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四十六章 误会了

第一百四十六章 误会了2017-11-9 12:57:52Ctrl+D 收藏本站

    第146节    第一百四十六章      误会了

    下午三点多钟,王思宇坐在茶楼里,皱着眉头发呆,他虽然手里端着茶杯,却无心品茶,不时地用眼角的余光瞥向他面前的桌子,桌子上面放着那只小巧精致的手机,王思宇一直在焦急地等待着来自前方的最新消息,本来他是想亲自过去的,可硬是被朱良玉和贺焰飞给劝住了,如今他在督查室里的身份吃重,也确实不适合去冲在前面,王思宇只好从谏如流,尝试着躲在幕后运筹帷幄,决胜五里之外。

    过了一会,刘天成打来电话,说鱼儿已经上钩了,如今贺焰飞正扶着那女孩往长途客运站后面的旧楼里走,而根据之前的观察,那几个治安员正躲在旁边的房间里打牌,只有一个人在外面放风,他们倒是挺省事,全靠那女孩出去勾人,守株待兔,以逸待劳,想必这办法百试百灵,以至于他们连招数都懒得换了。

    王思宇叮嘱刘天成,一定要注意保护好贺焰飞的人身安全,毕竟那些治安员和民警不同,他们中的人良莠不齐,有些本来就是社会上的混混出身,倘若这些家伙发现中了圈套,恼羞成怒之下,没准会干出意想不到的事情来,说实话,王思宇不在现场,心里还真是放心不下,总怕哪个环节出了疏漏,不过刘天成倒是信心十足,直接拍了胸脯打包票,承诺一定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

    王思宇又给朱良玉打了电话,问他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朱良玉说已经领着那两位省电视台的记者将全过程都偷偷拍了下来,目前正跟着他们向后院走,说完忙挂了电话,王思宇怕惊动那个卖.淫.女,就只能静静地等待消息,除此之外,什么都做不了,不过他捏着下巴回忆半晌,觉得几个人商议的计划并没有明显的漏洞,如果这样都搞不定他们,只能说那些家伙的运气太好了些。

    十几分钟后,那个身材姣好的卖.淫.女领着文质彬彬的贺焰飞走进了那间破破烂烂的房间,之后伸手打算去脱衣服,结果却被贺焰飞反手捉住,那女人倒也不惊慌,只是扯着嗓子喊道:“强.奸.了,强.奸.了。”

    随后用怜悯的目光盯着贺焰飞的脸,就像看着一头马上就要被宰杀的肥羊,说实话,这种事情干多了,她早就麻木了,那目光中的怜悯,其实只是一种嘲弄,在她看来,没有人能逃出这种圈套,贺焰飞必将与其他人一样,象征性的反抗几下后,乖乖就范,交钱了事,她已经在为这种无聊的游戏读秒了,“十九八七......”

    事情和她预料的差不多,那六七个如狼似虎的治安员破门而入,将贺焰飞直接按在床头上,戴上了铐子,贺焰飞大声地喊着,挣扎着,脸上的恐惧之色显而易见,妓女开始穿衣服,准备继续出去开工,可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冲进三个人来,其中两个拿着摄像机和照相机,对着这些人一通猛拍,这时站在最前面的治安员有些惊慌失措,赶忙抬手挡住面孔,大声吼道:“干什么的,你们他妈的想找死啊,不许拍,听到没有!”

    而另一个胖胖的治安员见那两个人并不听话,顿时恼羞成怒,大声道:“别跟他们废话,一起抓了。”

    这时前面那三四个治安员就一起冲过来抢拍摄器材,就在他们将要得手时,七八个着装民警却突然冲进来,大声喊道:“不许动,一个都不许动,全都双手抱头蹲下!”

    那几个治安员就有些傻眼,其中一个忙皱眉道:“兄弟,你们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膝盖后面就被狠狠地踹上一脚,直接跪到地上,这家伙顿时火了,大声喊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跑到我们的地头上撒野,踩过线了,知道嘛!”

    刘天成这时走出来,大声道:“这些人用暴力手段对付前来暗访的省委督查室的同志,企图抢夺电视台记者的摄像器材,销毁证据,大伙都看到了吧?”

    众民警都说看到了,这些治安员这才听出滋味来,赶忙拿眼睛去找贺焰飞,却见他对着记者的镜头,大呼小叫道:“他们把我的胳膊搞脱臼了......”

    这家伙居然很有表演天赋,这句话说完,硬是从脑门子上挤出一层细密的冷汗出来,任谁去看,都会觉得他吃了大亏。

    刘天成叫众警员把卖.淫.女和这些治安员一道押上面包车,那些治安员就不服气,挣扎道:“我们要看证件!”

    刘天成笑眯眯地把证件拿出来,在那几人眼前晃了几下,那些治安员中就有人不服道:“姓刘的,你是东湖区的人,凭什么到北城区来抓人,再说了,我们是所里的治安员,要抓我们,你们要通知我们的所长。”

    刘天成没有和他们说太多话,直接摆摆手,那些治安员连通卖.淫.女便被拉上车,直接带回去突击审问,而刘天成则和朱良玉留下来接受采访。

    刘天成面对记者的提问笑眯眯地道:“上午有几个小偷从我们辖区跑到北城区来作案,我们找了半下午都没找到,没想到小偷没抓到,竟撞到这些治安员陷害省委督查室的调查人员......”

    而朱良玉则在镜头前侃侃而谈道:“经过这几天的暗访,我们发现北城区的绝大部分民警们的表现都是很好的,没有出现举报材料中那些滥用暴力参与赌博与小姐勾结诈取钱财的现象,只是治安员中出现了一些害群之马,玷污了警队的声誉,败坏了北城区广大公安干警的形象,对于这种情况,我们一定要形成详实的材料,上报给办公厅领导,督促相关部门抓紧整顿......”

    周日的上午,王思宇收到了刘天成发来的好消息,那个卖.淫.女把事情撂了,接下来,没过多久,这些治安员便纷纷招供,由于大伙都想靠揭发对方立功,争取坦白从宽,所以涉案资金便如滚雪球般增大,累计下来,没来得及核查的数额竟有七十万之多。

    下午,王思宇跷着二郎腿,坐在客厅里的布艺沙发上,笑吟吟地看着电视新闻,而他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五六瓶啤酒,外加几碟小菜,陈波涛正坐在他的旁边,脸上还没有完全消肿,眉弓和颧骨都高出许多,上面青红相间,但他看过新闻后,见城北区公安分局的局长在接受记者的电话采访时表示,他正在局里召开紧急会议,打算对这几个害群之马从重处罚,绝不姑息。

    陈波涛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心情极好,忍不住哼着沂蒙山小调给王思宇倒上啤酒,两人轻轻撞了一下杯子,又干了一杯。

    见新闻已经播完,陈波涛抹了抹嘴边泛起的白沫,将酒杯放下,摇头感慨道:“爽!这啤酒喝得带劲!”

    兴奋劲过去后,陈波涛却有些纳闷起来,不禁盯着王思宇皱眉道:“小宇,你不是说在督查室混得不好吗?怎么那个挺神气的朱科长看起来对你好像挺客气的?”

    王思宇笑了笑,摇头道:“朱科长人挺好的。”

    陈波涛喔了一声,点点头,又叹气道:“诶,还是当官有用啊,那两个电视台的记者,我昨天上午给他们打过电话,可他们推三阻四的就是不敢去调查,那姓朱的科长就能请的动,真是见鬼了。”

    王思宇巴不得这家伙误会,也就懒得解释,只是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摸着脚丫子,到现在还在为没有亲临现场而耿耿于怀,在他看来,躲在幕后非常不爽。

    王思宇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在周一上午便在督查室里传开了,然而事情的版本却变了样,督查室刚刚被北城公安分局的人摆了一道,搞得范有兵范科长黯然辞职,年轻的王副主任竟在几天之内就给了对方以猛烈的回击,更绝的是,他居然也是从卖.淫.嫖.娼上打开的缺口,唯一不同的是,这次的报复来得更狠......

    本来范有兵的事情,搞得督查室人人面上无光,王思宇这种以牙还牙的做法,让众人大喊解气,督查室里唯二知道内情的,只有朱良玉和贺焰飞两人,但是,他们更加清楚,王思宇让他们做这件事情,博得了满堂喝彩,又上了省电视台的新闻采访,对他们两人下一步竞争科长副科长的位子都极有帮助,因此他们才不会去讲明原因,反而在底下添油加醋,加倍地夸大了事实,将王思宇的行为和督查室的荣誉挂钩,无限地拔高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