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四十章 游戏结束

第一百四十章 游戏结束2017-11-9 12:57:43Ctrl+D 收藏本站

    第140节    第一百四十章    游戏结束

    喘息……挣扎……喘息……推搡……喘息……撩.拨……

    伴着剧烈的喘息与**的低吟浅唱……

    在反抗与压制的角逐中,唐婉茹的两条丝袜美腿在剧烈地绞动着,但任凭她使出浑身解数,都无法将那只魔爪从下面赶出,而她的每一次反抗,都会迎来更加严厉的惩罚,那一波强似一波的快感,猛烈地撞击着她的全部感官,令她一次次迷失在**的彼岸,但生性顽强的她,每次都能在惊厥的瞬间苏醒过来,咬紧牙关,继续激烈地反抗着。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彻底地制服了身下的猎物,王思宇暗自松了口气,这匹胭脂马果然如同想象中一样桀骜不驯,难以驾驭,不过王思宇有信心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用最原始的,最粗暴的方式,告诉这个不肯服输的女人,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征服身下这个尤物,能够带来巨大的快乐,为此,王思宇愿意接受一切后果,哪怕是唐婉茹的叫声惊动了对面房间的夫妇,他也毫不在乎。

    望着唐婉茹那充满了不甘的目光,王思宇笑了笑,伸手将她的眼帘抹上,唐婉茹却倔强地睁开眼,盯着王思宇的左手,冷冷地看着那只手不紧不慢地解开皮带,黑色的西裤在瞬间脱落,入眼处,印着灰太狼图案的卡通内裤露在眼前,灰太狼已经伸出了长长的大嘴,正狞笑着盯着唐婉茹,凶相毕露。

    王思宇脱下内.裤,缓缓地伏过身子,伸手去拉唐婉茹那件粉红色的底.裤,正准备享受这顿丰盛的美餐时,哒哒的敲门声却不合时宜地响起,卧室里瞬间安静下来,似乎连空气都已被冻结,除了依然凝重的呼吸外,只有大滴的汗珠缓缓垂落,阴湿了一片雪白的床单。

    王思宇犹豫了一下,还是用力地将那件底.裤从唐婉茹的腰.臀间扯了下来,揉成一团,接着手忙脚乱地用单手穿好衣裤,轻轻叹了口气,微笑地盯着脸色潮.红,胸前如波浪般起伏不定的唐婉茹,恋恋不舍地从她那褶皱的皮裙中抽出右手,悄声警告道:“以后别再玩火,你玩不起!”

    在那瞬间,唐婉茹眉头微微颤动,撑开双唇,徐徐地吐出一口气,绷紧的双腿终于松弛下来,身体某个隐秘的部位却仍在强烈地抽搐着,让她隐隐有些眩晕,那个家伙在撤退之前,也没忘记用中指给她最后一击,瞥了眼面前五根湿漉漉的手指,以及王思宇嘴角那抹邪.恶的笑意,唐婉茹不禁羞愤交加,猛地翻身坐起,抓起身侧的枕头,狠狠地向王思宇砸去。

    王思宇顺势接住质地柔软的绣花枕头,将手指一根根地擦干净,冲着唐婉茹笑了笑,就又把枕头轻轻丢了回去,极有礼貌地轻声道:“谢谢!”

    唐婉茹扬起那张冷傲的俏脸来,挑衅似地掀起皮裙下摆,分开两条**,勾着脚趾,很嚣张地向王思宇招手道:“继续,来啊,来玩我啊,过来强.奸.我,我很想被你操啊!”

    “素质!素质啊!”

    王思宇皱着眉头摆摆手,这时敲门声再次响起,这次的声音明显要比刚刚更大了些,看来门外的人是一定要进来的,王思宇只好苦笑着摇摇头,转身冲门外喊了声,“请稍等!”

    接着从床头柜上拿起一本书,向唐婉茹丢了过去,冲她眨眨眼,随后迈步走到门前,把左手的粉红色底.裤塞到西裤兜里,深吸一口气,平复好心情,脸上带着人畜无伤的笑意,缓缓打开房门。

    出现在门口的,是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梁桂芝,她穿着一身浅灰色职业套装,手里捧着一碗热腾腾的汤汁,汤汁在素黄中透着一点绿色,梁桂芝笑容可掬地道:“小王主任,喝碗绿豆汁,解酒的。”

    王思宇赶忙连声道谢,拖延了一会时间,随后接过汤碗,慢吞吞地转身走回屋内,斜眼望去,床上果然已经整理得干净整洁,而唐婉茹正捧着那本书,似乎正看得入神。

    梁桂芝进屋后,发现唐婉茹竟坐在床上,不禁微微一怔,眉头轻微地抖动几下,抬手扶了扶眼镜,嘴巴蠕动几下,却没有做声,皱着眉头坐到王思宇对面的沙发上,微笑着冲唐婉茹道:“婉茹啊,你怎么在这里啊?”

    唐婉茹笑了笑,合上手中的书,仰脸冲梁桂芝道:“小姨,我是来道歉的,中午不该敬小王主任那么多酒,这年纪轻轻的,要是喝出点什么毛病来,怪可惜的。”

    梁桂芝从这句话里嗅到了一丝敌意,不禁拉下脸来,呵斥道:“婉茹,不许胡说。”

    王思宇笑着摇头道:“梁主任,没事,我们刚才在讨论问题,擦出点火星,唐小姐生气是自然的,不妨事。”

    梁桂芝见王思宇为唐婉茹开脱,才稍稍放下心来,冲着床上的唐婉茹皱皱眉,暗自使了个眼色。

    唐婉茹却视而不见,低低地笑了一声,抬手拂了一下额前的秀发,轻声道:“小姨,去给我也拿一碗绿豆汤吧,刚才的辩论太激烈了,生了一肚子闲气,我也想去去火气。”

    梁桂芝轻轻叹息道:“你这馋丫头,真没个正行,这么大的人了,还那么疯,总是不能让人省心。”

    王思宇坐在旁边微微点头,表示赞同她的看法,伸手摸过汤勺,舀了一勺汤汁,轻轻地吹上一口气,放入口中,咽下去后转头冲梁桂芝道:“主任好手艺,这汤味道鲜美,真是让人食指大动啊。”

    说着,他把右手的五根手指依次打开,如莲花般绽放,在虚空中轻轻地颤动几下,瞬间变化了几个刁钻古怪的手型,唐婉茹的俏脸上霎时浮过一缕怒意,扭头转向窗外,不再说话。

    王思宇也没有想到,老李教给他锻炼飞刀的指法,会在刚才制服唐婉茹的过程中用上,飞刀没练成,倒多出一手霸道的指上功夫,只能慨叹世事难料啊……

    梁桂芝看了看唐婉茹,又瞥了瞥王思宇,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她微笑着扶了扶眼镜,站起身来,轻声道:“这绿豆汤里面加了些调料,所以显得味道特别些,喜欢喝就多喝些,我煮了好多,一会老俞醒来,也让他尝尝,这个老俞啊,酒量不怎么样,还非爱逞能,这下可好,睡得跟死猪一样,推都推不醒。”

    王思宇微笑不语,只是低头专注喝汤,眼角的余光不时地瞥向床上那丝袜美腿,那渔网状的丝袜,粘牢了他的目光,这汤的滋味,喝起来就更加鲜美起来。

    听到梁桂芝的脚步声走远,唐婉茹没有转头,却把手伸过来,低声道:“拿来!”

    王思宇放下手中的汤勺,砸吧砸吧嘴,不解地道:“什么?”

    “少装糊涂!”唐婉茹扭过脸来,厉声道:“把东西还我!”

    王思宇忙把头摇成波浪鼓,捧起面前的汤碗,稀里哗啦地喝了个底朝天,抹抹嘴道:“那是我缴获的战利品,凭什么还给你?”

    说实话,对眼前这个女人,他现在越来越感兴趣了,虽谈不上迷恋,但他很喜欢那具诱人的身体,以及她的反抗挣扎,那种感觉,很特别,也很刺激。

    唐婉茹怒不可遏地抄起床上那本书,猛地向王思宇砸来,王思宇一伸手,就将书接在手中,跷起二郎腿,将书放在膝盖上,翻到第一页,低声朗诵道:“世界充满谎言,还有粉饰过的风景,生活非常空虚,只有美丽的女人,才能让灵魂得到真实的慰藉,当你占有她的瞬间,将会得到无以伦比的满足,即便是凯撒苍穹以及落日的余晖,都无法与之相媲美。”

    唐婉茹听后微微一愣,以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王思宇,随后冷哼一声道:“你曲解了爱默生的文字,不过呢,即便你说的是原话,那也是一种亵渎。”

    “亵渎就亵渎,反正我对美国佬也不感冒。”

    唐婉茹白了他一眼,幽幽地叹了口气,摇头道:“任何文化都有他深厚的底蕴,你以这种调侃的方式来解读,本身就是件非常不严肃的举动。”

    王思宇嘿嘿笑着摸摸鼻子,没有吭声,把书放在大腿上,随意翻了几页,恰巧在这时,梁桂芝又端着汤碗从外面进来,把汤碗放在床头柜上,随后走到沙发上坐好,微笑着冲王思宇道:“呵呵,小王主任,让你见笑了,我家老俞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还喜欢看武侠小说。”

    王思宇笑了笑,把手中的鹿鼎记放在桌面上,低声道:“主任,金庸的小说,我们都爱看,尤其是这本。”

    梁桂芝微笑着扶了扶眼镜,眼角的余光瞥向唐婉茹,悄声道:“小王主任,你们刚才在讨论什么话题啊。”

    王思宇脸上瞬间笼上一层庄严而又神圣的光辉,瞥了眼正对他怒目而视的唐婉茹,把手放在嘴边,歪过脑袋,冲着梁桂芝悄声道:“人性!”

    “喔!”梁桂芝恍然大悟,点头道:“确实是个很复杂的题目,容易引起争论。”

    王思宇把手放进下衣兜里,慢慢地揉.搓着那丝滑的面料,微笑着嘀咕道:“是啊,是啊,很激烈的争论。”

    这时,他的目光忽地落在地板上的烟头上,见那里已经烧出了一处焦糊,忙不好意思地走过去,拾起烟头,丢到垃圾桶里,冲梁桂芝微笑道:“主任,不好意思,酒后吸烟,把地板弄坏了……”

    梁桂芝忙摆手道:“没事,没事,对了,小王主任,过些日子,咱们室里那个关于党建的会议,不知方书记能否参加啊,我已经把邀请函送过去了,可那天何大秘没有给我正面的回复。”

    王思宇有些纳闷,一次平常的会议,请那么多省委常委做什么呢?但他还是侧过脸,微笑道:“主任,那改天我再向何大秘打听打听。”

    梁桂芝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用手指轻轻敲打几下桌面,低声道:“那太好了,辛苦了。”

    这时房门被推开,俞汉涛笑吟吟地从外面走进来,大声道:“小王主任,怎么样,休息得还好吧?”

    王思宇忙站起来,笑容满面地道:“很好,非常好。”

    他在心里却在抱怨,你们两夫妻要是能再晚两个小时起来,那就更好了,不止是好,简直是完美了。

    俞汉涛哪里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就站在门边,打着哈哈道:“那就好,那就好……”

    他这时忽地发现唐婉茹正蜷着双腿,跪坐在床边喝绿豆汤,猛然记起了下午的事情,忙大声道:“婉茹啊,下午有人来电话,说是你买的烟型号错了,他们晚上会把你要的型号送过来,这香烟咋还分型号啊,另外,你们女孩子最好不要吸烟……”

    听了俞汉涛的话,王思宇的脑海中忽地划过一道闪电,下午出现的那一幕又浮现在眼前,他在瞬间醒悟过来,原来唐婉茹是想让自己染上毒瘾,王思宇不禁勃然大怒,目光变得无比锐利起来,他忽地从沙发上站起,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冷冷地指着唐婉茹道:“真是最毒妇人心啊,这种狠毒的计策你都想得出来,唐婉茹,你给我听好了,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下次再敢算计我,我王思宇一定会让你在玉州没有立足之地!”

    说完后大步流星地向门外走去,俞汉涛从惊愕中醒来,顿时慌了手脚,想过去拉他,却被王思宇一把推了个踉跄,没过多久,外面便传来重重的摔门声。

    俞汉涛张大了嘴巴,愣愣地站在门厅里,过了好半晌,才回过味来,急匆匆地冲进卧室,摊开双手,向神色尴尬的唐婉茹大声问道:“婉茹啊,这是怎么了,啊,这是怎么了,刚才不还好好的吗?”

    这时,一直愣愣地盯着地板上那一处焦糊的梁桂芝忽地抬起头来,扶了扶眼镜,对着俞汉涛低声道:“老俞,去厨房把擀面杖拿来。”

    俞汉涛不禁一愣,茫然道:“拿擀面杖干什么?”

    梁桂芝低头吼道:“快去拿!”

    俞汉涛吓得一激灵,这时也反应过来,赶忙一路小跑,取了擀面杖后跑回来,低声道:“桂芝啊,别难为孩子,有话好好说。”

    梁桂芝忽地站起来,摘下眼镜,狠狠地摔在地上,又踩上一只脚,用力地碾压几下,冲着俞汉涛大声吼道:“滚!”

    俞汉涛赶忙一溜烟地冲了出去,跑到客厅的沙发上,哆哆嗦嗦地摸出烟来,用火机点着火,皱着眉头猛.抽,一根烟抽完,他抬手轻轻地拍了拍茶几,指着卧室的方向,嘴唇微动,悄声骂道:“母老虎……更年期综合症……我当初真是瞎了眼……娶了你这个烂婆娘……你还副厅级干部呢,狗屁!狗屁!”

    几分钟后,王思宇出了小区,坐进出租车,他想了想,觉得自己刚才还是太冲动了,没有顾忌到梁桂芝夫妇的颜面,想了想,忙从衣兜里摸出手机,按了开机键,稍后,手机里忽地跳出几个短消息来,只见上面依次写着,“小男人,老地方见。”……“小男人,我很难受,陪我喝一杯。”……“小男人,还是算了,你别来了,以后也别让我再见到你,我们最好永远都不要见面。”

    他刚刚看完短信,忽地听到手机铃声响起,看那号码,正是梁桂芝打来的,王思宇赶忙接通,他‘喂喂’地喊了半天,却没人应答,像是不小心碰到拨出的号码,王思宇仔细听去,只听得对面一片嘈杂,其中还伴着隐隐的哭声,而梁桂芝则不停地喊着:“你还敢不敢了,还敢不敢了!”另一个抽噎的女声则是唐婉茹的声音,她连声哀求道:“别打了,别打了,我再也不敢了……”

    王思宇仔细听了一会,就觉得有些好笑,梁桂芝这人果然心机了得,竟然选择用这种方式来安慰自己,显得既自然又有趣,他听了半晌,才摸着鼻子挂断电话,而电话那端,唐婉茹举着手机道:“小姨,他挂断了,不用再做戏了吧?”

    梁桂芝叹了口气,又拿着擀面杖在床沿上狠狠地打了两下,颓然坐在地板上,捂着面孔道:“婉茹啊,你这是想害死小姨一家人啊!”

    唐婉茹这时才愣住了,脸上的笑容瞬间不见,轻声道:“真有那么严重?”

    梁桂芝无力地点点头,叹息道:“我和你姨夫的政治生命,可都掐在他的手里,而且,惹恼了他,你真的没法在玉州立足啊……”

    唐婉茹默然不语,过了好一会,才缓缓下了床,走到外面,拿过手机,迟疑了下,终于飞快地按出一行字,按了发射键。

    王思宇正捏着下巴嘿嘿地笑,手机上忽地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他赶忙翻出新接到的短信,只见上面写着:“游戏结束,你赢了,小男生。”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