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三十四章 相遇最美

第一百三十四章 相遇最美2017-11-9 12:57:35Ctrl+D 收藏本站

    第134节    第一百三十四章      相遇最美

    酒店的包间里现在只剩下梁桂芝夫妇两人,俞汉涛的心情紧张到极点,额头上已经满是细密的汗珠,他却浑然未觉,只用手拨.弄着餐桌上的筷子,发出‘哒啦哒啦’的响声,这声音掩盖了他剧烈的心跳声。

    而梁桂芝的神态稍微镇定一些,自始至终都在擦着手中的眼镜,只是那动作越来越慢,她眼神中的光彩也逐渐暗淡下去,随着时间的流逝,脸上渐渐浮起一丝失望之色。

    王思宇已经出去五分钟了,到现在还没回来,这五分钟,也许是他们夫妻这一生中过得最漫长的五分钟,充满了期待与煎熬。

    “要不,我过去看看?”俞汉涛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扭过头来,望着梁桂芝,轻声地问道,他在心中还抱着一丝希望,虽然很渺茫,但他仍然不肯放弃。

    梁桂芝叹了口气,把手中的眼镜重新戴好,摇头道:“老俞,我们去买单吧。”

    “再等等!”俞汉涛的神色开始慌乱起来,伸手从兜里掏出纸巾,擦擦额头上的汗珠,似乎是觉得屋子里的空气有些闷热,俞汉涛有些不耐烦地把衣领的扣子解开两粒,然后摸起遥控器,对着坐地空调一通乱按,不大一会,屋子里的温度已经变得很冷,可他身上还是一个劲地冒汗。

    十分钟后,梁桂芝的脸上已经满是失望之色,伸手摸过一杯茶,仰头喝了进去,放下茶杯后,就缓缓地从座位上站起,拎着坤包停顿了一下,轻轻地叹了口气,走到俞汉涛背后,抬手轻轻地拍了拍,低声道:“走吧,老俞!”

    “我说再等等!”俞汉涛怒吼一声,握起拳头重重地擂了两下桌子,接着抓过酒瓶,猛地往喉咙里灌了十几口,感觉胃里火辣辣的,他将酒瓶放下,摇摇晃晃地走出包间,向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梁桂芝目光有些呆滞,伸手从桌子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扶了扶眼镜,拿过打火机‘啪’地一声点上,只吸了两口,就被呛得眼泪流出来,‘咳咳’地咳嗽起来,这时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咣咣’的踢门声,她赶忙把这根烟掐灭,随手丢到酒瓶里,拿着包跑出去,等赶到洗手间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那里已经站了两三个面面相觑的服务员,而俞汉涛的拳头上血淋漓的,正抱着脑袋蹲在地上。

    梁桂芝推开服务员,匆匆走过去,弯腰从地上拉起他,两人互相搀扶着,一同下了楼,梁桂芝在前台买了单,就拉着俞汉涛坐进奥迪车,她扶了扶眼镜,轻声道:“老俞,还能开车吗?”

    俞汉涛没有吭声,只是叹了口气,微微点头,一言不发地启动车子,小车缓缓地挑过头,拐进辅道,刚刚开进主道,梁桂芝的手机忽然“嘀嘀”地响了起来,她的身子不禁微微一震,拿起手机看了下号码,皱起眉头,接通后低声道:“喂,王主任啊,你好,有什么事情吗?”

    听到这几个字,俞汉涛赶忙一踩刹车,小车吱嘎一声停在路边,他过头来,盯着梁桂芝的表情,心里又暗暗升起了一丝渺茫的希望。

    这时就见梁桂芝只嗯嗯了两声,表情就开始激动起来,语无伦次地连声道:“是真的吗?真的?太感谢了你了,小王主任……”

    俞汉涛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从体内蹦出来了,不停地道:“怎么样?怎么样?”

    梁桂芝先是抬手伸出食指,在嘴边做出嘘的动作,随后深吸一口气,尽量把语气放得平稳些,轻声道:“小王主任啊,明天上午记得开机啊,我让我们家老俞去接你,来家里吃顿便饭,我亲自下厨……不麻烦,不麻烦……要得要得,一定不要客气,嗯,好的,好的,那再见小王主任!”

    打完电话后,梁桂芝抬手扶了扶眼镜,冲着俞汉涛笑了几声,眼泪唰地流了下来,她赶忙把目光转向车窗外,把手机一丢,抬手捂住脸,喜极而泣道:“老俞,没事了,没事了……”

    俞汉涛这时才长长出了一口气,伸出胳膊在梁桂芝的肩头上拍了拍,随后转过身,哆哆嗦嗦地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点上后狠狠地抽了几大口,在咳嗽声中,那根烟就被豆大的泪珠打湿了,望着湿痕快速地扩大,俞汉涛坐在车里放声大笑起来,不停地按动着轿车喇叭,过了好一会,小车才再次启动,消失在苍茫的暮色里。

    原来,王思宇在下了楼后,并没有走远,而是直接溜到街角,找到一个偏僻无人的地方,给何仲良挂了个电话,打算向他兴师问罪,这家伙也太不仗义了,初次吃饭就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这笔账王思宇是一定要跟他算算的。

    在与何仲良通过电话以后,王思宇总算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经过,实际上,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一个误会,何仲良最初只是想开个玩笑,只不过,无论是对王思宇,还是对梁桂芝夫妇来讲,这个玩笑都开得大了点。

    东湖区常务副区长栾奕是咬出不少人,但其中并没有俞汉涛,即便是办案人员对他进行诱导,栾奕也是直摇头,“老俞那人不会有问题,他为人胆小,超过一千的钱拿到手里都得哆嗦,谁有事他都不会有事。”

    但调查组的人员为了慎重起见,还是对俞汉涛进行了几次讯问,在讯问过程中,当然会采用一些攻心战术,对他施加些压力,雷打得虽然震天响,威慑力十足,可没几样是真的,只要俞汉涛以平常心对待,其实很快也就过去了。

    但俞汉涛果然如栾奕所说的,胆小怕事,经不起诈唬,还没等办案人员张嘴,他就慌了手脚,看着人家的眼睛就发毛,手脚不知往哪放,一个劲地冒冷汗,办案人员一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见他这副模样,摆明了心里有鬼嘛,就想再挖出个贪污犯。

    在几次讯问中,俞汉涛就招出了一些经济问题,但那些都是违纪不违法的灰色收入,严格意义上来讲,最多上缴款项,写个检讨书,背个党内严重警告就完事了。

    调查组的人把讯问笔录递交上来,方如镜只看了一眼,就对何仲良讲,“这个姓俞的是个老实人,叫他们别难为他。”

    何仲良上午刚刚给调查组打完电话,下午就接到了梁桂芝的电话,本来他对梁桂芝的印象也不太好,所以在电话里也没讲什么,在通话时突然记起王思宇在督查室当副主任,上次破这案子时,人家可是帮过忙的,通过方如海的手,将一些侦办材料交给他,再由他转交给专案组,而三天前方书记在市委大院遇到他,还邀请王思宇到家里作客,何仲良就更加断定,王思宇和方家的关系极为亲密,就想和他处好关系,这才打算送王思宇一个顺水人情。

    谁知事先没把话讲清楚,这顿饭就没吃出幽默感,反而把事情给搞复杂了。

    当得知俞汉涛将一笔三十万的人民币打入廉政账号后,何仲良在大吃一惊之后,不禁笑得前仰后合,悄声道:“这算是歪打正着了,真没想到,俞汉涛当了这么多年的区委副书记,居然怂成这样,你等着,我问问方书记这事该怎么处理。”

    王思宇就站在街边拐角等电话,过了五六分钟的功夫,何仲良才把电话打过来,说没事了,方书记的意思是,对犯了错误的干部不能一竿子打死,要区别对待,俞汉涛这个干部大体上是好的,是可以挽救的,给个口头警告就可以了,让他放下包袱,大胆工作,只是以后再遇到类似的问题上,要站稳立场,坚持党性国法云云。

    谈完这件事,王思宇就又顺便打听了下东湖区的案子,情况到底怎么样,何仲良也都大略讲了下,那件案子,其实是方如镜坐镇幕后亲自指挥操控的,定的是围点打援的战术,通过向这个点施加压力,促使更多的人过来伸出援手,以便拔出萝卜带出泥,顺藤摸瓜,扩大战果。

    但侯副省长哪是寻常人物,很快就识破了方如镜的计策,直接斩断了与东湖区的联系,而侯家大公子也迅速撇清了与大富豪娱乐城的关系,其他的人,能放弃的就直接放弃,来了个断尾求生,这样就让方如镜酝酿已久的重拳威力大减,栾奕那人接触的层面不高,只捕风捉影地交代了一些问题,没有太大的价值,根据他的供词,拉不下有分量的官员来。

    跟何仲良聊了半天,王思宇才挂断电话,他本打算晚点把消息告诉梁桂芝,算是小施惩戒,毕竟对方曾经难为过自己,可见那对夫妻失魂落魄地坐进车子,王思宇就有些不忍心,想了想,还是第一时间把电话打了过去。

    挂断电话,听着那刺耳的轿车喇叭声,王思宇的脸上带出一抹会心的微笑,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点着后惬意地抽了起来,直到小车从街道上消失,他才把烟头丢掉,踩灭后,静悄悄地从暗影里走出来,轻轻吁了口气,沿着路边昏暗的街灯向前走去,心里感悟颇多,世人只看到官员光鲜的一面,却极少有人知道,有些时候,他们比寻常百姓过得更不舒坦,用‘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八个字来形容,再准确不过。

    秋凉似水,冷风习习,苍穹之上没有月光,只有稀稀落落的几点寒星挂在天边,跃动着微弱的光芒,街道两边的霓虹灯依然在眼前闪烁,王思宇走到附近的公共汽车站点后停了下来,抬手看看表,这个时间应该还有末班车经过,给张倩影买了貂皮大衣后,他这钱就得省着点花,打车的钱能省则省,毕竟最近的烟抽得有点凶,每个月光烟钱都要五六百,这笔开销对现在的他来讲,已经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了。

    等了半天,不见公交车过来,倒是一辆银白色的锐志车在道边缓缓停了下来,车窗缓缓摇落,一张秀美绝俗的面孔露出来,冲着王思宇微微一笑,轻轻推开车门。

    恍惚间,王思宇的心跳骤然加速,他赶忙深吸一口气,平复好心情,微笑着迈步走上前去,王思宇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偶遇廖景卿,这个曾经让他无比神往的女人。

    “好巧!”

    “是啊,好巧!”

    廖景卿微笑着招招手,王思宇便抬腿坐到副驾驶位上,随手将车门轻轻带上,系好安全带后,小车才重新启动。

    十五分钟后,小车停在春江路的上岛咖啡门口,两人下了车,一前一后地走了进去。

    穿过用湘妃竹扎就的走廊,坐进用竹藤间隔的包间里,女服务员穿着暧昧的长筒丝袜微笑着走来,廖景卿叫了两杯巴西咖啡和一些甜点,不大一会,狭窄的空间里,飘起淡淡的香气,而轻纱般的烟雾也在眼前袅娜地升起,氤氲雾气的后面,是那张光艳逼人的如花俏脸。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