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三十五章 迷津

第一百三十五章 迷津2017-11-9 12:57:36Ctrl+D 收藏本站

    第135节    第一百三十五章    迷津

    昏黄的灯光,轻柔的乐曲,不经意间营造出轻松随意的氛围,然而,王思宇却轻松不起来,事实上,他此刻的心情很紧张,那是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心跳加速,甚至连呼吸都有些紊乱,总是无法按照正常的节奏运行,虽然他一再地提醒自己,面对美女要淡定,但是面对廖景卿,王思宇实在是有些淡定不起来。

    包间里,已经烟雾弥漫,廖景卿体态丰盈,却有着束手盈握的纤腰,脸上虽然未施粉黛,肤色却如美玉般莹润光泽,小巧的鼻梁,樱红的薄唇,两道远黛般的长眉下,是漆黑闪亮的眸子,眸光如有实质,似水波般静静流淌,而那光洁整齐,一丝不乱的发髻,正如同墨菊一样盛开在耳畔,让她在端庄秀美之外,又多了几分亲切温柔。

    廖景卿今天穿着一套白色蕾丝的chanel套装,那是一种很洁净的白色,没有半分杂色,这让她整个人都显得格外的宁静,而前襟上淡淡的褶皱和花边的点缀,又为这份宁静增添了些许生动。

    算起来,加上这次,王思宇已经见过她三次了,但每次的相遇,都令王思宇产生恍惚的幻觉,廖景卿的美如镜花水月,是那样的不真实,即便是身在面前,也如同远在水云之间,视线穿透袅娜的烟雾,王思宇很想仔细将她看清晰些,可用力去看时,眼中却总是有种微微刺痛的感觉,让他不得不收回目光,都说女人是水做的,王思宇却觉得对面的女人是雾气凝成的,飘渺而迷离。

    似乎感受到了王思宇的注视,廖景卿显得有些难为情,轻轻地垂下头,伸手悄悄向下拉了下衣襟,接着伸出白皙细嫩的右手,拾起碟中那柄精致的银勺,探进杯子里,轻柔舒缓地搅动着咖啡,褐色粘稠的液体便如同光滑的绸缎般,在莹白的杯壁上微微转动起来,里面飘出丝丝缕缕诱人的清香,廖景卿顿了顿,便用轻柔的声音打破了短暂的沉默,“谢谢!”

    王思宇赶忙把目光移向别处,自己刚才的表现的确有些失态,盯着窗边那米黄色的窗帘,以及墙角那盆葱翠的剑兰,王思宇深深地吸上一口气,再缓缓送出,努力调整好心情,脸上尽量带出自然的微笑。

    目光再次移回时,恰恰落在那廖景卿缓缓转动的右手上,王思宇的心情便随着她的动作,变得舒缓柔和起来,在嘴角轻轻抽.动几下后,王思宇以自信而平和的声音道:“廖小姐,不必客气,上次在考场上,你也曾经帮助过我,如果一定要说感谢的话,也该由我先说。”

    虽然廖景卿没有把话说完全,但王思宇心里非常清楚,她指的是上次在马路中央抱回瑶瑶的事情,在这个城市里,恐怕也只有自己和廖长青长得如此相似,廖景卿应该很容易猜到那人就是自己,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想起考场上的情景,廖景卿的嘴角不禁拂过一丝会心的微笑,她伸手端起杯子,轻轻地品上一口,抬头望了王思宇一眼,轻声道:“长……王先生,那天……下午的考试,你怎么没来?”

    她看过王思宇的试卷,特别留意了上面的署名,所以知道王思宇的名字。

    王思宇笑了笑,摆.弄着手中的银勺,端起杯子轻轻喝上一口,感觉口齿间有些发苦,不禁微微皱眉,低声道:“当时…..嗯,有点急事,所以错过了。”

    “喔,怪可惜的,上次的机会很难得。”廖景卿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惋惜之色,轻轻叹了口气,随后停止动作,伸手拿过一只小勺,小心翼翼地向王思宇的杯子里拨进一块糖,从他刚刚喝咖啡的表情上来看,廖景卿便已确定,这位年轻人和自己的弟弟一样,喝不惯苦咖啡。

    “是啊,是挺可惜的。”王思宇被对方的细心所打动,轻轻地向她的俏脸上瞥去,却发现廖景卿眸光闪烁,目光有些复杂,那里面既有淡淡的伤感,又夹杂些许的温馨,而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竟在刚刚的瞬间,被她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此时望去,不禁令人怦然心动,王思宇暗自深吸一口气,抬手搓了搓有些发麻的脸,微笑道:“瑶瑶还好吧?”

    廖景卿收回小勺,微微点了点头,有些失神地盯着杯中深褐色的液体,抬起雪白的皓腕,抵在腮边,用细不可闻的声音道:“还好,只是从那天以后,她每天晚上都缠着我去找舅舅,嗯,你长得和我弟弟有些像,他出远门了。”

    王思宇端起杯子,轻轻喝上一口,这次咖啡的味道刚好,香浓中透着一丝甜意,没有了刚才的苦涩,他歪着脑袋想了想,觉得有必要让对方知道,他是了解一些内情的,想到这,王思宇放下杯子,沉声道:“我和长青是校友,他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一些。”

    廖景卿微微一怔,目光变得更加复杂起来,沉吟半晌,才轻声道:“知道多少?”

    王思宇也学着她的样子,拿银勺绞动着杯中的咖啡,把以前从刘校长那里听到的事情讲了一遍,廖景卿一直在安静的倾听,王思宇用眼角的余光瞥去,却见她的神色有些黯然,猛然醒悟,这个话题太过沉重,已经触碰了她不堪回首的往事,王思宇赶忙岔开话题,微笑着道:“廖小姐,以前在大学的时候,我最喜欢看您主持的节目。”

    “是吗?”廖景卿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惆怅,端起杯子,凝视着对面墙壁上的一幅壁画,良久,眸子里忽地闪过一丝不易被察觉的笑意,缓缓摇头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都快记不起来了。”

    王思宇笑了笑,一本正经地道:“廖小姐,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最优秀的主持人。”

    “谢谢你的夸奖!”

    廖景卿微笑着放下杯子,幽幽地叹了口气,缓缓道:“嗯……最近找到工作了吗?”

    王思宇稍稍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想必是上次到电视台应聘的事情,令廖景卿产生了误会,她以为自己是来省城找工作的,但这个问题解释起来有点复杂,所以王思宇也没有辩解,只是摸着鼻子笑了笑,点头道:“已经找到了,运气还不错。”

    “喔!”廖景卿微微皱眉,她见王思宇那么晚还在路边等公交车,就知道他工资不高,这时就想帮帮他,但又怕伤了他的自尊心,斟酌半晌,就笑吟吟地道:“王先生,我这里有份兼职工作,不知你是否介意,怎么说呢,其实也不仅仅是兼职,而是帮我个小忙。”

    王思宇不便推辞,就微笑着点点头,轻声道:“那太好了,只是我平时的工作有些忙……”

    “没关系,只是周末抽出一两个小时即可。”廖景卿的笑容中有种不知名的魔力,王思宇只轻轻瞥了一眼,就不忍拒绝,反倒把头点得如同小鸡啄米一般,“好好好……”

    廖景卿见他还没听完,就已经.痛快地答应下来,忍不住‘扑哧’地笑了一声,那笑容美艳不可方物,王思宇忙把目光从那张俏脸上移开,转向窗外闪烁的霓虹灯,抬手放在嘴边,轻轻咳嗽几声,借以掩饰尴尬。

    廖景卿所说的兼职很简单,就是每周抽出一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陪瑶瑶出去玩,因为家里没有什么亲属,所以廖景卿怕瑶瑶养成孤僻的性格,再加上单亲家庭的孩子很容易产生自卑的性格,所以她聘请王思宇做兼职舅舅,底薪一千,做好了还有额外奖励。

    王思宇虽然极力往下侃价,但廖景卿的态度很是坚决,似乎是怕王思宇反悔,她当场就预付了半年的工资,这让王思宇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完全清楚对方的心意,廖景卿这是在变相地帮衬自己,希望这个和弟弟长相酷似的大男孩过得好些,廖景卿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那种默默关怀,竟让王思宇生出一种莫名的感动,暗自感叹,其实,有这样一位姐姐,也挺好的。

    离开上岛咖啡后,坐进车子,两人惊奇地发现,原来大家都住在电视台的家属楼,只不过一个靠近南门,一个离北门近些,而电视台小区又极大,所以自从王思宇搬过来后,两人竟从来没有见过面。

    小车停在楼下时,王思宇发现廖景卿的脸上瞬间闪过一丝诧异,就知道她多少产生了些怀疑,毕竟这栋楼里,以前住的大都是电视台的领导,王思宇这个外乡人能够住进这样的房子里,多少有些解释不通,王思宇只好硬着头皮将谎言进行到底,说这是和朋友合租的房子。

    廖景卿微笑着点点头,王思宇站在车边轻轻挥手,直到她把银白色的锐志车开走,这才转身上了楼,回到家后,已经是夜里十点半,能够意外邂逅大美女廖景卿,这使得王思宇的心情大好,而以后能借着兼职的机会增进和她的接触,更让王思宇喜出望外,这时忽地想起在古华寺抽到的那支签来,就觉得极为灵验。

    “运主静时莫惊慌,动则得咎更荒唐,他方难求心中宝,运来时至从天降。”

    王思宇摸着下巴砸吧砸吧嘴,就觉得最近的运气不错,天上掉下个廖姐姐,这可捡到宝贝了,王思宇哼着歌脱光衣服,跑到洗浴间里,冲了个热水澡,随后躺在宽大舒适的浴盆里,一面往身上撩着热水,一面回想着咖啡馆里的场景,忍不住嘿嘿地笑了起来。

    只是笑过以后,王思宇心中又升起了另外一种疑惑,世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他与廖长青之间,会不会有某种联系?

    两个素未谋面的男人长得那样相似,竟如同孪生兄弟般的相像,王思宇闭上眼睛,回想起在周媛家见过的廖长青照片,那照片中的人仿佛缓缓走了出来,就站在眼前,这让他生出一种照镜子的感觉,恍然间,竟让他生出一种错觉,自己,就是镜子里的那个大男孩,这个……

    王思宇身上不禁打了个冷战,这种感觉可一点都不好玩,他赶忙伸手从浴盆边上的烟盒里摸出一支烟来,皱着眉头点着后,深深吸上一口,仰头吐出一道浓浓的眼圈,看着它冉冉升起,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禁怅然道:“老天爷保佑,可别真有血缘关系啊,那可太操蛋了,老子做人虽然禽兽了一点,可还是有底线地!”

    静静地沉思一会,王思宇忽地笑了起来,把手中的烟头掐灭,随手弹了出去,两条腿不时地在浴盆里乱.蹬乱踹,扯着嗓子吼道:“遇到大美女啊,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遇到大美女啊,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