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四十一章 母女

第一百四十一章 母女2017-11-9 12:57:45Ctrl+D 收藏本站

    第141节    第一百四十一章    母女

    回到电视台家属楼,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虽然感觉时间有些晚,王思宇还是迫不及待地按照廖景卿留下的地址,找到位于小区南门西侧的十二号楼,走进六单元,上了三楼,来到廖景卿的家门口,他不禁微微一愣,抬眼望去,却见房门的正中央贴着一张小纸条,那纸条上正是廖景卿娟秀可人的字迹。

    王思宇站在门口,仔细望去,纸条果然是廖景卿留给自己的,她在纸条上言明,上午临时有急事,要带瑶瑶外出,今天的游乐场之行只能推迟到明天上午,因为王思宇的手机一直关机,无法联系上他,廖景卿这才在房门上留了字条,免得他焦急。

    看完后,王思宇微笑着揭下纸条,随后从夹包里掏出一张纸,掏出签字笔,蹲在地上画了一个憨态可掬的动漫熊的形象,在下面写上‘收到’两字,署好名字后,重新粘在原来的位置,这才转身下楼。

    回到家,王思宇先洗了个热水澡,拿毛巾擦拭好身体后,他忽地想起一件要紧的事情来,唐婉茹已经彻底认输,同意不再找麻烦,这样调查公司那边可以停下来了,毕竟他们能查到的,王思宇应该都已经知道得差不多了,应该赶快打电话通知那边,免得再花冤枉钱,想到这,他赶忙掏出手机给陈波涛打过去,一分钟后,电话接通,陈波涛得到消息后,也是极为高兴,连声道:“这可真是好消息,省掉三千块了。”

    王思宇不禁乍舌,没想到这种行当收费这么高,要是早知道需要花这么多钱,他是坚决不会让陈波涛去找的,还不如自己亲自去查呢,又不是钱多到没地方花,何必去当这种冤大头,再说了,这家调查公司的办事效率也太低了点,自己都把真相搞出来了,他们那边直到现在搞不到半点消息,这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王思宇正暗自庆幸时,几分钟后,陈波涛却把电话打过来,垂头丧气地道:“讲了半天,那边不肯退款,他们公司的老板说了,钱是不能退的,最多下次有事就不必再花钱,他们直接给查了。”

    王思宇听后不禁火冒三丈,皱着眉头问陈波涛要那家调查公司的电话号码,他还真就不信了,玉州竟然会有那么霸道的公司,惹火了他直接打上门去,封了他个黑店,可陈波涛却一个劲地在说好话,连声道:“算了,算了,不要搞大,都是朋友介绍的,闹到翻脸没意思。”

    王思宇听他这说话口气,就觉得情况不对,这事里面肯定有猫腻,他赶忙耐着性子追问一番,陈波涛含糊其辞地躲闪半天后,只好招供,这家调查公司是他正追求的女孩亲属家开的,他巴结人家还来不及,哪里敢去要钱。

    刚才陈波涛只是拐弯抹角地向那女孩提了一嘴,就被人家冷嘲热讽地给顶回来了,他这才故作大量,把这笔钱送了人情,得知内情后,王思宇哭不禁哭笑不得,摇头道:“什么样的女孩子啊,值得你做这么大的投资吗?”

    陈波涛支支吾吾地道:“单位的同事,人挺好的,就是性格泼辣了点。”

    “那倒没什么,人无完人嘛,不过你得硬气点,现在就被她拿捏住,以后还得了?”王思宇开始滔滔不绝地向他传授一些经验技巧,听得陈波涛目瞪口呆,过了好半晌才喘口气,在电话那边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禽兽了。”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一会,才摇头道:“男人和女人的事,有时候就是一场战争。”

    两人聊了一会,挂断电话,王思宇就从西裤兜里取出那条粉红色的内裤,倒在床上玩了一会,就将它塞到旅行包的暗格里,和李青梅那条放在一起,战利品这种东西,是很有纪念价值,还是要好好保留的。

    晚上,俞汉涛打来电话,两人闲扯了十多分钟,但都刻意回避了与唐婉茹有关的话题,只是聊了些下棋钓鱼的趣事,俞汉涛约王思宇过段时间去水库钓鱼,王思宇微笑着答应了,说起来,自从离开青羊县后,王思宇已经很久都没有去河边钓鱼,再过两个月,天气渐冷,水库若是上冻,倒是没法过这个瘾了。

    第二天上午,王思宇早早地来到廖家,敲开门后,廖景卿正笑盈盈地站在门口,热情地把他让到屋子里,随后冲着卧室里轻声喊道:“瑶瑶,快出来看看,是谁来了?”

    这时卧室的房门被轻轻推开,探出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来,见王思宇笑吟吟地站在门口,她有些不信地拿手揉揉眼睛,低声地发出‘咦’的一声,接着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张开双臂,欢呼着冲入王思宇的怀里,奶声奶气地喊着:“舅舅,舅舅,你怎么才来啊,瑶瑶都想死你了。”

    王思宇一把抱起她,在怀里上下悠荡几下,低头笑哈哈地道:“瑶瑶,瑶瑶,舅舅也想你啊,以后舅舅每周都来看你,好不好啊。”

    瑶瑶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道:“舅舅,舅舅,你不许骗人哦!”

    王思宇忙道:“舅舅绝对不骗人。”

    瑶瑶立时拍着小手道:“太好了,妈妈,妈妈我太高兴了。”

    王思宇转头望去,却见廖景卿的眼角竟然湿漉漉的,知道她是触景生情,再次从自己身上看到了廖长青的影子,此时他的心里竟也没来由的一痛,轻声对瑶瑶道:“瑶瑶,舅舅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们了,舅舅会永远和你们在一起。”

    这时廖景卿再也抑制不住,眼角扑簌地掉出一行清亮的泪花,她赶忙转过身去,悄悄擦过泪痕,转身微笑道:“瑶瑶,快下来,小心别累着舅舅。”

    王思宇刚想说廖小姐没事,可话到嘴边,瞥了一眼怀中美滋滋的瑶瑶,忙改口道:“姐,没事,没事。”

    廖景卿听着他喊了声姐,先是微微一怔,随后会意,微笑着点点头,走进厨房,煮了杯香喷喷的热咖啡端出来,放到茶几上,笑吟吟地看着王思宇和他怀里的瑶瑶。

    王思宇抱着瑶瑶在屋子里跑了半天,才把她放下,瑶瑶蹦蹦跳跳地跑到廖景卿身边,牵着她的衣角仰头道:“妈妈,妈妈,舅舅再也不会离开我们了,是吗?”

    廖景卿微笑着点头,走过去,拿手抚摩着她可爱的小脑袋,蹲下身子,把嘴凑到她耳边,低低地说了两句,瑶瑶顿时高兴得手舞足蹈,拉着廖景卿的袖子向卧室里奔去。

    王思宇坐到沙发上,环顾房间,屋子里各处收都拾得非常干净,暗红色的地板更是被拖得一尘不染,油光可鉴,客厅内的镜子上也被擦得亮晶晶的,目光所及之处,各式物品都被整理得井井有条,可以看出,廖景卿是极为整洁的人,持家有道。

    王思宇端起茶杯,喝上一口,便仔细打量着这间屋子,廖景卿家的装修风格很是独特,颇有些古色古香的韵味,客厅里左右两角各摆着一个高大的侍女花瓶,而客厅通往书房的过道里,竟打了扇月亮门,月亮门上雕龙刻凤,极有艺术气息,王思宇的目光为挂在墙上的一幅国画卷轴所吸引,他端着咖啡从沙发上站起,缓缓地走到画轴前,静静地望着画中的人物,一时竟看得痴了。

    这幅画是《虢国夫人游春图》,他早年曾经在某本杂志上看到过真品的照片,知道这幅画是以盛唐妇女生活为创作题材的作品,画的是杨贵妃姐妹三月三日游春时的场景,画面上骏马的步伐轻快,人的形态从容,不依靠背景,仅仅以一组人物的配置,马的跑动姿势和色彩的运用,即能体会出春天的气息,王思宇盯着这幅临摹作品的左下角处,盖着细朱文印章,上面分明写着‘芜菁夫人’四字,想必这是那位女画家的字号。

    这样静静站了六七分钟,瑶瑶穿着一身漂亮的童装奔了出来,跑过来拉着王思宇的手,拼命摇晃道:“舅舅,舅舅,走啊,带瑶瑶去游乐场玩。”

    王思宇笑了笑,抬手将咖啡喝下,把杯子放好,领着瑶瑶走到门口,帮她穿上红色的小皮鞋,这时,廖景卿也走了过来,她穿着一套休闲装束,上身是白色短款风衣,风衣的下摆恰好到腰线位置,于是,那本已束手可掬的腰部,看上去更加柔弱轻盈,风情无限,她下身穿着件紧身牛仔裤,行走间摇曳生姿,纤腿翘臀一览无余,王思宇只用眼角的余光瞥了她一眼,便深吸一口气,赶忙推开房门,拉着瑶瑶奔了出去。

    三人下楼坐上车,廖景卿发动车子,直接将车开出小区,到了鼓楼公园,下车后,廖景卿就带上了大墨镜,掩盖住大半张脸,但路上仍有许多人把**辣的眼神投向她,王思宇很快感受到了这种异样的气息,于是很自觉地护卫在她身边,不时地以凌厉的目光进行回击。

    三人买票进了游乐场,瑶瑶便如刚刚飞出牢笼的小鸟一般,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在两人身前跑来跑去,开心得又蹦又跳,接下来的时间,旋转木马碰碰车气垫船……几乎她看到什么都想上去试一试,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蛋上,不停地眨巴着水灵灵地大眼睛,拿小手向周围指来指去,奶声奶气地比划道:“舅舅我要玩这个,妈妈我要玩那个……”

    一个小时后,小瑶瑶终于在‘激流勇进’中败下阵来,当船从最高处向下俯冲的瞬间,她便吓得挥着小手哇哇大哭,在水花四溅时,她的哭声愈发响亮起来,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下船后,廖景卿劝了她半晌,还是没有哄好,瑶瑶一直蹲在地上抹眼泪,哭得没完没了,最后,还是王思宇想到办法,他飞快地跑到附近的冷饮店,买来几根草莓冰激凌。

    还别说,草莓冰激凌还真发挥了作用,瑶瑶手里拿着冰激凌,哭一声吃一口,哭一声吃一口,待到整.根冰激凌吃完,哭声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又开始撒起欢来,拿小手牵着王思宇的西服下摆,摇着小脑袋乐颠颠地往前跑,王思宇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见一处台阶旁,正站着五六个人,每个人手中都举着一大把五颜六色的充气气球。

    十几分钟后,王思宇笑眯眯地站在一处拉网围栏旁,双手扶着颤悠悠的防护网,怔怔地望着蹦蹦床上玩得忘情的那对母女,一种缺失已久的情绪不禁油然而生,在心头涌动不休,那是脉脉的亲情,在瑶瑶的亲切呼唤声中,他似乎化身成了另外一个人,那种感觉很特别,也很美妙。

    然而,望着廖景卿足下那晶莹秀美的脚趾,柔美的身段,绝美的笑脸,那种纯粹的亲情就开始慢慢变质,王思宇叹了口气,缓缓地蹲了下去,坐在阴凉的石阶上,转过头来,叼起一根烟,点上火,深深地吸上一口,吐出几个大大的烟圈,不经意间,却瞥见前方几百米外的鼓楼,目光一路向上,望着那直刺苍穹的塔尖,王思宇若有所思,仿佛雕塑般地一动不动,身后,传来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那笑声忽隐忽现,时高时低……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