机,梁桂芝现在想的,已经不是争取省委副秘书的职务了,而是夫妻间齐心合力,争取毫发无损地度过这道难关。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