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五十五章 危急

第一百五十五章 危急2017-11-9 12:58:3Ctrl+D 收藏本站

    第155节    第一百五十五章    危急

    晨曦如水,在天际里微微流淌着,驱赶着漫天的阴霾,山林中,水面上,都浮起了淡淡的雾气,雾气如轻纱般飘渺,在晨风的轻拂下,时聚时散,渐渐弥漫开来,包裹着这个寂静清冷的黎明。

    不知过了多久,雾气终于消散,一丝温暖的阳光从门外渗透进来,床上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动了动,迷迷糊糊中,王思宇最先睁开眼睛,在头脑恢复清醒之后,他顿时生出一种要吐血的感觉。

    他与李青璇正紧紧相拥,交.颈而眠,此刻虽然香.酥满怀,王思宇却没有半分的喜悦,全身的汗毛都快竖起来了,这种艳遇,他自讨无福消受,现在要做的,当然不是胡思乱想或者借机揩油,而是抓紧时间脱离险境,他仿佛有种错觉,怀中抱的并非是一位千娇百媚的美少女,而是一枚随时都会引爆的炸药包。

    想逃跑也没那么容易,两人的身体几乎是严丝合缝地纠缠在一起,王思宇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动作着,这种感觉,就像在拆卸一个定时炸弹,他必须在李青璇醒来前,将全部引线精准地剪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盯着李青璇那张娇美的俏脸,先是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面颊向后撤去,再把自己的右手小心翼翼地从那充满弹性的翘臀上移开,接下来,王思宇战战兢兢地拿手轻轻握住那只温软滑腻的皓腕,缓缓地将她的胳膊从自己的腰上挪开,接下去是四条交叉着的大腿,一切动作都必须是轻柔舒缓的,假如有半点的闪失……

    王思宇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了,尤其是当他把李青璇的纤纤**从自己的腰胯间挪下去后,那条大腿竟又重新搭上来时,王思宇觉得自己都快疯掉了,那一刻,他竟生出一种想撞墙的冲动,但幸运的是,李青璇的那个动作只是下意识的,她并没有立刻醒来。

    沉寂了两三分钟后,王思宇再次动作起来,毕竟时间不等人,谁知道这位美少女会在什么时候醒来,虽说自己奇迹般地做到了抱怀不乱,但他昨晚没有亮明身份,这就会成为难以解释的污点,此事要是传到李青梅的耳朵里,她不知要有多伤心。

    王思宇的额头布满了细碎的汗珠,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他成功地把垫在李青璇颈下的胳膊也抽了出来,将两人的身体成功地做了割裂,下一刻要做的,只是抓紧时间逃跑。

    抬手擦了擦汗,王思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李青璇的几根秀发随着刚才的吸气动作飘起,钻进自己的鼻孔里,在憋了不到五秒钟后,王思宇终于打出了有生以来最响亮的一个喷嚏。

    “阿欠!”

    老天……功亏一篑……

    王思宇抬起右手,痛苦地捂住脸,等待着预料中的一声尖叫,所有的努力,都将随着这一声喷嚏化为乌有,王思宇已经开始在脑海里想象该如何应对了,比如说,应该在她发出惊叫之前捂住她的嘴,告诉她,是你主动摸到我床上来的,并且,我们什么都没做,又或者,自己抢在她前面大叫起来,来个贼喊捉贼……

    屋子里静得连掉根针都能听得到,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王思宇的目光透过指缝溜了出去,盯着美少女那微微颤动的睫毛,他在心里不停地默念道:“不要醒…不要醒…继续睡…你现在的眼皮很沉……”

    或许是催眠术真的起了作用,奇迹出现了,小美女的睫毛在颤动了无数下后,终于没有睁开,而是轻轻地翻了个身,让出了一小块空间,她的睡姿顷刻间变得优雅闲适,表情恬静而秀美。

    王思宇却无心欣赏,赶忙悄悄拉起被角,顺着床根溜下去,从地上抱起那叠外衣,来不及穿上,就披上军大衣,趿着旅游鞋,蹑手蹑脚地向外摸去……

    在成功地从窝棚里走出的那一刻,他简直生出一种仰天长啸的冲动,王思宇回头望了一眼,兴奋地握着拳头挥动几下,便飞快地向前方蹿了出去。

    十几分钟后,李青璇才缓缓地从床上坐起,拉着被角倚在墙边,呆呆地坐了半晌后,猛地将被子罩在头上,发出一声低低的叫声……

    早饭的时候,王思宇的胃口极佳,一口气吃了四个馒头两大碗鸡蛋汤,瑶瑶在他的带动下,也破天荒地吃下了一整个馒头,不停地拍着小肚子道:“妈妈,妈妈,撑死了……”

    廖景卿笑吟吟地把她抱在怀里,瞥见王思宇的眼里布满血丝,不禁微微皱眉,关切地问道:“昨晚休息得怎么样?”

    王思宇把汤碗放下,拿餐巾纸擦了擦嘴角,点头笑道:“姐,挺好的。”

    俞汉涛是知道自己呼噜威力强大的,不禁歉然地冲王思宇笑了笑,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来,递过去,帮王思宇点上,微笑道:“今天咱们上午钓鱼,下午到罗敷山上转转。”

    而正当四个人欲起身离开的时候,忽地迎头赶来一个人,大声喊着:“谁有车,昨晚有个小年轻骑自行车赶夜路,被人撞坏了,需要紧急送往医院抢救。”

    王思宇心里‘咯噔’一下,忽地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忙快步向前走去,大声道:“人在哪?我们过去。”

    那人便喊道:“已经被老乡抬到大门口了,你们快点,他的情况看起来很糟糕,马勒戈壁的,又是肇事逃逸……”

    王思宇匆匆地向前跑了几步,又记起应该通知李青璇,但他的手机里没有存李青璇的电话,此时事出紧急,他来不及到窝棚那边去叫,就只好先跑回廖景卿身旁,低声地叮嘱几句,廖景卿微微点头,便抱着瑶瑶快步上了楼,而王思宇则跟着报信的人向外跑去。

    俞汉涛急慌慌地奔出去,先发动了停在楼下的奥迪车,等他把车开到大门口时,王思宇已经和保安一起,七手八脚地将那个满脸血污的大男孩从门卫室里架出来,打开车门,将他放到车后座上,王思宇赶忙坐了进去,关上车门。

    大男孩的伤势似乎很重,脑袋上缠了一圈白布,上面的血污已经凝固了,他的身体外面虽然被裹上一层棉被,但仍在不停地发抖,打着寒战,大男孩嘴里不住地低声呻吟着,侧耳听去,似乎是在叫着李青璇的名字,王思宇忙将他抱在怀里,伸手试了下他的额头,赶忙大声道:“烧得厉害,俞书记,快开车。”

    小车便飞快地向玉州方向驶去,过了二十几分钟,廖景卿便把电话打来,说那女孩已经接到了,她们也已经开始出发,王思宇便放下心来,道了一声路上小心,便催促着老俞加快速度往城里赶。

    俞汉涛点点头,踩了脚油门,小车在山路上剧烈地颠簸起来,王思宇抱着那个呻吟不已的大男孩,从兜里掏出餐巾纸,帮他把脸上的血污擦干净,随后把目光投向车窗外,见无数树木飞快地向后倒去,叹了口气,心情变得沉重起来,但他还是坚持着每隔几分钟就向这位大男孩说上几句话,可半个小时后,这大男孩还是昏迷了过去。

    俞汉涛提前打了电话,车子刚刚开到城郊的一个加油站,便看到一辆救护车闪着警示灯停在那里,三四个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正站在车边翘首以待。

    俞汉涛按了几声喇叭,小车在救护车旁嘎然停下,王思宇刚刚从车上跳下,众医护人员便围了过来,极小心地将伤者转移到救护车上,下一刻,救护车拉起警铃,在尖啸声中开走,俞汉涛开着小车跟在急救车后面,一同向东湖区中心医院驶去。

    到了医院,王思宇帮这位大男孩办了相关手续,而有俞汉涛陪同,医院方面不敢怠慢,院长副院长等人都全程陪同,大男孩的情况很糟糕,被送到重症监护室进行紧急救治。

    三十分钟后,廖景卿也开车赶到医院,王思宇已经在院子里守候多时,见车子停稳,赶忙走过去,拉开车门,而此时的李青璇早已泣不成声,哭得有如泪人一般,王思宇赶忙轻声安慰她几句,便扶着她急匆匆地上了楼。

    瑶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被吓到了,坐在车里呜呜直哭,说什么都不肯下车,廖景卿无奈,只好留在车里哄她。

    来到重症室的门口,李青璇已经脱了力,软绵绵地跌坐在长椅上,嘴里不停地喃喃道:“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

    这时院方的郑副院长带着几位医生走来,向几个人简单地介绍了下情况,大男孩的头部受到强烈的撞击,导致颅腔受损严重,必须马上进行手术,手术大概要持续四个小时左右,李青璇赶忙以未婚妻的身份签订了手术通知书,并且给江涛的父母挂了电话,请他们赶快到玉州来。

    王思宇在安慰好李青璇后,便下了楼,到廖景卿的车前,让她先带瑶瑶回家,自己在这边守着,廖景卿点点头,开着车子先行返回。

    经过长达六个小时的抢救,大男孩终于脱离了极度昏迷状态,恢复了神志,但还要等两周的观察期后,才能确定是否完全度过危险期,恐怕他要在医院住院治疗一段时间了,不过众人那颗紧绷的心总算松弛下来。

    一番忙碌之后,直到夜里七八点钟,王思宇才拖着疲倦的身子返回家中,脱了衣服,躺进浴盆里,只三五分钟的功夫,就歪着脑袋睡了过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