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四十三章 小考

第一百四十三章 小考2017-11-9 12:57:48Ctrl+D 收藏本站

    第143节    第一百四十三章    小考

    周六上午十点半,方如海家的客厅里,在连输了六盘棋后,王思宇无奈地从沙发上站起,转身进了卫生间,方如海则拖着肥胖的身子站起来,面带微笑,缓缓走到宽大明亮的落地窗户前,点燃一根烟,眺望着窗外的景色,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落寞。

    走进卫生间,打开壁灯,关上房门,王思宇靠在墙上吸了一颗烟,匆匆地洗了把脸,拿毛巾擦干净,抬起头来,却见镜子中的自己,眼睛还是红红的,就叹了口气,深吸一口气,试图去平复自己紊乱的情绪,但无论他怎样努力,都觉得心头乱糟糟的,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方如海很快就要调走了,去江南省任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广播电视局局长,这个消息来得太过突然,王思宇没有做好任何的心理准备,在突然得知这个消息后,他觉得有些眩晕,就好像被人当头打了一闷棍。

    对于他来讲,方如海和周松林两个人,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在他心目中的分量,都要超过京城里那些人,尤其是方如海,可以说,没有方如海作为他的坚实后盾,就不会有王思宇的今天,方如海即将离开,让王思宇顿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内心之中,充满了不舍之情。

    王思宇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上周在市委大院里,方如镜会邀请他去家里坐坐,很显然,这是方如海在其中做了工作,方如海这是打算在离开华西省前,将自己托付给市委书记方如镜,今天是个很特殊的日子,方如镜的夫人和一双儿女回国探亲,方如海是想借着这次家庭聚会的机会,让自己尽快融入方家。

    对此,王思宇内心充满了感激之情,“师恩如海,不过如斯!”

    从卫生间出来时,方如海也已抽完一根烟,他抬手看看表,就冲着王思宇微笑道:“咱们走吧,时间快到了,去晚了,淼淼会发疯的,那孩子,比小晶的脾气还要大些。”

    王思宇点点头,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房间,迈进电梯,下楼后,司机忙从驾驶室里走出来,拉开车门,两人坐上车,小车缓缓驶出欧曼经典花园,拐上文化路,汇入北二马路的车流中,缓缓向西郊机场方向开去。

    经过方如海的一番介绍,王思宇也对方如镜家的情况有了大致的了解,方如镜的夫人名叫江美琴,膝下有一子一女,大儿子名叫方城,小女儿名叫方淼,早在两年前,省城各方势力相互倾轧逐渐升级,多方角力使局势变得扑朔迷离之时,方如镜就将家眷移民到加拿大,以免去后顾之忧。

    如今江美琴在加拿大魁北克省定居,经营着一家不大的农庄,儿子方城现在是律师,除了正常的工作外,他还经常帮语言不通的出国务工人员打些官司,在魁北克的底层华人圈里有一定的名气,经常有人登门求助,方城总是很热心地去帮忙;女儿方淼和方晶同龄,只是生日小了些,生性顽劣,现在就读于麦吉尔大学的宗教学院。

    奥迪车到了机场,两人下车,来到候机厅,在过道里,恰巧遇到方如镜的秘书何仲良,三个人就站在玻璃窗前闲聊起来,十几分钟后,一架巨型波音宽体客机雷鸣般呼啸着轰然落地,沿着平坦的跑道缓缓滑行,何仲良忙微笑道:“来了。”三人就缓缓向出口处走去。

    过了许久,方如海正抬着胳膊不住地擦汗时,忽地从前方的人堆里钻出一个打扮出位的红发少女,那女孩猫腰跑过来,趁着方如海没注意,猛地冲过来,一把揽住他的脖子,腻声叫道:“大伯,可想死我了!”

    方如海倒吓了一跳,仔细瞧去,这打扮得怪里怪气的少女,可不正是小侄女方淼嘛,他赶忙笑着拍拍方淼的肩膀,抱起她甩了小半圈,才让她的双脚落地。

    此时江美琴和方城也已经笑吟吟地走了过来,江美琴在和方如海打过招呼后,就皱着眉头对方淼呵斥道:“淼淼,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庄重些,不许和大伯胡闹。”

    方淼拿手翻着眼皮,冲母亲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才安静下来,倚在江美琴旁边,冲何仲良眨眨眼,随后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王思宇。

    王思宇见她长得和方晶倒有几分相似,只是个子要高些,但打扮得实在是不敢恭维,不但穿得花里胡哨的,脸上还涂了几处亮彩,倒像西游记里那些小妖一般,单从外表就能瞧出,这位小公主绝不是位安分的主。

    这时,方如海把方淼拉到身前,拿手比量一下,就笑呵呵地道:“美琴啊,淼淼比过年的时候又长高了一大截,也变漂亮了。”

    江美琴忙摇头,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摊手道:“大哥,回头你可要好好教训她一下,这孩子现在是真不听话,我是真管不了。”

    方如海连连摇头,他连方晶都管不了,哪里还能管得了方淼,这对小姐妹打小就是一般的淘气,经常让大人头疼的主,这长大以后更是不见省心,听说方淼前一阵子,在学校里惹出不少麻烦,很是让江美琴头疼。

    这时江美琴把目光转向何仲良,皱眉道:“仲良啊,如镜怎么没来,是不欢迎我们娘三,还是在摆他市委书记的臭架子?”

    何仲良听后吓得一咧嘴,赶忙解释道:“书记在省委二号楼,要晚些时候才能回来,他特地交代我跟您请假。”

    江美琴微微皱眉,鼻子里轻轻地发出‘哼’地一声,就不再接茬,只是走到方如海身边,轻声道:“大哥,你现在的身子骨还好吧?”

    方如海微笑道:“比年前好多了。”

    江美琴点头道:“这都是雪滢小嫂子的功劳啊。”

    方如海点头称是,随即微笑着将王思宇拉过来,把他介绍给江美琴,“美琴啊,这是我的学生王思宇。”

    江美琴上下打量了王思宇一番,微笑着伸出手道:“早就听说你了,小伙子长得不错,挺精神的。”

    王思宇微笑着和她握了手,这时方淼走过来道:“大伯,他就是小晶姐说的男朋友吧?”

    方如海微微点头,王思宇脸上的笑容就有些尴尬,看来,方晶这小丫头早就将舆论造出来了,这下可好,自己想要低调都不成了。

    几个人寒暄了一会,王思宇就和何仲良一起把他们的行李拿到车上,众人上了小车,驶出机场,直奔东湖区行去。

    半个小时后,小车来到玉州市郊区的俪景山庄,这里距离雾隐湖风景区只有十里之遥,是个风景秀丽的地方,远离市区,空气也新鲜许多。

    小车缓缓开进五十八号别墅,透过车窗,王思宇向外望去,这栋别墅从外型上看,非常像一栋充满西式风格的独立建筑,楼宇依山面水,建造的富丽堂皇,进入院内,入眼处,是一个宽阔细长的前院,照壁前小溪旁的护墙与地板都用河石砌筑,构建精细,造型独特,与周围的环境浑然一体,显得异常的和谐。

    前楼是两层楼房,与两侧三层的横屋相连;后楼五层与两横相接,构成四周高楼合围的极具防卫性的布局,实际上是府第式土楼发展到方楼的过渡类型。中堂为砖木结构楼阁,雕梁画栋精致华丽,中堂与两侧的接廊及前后厢房,将楼内分隔成大小六个天井,使空间层次更加丰富。

    小车停在院内,众人说笑着走进正屋,坐在布艺沙发上攀谈起来,方城口才极好,滔滔不绝地讲着国外的见闻轶事,方如海不时地插上几句话,王思宇和何仲良则在旁边微笑着倾听,十几分钟后,何仲良接了个电话,就微笑道:“书记已经在路上了,我这就去安排饭菜。”

    中午,在宽敞明净的餐厅内,众人享用了一餐丰盛的午餐,席间方如镜心情极好,一向沉默寡言的他竟然破天荒地在饭桌上侃侃而谈,妙语连珠,而方淼更是笑盈盈地腻在他身边,不时地在他耳边悄悄低语,而方如镜把目光投向大儿子方城,方城这时倒显得有些不自在,只坐在一边讪讪地笑,江美琴则摇头笑道:“这孩子,一回来就打小报告,你哥真是白疼你了。”

    方淼则摇头道:“什么呀,我说的是别的事,我哥他……”

    这时方城赶忙冲妹妹使了个眼色,咳咳地咳嗽两声,方淼才停住话头,笑嘻嘻地端起碗来吃饭。

    江美琴转过头来,冲着何仲良笑了笑,随后拿筷子往王思宇面前的小碟里夹了几样菜,轻声道:“小宇啊,多吃点,就当自己家一样。”

    王思宇微笑着点点头,却见方如镜叹息道:“哎,加拿大的儿媳妇……”

    午餐过后,方家兄弟先去了二楼的书房,何仲良站在楼梯口候着,王思宇被江美琴喊到一旁闲聊,方淼从行李里面翻出一个小巧精致的十字架丢给王思宇,笑着道:“小姐夫,这是见面礼。”

    王思宇顿时一窘,咳咳地咳嗽起来。

    江美琴忙瞪了方淼一眼,低声呵斥道:“不许胡说。”

    方淼却翻了个白眼,气哼哼地道:“我哪有胡说,小晶姐姐前段时间给我打电话,说他们已经都那个那个了。”

    王思宇再也坐不住了,赶忙找了个借口,跑到院子里,蹲在墙角一把把地抓头发,这个方晶啊……

    过了好久,他才微笑着返回去,坐在沙发上磕着瓜子,好在这时方淼已经跑到她哥哥那边,两人跟斗鸡似的,都掐着腰在站在窗子边上,用法语争辩不休。

    过了二十几分钟,何仲良扶着二楼的雕花栏杆,低头向楼下喊声道:“王兄,方书记有请。”

    王思宇忙冲江美琴笑了笑,起身上楼,敲门走进书房,见方家兄弟仍坐在摇椅上低声交谈,他就微笑着站在方如海的旁边,目光在书房四处打量着。

    书房很大,约莫三十平方,靠着侧墙处,摆着一个宽大的暗红色写字台,上面放着一盏造型别致的台灯,笔筒里插着一簇削好的红蓝铅笔以及几支粗重的签字笔,靠着侧壁处,是一排高大的梨花木雕的书柜,书柜很高,最上面已经将要触碰到房顶,上面整齐地排列着马列全集领袖传略《资治通鉴》《二十四史》及各式中外名著,书房里的布置简洁大气,彰显着一个市委书记的非凡气度。

    王思宇瞥见书房里有一张单人床,上面被褥齐全,联系到方如镜曾经为方晶写过的那幅字,就知道这位市委书记是极喜欢读书之人。

    方如镜虽然笑眯眯地在和大哥聊天,但眼角的余光一直在注意着王思宇,见他的表情淡定从容,仍旧是那副不卑不亢的模样,而且,比从前更多出一份沉稳,他不禁微微点头,眼神中流露出一份赞许之色。

    他与方如海悄声低语几句,方如海抬头瞥了王思宇一眼,点点头,微笑着站起身来,转身走了出去。

    方如镜收起脸上的笑容,将身子坐直,瞬间恢复了市委书记职业的表情,肃穆中透着一股威严,皱着眉头冲王思宇招招手,王思宇不紧不慢地走过来,微笑着坐在方如镜的对面。

    方如镜从茶几上的烟盒里抽出两根烟,丢给王思宇一根,点上后深吸一口,沉声道:“最近工作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难处?”

    王思宇轻声道:“一切都好,谢谢方书记关心。”

    方如镜点点头,目光锐利地盯着王思宇的眼睛道:“猪圈里养不出千里马,花盆里栽不出万年松,要想在官场上走得更远一些,还是要靠自己努力,当然,以后如果感觉实在有困难,你可以随时联系我。”

    王思宇微微皱眉,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方如镜察觉到王思宇神色中的一丝不悦,笑了笑,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泛起的茶叶,喝上一口后,尽量把语气放得舒缓些,缓缓道:“小宇啊,你觉得当官最重要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其实很宽泛,不太好回答。

    王思宇知道这是书记大人在考校自己,便微微一笑,不假思索地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方如镜微微点头,拿手轻轻拍打着膝盖,继续追问道:“就你的切身体会,谈谈该怎么做领导?”

    王思宇伸手摸起茶杯,轻轻喝上一口,放下杯子后,斟酌着回道:“做小领导要会谋事,做大领导要会用人。”

    方如镜微微笑了笑,对王思宇这个回答,他倒觉得有些新鲜,便忍不住刨根问底道:“那你讲讲大领导应该怎么用人?”

    王思宇摸着下巴,把目光投向写字台上的那盏台灯,轻声道:“要任人为贤,不要任人为亲;要多看下属的优点,不要对缺点无限放大;要坚持民主,多倾听下面的意见,不要养成一言堂的霸气;要会放权,不要把所有的权利都抓在手里;要融入大圈子,不要搞小圈子……”

    方如镜笑眯眯地听着王思宇讲完,低头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眼神中悄然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接着道:“假如上级领导做出的决定是错误的,你该怎么办?”

    王思宇登时愣住了,有些不解地望着方如镜,但从那张不怒自威的脸上看不出半点端倪,他只好摸着下巴实话实说道:“那只好阳奉阴违,说一套做一套。”

    方如镜哈哈大笑之后,深深地望了王思宇一眼,摆手道:“臭小子,竟胡说八道,快滚蛋。”

    王思宇摸着鼻子嘿嘿地笑了笑,缓缓站起身来,神色坦然地推门而出,走到门外时,他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此时,后背上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

    方如镜仰在摇椅上闭目养神,半晌后才轻声道:“王思宇......孟超......孟超......王思宇,真是奇怪,他们两人怎么会联系上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