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四十八章 解决麻烦

第一百四十八章 解决麻烦2017-11-9 12:57:54Ctrl+D 收藏本站

    第148节    第一百四十八章    解决麻烦

    晚上八点半,王思宇从电视台家属楼赶到福康大酒店,下了出租车后,发现穿着青灰色职业套装的黄雅莉正站在门口等候,她不时地东张西望,而杨洁披着一件米黄色风衣,笑吟吟地站在黄雅莉的背后,杨洁最先发现王思宇,脸上立时绽开灿烂的笑容,伸出右臂轻轻挥动。

    黄雅莉见王思宇走了过来,赶忙微笑着走向前几步,却愕然地发现,王思宇并没有和她打招呼,而是从鼻端轻轻地哼了一声,一言不发地冷着面孔从她身旁绕了过去,黄雅莉皱皱眉头,想要说话,却又咽了回去,她是知道王思宇的脾气的,这家伙要是真生气,后果还是很严重的。

    杨洁这时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异样,脸上的笑容在瞬间凝固,有些尴尬地搓搓手,轻轻地瞥了黄雅莉一眼,见她冲自己努努嘴,杨洁忙快步走在王思宇的前面,为他带路。

    两人走到电梯门口,杨洁按了呼梯盒上的按键,转过头来冲王思宇婉言一笑,轻声道:“王科长,你板着面孔的样子还挺吓人的。”

    王思宇见电梯门打开,就抬腿走了进去,看到杨洁还守在电梯口,转头向后张望,就知道她在等黄雅莉,王思宇瞪了她一眼,皱眉道:“进来,问你点事情!”

    杨洁吓得一吐舌头,忙哦了一声,乖乖地走进电梯,跟着他乘着电梯上了五楼。

    黄雅莉看到王思宇面色不善,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心里也是直敲鼓,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没有提前跟王思宇沟通,她在这点上还是理亏的,于是也收起了以往的泼辣劲,慢腾腾地走到另一台电梯门口,按了电梯键,摸着下巴低头沉思,对于王思宇即将进行调解,她并不看好,毕竟那位罗副总就极为精明,自己几次想方设法算计他,都没有成功,她绝对不相信王思宇能够解决这个难题。

    走出电梯,王思宇站在五楼的走廊边,轻轻推开一扇窗户,他站在窗口,向外眺望了一会,才从衣兜里摸出一根烟来,点上后静静地抽了几口,脸色稍稍缓和下来,扭头瞥了杨洁一眼,轻声责备道:“杨洁啊,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杨洁垂下头来,拿脚尖在地板上划动几下,摆.弄着衣角扭捏地叹气道:“王科长,我错了。”

    王思宇盯了她半晌,才叹了口气,轻声道:“记住,下不为例。”

    杨洁嗯了一声,用力地点点头,压低声音道:“知道了。”

    王思宇吸上一口烟,嘴里吐出丝丝缕缕的烟雾,见杨洁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心中不禁突地一跳,竟不由自主地抬手在她肩上拍了拍,随后皱着眉头道:“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雅莉以前不是和销售部的人关系很好吗?怎么现在搞得这么僵。”

    杨洁笑了笑,摇头道:“关系好有什么用,闹来闹去,还不就是为了一个钱字嘛,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王思宇点点头,展颜笑道:“你说得不错,但这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没什么好指责的,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会搞得这么僵,怎么会搞到一点回旋余地都没有。”

    杨洁转头向电梯处望去,却见黄雅莉正低头从里面走出来,她赶忙咬着手指不肯出声。

    黄雅莉抬起头来,只朝这边望了一眼,就在鼻端里发出哼的一声,接着抬手抚了抚前额,扭头走进包房。

    杨洁见她进了包房,犹豫了一会,就用细若蚊蝇的声音道:“主要是黄总太强势了,容不得底下人说话,不过也不能全怪黄总,那些人也很过分的,黄总这都好几天没睡好觉了。”

    王思宇点点头,把半截烟掐灭,丢到地上,轻声道:“带头闹事的是哪个,查出来没有?”

    杨洁点头道:“是罗副总。”

    王思宇歪着脑袋想了想,沉吟道:“是不是个子不高,脸膛发黑,塌鼻梁那个?”

    杨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抬手掩唇,有些不好意思地道:“王科长,你的记性真好。”

    王思宇见她笑得可爱,心中也不禁一荡,拿眼角的余光瞥了眼她露在风衣外面的那双纤细的长腿,微微笑了笑,就不再说话,把这根烟抽完后,他就在杨洁的陪伴下,大步流星地走进包房。

    房间里众人都已经坐好,十几个人脸色都极为难看,桌子上的热菜虽然在冒着升腾的热气,但饭桌上的气氛显然已经达到了冰点,王思宇站在桌边,先是冲张书明点点头,抬手在他肩头上拍了拍,阻止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紧接着,王思宇微笑着扫视了一圈,冲桌边众人点头示意,然后解开西服的纽扣,将衣服挂在衣架上,挽起袖口,面色沉稳地坐到张书明旁边,低声道:“都带来了吗?”

    张书明点点头,弯下腰来,从地下的帆布包里拿出一叠叠的现金,轻轻地丢在桌面上,一共摞起几堆,包括黄雅莉在内,众人都讶然地望向这里,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张书明将钱放好后,就眯着眼睛不再说话。

    王思宇抱着双肩,身子向后仰去,冲着众人微笑道:“大家都还记得我吗?”

    众人中绝大部分都纷纷点头道:“认识,认识,您是王县长……”

    只有两个人脸上一片茫然,旁边自然有人低头悄悄地解释了几句,那两人忙坐直身子,面带微笑地望着王思宇。

    王思宇等饭桌上再次安静下来,才点点头,抬手指着摆在餐桌中央的那几瓶泸州老窖,笑容可掬地道:“这顿是分手饭,大家吃饱喝足了,把这些钱分了走人,以后再见面还是朋友,高层十万,中层五万,钱虽然不多,但就是这点心意,感谢众位为天鹏乳业做出的贡献,等以后公司发展壮大了,张总和黄总会随时都欢迎各位回来。”

    说完后,王思宇转头瞥了张书明一眼,轻声道:“张总,我说这话算数不?”

    张书明忙点头道:“算数,算数,就按你说的办。”

    这时杨洁已经把泸州老窖打开,握着酒瓶道:“王……县长,都满上吗?”

    王思宇摇摇头,微笑着冲桌上三位销售部的女士道:“喝点啤酒怎么样?”

    其中两人都微微点头,表示赞同,只有一位胖墩墩的中年女人摇头道:“小王县长,我喝白的。”

    她说完后,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站起来,从杨洁手里抢过白酒瓶,按着顺序哗哗地把酒满上,随后缓缓地坐回座位上,面带微笑地看着王思宇,一言不发。

    几分钟后,杨洁也从外面取来啤酒,麻利地将酒倒上,接着轻盈地走到黄雅莉的下首位,拉开椅子缓缓坐下,此时,桌上众人的目光都望向王思宇,大家都很清楚,今天酒桌上的主人就是这位面容清秀的年轻人,只有黄雅莉低着头,轻轻地摆.弄着手中的两只筷子,一阵阵地犯困,每次困到要昏睡过去时,她都会用筷子狠狠地戳一下自己的大腿,她便立时精神起来。

    王思宇瞥了她一眼,便轻轻地咳嗽两声,端着杯子缓缓站起,拿左手抄起一叠钞票,掂了掂,又轻轻巧巧地丢在桌上,微笑道:“说别的没用,来,各位,咱们先为这人民币干杯。”

    众人顿时哄堂大笑,纷纷举着杯子站起来,十几个酒杯撞在一起,王思宇仰脖干掉,然后笑吟吟地掉转杯子,拿目光一一扫去,目光到处,众人都把杯中酒干了进去。

    在夹了几口菜后,王思宇又端着杯子站起来,冲着饭桌上的众人道:“这第二杯酒,是为了答谢大家为公司做的贡献,答谢的方式有很多种,光用金钱太俗了,咱们用这第二杯酒冲冲俗气。”

    这时众人中就有人开始犹豫,都拿目光去找那位罗副总,罗副总笑眯眯地坐在王思宇的斜对面,眼睛只盯着面前的杯子,一动不动。

    而刚才那位倒酒的女士第一个站起来,端着酒杯道:“小王县长,你敬的这酒别人不喝,我得喝。”

    王思宇愣了一下,端着酒杯笑眯眯地问道:“那是为什么啊?”

    那胖墩墩的女士涨红了脸道:“我家以前就是青羊乳品厂的,后来厂子干不下去了,我们两口子搬家到外地,直到乳品厂转制成功,我妹妹把补偿款打给我,我这才知道,青羊出了个好县长,就为这,我郑月就该喝。”

    说罢不待王思宇阻止,郑月接连干掉两杯酒,随后捂着嘴就冲了出去,王思宇忙冲杨洁使了个眼色,杨洁会意,立时从座位上站起,急匆匆地从后面追了过去。

    王思宇笑吟吟地把杯子举起,这时众人就纷纷站起,也端着酒杯和王思宇喝了一杯。

    几分钟的沉默之后,王思宇亲自拿着酒瓶,按顺序给众人倒上酒,随后端着酒杯道:“这第三杯酒,我祝各位以后工作顺利,大家都能发大财,这杯酒大伙就不要干了,量力而行。”

    说完他把杯中酒仰头喝掉,罗副总轻轻地鼓掌道:“小王县长好酒量。”

    王思宇摇摇头,摆手道:“过奖了,罗总,我的酒量其实不怎么样,不过勉强还算得上是性情中人。”

    接着王思宇把目光转向一直坐在桌边默不作声的黄雅莉和张书明,微笑道:“接下来,我要敬你们二位了。”

    张书明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挠头道:“那个……我们就不用喝了吧?”

    王思宇笑了笑,伸手接过对面递过来的酒瓶,缓缓地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上酒液,端着杯子道:“这酒咱们是一定要喝的,张哥啊,虽然说我不赞成你们的做法,但是既然你们已经决定了,那我坚决支持你们,你们两个放心,天鹏乳业最多会度过一段艰难的时期,可能是一个月,可能是三个月,或者半年,但是,我坚信它一定会好转,别的不敢说,如果资金上有困难,随时来找我,我一定想办法帮你们解决。”

    他这番话说完,张书明和黄雅莉不禁微微动容,尤其是黄雅莉,端着杯子低声道:“小宇,抱歉,是我的工作没干好。”

    王思宇先摆摆手,和他们两个撞了一杯,随后借着酒劲拿手指着黄雅莉道:“雅莉,你们两个既然定了,就要负责到底,假如从尹利乳业挖过来的人徒有虚名,要是在一年后的报表上要是体现不出成绩来,抱歉,雅莉你必须引咎辞职。”

    黄雅莉皱皱眉头,盯了王思宇一眼,但见他目光凌厉,就摇摇头,叹了口气,幽幽道:“好,希望我没看错人。”

    王思宇点点头,轻声道:“我也希望你没有看错人。”

    接着,他又把目光转向张书明,也拿手指着他道:“张哥,你不用辞职,但是我罚你四十万,这四十万全部作为奖励,下发给公司的管理层,你服气吗?”

    张书明苦着脸道:“我服气,只是钱都投在公司上了,我真没那么多钱。”

    王思宇盯着他笑了笑,张书明被他看得直发毛,但仍然咬紧牙关摊开手,讷讷道:“真的,真没那么多钱。”

    王思宇摇摇头,扳过他的肩膀道:“没钱卖房子也要拿出来,如果因为你们的过失,给公司造成了损失,你们就要勇于承担这个责任,明白吗?”

    张书明正懊恼间,忽地瞥见王思宇眼中闪过一丝毫光,他猛然醒悟过来,赶忙将头点得如同小鸡啄米一般,连声道:“明白,明白,我都听你的。”

    王思宇笑了笑,重新坐在座位上,点头道:“现在呢,咱们开始谈正事,想走人的过来拿钱,咱们握手告别,想留下的,陪我坐在这喝酒吃饭聊天,我不想做太多的承诺,就一句话,凡是今天拿钱走人的,他总归会有后悔的那一天。”

    这时众人均是面面相觑,只有王思宇似笑非笑地盯着那位默不作声的罗副总,点头道:“罗总,就从你开始吧。”

    罗副总笑了笑,扶着桌子站起来,沉声道:“小王县长,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天鹏的老员工了,你办的几件事我都挺佩服的,这样吧,你为人仗义,我也不含糊,虽然我是一定要走的,但可以迟些日子,等公司的人事关系顺利交接后,我再离开,怎么样?”

    王思宇听后微微一笑,端着酒杯站起来,点头道:“罗总,爽快,你这个朋友我交了,来,咱们走一个。”

    罗副总和王思宇碰了一杯,接着挑起一根大拇指道:“一个字,服!”

    王思宇皱着眉头放下杯子,扳着手指数了数,笑着打趣道:“那可是四个字啊,罗总。”

    众人听了都是哈哈大笑,接下来,大家一一表态,竟然有七个表示愿意留下来,另外三个也和罗副总一样,都说可以缓些时间再走,王思宇笑着点头道:“那大家都可以留下来喝酒,来,把酒都满上,咱们大家今天不醉不归!”

    这时酒桌上的气氛就起来了,张书明和黄雅莉也不是酒囊饭袋,两人本来都是成了精的人物,只是先前与众人闹得太僵,没了回旋空间,这才搞得狼狈不堪,而此刻有王思宇从中斡旋,帮他们打开了局面,这两人便开始殷勤地敬酒,过了不一会,酒桌上的气氛就掀起了一**高.潮。

    半个小时后,当杨洁将那位胖墩墩的女士送回家,重新赶到包房时,发现酒桌上的场面异常热闹,不禁愣住了,她皱着眉头站在门口呆立半晌,才见王思宇端着酒杯歪歪斜斜地走过来。

    杨洁见他脚下拌蒜,怕王思宇一时不慎跌倒,赶忙抢上几步,扶着他站在原地,轻声道:“小王县长,你喝多了。”

    王思宇晃着手指摇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们才喝多了,要是我,早拿钱跑路了,马勒戈壁的,那可是十万块啊…..”

    杨洁听后慌忙抬手捂住他的嘴,轻声道:“嘘!”

    王思宇掰开她的小手,眯着惺忪睡眼在杨洁的脸上瞧了瞧,嘴里啧啧地赞叹几声,便含混不清地道:“来……这位漂亮的女士……咱们今天能够见面……就是缘分,我王思宇敬你一杯,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郑大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