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三十九章 烟迷津渡

第一百三十九章 烟迷津渡2017-11-9 12:57:42Ctrl+D 收藏本站

    第139节    第一百三十九章    烟迷津渡

    在洗手间吐过之后,王思宇就觉得胃里舒服不少,只是仍然有些头重脚轻,脑袋里昏昏沉沉的,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摸回卧室的,双腿刚刚触到床沿,王思宇立时颓然扑倒,用身体在床上摆出一个极其不雅的‘大’字型,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后,王思宇把脑袋一歪,忽悠一下便睡了过去。

    睡得正香时,就觉得有人在拿手轻轻地推自己,耳边传来一个轻柔的呼唤声:“小王主任……小王主任……你醒醒……醒醒……”

    王思宇不禁皱皱眉头,翻了个身,嘴里轻声嘀咕道:“谁呀!”

    那声音又道:“小王主任,我是唐婉茹。”

    王思宇抬手挠挠头,用力地在脑门上拍了两下,强打精神,撑着双臂坐起来,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才记起酒桌上的事情来,心里便有几分不悦,眼睛尚未睁开,却皱着眉头道:“唐小姐,我们之间的事情不都已经解决了吗,你怎么还追到家里来了?”

    唐婉茹见他醉得厉害,不禁暗自窃喜,轻轻笑了笑,低声道:“小王主任,刚才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王思宇叹了口气,抬手在面前摆了摆,打着哈欠摇头道:“唐小姐,你不是刚才不对,而是一直都不对,你要不是女人,我怎么可能一直让着你呢?在青羊的时候,你雇了香港的小报记者追踪我,伪造照片,编织罪名,搞我的黑材料,这件事情,我没跟你计较吧?你在酒吧设局,找黑社会的来对付我,这件事情,我也没跟你计较吧?可你呢?你又是怎么做的……”

    他越说嗓门越高,正打算义愤填膺地呵斥对方一番时,嘴上忽地一紧,一只柔软滑腻的手掌竟贴了过来,随后耳边传来‘嘘’的一声,那声音很低,但极有诱惑力,伴着这个‘嘘’字,一丝淡淡的香气也传到鼻端,那气息如麝如兰,一时间竟熏得他心旷神怡。

    王思宇茫然地睁开眼睛,却见眼前空无一人,扭过头来,只见身后的白床单上,竟横陈着两条穿着渔网丝袜的美腿,左耳竟在不经意间,碰触到两片温热的薄唇。

    那薄唇轻轻撑开,向他的耳中吹进一缕香风,王思宇顿时觉得半只耳朵麻酥.酥的,那种麻痹的感觉便如同电流一般,瞬间传遍全身,倒有一半的骨头都变得酥软起来,王思宇顿时爽到极致,忍不住低低地呻吟一声。

    唐婉茹微微向前探了探身体,悄声道:“嘘,别出声!”

    感受着身后那绵.软的身体,王思宇如同靠在棉花堆上,只觉得舒服到了极点,赶忙连连点头,眉头却微微颤动,心里暗自叫苦。

    这下要糟糕,唐婉茹终于对自己施展美人计了,他不禁有些心虚气短,眼角的余光向后瞥去,盯着渔网中那两条浑.圆修长的**,心中登时又是一荡,后背便用力向后靠去,死命地在抵在那两只饱满的乳.房上,左右磨蹭几下,遂抬手抓过嘴上那只滑腻冰凉的小手,轻轻把玩,嘴里却喷着酒气,义正言辞地低声呵斥道:“唐小姐,请你放庄重点,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

    唐婉茹低低地笑了几声,悄声道:“小王主任,除了道歉之外,我有事情想要求你。”

    “什么事?”王思宇有些心不在焉地问道。

    他手里握着那只滑腻冰冷的小手,用拇指在她的掌心里轻轻划动,心里慌慌的,如同长了野草般,王思宇深吸一口气,勉强遏制住胸中疯长的**,轻声道:“说吧,能帮的我一定帮。”

    唐婉茹‘扑哧’一笑,伸出另一只手,在王思宇的前胸上温柔地抚摸着,以悄不可闻的声音道:“还真是爽快的小男人。”

    “到底是什么事情,快说。”王思宇觉得自己已经快到失去理智的边缘了,赶忙低声催促道。

    “不急,先抽根烟,我慢慢跟你说。”

    唐婉茹把那只放在王思宇胸前的手轻轻向上移动,托起他的下巴,随后从他的掌握里抽出另一只手来,变魔术般地拿过一只烟来,轻轻送到王思宇的嘴里,接着摸出打火机,‘啪’地一声点燃。

    王思宇轻轻地吸上一口,感觉这烟味很是醇厚,竟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香气,忍不住低声赞道:“好烟,味道不错。”

    唐婉茹的目光里瞬间闪过一丝歉意之色,她知道,只要把这颗加了海洛.因的香烟吸完,眼前这个男人的一辈子就算毁了,恐怕,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毒品这种东西,是万万碰不得的,只要吸上一点,就会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王思宇哪里会想到,唐婉茹会用这种方式来对付自己,此刻,他仍沉浸在温柔陷阱里,不能自拔,在轻轻吐出一缕淡淡的烟雾后,王思宇微笑道:“说吧,唐小姐,到底是什么事情。”

    唐婉茹轻轻地笑了笑,用上身贴紧王思宇的后背,把嘴巴凑到王思宇的耳边,悄声道:“别急,把烟抽完再说。”

    王思宇笑了笑,又深深地吸上一口烟,转过头来,冲着唐婉茹喷了一口,唐婉茹吸入一口烟气后,不禁有些眩晕,身子竟是微微一晃,忙将双手支在床上,勉强坐住,她不禁微微皱眉,这烟怎么感觉怪怪的,和卖家在电话里所讲的完全不同。

    王思宇又吸上一口,也感觉到了异常,这时不知怎么的,忽地觉得心跳加速,血液循环也加快起来,脑袋里嗡嗡作响,恍恍惚惚间,竟出现许多幻觉。

    他登时醒悟过来,手里这根烟有问题,但这时发觉,已经晚了,他顿时觉得全身酸软无力,巨大的虚弱感以惊人的速度扩散到四肢百骸,情急之下,王思宇忙将手指一弹,香烟便在空中翻了两个筋斗,落到地板上。

    而下一刻,王思宇张大着嘴巴,喉咙里却发不出半点声音,转瞬间便昏迷过去。

    唐婉茹正暗自窃喜间,突然发现王思宇把烟丢了出去,不禁微微一愣,有些不知所措,但见身前的王思宇歪着脑袋,像是睡着一般,她有些不知所措,忙扳过他的脸,轻声呼唤道:“小王主任,小王主任,醒醒,快醒醒……”

    这时王思宇倒没有醒,而她自己的鼻中又吸入丝丝缕缕的烟气,神情恍惚地笑了笑,便抱着王思宇,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而丢在卧室地板上的那只烟,仍在缓缓地燃烧着,伴着微弱的红光,丝丝缕缕的烟雾袅娜地弥散开来。

    十几分钟后,俞汉涛摇摇晃晃地从主卧里走出来,眯着眼睛走到客厅里,接了一杯矿泉水,仰头喝下,接着走进卫生间,过了好一会,才又开门出来,这时刚刚走到沙发附近,忽地从衣架那边传来一阵手机铃声,他赶忙走过去,发现铃声是从唐婉茹的大红风衣里传出来的,俞汉涛忙走过去,从风衣里掏出手机来,扯着嗓子喊道:“婉茹,电话……婉茹,来电话了。”

    过了好一会,屋子里也没动静,他被铃声吵得不耐烦,忙接起来道:“喂,哪位?”

    对面的人听到是个男声,不禁一愣,低声道:“我找唐小姐。”

    俞汉涛道:“那你稍等。”

    他拿着手机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也没找到唐婉茹,只有王思宇的屋子里房门是反锁的,他敲了几下房门,里面却毫无动静,俞汉涛也没多想,就握着手机道:“她人不在,你有什么事,跟我说,我是她姨夫。”

    那人犹豫了半天,才低声道:“那请您转告她,我们这边发货的人出了纰漏,把烟的品牌搞错了,晚上会把她要的那种送过去。”

    俞汉涛听得直皱眉,摇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听不明白,回头你再打给她吧。”

    挂断电话,他把手机丢到客厅的茶几上,打了个哈欠,又回到主卧,躺在梁桂芝旁边,过了不大一会,就又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这样又过了一个多小时,王思宇才渐渐苏醒过来,只是身子仍然不听使唤,全身的力气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除了脚趾能稍稍动弹几下外,其余的地方尽皆虚弱无力。

    王思宇心头雪亮,肯定又是唐婉茹在设计对付自己,只是不知她这次在耍什么把戏,迷烟这种东西,只听说*的时候能派上用场,用在自己身上,能有什么用处呢?

    正百思不得其解时,脑海里忽然闪过唐婉茹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不禁毛骨悚然,这疯女人该不会是想阉了自己吧?想到这,他不禁大为光火,决心一会好好整治下这匹不识趣的胭脂马。

    又过了半个小时的功夫,王思宇的身上渐渐恢复了些力气,手脚虽然仍不能动作,但脖子已经可以自由转动了,他扭头望去,却为眼前的景象大吃一惊。

    唐婉茹正安静地斜躺在身边,俏脸上仍带着一丝醉人的酡.红,视线中,黑色的针织衫包裹着她惹火的腰身,而黑色的皮裙内,粉红色的底.裤依稀可见,双股间的沟壑更是深不见底,两条穿着渔网丝袜的美腿虽是蜷缩着,仍旧尽显优美修长,更有种勾人心魂的美感。

    王思宇看得心旌涤荡,不知从哪里生出力气来,竟然一骨碌爬起,悄悄地摸了过去,将一张笑眯眯的脸凑到唐婉茹的面前,盯了半晌,终究忍不住诱惑,在她的殷红如血的红唇上轻轻亲了一口,随后迅速倒向一边,眯着眼睛装睡。

    过了半晌,仍不见她有动静,王思宇的胆子就渐渐大起来,再次翻过身来,饶有兴致地盯着身前妙人,缓缓伸出右手,那五根手指在大拇指的率领下,在床单上跃动着前行,试探着碰了一下唐婉茹的前胸,接着,小心翼翼地将手指探入针织衫内,隔着胸罩轻轻地捏了几下,却见唐婉茹全无反应,王思宇不禁心中大乐,蹲在唐婉茹身边,上下其手,摸得不亦乐乎。

    玩了五六分钟后,隔着衣裳,始终不得爽快,王思宇索性将她身上的针织衫撂起来,蒙住那张的沉睡中的俏脸,将墨绿色的胸罩缓缓向上推去,一对雪白傲人的乳.房便弹跳出来,望着上面微微颤动的两点殷红,王思宇不禁呆了一呆,在闭着眼睛细细把玩一番后,他又撅着嘴巴凑了过去。

    正含珠弄玉,呼风唤雨之时,忽地耳边传来为不可闻的声音:“不要……停下……不要……住手……”

    王思宇抬头望去,只见黑色的针织衫下,唐婉茹的眉头紧锁,嘴唇微动,正轻声呢喃,王思宇把脸凑过去,在她的耳边轻声道:“嘘,别出声。”

    随后将手缓缓探入那窄窄的皮裙中,轻轻地动了起来,三五分钟后,唐婉茹的身体渐渐动作起来,那诱人的身姿,如蛇般在床上轻轻蠕动着,嘴里不时地发出细不可闻的声音,在某个瞬间,她猛地转动着脖子,隔着那层薄薄的针织衫,一口叼起身下雪白的床单,战栗着扬起头来,半晌,才喘息着松开雪白的贝齿,而那修长优雅的脖颈上,已渗出细密的汗珠,汇聚成清亮的露珠,缓缓滴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