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五十二章 罗敷

第一百五十二章 罗敷2017-11-9 12:57:59Ctrl+D 收藏本站

    第152节    第一百五十二章    罗敷

    罗敷山位于玉州市紫萝县苏家河上游三公里处,因山形酷似睡美人,故以罗敷为名,取其美女之意,水库依山而建,水域广阔,风景秀丽怡人,即便是初冬时节,也常有人到那边游玩,市里已有意仿效其他省会城市,准备撤县置区,优化资源配置,集中开发紫萝县的旅游资源。

    两辆小车先后下了高速,行驶在山间小路上,足足颠簸了二十几分钟,终于驶上了水泥路面,前方的道路也逐渐开阔起来,放眼望去,初冬的萧瑟给山林带来别样的风情,道路两旁的松柏之间,零星耸立着几株枫树,火红的枫叶还没有落尽,在丽日中熠熠生辉,显得格外美丽。

    瑶瑶刚刚有些晕车,一直把小脑袋瓜子藏在王思宇的胸口上,双手紧紧勾着王思宇的脖子,现在车子开得平稳了,她才松开手,转过身子,扒在车窗上好奇地向外张望,几分钟后,瑶瑶忽地惊喜地叫了起来,王思宇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却见两只喜鹊正在旁边的树杈上飞起,在半空中盘旋了一会,便消失在附近的林子里。

    十几分钟后,小车在一栋三层高的小白楼前停下,这是水库管理局的招待所,王思宇抱着瑶瑶下了车,与廖景卿一起,各自拉着她的一只小手,跟在俞汉涛的后面,缓缓走进招待所,招待所里面的装潢还算漂亮,虽比不上有档次的宾馆,但在这山间野外,已经实属难得了。

    从服务员那里取了钥匙,一行人便上了三楼,打开房间,发现里面也收拾得干净整洁,沙发茶几电视一应俱全,屋子里面的装修风格极为素淡,以浅色为主,王思宇信步走到窗边,拉开素白的纱幔,站在窗边就能欣赏到前方的碧水蓝天,心胸立时变得开阔起来。

    这几天恰巧紫罗县的老干部活动中心在这里举办垂钓比赛,所以招待所的房间有些紧张,好在俞汉涛提前订了两个房间,他和王思宇住在一起,廖景卿和瑶瑶则住在隔壁的房间,在休息了二十分钟后,三人便带着瑶瑶,说说笑笑地下了楼,俞汉涛从奥迪车里取了渔具,大家便向大坝走去。

    俞汉涛站在大坝边上,摸出手机挂了一个电话,几分钟以后,一个面色黝黑的中年汉子便跑过来,在十几米外就笑呵呵地喊道:“俞老板,昨天晚上已经给你喂好地方了,今天包你钓到大鱼。”

    俞汉涛笑了笑,迎上前去几步,打个哈哈道:“老刘啊,最近生意怎么样,发大财了吧?”

    那汉子摇头道:“入冬了,来玩的客人越来越少了,再过个二十多天,我就该撤退了,回山里打猎去。”

    俞汉涛扭过头来,冲着王思宇介绍道:“这是老刘,水库边上的船夫。”

    王思宇微笑着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他弯腰抱起瑶瑶,随着老刘向前走了二十几米远,便在岸边找到一条小船,几个人上了船,老刘便解开绳索,摇着橹将小船摇开,这里水平如镜,清澈见底,瑶瑶坐在船上玩得异常开心,不时拿小皮鞋敲打着船底,仿佛在打架子鼓般,引得王思宇等人纵声大笑。

    小船划了十几分钟,便向管理局规划好的钓鱼区摇去,找到一处安静的所在,王思宇下船后才发现,那里已经放好了折叠椅和鱼篓,甚至还有几瓶干净的矿泉水,想必俞汉涛已经提前做了周密的安排。

    此时,廖景卿正欲抱瑶瑶上岸,瑶瑶却扳着船梆,说什么都不肯下船,哭唧唧地央着廖景卿继续在船上玩,廖景卿没有办法,便请老刘继续将小船划出,向远处摇去。

    王思宇坐在这叠板凳上,从兜里摸出烟,递给俞汉涛一支,两人点上烟,轻声地聊了起来,王思宇轻轻地吸上一口烟,喷着淡淡的烟雾道:“俞书记,梁主任怎么没有一起过来?”

    俞汉涛笑了笑,摇头道:“她这几天的心情一直不好,回家后就把自己闷在书房里,不肯出来。”

    王思宇微微皱眉,迷惑不解地道:“吵架了?”

    “不是。”俞汉涛上好鱼饵,将鱼线轻轻甩出去,弯腰洗了把手,才轻声解释道:“上次孟书记和她讲,督查室现在的工作开展得很好,希望她再接再厉,争取明年再上一个台阶。”

    王思宇恍然大悟,怪不得前两天梁桂芝的情绪不高,极少走出办公室,孟超这句话实际是在暗示,梁桂芝在省委副秘书长的竞争当中,出线的机会不大,估计上面另有属意的人选。

    思谋良久,王思宇轻声道:“谁最有可能接王副秘书长的位子?”

    俞汉涛不假思索地道:“要是从省委办公厅里提拔,老梁落选,就只有荆维民上去的可能性最大。”

    王思宇点点头,表示赞同,办公厅的荆副主任他也曾见过几面,觉得此人的确谈吐不凡,极有办事能力,荆副主任今年不到五十,他在接任待物上能力突出,是省委办公厅里当仁不让的首席接待官,在私底下,众人都称其为华西省第一红白喜事专家,官方举办的大白事和大红事,在场的总指挥多半是荆维民,无论场面多大,经他调度起来,都会变得井然有序,纹丝不乱。

    皱着眉头想了想,王思宇便轻声安慰道:“俞书记,不要急,我觉得以梁主任的工作能力,升迁是早晚的事情,一时之得失,倒不必看得太重。”

    俞汉涛嘿嘿地笑了笑,弹了弹指间的烟灰,摇头道:“小王主任,跟你说句实在话,其实我是一点都不急,反倒觉得这是好事,我还真不希望她走得太高。”

    王思宇愣愣地看了他一眼,不知俞汉涛这话是什么意思,却见俞汉涛摸起鱼竿,收起鱼线,慢吞吞地放上饵,重新将鱼线甩出去,随后大有深意地望了王思宇一眼,叹息道:“女人太能干了,男人就悲剧了,我老俞这辈子都活在她的阴影里,还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熬出头啊。”

    王思宇见他满脸苦瓜相,不禁觉得有趣,就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道:“俞书记,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依我看,你以后的仕途之路错不了。”

    俞汉涛听了这话,不禁高兴起来,连声道:“小王主任啊,借你吉言,以后还要靠你多多美言了。”

    王思宇明白他的意思,微微点头,语气含混地道:“好说。”

    这只是场面话,其实在王思宇看来,俞汉涛此人办事能力有限,非但头脑不太灵活,魄力也明显不足,说实话,他现在能够坐在区委副书记的位置,已经有些高了,若是再往上走,恐怕是祸非福。

    瞥了眼水面,见夜光浮标一动不动,王思宇便站起身子,向远方望去,却见廖景卿和瑶瑶乘坐的小船已经驶远,如同飘荡在蓝天碧水间的一片树叶,正看得入神时,忽听俞汉涛急声叫道:“小王主任,鱼咬钩了,快……快……”

    王思宇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懒洋洋地握住鱼竿,做出收竿动作,不料手下陡然一沉,鱼线在刹那间绷紧,钓竿竟在瞬间拉成了弓形。

    王思宇立时紧张起来,知道这条鱼个头不小,赶忙手中发力,一边后退,一边收竿,在一片水花翻腾中,一条尺许长的草鱼便被提出水面,草鱼落到实地上,依旧不肯服输,甩着尾巴奋力地扑打着。

    俞汉涛在旁边看得眼馋,不禁摇头叹息道:“好家伙,第一条就这么大,看来今天一定会收获不小。”

    王思宇抬脚轻轻踩住鱼身,将钩子取下,笑呵呵地捏着活蹦乱跳的草鱼道:“刚才在路上遇到喜鹊,我就知道能钓到大鱼,但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俞汉涛也兴奋地点点头道:“现在的鱼肥,只怕一会还能钓到更大的。”

    说罢,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水面上的浮标,神情极为专注。

    王思宇笑了笑,把鱼丢到旁边的篓子里,当他洗过手,站起身子时,不经意间,竟发现两辆自行车飞快地从山路上驶过,他盯着那两人的背影暗暗发呆,那个在初冬仍穿着红色上衣,黑色短裙的女孩,分明是美少女李青璇。

    王思宇本想追过去打个招呼,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对方看起来是在和男朋友出来游玩,冒然打扰,似乎不太适合,迟疑中,两辆自行车已在前面路口转弯,消失在视野之外。

    王思宇皱着眉头想了想,上次遇到李青璇的时候,应该是在十.月份,王思宇记得她曾经讲过,要在省城集训三个月,才能参加玉州赛区的比赛,他算算日子,估计比赛要一月份才能举行,就不禁为李青璇暗叫可惜。

    那时候方如海估计已经离开玉州了,不然自己想办法让他打个招呼,央视请来的评委们估计还是会给方台长些面子的,那样李青璇出线的机会将会大增,而现在嘛,即便是想帮,估计也没那个能力了,不知不觉间,王思宇忽地又想起远在青羊的李青梅来,已经好久没和她联系了,也不知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俞汉涛连起了几次钓竿,都不见鱼上钩,不禁有些焦急,但见王思宇魂不守舍地坐在折叠椅上,一言不发,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忙轻声问道:“小王主任,在想什么?”

    王思宇这时才回过神来,微笑着将运动服的衣领向上提了提,轻声道:“没想什么,只是感觉有些冷,出来的时候忘记穿毛衣了。”

    俞汉涛忙微笑道:“老刘的窝棚就在附近,你等等,我这就去给你找件棉大衣来。”

    王思宇忙推辞道:“俞书记,不必麻烦了。”

    俞汉涛却不听劝告,转身上了山路,向前方奔去,王思宇见远处隐约有两间土坯房,看起来很是破旧,十几分钟后,只见俞汉涛钻进右边那间小房子里,不大一会,便抱着军大衣走了出来,王思宇笑了笑,向他挥挥手,转过头来,却见俞汉涛那根鱼竿竟缓缓地向水中滑去,他赶紧走过去,握着鱼竿向后退去……

    当俞汉涛满头大汗地赶回来时,见王思宇正气定神闲地坐在折叠椅上,将他的鱼竿抛向水面,而鱼篓中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声响,俞汉涛好奇地走过去,捞起鱼篓一看,只见一条两斤多重的鲶鱼正在里面直扑通,他不禁气得翻起白眼,苦笑着把军大衣丢给王思宇,摊开双手道:“这的鱼也太欺负人了,认人不认竿。”

    王思宇摸着鼻子嘿嘿地笑了起来,只笑了几声,就忽地停下,猛然从椅子上站起,侧耳听去,远处的水面上,竟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婉转动听的歌声,王思宇顺着歌声来处望去,却见夕阳映照的水面上,波光粼粼,一叶扁舟正从极远处缓缓飘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