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五十三章 偷窥

第一百五十三章 偷窥2017-11-9 12:58:1Ctrl+D 收藏本站

    第153节    第一百五十三章      偷窥

    下午五点多,天还没有阴下来,风却渐渐大了起来,水边的湿气很大,寒意渐渐弥漫起来,这次的收获颇丰,两人一共钓上来二十几条鱼,大都是草鱼,但在返回的时候,王思宇特地让瑶瑶放生了一条,瑶瑶开始不敢去摸鱼,在王思宇的鼓励下,终于壮着胆子,捧着草鱼走到岩石上,轻轻地丢了进去,那尾草鱼便翻动着水花游走了。

    剩下的鱼,全都送给了船夫老刘,老刘热情地邀请大伙到他那间简陋的土坯房里坐了会,这间屋子是老刘白天休息用的,他晚上要回村里住,并不在这里过夜,屋子里面陈列很简单,除了一张硬板床和上面的被褥外,只有一张桌子和几把破旧不堪的椅子,桌子上摆着一个破旧的收音机。

    几个人在屋子里坐着闲聊了一会,老刘给瑶瑶拿了一袋子山核桃和松籽,众人便回到招待所,吃过晚饭后,瑶瑶有些犯困,廖景卿便领了她回房间休息,而王思宇和俞汉涛则坐在餐厅里闲聊,聊着聊着,俞汉涛便咳嗽一声,笑着道:“小王主任,我最近写了一篇《东湖区经济社会发展情况报告》,不知老弟能否帮我递上去。”

    王思宇当然清楚俞汉涛的真实想法,但他不好直接回绝,沉吟半晌,便拿手指轻轻敲着桌子,转移话题道:“俞书记啊,今天下午钓鱼的时候,我忽然想起前段时间在杂志上看到的一个小故事,感觉很受启发。”

    俞汉涛见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心里便有些忐忑不安,忙低头喝了口茶水,笑眯眯地道:“什么故事啊,小王主任,说说看……”

    王思宇笑了笑,从兜里摸出一根烟,递给俞汉涛,帮他点上后,便把目光投向窗外,轻轻地讲了起来。

    故事说的是几个人在岸边垂钓,旁边游客在欣赏海景。只见一位老者鱼竿一扬,钓上了一条大鱼,足有3尺长,落在岸上后,仍腾越不止。只见老人用脚踩着大鱼,解下鱼嘴上的钓钩,顺手将鱼丢进海里。

    围观的人响起一阵惊呼,这么大的鱼还不能令他满意,可见垂钓者雄心之大。

    就在众人屏息以待之际,老者鱼竿又是一扬,这次钓上的是一条2尺长的鱼,老人仍是不看一眼,顺手扔进海里。

    第三次,钓者的钓竿再次扬起,只见钓线末端钩着一条1尺长的鱼。围观众人以为这条鱼也肯定会被放回,不料老人却将鱼解下,小心地放到自己的鱼篓中。观者百思不得其解,问老人为何舍大而取小。想不到老者的回答是:“1尺长的鱼已经够了,太大的鱼钓回去,我家吃不了。”

    俞汉涛听后默然半晌,知道这是王思宇在变相拒绝自己,但他理解错了,以为是两人交往的时间太短,而自己有些操之过急,引起对方的不快,于是尴尬地笑了笑,点头道:“知足,知止,这是一种人生的大智慧大境界。世上的诱惑太多了,人的**有时也太多了,小王主任,你这是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啊。”

    王思宇倒没想到这位老实人居然也这么会说话,不禁讶然,但他注意到了俞汉涛刚才的不自然,不想让他难堪,赶忙摆手道:“俞书记,你言重了,要说上课,我可不够格,不过今天上午倒是听古华寺的僧人讲了一节色界,听得我头晕脑胀的。”

    俞汉涛此时也正想转移话题,掩饰尴尬,便强打精神,顺着王思宇的话题追问下去。

    王思宇便把遇到静斋大师的事情讲了一遍,俞汉涛听后微微一笑,转动着手中的茶杯道:“说起古华寺的僧人,我倒也认识一位,法号静观,那位静观大师的名气比静斋还要大些,前年某次在风月场所的走廊里,遇到那位高僧抱着一个少女**,我见他带着假发,就想调侃他几句,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静观大师好巧啊,小王主任,你猜他是怎么回答的?”

    王思宇饶有兴致地望着他,轻轻摇头,俞汉涛嘿嘿地笑了笑,卖了个关子,见王思宇做出聚精会神地样子,才继续道:“那位静观大师居然转头说,阿弥陀佛,施主,你认错人了。”

    他话音刚落,两人便同时放声大笑起来,刚才的那几分尴尬,便在笑声中一扫而光。

    回到房间,洗过澡,两人轻声聊了一会,俞汉涛意兴阑珊,便先躺下睡了,王思宇看了一会电视,就也躺在床上,但耳边听得俞汉涛鼾声如雷,他始终无法入睡,尽管耳朵里塞满了餐巾纸,又拿被子捂住脑袋,但俞汉涛那闷雷般的鼾声还是钻了进来,王思宇抱着枕头翻来覆去睡不着,就在心里暗自叹息道:“报复啊,这是赤.裸裸地报复……”

    既然睡不着觉,王思宇索性打开电视看了一会,见没有吸引人的节目,就悄悄起身下了地,站在窗前,向外望去,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圆,月光在前方的水面上时隐时现,极为好看。

    他抬手看看表,已经快到夜里十一点半,而俞汉涛的呼噜也打得渐入佳境,愈发响亮起来,王思宇轻轻叹了口气,忽地想起船夫老刘那个简陋的土坯房,就穿了衣服,外面套上那件破旧的军大衣,蹑手蹑脚地开门出去,打算到那个窝棚里去眯上一晚。

    借着月光,王思宇行走在堤坝上,一路向白天钓鱼的方向行去,在走了约莫半个小时后,终于来到离小屋不足百米远的地方。

    他正高兴时,忽地一愣,驻足望去,却见前方隐约有火光晃动,王思宇登时大吃一惊,以为出了状况,赶忙快速向前奔去,当他气喘吁吁地跑到附近时,才发现是虚惊一场,原来在河边的堤坝上,正燃着一堆篝火,而一对青年男女,正背靠着背,仰头望着头顶的圆月,情景非常浪漫。

    王思宇长吁一口气,不禁感到有些好笑,而此时一身是汗,困意全无,好奇心也被这两人勾起,他见两人并没有发现自己,就悄悄地隐身在灌木丛的暗影里,缓缓向两人接近。

    夜里的风有些大,吹得火光明明灭灭,而风过树梢的声音,也掩盖了王思宇的脚步声,只三五分钟的功夫,他便潜到了离两人十几米远的地方,怕被发现,引起不必要的误会,王思宇便蹲在一棵槐树下,偷偷向火堆边张望。

    篝火旁的两人他并不陌生,一个自然是美少女李青璇,她此时身上裹了一条暗红色的毛毯,正抬头望着天上的月亮,瞧得入神,而她身后的那个男生,王思宇也恍然忆起,曾在去年的平安夜里见过,正是在饭店里弹着吉他,求婚被拒的那位小帅哥。

    王思宇依稀还记得,当时是魏明理和张振武把李青璇带走,而眼前这位帅气的大男孩并没有收魏明理给的分手费,而是发疯一样地跑了出去,他当时那副样子很值得人同情,所以给王思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青羊的时候,王思宇也曾听到过传闻,知道李青璇在和魏明理家的小子处朋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他没有想到,这小丫头还和前男友藕断丝连,如今竟在罗敷山水库偷偷幽会,被自己无意间撞见……

    见两人亲密的样子,王思宇非但没有生出回避的念头,反而想到了偷窥一番,由于大脑高度兴奋,一个不小心,他竟在无意中折断了一根枯枝,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这响声显然惊动了篝火旁的那位大男孩,他忽地转头向这边望了望,随后从火堆旁摸起一根木棒,神情戒备地站起来,慢慢地向王思宇这边走来。

    王思宇的心里不禁怦怦直跳,暗自懊恼,自己实在是太过大意了,竟然这么快就暴露了,他赶忙伏下身子,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

    那大男孩走到王思宇身前三五米处,探头向暗影里观望了一番,却见月光之下,树影斑驳,并没有什么异状,男孩便以为是枯枝断裂,他没有继续向前走,而是站在原地苦笑着摇摇头,转身返回篝火旁,抬手向里面丢了些干柴,篝火里传来一阵‘哔哔**’的声响,火势更旺了些,火光将两张年轻的面孔映得红彤彤的。

    王思宇刚刚惊出一身冷汗,他倒不怕别的,自从学会了老邓的英雄三招后,他觉得打架底气很足,眼前这位男孩虽然手里拿着木棒,但王思宇还是有把握三五下就把他搞定,但毕竟是师出无名,被李青璇发现自己在暗中偷窥,这事情就很难解释清楚,那样太影响自己光辉伟岸的形象了,实在是得不偿失。

    在大树后面等了足足十分钟,也不见两人说话,更没有拉拉手啊亲亲嘴的亲密动作,两人老实得跟木头人似的,毫无看点,王思宇不禁觉得大为扫兴,百无聊赖间,便忍不住轻轻地打了个哈欠,悄悄从地上站起,弓着腰向回走去,刚刚走了几步,就听那男孩子低声道:“璇,其实,我是知道的,你那些话都是借口。”

    王思宇忙又停下脚步,缓缓地蹲了下去,一步步挪回树后,手里扒拉开几根灌木藤条,将脑袋探出来,抻着脖子,小心翼翼地向前望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