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夜深沉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夜深沉2017-11-9 12:58:2Ctrl+D 收藏本站

    第154节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夜深沉

    李青璇微微转动下身子,轻声道:“什么?”

    那男孩站起来,似是有些躁动不安地绕着篝火走了两圈,便从兜里摸出一根烟,对着篝火点着,只皱着眉头吸上几口,便咳咳地咳嗽几声,把烟丢到火堆里,摇头道:“算了,没什么!”

    李青璇似乎是感觉有些冷,蜷缩着身子向火堆前移动了半尺距离,接着将毛毯蒙住全身,垂下头来,以近乎哀求的语气道:“涛,求求你,我们不要再吵了,好吗,我好累……”

    那个叫涛的大男孩脸上浮现出一丝痛楚的表情,微微点头,抱着头蹲在地上,沉思良久,忽地握着拳头狠狠地向地上砸去,随后站起身子,迈步走到李青璇身边,蹲下来,轻轻拉开毛毯,望着那张娇美的面颊,语气轻柔地道:“璇,跟我走,车票我已经买好了,明天咱们就走,每次看到你和他在一起,我的心里都像刀割一样……”

    李青璇抬起修长挺直的脖颈,失神地望向夜空,摇摇头,默默地从地上站起来,头也不回地向窝棚方向走去。

    她刚刚走出几步远,那大男孩忽地大声喝道:“你给我站住!”

    李青璇的身子微微一震,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来,却见大男孩已经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呻吟道:“你那些话都是借口,现在那姓魏的已经在青州当区长了,你姐夫也调到青山县了,他们姓魏的并不能再帮助你姐夫了,你还是不肯和那小子分手,其实就是想嫁到有钱人家,图个终生富贵,对不对?”

    李青璇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但她没有反驳,而是轻轻叹了口气,语气冰冷地道:“你说的都是对的,以后别再找我了,我们再也不要见面了,是我不好,我不该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你,这样对你不公平,涛,原谅我。”

    那大男孩见她竟一口承认下来,不禁愣了一下,他有些惊愕地盯着李青璇,缓缓地站起来,大踏步地走到她面前,伸出双手,扳着李青璇瑟瑟发抖的双肩,有些语无伦次地道:“我不管,璇,你是我的,放下这里的一切,跟我走。”

    李青璇咬着有些发紫的嘴唇,一言不发,但脸上的表情显得极为痛苦,内心中也充满挣扎。

    大男孩稳定一下情绪,从兜里摸出一张车票,轻轻递过了过去,“明天去上海的车票,跟我走,璇,这次你一定要听我的。”

    李青璇接过车票,看了一眼,只是稍稍犹豫了下,便递了回去,摇头道:“不行,涛,我不能跟你走,别的事情我都可以依你,只这件事情不成。”

    那大男孩用力地晃动着她的双肩,愤怒地咆哮道:“为什么?”

    李青璇猛然挣脱他的手掌,掩面向前跑去,一直跑到左面那个土坯房前,才停下脚步,回头向大男孩瞥了一眼,便开门走了进去。

    而这时大男孩的情绪已经有些失控,把手中的车票撕得粉碎,扬在空中,随后转过身子,冲向那团篝火,发疯似地踢来踢去,接着弯腰从地上拾起半截火把,挥动一番后,猛地抛向前方的水面。

    火星乱溅间,四周那些燃烧的火苗渐渐熄灭,只剩下一地狼藉。

    那大男孩蹲在地上好久,才又追到到土坯房门口,大声地喊了几句,接着掏出手机,狠狠地摔在门板上,扭头向前方跑去。

    王思宇被眼前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他本想看看这对恋人亲密接触,没想到会看到这样激烈的一幕,这种场面他以前倒从没见到过,看着跟拍琼瑶的言情剧似得,王思宇不禁扭头向四周望了望,试图从某个角落找到闪烁的红光,或是从暗影里钻出个扛着摄像机的家伙来,大喊一声“咔!”

    但足足等了三五分钟,除了远处大男孩的呜咽声外,四野寂静无声,就连夜风也变得小了些,月亮躲入厚厚的云层中,大地顿时便得一片黑暗,过了好一会,月亮才重新钻出,将清冷的月华洒落在苍茫的大地上。

    王思宇终于站直身子,拍拍有些发僵的双腿,抖动一下身上的军大衣,‘哗啦’一声,从斑驳的树影里走出来,先走到熄灭的篝火边转了一圈,随后向前奔出十几米,努力向河坝下望去,他此刻在心里隐隐有些担心,生怕那个大男孩一时想不开,干出傻事来。

    他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那大男孩没有寻短见跳河,而是在失魂落魄地走了一段路后,便在堤坝边上的台阶上找到一辆自行车,他扛着自行车走到河坝上后,便骑上去,一声不响地蹬着自行车上了山路,头也不回地向前骑去,只几分钟的功夫,就脱离了王思宇的视线,消失在沉沉的夜色中。

    “他竟然先走了?!”

    王思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个家伙,居然赌气把恋人丢在荒郊野外,这要是出点什么事怎么办?再生气也不能这样做啊,王思宇无奈地摇摇头,不管怎么说,李青璇算自己半个小姨子,屁股决定脑袋,他还是觉得这个男孩做得有些不对,有什么话天亮了慢慢商量嘛,跑个什么劲!

    王思宇站在原地抽了根烟,回想着刚才这两人的对话,大概也猜出一些原委来,在心里不禁有些同情起这对恋人来,刚才李青璇应该是故意把那个大男孩气跑的,这里面肯定还有些别的什么事情,他打算明天给李青梅打个电话问问情况,看看是否需要自己帮忙,不过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事情自己似乎不太好掺和。

    一根烟抽完,王思宇站起身来,转身回到老刘的土屋前,朝几米远外李青璇的那间窝棚瞄了一眼,便开门走了进去,随手关上门,屋子里黑糊糊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他凭着白天的印象摸到床边,把大衣脱下来,丢在床上,和衣钻进被子里,从兜里掏出手机,将手机闹钟设在五点半,接着抱头躺在床上,拉过被子,静静地回想着刚才发生的那一幕。

    这样辗转反侧了许久,王思宇没有一丝睡意,就又翻身坐起,静静地抽了根烟,随后把外衣统统脱掉,卷成一团,丢到脚边,这才躺下,不知过了多久,脑子终于混沌起来,就在半梦半醒之间,忽听房门‘吱呀’一声响,一条黑影开门走了进来,王思宇登时一惊,翻身从床上坐起,眯着眼睛看去,却看不太真切,他刚想开口发问,却听那人轻声道:“涛,我害怕!”

    “是李青璇!”王思宇愣了一下,不知该说什么好,他索性不吭声,重新躺下,掉转身子,将头贴向墙面,拉起被子,将头蒙住,耳朵却竖起老高,只听得那轻盈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李青璇似乎已经摸到床边,王思宇的心怦怦直跳,不知如何是好,而这时李青璇已经脱下皮鞋,坐在王思宇的身后,幽幽地叹了口气道:“涛,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王思宇摇摇头,在心里默念道:“阿弥陀佛,女施主,你认错人了。”

    李青璇没有感觉到异样,抱着双肩呆坐了一会后,便掀开盖在王思宇身上的被子,温柔地钻了进去,又向床里轻轻地挤了挤,王思宇赶忙把身子向墙根挪了挪,再让出一小块空间出来,接着就感觉那个柔软的身子贴了过来,鼻孔里钻进丝丝缕缕的香气,那分明就是少女诱人的体香,王思宇拉着被子一角,一动不敢动,脑子里面晕乎乎的,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纷沓而来。

    李青璇静静地躺了一小会,就也侧过身子,抬手推了推王思宇,轻声道:“涛,我睡不着。”

    王思宇知道,既然刚才自己没有说话,那现在就更加不能开口,只能继续装聋作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在脑子里拼命地去想李青梅,借以忘掉躺在身边的美少女,以免情况继续恶化,这种孤男寡女大被同眠的考验,对他来说实在是高难了点。

    李青璇见王思宇一动不动,以为江涛的气还没有消,就叹了口气,把脸贴在王思宇的后背上,轻轻地摩擦起来。

    王思宇的心跳愈发的剧烈起来,他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实际是危险到了极点,李青璇随时都有可能会发觉,躺在床上的不是自己的恋人,那时候该怎么办?又或者,一会那个大男孩反悔了,骑着自行车返回来该怎么办?

    这种事情以前从没经历过,王思宇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他只盼着李青璇能早点睡着,自己好趁机溜之大吉,免得节外生枝,万一自己一时把持不住,把躺在身边的这位小美女给xxoo了,那事情就会变得更加麻烦,弄不好,很容易搞出人命。

    但这只是王思宇一厢情愿的想法,他身后的李青璇却没有马上入睡的意思,而是轻声地呢喃着:“涛,你知道吗,我很矛盾……”

    王思宇微微点头,心道我也很矛盾,大家彼此彼此。

    接下来,只听李青璇继续幽幽地道:“他爸爸已经答应了……结婚之后,就去找他大伯谈谈,帮我姐夫打点关系,我姐夫不敢得罪他们老魏家的,涛,我们做不了夫妻就做情人吧,做一辈子的情人,好吗……”

    王思宇虽然一动不动,也没法发出声音,却在心里腹诽道:“你介意再多一个情人吗?”

    过了一会,李青璇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有如梦呓一般,王思宇稍稍松了口气,但却觉得后背上那张脸却贴得更紧了些,而内衣上已经湿了老大一片,黑暗中,传来女孩轻轻的抽泣声,王思宇不知该怎么安慰她,只能继续保持沉默,或许,这就是最好的安慰。

    夜渐渐深了起来,漆黑如墨的房间里终于寂静下来,身后的李青璇似乎已经睡着了,那均匀的呼吸一直在王思宇的脊背上往复不休,让他感觉麻麻的,痒痒的,却不忍离开。

    又等了二十几分钟,王思宇觉得身体有些僵硬,便翻动一下身体,平躺在床上,而此时睡梦中的李青璇竟伸出一只胳膊来,轻柔地搭在王思宇的胸前,抓挠几下,嘴里含混不清地咕嘟一声,之后,那条光滑的小腿也提了上来,压住了王思宇的下半身。

    王思宇不敢再做出动作,怕惊醒她,就睁大了眼睛,茫然地盯着漆黑的上空,在心里默念道:“等会再走,等会再走,千万别睡着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