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三十七章 阴谋的味道

第一百三十七章 阴谋的味道2017-11-9 12:57:40Ctrl+D 收藏本站

    第137节    第一百三十七章      阴谋的味道

    书房门被缓缓推开,王思宇神态自若地从里面走出来,倚在门边,上下打量了唐婉茹一番,见她上身穿着一件黑色针织衫,胸前那两座峰峦高高隆.起,翠绿的抹胸依稀可见,腰间收得窄窄的,曲线极为优美,下身依旧是那件黑色皮裙,渔网状的丝袜仿佛丝线一般缠绕在修长挺直的双腿上,白皙的肤色在网底若隐若现,诱人之极。

    这尤物若不是来找自己报仇的该多好,可惜了!

    王思宇悄悄地咽了口唾沫,收起心头那份旖念,被这样性感妖艳的尤物缠上,依照自己一贯坐怀就乱的性子,若是不加倍小心些,恐怕早晚要栽到这女人手里。

    想到这,王思宇摇摇头,抬手摸了摸鼻子,微笑道:“真是好巧啊,唐小姐,没想到,我们居然会在这里见面。”

    唐婉茹微微扬起下颌,挑衅似地盯着王思宇,脸上似笑非笑地点头道:“是啊,真是太巧了,你说这算不算是冤家路窄呢,王先生?”

    “唐小姐说笑了。”

    王思宇淡淡地回了一句,收起脸上的笑容,目光瞥向唐婉茹耳朵下那双摇摆不定的珍珠耳坠,表情庄重地道:“唐小姐,我一向认为,咱们之间,做朋友比做对手要好。”

    “做朋友?”唐婉茹像是听到了天下间最滑稽的笑话,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直笑得花枝乱颤,笑声停时,扬起脸来,语气冰冷地道:“你觉得可能吗?”

    王思宇冷笑道:“这就是你道歉的态度?”

    唐婉茹抬手拂了拂秀发,眼波流转道:“怎么,嫌诚意不够?”

    “是不太够!”

    王思宇说完这句话后,便不再吭声,而是微笑着把目光转向厨房里的梁桂芝,他不想把场面搞得太僵。

    梁桂芝见这两人刚一见面,就是一副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的模样,不禁心中焦急,赶忙咳嗽一声,笑眯眯地从厨房里走过来解围,“婉茹啊,小姨站出来说句公道话,青州那件事情,完全是大元自作自受,怪不到人家小王主任身上。”

    俞汉涛此时也坐不住了,讪笑着从沙发上站起来,随声附和道:“是啊,婉茹啊,你小姨说得对,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我敢打包票,小王主任的人品,那真是没的说,没的说……”

    唐婉茹见自己的小姨和姨夫竟都帮着王思宇说话,不禁微微一愣,面色狐疑地转向梁桂芝,却见小姨目光闪烁,不住地向自己使眼色,知道她有话要对自己讲,只好低低地哼了一声,转身走进卧室。

    梁桂芝赶忙冲王思宇道:“小王主任,你先坐会,我去劝劝她,婉茹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过执拗,容易钻牛角尖,你千万莫要见怪。”

    王思宇微笑着点头道:“怎么会呢,其实我非常理解她的心情,对唐小姐,我还是那句话,冤冤相报何时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咱们都向前看。”

    梁桂芝不无感激地点点头,推门走进卧室。

    俞汉涛走过来,拉着王思宇坐回沙发,连声道:“下棋,接着下棋,咱们刚才的棋还没下完呢。”

    王思宇的眼睛虽然在棋盘上,注意力却无法集中起来,心思全在那间卧室里,他非当然希望梁桂芝能够做通唐婉茹的工作,为自己解决掉这个大麻烦,但总觉得希望过于渺茫,唐婉茹这个女人极有主见,恐怕没那么容易被说服。

    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钟,卧室的房门终于被推开,梁桂芝笑眯眯地从里面走出来,冲着这边微微一笑,低声道:“成了!”

    俞汉涛是相信老婆能力的,听后赶忙伸出一根大拇指,冲着梁桂芝晃动几下。

    王思宇却将信将疑,放下棋子,怔怔地望着卧室门口,却见唐婉茹冷着脸从卧室里走出,一声不吭地站在门口,迟疑半晌,终于在梁桂芝的连声催促下,扭动着腰肢款款走来,站在茶几对面,递过一只手,有些言不由衷地道:“小王主任,我们和解吧。”

    王思宇心头的那块大石头总算放了下来,赶忙笑吟吟地站起来,伸出右手,握住那只绵.软滑腻的手掌,轻轻摇晃一下,旋即分开,微笑道:“唐小姐,我知道,你其实是很通情达理的人,以后大家好好相处。”

    唐婉茹微微点头,默不作声地回头望了梁桂芝一眼,叹了口气,转身走向厨房,梁桂芝扶了扶眼镜,又轻轻地拍了拍胸口,笑眯眯地跟了过去。

    走进厨房,梁桂芝才忽地想起,被唐婉茹刚刚一闹,魂不守舍间,她竟然忘记在汤里放盐,想到这,她赶忙打开锅盖,将半勺精盐撒进去,这时,一股扑鼻的肉香味就从锅里溢出来,浓郁的香味从厨房里飘过来。

    唐婉茹站在厨房里面,看了那几样做好的热菜,打开水龙头,细细地洗完手,就拉开冰箱门,从里面取出香肠,拿刀一片片地切下来,叠放到盘子里,摆成花瓣样的造型。

    十几分钟后,四素四荤八道主菜都已上齐,四个人围坐在餐桌边,俞汉涛到酒柜取了五粮液,打开盖后,将两个酒杯倒满,接着冲梁桂芝和唐婉茹笑道:“你们两个怎么说?”

    梁桂芝看了唐婉茹一眼,见她兴致不高,不禁微微皱眉,轻声道:“我们喝点红酒。”

    俞汉涛忙又去酒柜,取了一瓶张裕干红,刚为梁桂芝满上,唐婉茹却捂住杯口,拿眼角的余光瞥了斜对面的王思宇一眼,冲着俞汉涛摇头道:“小姨夫,我也喝白酒吧。”

    俞汉涛只好为她也倒上一杯,放下酒瓶后,拿眼睛在餐桌上找了一圈,轻声抱怨道:“怎么没有花生米?”

    他喜欢就着花生米下酒,这已经是多年的习惯了。

    梁桂芝拍拍脑门,轻笑道:“看我这记性,忘在厨房了。”

    她刚要起身,唐婉茹抢先站起来,微笑道:“小姨,我去拿。”

    王思宇在餐桌前正襟危坐,目光却悄悄向厨房里斜去,瞥见唐婉茹猫腰在壁橱上翻动,臀部被皮裙兜得浑.圆挺翘,摇摆不定,一时间,看得他心痒难耐。

    唐婉茹端着一碟花生返回,放在俞汉涛身前的桌面上,俞汉涛就来了精神,把头转向王思宇这边,举起杯子道:“小王主任,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都在这酒里呢,以后有用得到我老俞的地方,尽管开口。”

    王思宇赶忙站起来,连声道:“俞书记客气了。”

    两人坐着干了一杯,尝了几样菜,白酒再次满上后,王思宇就又端着杯子站起来,脸上带着恭敬之色,轻声对梁桂芝道:“主任,我敬你一杯,希望以后咱们监察室的工作能够蒸蒸日上,祝主任早日高升。”

    他这句话本来是随意一说,可到梁桂芝的耳朵里,却别有一番意味,以为王思宇听到了什么风声,也知道省委副秘书长王国峰调动的事情,借机在向自己暗示什么,她赶忙扶了扶眼镜,端着酒杯站起来,笑眯眯地道:“小王主任,借你的吉言,以后督查室的事情,还请你多上心。”

    王思宇微笑着点头道:“我一定配合主任,把分管的工作做好。”

    梁桂芝笑眯眯地道:“等他们几位回来后,咱们开个会,把室里领导分工的事情落实一下。”

    王思宇会意地一笑,两人碰了这杯酒后,就开始闲聊起来。

    梁桂芝始终主导着话题,在轻声说笑间,不时地旁敲侧击,想打探出王思宇和那两位省委常委之间的关系,话题总是围着焦南亭与何仲良这两位秘书打转。

    王思宇当然知道她的心思,但有些事确实不能往出讲,尤其是在唐婉茹面前,更要小心谨慎,他就将口风把得紧紧的,要么含笑不语,要么就把话题扯向别处,一脸高深莫测的模样,梁桂芝见状,知道套不出什么话来,不禁有些失望,微笑着客套几句后,就转头与唐婉茹低声耳语。

    俞汉涛在喝了两杯酒后,满面通红,话题开始多起来,先是拉着王思宇的手,把嘴巴凑到他耳边,悄声讲了关于焦南亭的一个笑话,听得王思宇嘿嘿直笑。

    原来焦南亭最初到省委办公厅的时候,腼腆得很,说话也文邹邹的,每每向人介绍自己,都说:“鄙人姓焦名南亭。”时间久了,众人就喜欢开他的玩笑,就在背后叫他伟哥,因为把中间那个‘名’字去掉,那句话就变成“鄙人姓焦南亭!”

    两人又喝了半杯酒后,俞汉涛就拉着王思宇的胳膊,大谈他在国土局工作时的经历,想必那是他过得最舒心,最风光的日子,借着酒劲,他的口才竟比平时利落很多,变得健谈起来。

    王思宇虽然微笑着频频点头,实际上却有些心不在焉,悄悄地竖起耳朵,偷听梁桂芝和唐婉茹之间的谈话。

    他总觉得唐婉茹今天的表现不太正常,但到底哪里不正常,偏偏又搞不清楚,只是固执地认为,这个女人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自己,两人短信对战中有一句话让王思宇印象最为深刻,“来吧,男人,玩死我,或者,被我玩死。”

    能说出这种狠话的女人,会被人轻易说服?

    绝不可能!

    王思宇再三咀嚼,都觉得这次的和解不太可能实现,或许,唐婉茹只是在敷衍梁桂芝,走出这间屋子后,很可能还会来找自己的麻烦。

    也许是心理作用,每次两人的目光接触,都让王思宇感到,唐婉茹的眼神里暗藏杀机。

    王思宇端起杯子,放在嘴边,眼角的余光瞥去,从唐婉茹那微微扬起的下颌,以及唇边不经意间带出的冷笑,他似乎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