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三十三章 尿遁

第一百三十三章 尿遁2017-11-9 12:57:34Ctrl+D 收藏本站

    第133节    第一百三十三章    尿遁

    女主太多,红票太少,张倩影?

    ---------------------------

    下班后,梁桂芝返回家中,刚刚打开房门,一股呛人的烟味便扑面而来,梁桂芝忍不住咳嗽几声,轻声埋怨道:“老俞啊,烟抽得不要这么凶!”

    屋子里的光线很暗,窗帘都已经拉得严实,俞汉涛正坐在沙发上闷头吸烟,他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装满了烟蒂,梁桂芝换上拖鞋进屋后,先把屋子里的窗帘都拉开,推开几扇窗子,让空气流通起来,这时呼吸才稍稍顺畅些。

    俞汉涛见老婆回来后,只是抬头轻轻瞥了她一眼,并没有开口说话,又低下头来,皱着眉头深深地吸上一口,嘴里吐出浓浓的烟圈,盯着它晃晃悠悠地升空,在眼前淡化,直至消失得无影无踪。

    梁桂芝见他不听劝告,一时心头火起,快步走上前来,一把抢过俞汉涛手中的半截烟,用力掐灭后丢到烟灰缸里,拿着烟灰缸走进卫生间,倒掉后清洗干净,推门走出来时,却发现俞汉涛手里拿着结婚证,翻.弄了几下,随手丢到茶几上,耷拉着脑袋低声道:“桂芝啊,要是晚上的事要是没办成,咱们就离婚吧,我不想连累你和孩子们。”

    梁桂芝站在原地怔了一下,手里的烟灰缸‘咣当’一声落在地板上,滚出老远,直至撞到墙角的沙发腿上,才停了下来。

    梁桂芝鼻子一酸,险些落泪,她慢吞吞地走到沙发前,转身坐在他旁边,摘下眼镜,伸出手指擦了擦有些潮湿的眼角,抬手拍了拍俞汉涛的大腿,轻声道:“我说老俞啊,你千万别胡思乱想,孩子们都这么大了,离什么婚,老伴老伴,就是到老的时候有个伴,人这一辈子难免会遇到沟沟坎坎,你可要挺住啊。”

    听了她这一番劝导,俞汉涛也不禁微微动容,他转身从旁边的包里翻出一张银行存单,递到梁桂芝的手里面,轻声道:“你看看,我让大侄子用他的名,把钱都打到廉政账户里了,都在这里了。”

    廉政账户是“581”,这三个数字的谐音是‘我不要’,最早是江南省推出的,各地在后来纷纷效仿。俞汉涛可能不知道,但梁桂芝心里是有数的,上届华西省的人大会议上,曾经有多位人大代表提出预案,建议取消廉政账户,就是因为这个账户可以被人利用逃避检查,有的干部在得到风声的时候,就将一部分赃款提前打到账户上,等纪委办案人员来检查的时候,就说收到的礼金都已经上缴了,这样就让办案人员无法继续调查,毕竟即便办案人员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掌握所有的证据,廉政账户就成了避难账户。

    梁桂芝戴上眼镜,拿过存单看了一眼,目光就有些呆滞,失声叫道:“怎么会有这么多?”

    俞汉涛腾地站起来,情绪激动地低声吼道:“这还多吗?现在外面一个实权科长都能搞到几百万,我在下面当了这么多年的区委领导,身上能不沾腥嘛!”

    梁桂芝把存单丢到茶几上,抬手揉了揉有些发酸的太阳穴,叹了口气,轻声安慰道:“老俞,你先别激动,坐下来慢慢说。”

    俞汉涛的手抓挠了半天,哆哆嗦嗦地从兜里掏出一根烟来,在手里摆.弄了半天,随后捏成一团,低声抱怨道:“就这点钱,要是真叫起真来,把全国的区委领导都抓起来查,我俞汉涛还是廉政模范。”

    梁桂芝险些被这个榆木疙瘩气乐了,但现在火烧眉毛,实在是没心情笑出声来,她运了半天的气,才皱着眉头招手,让俞汉涛坐过来,指着茶几上的存单道:“这存单是双刃剑啊,最重要的问题,是日期不对,如果是在调查组找你问话之前把钱打进去,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现在搞不好,反而会成为别人手里的证据。”

    俞汉涛闭着眼睛瘫坐在沙发上,摆手道:“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我刚才仔细想了,咱们和方书记非亲非故,他哪里会真心帮咱们说话,除非咱们肯投靠方家,这张存单就当做把柄送上去好了。”

    梁桂芝抬手扶了下眼镜,沉默半晌,也知道为今之计只有如此,官场上的事情,大半是靠交易来解决的,如今事情紧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自己也确实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筹码了,只能投靠过去。

    好在方家正在向侯家亮剑,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个副厅级的实权干部,而俞汉涛也是正处级干部,想必方如镜还是会慎重考虑这个交易的。

    只是这样一来,自己一家就被绑在方家的战车上了,成了人家打击政敌的马前卒,以后的日子,多半也不会太好过,想想那位侯副省长,梁桂芝就有些胆战心惊,那位也是华西政坛上无人敢惹的人物,早在担任省城市委书记期间,他就曾有一句名言:“谁惹火我一次,我毁掉他一生。”

    侯副省长在华西省经营半生,曾被誉为本地改革派的一面旗帜,此时虽然稍稍受挫,但还没有达到伤筋动骨的程度,如今战事刚起,方侯两家的争斗,究竟鹿死谁手还不一定,这时候加入方家的阵容,实在是不智之举,但正如俞汉涛所说的,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

    想到这,梁桂芝心里难过之极,又是一声叹息,闭上眼睛,微微摇头道:“老俞啊老俞,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面对梁桂芝的指责,俞汉涛确实是无话可说,其实他心里也是有苦道不出,本来俞汉涛在国土局的时候,是出了名的廉政模样,不管什么样的人送礼,都是冷着脸退回去,因此上了几次电视采访,任谁提到国土局,都会知道那里有个姓俞的“榆木疙瘩”,不通世故人情,就因为这点,他被某位市委领导看中,调到区里任副区长。

    可当了副区长后,看中他的那位市委领导因为出了问题,被降职调走了,他在区里的工作就很不顺心,并且身边有个能干的老婆,外人都以为他是夫凭妻贵,风言风语就多了起来,说什么的都有,传言久了,就有许多人在他身后指指点点,搞得他心里烦闷不堪,加上仕途失意,风光不再,渐渐的,他就意志消沉下来,经常靠借酒浇愁来排遣心中的愤懑。

    时间一长,很多人就都知道俞副区长喜欢喝酒,于是就有人投其所好,经常邀请他出去喝酒,而每次他都喝得酩酊大醉,有次醒来后却发现,公文包里多了一沓钞票,他是打电话要退回去,结果人家死活不承认,并且打趣道:“俞大区长,行贿可是构成犯罪的啊,您可别冤枉我。”

    俞汉涛见钱也不多,就本着下不为例的念头收下了,可没想到这种事情,只要开了头,便没有下不为例的说法,到了后来,生个小病住几天院,都能收到上万的礼金,这积少成多可了不得,十几年下来,这钱多得他自己都有些害怕。

    但有些事情他是清楚的,如今的世道,已经有点无官不贪的意思了,小偷偷出贪官,情妇吵出贪官,日记写出贪官,大火烧出贪官,地震震出贪官,出言不逊被网友人肉搜索搜出贪官,反腐倡廉搞了好多年,却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最后成了一个贪官倒下去,千万个贪官站起来的现象。

    自己拿的这点钱,算什么呢?想到这,俞汉涛就又愤愤不平起来,要怪只能怪自己贪杯误事,在酒桌上对栾奕那条疯狗吹了几句牛皮,结果搞到大祸临头,他叹了口气,拿双手捂住脸,低声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盼着晚上一切顺利了。”

    ——————

    晚上八点,在德胜楼大酒店的三楼包间里,梁桂芝夫妇正坐在桌边抿着嘴轻笑,而何仲良拉着王思宇的手,绘声绘色地向那对夫妇讲述王思宇打高尔夫球时的情景,不时还挥动一下右手,做出挥杆击打的动作,接着手掌握成拳头,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落向俞汉涛的方向,嘴里发出“扑通”一声,随后他摊开双手,梁桂芝夫妇就配合着他的动作,放声大笑起来。

    王思宇眼角的余光瞥到梁桂芝,发现这位顶头上司,省委办公厅的副主任,五十多岁的老女人,此时竟笑得如同小姑娘般清纯可爱,眼睛里放着天真无邪的光彩,与平日里的表现判若两人。

    在掉了一地鸡皮疙瘩后,王思宇不得不再次打心眼里佩服这位梁主任,真是天生的好演员,怪不得能从男人堆里杀出来,坐到那么高的位置。

    而据王思宇观察,坐在她旁边的东湖区区委副书记俞汉涛就差得很多,那笑声里充满了献媚的意味,脸上的表情也极为坚硬,上面的肌肉不时地抽.动几下,暴露出内心深处的惶恐不安。

    好演员不止一位,何仲良的演技同样不差分毫,自从进屋之后,他就对王思宇表现得极为热情,一直拉着他扯闲话,那个亲热劲,就如同无话不谈的多年好友一般,完全不像是初次在一起喝酒。

    王思宇知道他这是在为自己抬高身价,所以也很配合他,不时撇着嘴摇头,做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两人眼中闪过的狡黠目光没有逃过梁桂芝的眼睛,只是梁桂芝身在局中,对于这种表情,她给出了错误的解读,那就是,何仲良是在借着喝酒的机会,故意冷落自己夫妻二人,为王思宇前段时间在督查室受到的冷遇出气。

    想到这,她不禁心里暗自苦笑,望了坐在何仲良身旁的王思宇一眼,自己酿下的苦酒当然要自己来喝,假如没有前面那档子事情,或许,现在的事情会更加好办,单单凭着这位小王主任与何大秘之间的交情,只要请他为俞汉涛说句好话,也许根本不必方如镜出面,只需何大秘打个电话,专案组那边或许就会卖他这个人情,毕竟那个所谓的专案组,其实就是方家的嫡系人马,但现在后悔已经迟了,只能把自己和老俞贱卖了。

    王思宇瞥见了梁桂芝投来的复杂目光,在微笑着听完何仲良的轻声低语后,点点头,摸过酒杯,站起来道:“主任,我借花献佛,敬您一杯酒,多谢您在这段时间里对我的关心和指导,以前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多担待,以后我一定会努力专研业务,把您分派的工作做好。”

    梁桂芝端着酒杯站在那里,脸上已经笑成了一朵花,对于王思宇释放出来的和解信号,她心里已经感动得一塌糊涂,站在悬崖边的人,才会真正体会到善意与真诚的可贵,被何仲良冷落半天的她,现在才找回了副厅级干部应有的尊严,梁桂芝哑着嗓子咳嗽两声,双手端着杯子,轻声道:“小王主任言重了,你是青年俊杰,前途无量,能够和你共事,是我梁桂芝的荣幸,来,小王主任,干杯!”

    两人轻轻撞了下杯子,一饮而尽,那边俞汉涛也不敢怠慢,慢端着酒杯站起来,冲着何仲良道:“何大秘,多谢您今天赏光,我再敬您一杯。”

    何仲良这时就把高姿态稍稍放了下,也跟着站起来,拿杯子和俞汉涛碰了下,抿嘴喝了一大口,然后微笑地看着俞汉涛把杯中酒清掉,点头道:“早就听说俞书记好酒量,名不虚传啊。”

    这时梁桂芝已经放下杯子坐好,她听到这话,就见缝插针,抬手扶了扶眼镜,幽幽地叹了口气,压低声音道:“何大秘,不瞒你说,我们家老俞别的都好,就是好喝个小酒,结果在醉得一塌糊涂的时候,就会犯些错误,偏偏记性还不好,有些事情酒醒时忘得死死的,这阵子记起来些,真是追悔莫及,不知该怎么办好,还请何大秘帮着指条出路。”

    她这话说完,屋子里就变得静悄悄的,俞汉涛本来正拿着筷子去夹菜,这时却如同泥塑一般,张大了嘴巴一动不动,而何仲良却端着茶杯微微转动,表情里似笑非笑,梁桂芝把眼镜从脸上摘下来,低下头来,拿眼镜布轻轻地擦着镜片,心里忐忑不安,她知道,何仲良下面要说的话,将会决定她们夫妻两人的命运,在这种关键时刻,她也没了往日的镇定,那双手一直在微微发抖。

    王思宇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之前在听到俞汉涛的职务时,他就产生一些怀疑,但没有最终确认,现在梁桂芝把话挑明了,倒让王思宇感觉有些不自在,他知道,从今以后,梁桂芝这头雌狮子,以后在自己面前,只能装成温顺的病猫了,因为她已经主动把鞭子送到自己手里了,至于为什么送,那也是很明显的,是想让自己开口说话,帮他们夫妻两人度过难关,看来这两口子确实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

    问题真的有那么严重?王思宇不禁微微皱眉,也把目光投向何仲良,刚要开口询问,却见何仲良拿着茶杯轻轻抿上一口茶,微笑道:“方书记是极有主见的人,做他的秘书,不该说的话绝对不能说,不该管的事也绝对不能管,抱歉,两位,那件事情我爱莫能助。”

    “啪!”俞汉涛的手一抖,那双筷子掉到盘子上,溅起一片菜汁,但他恍然未觉,双手抓着头发不吭声,而坐在旁边的梁桂芝却似平静下来,缓缓戴上眼镜,微笑着注视何仲良,轻声道:“知道了,何大秘,不管怎么说,你今天能赏光……”

    她的话还没等说完,却见何仲良连连挥手,梁桂芝微微一怔,停下话来,却听何仲良低声道:“我不能帮忙,不代表别人也不能,我何仲良今天可不是来吃白食的,真佛都给你们两夫妻请到了,现在应该没我什么事了,你们慢聊,我还有事,要先走一步。”

    说罢他冲王思宇眨眨眼睛,站起身子,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王思宇登时愣住了,望着对面那两双充满期待的眼睛,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咧了半天的嘴,又抓抓脑门,这才嘿嘿地笑了笑,慢吞吞地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来,他在心里这个骂啊,好你个何仲良,见过吃白食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合着你吃饭我买单,你他娘的吃饱喝足扭头就跑,把麻烦都推给我了,让我出面请方书记包庇贪官?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嘛!

    王思宇心不在焉,头大如斗,右手在上衣口袋里摸了半天,也没翻出打火机来,俞汉涛赶忙举着打火机凑过来,‘啪’地一声为他点上,王思宇皱着眉头深深地吸上一口,嘴里冒出丝丝缕缕的青烟,随后愣愣地见梁桂芝端着酒瓶走过来,为他将酒杯‘哗哗’地满上,接着从衣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存单来,递到他的手里,王思宇瞄了一眼存单上面的数字,不禁张大了嘴巴,‘吧嗒’一声,嘴里的香烟掉到面前的酒杯里。

    “咳咳,好说……好说……”盯着从杯中冒出的一缕轻烟,王思宇从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嘀咕几句后,缓缓站起来道:“两位稍等,我先去趟洗手间,马上回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