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四十九章 疑窦

第一百四十九章 疑窦2017-11-9 12:57:56Ctrl+D 收藏本站

    第149节    第一百四十九章      疑窦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深红色的地板上,王思宇翻了个身,趴在床上颠了颠,大床颤微微地抖动了几下,十几分钟以后,他终于懒洋洋地从床上翻身坐起,揉揉眼睛,却发现自己正一丝不挂地躺在宾馆的房间里,王思宇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记不起昨晚是怎么回来的,只恍惚觉得,像是做了一个漫长的梦,但梦中的情景,却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王思宇只记得,他正端着酒杯趁醉偷吃杨洁的豆腐时,被张书明拉走,帮他去搞定罗副总,结果王思宇在一怒之下,在把罗副总灌倒后,也把张书明当场喝趴下了,之后的事情,他就不太清楚了,恍惚间记得,好像自己是被杨洁给喝倒的,但王思宇从潜意识里还是不太想承认,被女人喝倒,那个……实在是太没面子了。

    抬眼望去,已经是七点多钟,他赶忙跳下床去,走到浴室里冲了个澡,洗漱完毕后,走回床边,掀开被子,打算找到内.裤,可翻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只是雪白的床单上,竟然出现一片梅花状的红色印记,王思宇的脑子顿时嗡地一声,愣愣地看着那印记,心里乱糟糟的,他托着下巴仔细追忆,但就是想不起昨晚发生过的事情,他足足在床前呆立了十几分钟,才胡乱穿上衣服,有些神不守舍地离开房间。

    下楼后,走到服务台,王思宇向前台服务小姐打听了一下,得知昨晚是一位穿着米黄色风衣的女孩送自己回来的,他的心里更是慌乱起来,虽说早在很久以前,杨洁就曾经给自己留过字条,上面写着身子会永远给自己留着,但王思宇还是没有想过占有她,事实上,他对处.女还是有一定心理障碍的,毕竟,那意味着一种责任,而王思宇并不想承担责任,所以,这件事让他很伤脑筋。

    坐在办公室里,手里摆.弄着卷宗,王思宇显得心事重重,过了好一会,他才翻开最新转过来的卷宗,仔细看去,不禁皱紧眉头,原来是一位日报记者的文章引起省委文书记的极度不满,文书记在上面做出批示,要求督查室会同相关部门,对日报内部进行督查整改。

    那篇文章出自一位年轻记者之手,他在文章中不无辛辣地指出,假如华西省发生大地震,最先倒掉的一定是小学校舍,而最后倒下的,一定是政府办公大楼,这种讽刺意味十足的论调,显然已经违背了华西日报作为省党报的立场和舆论导向,难怪会引得华书记龙颜大怒,看起来,这次又要有人站出来负责了。

    王思宇抄起座机上的电话,给二科副科长朱良玉打过去,一分钟后,朱良玉便精神饱满地出现在王思宇面前,王思宇微笑着把这份卷宗递过去,朱良玉认真地翻阅一遍后,便摇头叹息道:“我就知道这个安大奎肯定还得找麻烦,这个家伙,真不该做记者,这不是害人吗?估计值班编辑也要被他害死了。”

    王思宇微微一愣,摸起桌面上的茶杯,轻轻喝上一口,沉声道:“怎么,有前科?”

    朱良玉笑了笑,点头道:“去年他就搞过一回事,就是前段时间在食品安全问题下马的那位高官,不到半年就高调复出那位,他当上国家某部委高官,到华西视察,上了日报的头版头条,结果在第三版的最下面,就是那位安记者写的稿件,上面画着一个大鸟的漫画,底下众人围观,标题是‘请大家猜一猜,这是一只什么鸟。’”

    王思宇刚刚喝完一口茶水,尚未咽下去,这时猛地喷了出去,哈哈地笑了半天,才摇头道:“这位安记者倒也有趣。”

    朱良玉微笑道:“是啊,上次算他幸运,没被追究,估计这次是躲不过去了,主任,你放心,我亲自去办,最晚下周三前就能出报告。”

    王思宇点点头,拿手轻轻地敲打着桌子,沉吟半晌,叹了口气,轻声道:“尽量化解,以批评教育为主,不要无原则地上纲上线,嗯,报告不要出得太早,尽量拖一拖,也许过一段时间,文书记就忘记了,但是呢,这位安记者,最好不要再在报社呆下去了,按你说的,会害人的。”

    朱良玉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轻声道:“主任,请放心。”

    王思宇叹了口气,摆摆手,朱良玉便起身告辞,走到门口的时候,听到背后传来低低的一声:“再强大的喉舌也有扁桃体发炎的时候。”

    朱良玉吓了一跳,赶忙打开房门,快步走了出去,一直回到办公室里,他才安稳下来,回味着王思宇的那句话,摇头笑了笑,从办公桌上抽出签字笔来,仔细地做起督查方案来。

    王思宇缓缓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窗前,静静地抽了一根烟,脑海里仍在苦苦思索昨晚发生过的事情,总想找到些端倪,但始终不得要领。

    不过,似乎自己每次醉酒后,都容易搞出些乱子,这次估计也不会例外,想到这,王思宇的心里突突直跳,不敢再想下去,不过他的脑海里还是隐隐约约浮现出许多香艳的场面,但都是些支离破碎的片段,也说不好是梦境还是现实中发生过的,昨晚他的确是醉得厉害,直到现在脑袋还隐隐作痛,王思宇甚至怀疑,那几瓶泸州老窖是假酒。

    十点多钟的时候,王思宇终于鼓足勇气,给黄雅莉挂了个电话,先是勉励她振作精神,不要被一时的挫折打击,做企业难免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很少有一番风顺的,要学会逆流而上,天鹏公司现在遇到的问题,并不少见,很多公司都曾经发生过,毕竟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无论是正常的人才流动还是非正常的,其实都是有利有弊,只是希望黄雅莉能够吸取教训,多在人才储备上下些功夫。

    黄雅莉在电话那边简单地将公司最近的状况讲了下,目前天鹏乳业的运营状况良好,因为产品线组合合理,原物料管理也很到位,所以产销两旺,虽然主打的品种毛利率并不高,但现金流的周转一直都很顺畅,液态奶的市场占有率也在稳步提升,黄雅莉已经和张书明商量过了,打算在明年年初上几条果汁生产线和冷饮生产线,争取在饮料市场和冷饮市场上抢占一定的份额。

    王思宇略一思索,便极为赞成地点头道:“你们这个思路非常好,而且我非常看好果汁生产线,那样除了可以丰富公司的产品线外,还可以拉动青羊县农业的发展,带动周边的果农发家致富,这项投入的社会效益甚至还在经济效益之上,值得肯定,如果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做得大一些。”

    黄雅莉笑着摇摇头,拉长声音道:“王大县长,别忘了,你现在已经不是青羊县的挂职副县长了,还是少打官腔为好。”

    王思宇笑了笑,摇头道:“雅莉啊雅莉,你又来了。”

    黄雅莉把着手机转了半边身子,淡淡地道:“哼,怎么,还是看不惯我?没关系,假如尹利乳业来的人干不好,我会主动辞职的。”

    王思宇知道她对自己昨天的话依然心有芥蒂,不禁摸着鼻子嘿嘿地笑了几声,轻声道:“那不过是安抚人心之举,雅莉啊,你其实是很精明的人,只是有时候太强势了,那不好,女人嘛,最好是走柔能克刚的路子,以利降人也好,以势压人也好,都不如以德服人。”

    黄雅莉皱皱眉头,还是点头道:“你说的对,我早晨又找了几个人沟通了一下,确实有家里特别困难的,我已经安排了,让财务给他们提了点钱,以后从工资上慢慢扣除,当然,前提是补签了一份五年的工作合同。”

    王思宇不禁摸着鼻子苦笑道:“雅莉,你还是太黑了,不能趁人之危,依我看,那合同不签也罢,留人不如留心。”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王思宇便岔开话题,压低声音道:“雅莉啊,我昨天晚上喝得太多了,醉得一塌糊涂,很多事情都记不清楚了。”

    黄雅莉莞尔一笑,把着手机道:“你现在知道喝得太多啦?昨天晚上你可威风着呢,把两三个人都喝到桌子底下了。”

    王思宇端起茶杯喝上一口,不动声色地道:“哈哈,不记得了,是杨洁送我来宾馆的吧?”

    黄雅莉嗯了一声,叹了口气道:“杨洁昨晚够倒霉的,在送你到宾馆房间后,在卫生间被门把手上的尖刺划破了手掌,到现在还疼得呲牙咧嘴。”

    王思宇微微皱眉,茫然道:“哦,原来是这样……嗯,真过意不去……她现在还好吗?”

    黄雅莉笑了笑,悄声道:“怎么会好,都哭了一上午了。”

    王思宇赶忙从黄雅莉那里要了电话号码,匆匆地给杨洁打过去,杨洁倒是很镇定,只说是自己不小心,擦破了手掌,王思宇小心翼翼地问道:“杨洁啊,昨天是我自己脱的衣服吗?”

    杨洁听后竟嘿嘿地笑了起来,悄声道:“王县长,你不会以为是我吧?人家可还是姑娘家呢,怎么好帮你脱衣服。”

    王思宇听到她语气怪异,就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咳嗽了两声后,便又讷讷道:“那个……我床上有血……”

    杨洁忙不好意思地道:“王县长,真是不好意思,昨晚划破手掌后,没注意,把您的床单弄脏了,实在是太抱歉了,我做事一直都是毛手毛脚的,黄总都教训我好多次了,就是不长记性呢。”

    王思宇见她这样说,就不好再追问下去了,毕竟杨洁还是小姑娘,说多了反而容易让她误会,于是勉励几句后,就轻轻挂断电话。

    电话两边的人都是如释重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杨洁摸着缠在手上的厚厚一层纱绢,笑了笑,拾起桌上的一沓报表,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出房间,楼道里响起清脆的高跟鞋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