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五十六章 重托

第一百五十六章 重托2017-11-9 12:58:4Ctrl+D 收藏本站

    第156节    第一百五十六章      重托

    第二天,王思宇在办公室里忙了一上午,他翻箱倒柜地在屋子里面翻了五六遍,还是没有找到那个遗失的u盘,其实u盘本身的价值并不高,里面也没有什么重要的资料,都是些h动漫和长腿光屁股女人的照片而已,但是,王思宇还是怕它落到某些人手里。

    昨天晚上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王思宇就把家里面掀了个底朝天,但是根本没有找到,这让他隐隐有些担心,因为u盘最有可能掉落的地方,应该有两处,一处是廖景卿家,另一处是罗敷山水库的窝棚里,也就是说,极有可能会落到小美女李青璇手里。

    u盘事小,名节事大!

    那短小精悍的玩意无论是被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个拾到,王思宇都会觉得异常郁闷,那将意味着他苦心经营的形象会在瞬间崩塌,并且,可以预料的到,假如那玩意落到廖景卿手里,自己这个冒牌舅舅也就当到头了,这对于一心想……有所作为的王思宇来讲,那是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

    站在窗前,王思宇有些心不在焉地抽了一根烟后,就又开始忙碌起来,拎着一个个文件夹抖啊抖的,正忙得不亦乐乎,桌上的手机忽地震动起来,王思宇皱着眉头拿过来一看,却是李青梅打来的电话,王思宇赶忙接通,手机那边的呼吸有些局促,在沉默了半晌后,两人几乎用同样的语气道:“你还好吧?”

    “还好!”

    不知是默契还是巧合,这次居然又是同时回答。

    王思宇轻轻地笑了笑,拿着手机站到窗边,和李青梅低声聊了起来,二十分钟后,在一阵“嗯嗯,一定一定…..”之后,王思宇拿笔记下了一个手机号码,随后叹了口气,轻轻地挂断了手机。

    李青梅打来这个电话,主要是和李青璇有关,昨天夜里,李青璇哭哭啼啼地给姐姐打了电话,对她讲了江涛的情况,并说他的病情突然恶化,医生发现他的脑子里面出现了脑疝,那是最严重的脑损伤,极有可能有生命危险,并且,即便是能够抢救过来,也有可能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李青璇一方面表示要和魏家退婚,另一方面,她打算辞职,专心到医院里陪护江涛,对于前者,李青梅并没有什么意见,一口答应下来,自从和王思宇之间发生了那些事情后,她早已有意无意地疏远了丈夫,两地分居,对于现在的李青梅而言,其实是一种最好的解脱,所以,她更加不会为了张振武的仕途,去牺牲自己妹妹的幸福。

    但是,李青梅是绝对不能容忍妹妹辞职的,因为她很清楚,李青璇面临着一个极好的机会,假如能够把握的住,她就将成为很多女人梦寐以求的央视主持人,会成为李家的骄傲,如果在这个时候放弃,那无论是对李青璇,还是对她这个姐姐来说,都太过残酷了,她是绝对无法接受的。

    姐妹两人在电话里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最后李青璇挂断了电话,李青梅经过一夜的深思熟虑,终于做出了求助于王思宇的决定,事实上,她在省城也只认识王思宇一人,不找他,又能找谁呢。

    在第一次来省城的时候,李青梅其实就对妹妹有些不放心,有了请王思宇多多关照的想法,但是话到嘴边,她又咽回去了,毕竟,她对王思宇实在是太了解了,请他来照顾妹妹,李青梅实在是放心不下,因为,他极可能会把妹妹给照顾到床上。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李青梅都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同了,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她的意料,所以,李青璇只好请王思宇帮她解决这个难题,想办法安抚李青璇,让她能够静下心来准备即将开始的比赛,当然,在电话里,她一再提醒王思宇,千万不要监守自盗,否则她一定会如何如何。

    在一番威逼利诱之后,听着王思宇全无底气的承诺,李青梅不禁摇头苦笑,挂断电话后,她轻轻地叹了口气,也不知这个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

    只不过,除此之外,她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其实,王思宇同样的不自信,李青梅让他代为照顾妹妹,这个任务对于王大主任来讲,实在是太艰巨了,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大丈夫本色,凡是漂亮女人,王思宇都有种一亲芳泽,尝尝味道的冲动,这种冲动极为强大,即便是伦理道德党纪国法,都难以阻挡。

    然而,李青梅的请求,他当然是无法拒绝的,哪怕是她提出更加过分的要求,王思宇都会尽量满足。

    把李青璇的手机号码存好,王思宇微微皱眉,静静地想了一会,便将号码拨了过去,接连打了三遍,李青璇才接了电话,“抱歉啊,王县长,我在火车站,江涛的家人一会就到。”

    王思宇忙道:“没事,我下午想过去看看江涛,顺便想和你聊些事情。”

    李青璇愣了一下,不知道王思宇想聊什么事情,莫非是……她有些惊慌失措地道:“那好,王县长,下午见面再聊,火车马上就到了。”

    挂断电话后,王思宇便敲开了督查室副主任肖冠雄的房间,肖冠雄正仰在皮椅上看报纸,见王思宇进来,赶忙笑吟吟地站起来打招呼,并热情地为他倒上茶水,两人坐在沙发上点着烟,海阔天空地闲聊起来。

    自从接了综合科之后,肖冠雄是彻底地体验了一把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人走茶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茶凉了,人还没走,这种心理落差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肖冠雄虽然早就不是一般人了,但他依旧承受不了。

    现在他的办公室是很少有人来,而且,不要说别人了,即便是他自己,和以前那些下属说话时,口气都有了变化,明显有些底气不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肖冠雄本来在前些天看到了些曙光,他就指望着梁桂芝提拔,空出位置后,自己能够重新获得重用,可见这两天梁桂芝的表现,肖冠雄便知道,这事恐怕不太靠谱,所以他刚刚抖擞两天的精神,便又颓废下来,梁桂芝闭门不出之后,他也就开始闭关了。

    两人聊了会天,王思宇便说中午要出去下,可能晚点才能回来,二科的事情,还请肖主任帮忙照看下,另外,过些日子,他打算到梁主任那里请示一下,让肖主任帮忙协管二科的事情,说完后,王思宇笑眯眯地看着肖冠雄,不再说话。

    王思宇这个态度让肖冠雄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在皱着眉头抽了一根闷烟后,肖冠雄抬手抹了抹前额,便摇头道:“小王主任,偶尔帮忙照看下是没问题的,但协管就大可不必了吧。”

    肖冠雄的意思很明显,我可没有什么野心,你小王主任就不要再试探我了。

    肖冠雄并不傻,他当然知道,这位小王主任能够这么快上位,背后肯定是站着大人物呢,若是想在他的一亩三分地上乱伸手,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以现在自己如今的状况,自顾不暇,哪里会斗得了人家。

    其实他还真想多了,王思宇还是真心希望他能过来帮忙的,倒不是王思宇能力不行,顶不起这片天,而是王大主任最近很想低调下来,在督查室里安静地蛰伏一段时间。

    王思宇做出这番决定,绝不是心血来潮,一时冲动,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最近网络上曝光了很多青年干部,都是二十几岁就提到了副厅级以上的各部门领导,虽说最后都不了了之,但无形中还是为这些人今后的晋升制造了障碍,即便有再大的后台,在舆论沸腾之时,都要按规矩办事。

    王思宇虽然只是一个副处级干部,但省委办公厅督查室副主任这个位置,实在是太惹眼了,经常要和省直机关的头头脑脑打交道,是很出风头的一个角色,保不齐会有什么人盯上自己,如今正是风口浪尖上,该低调的时候还是应该低调一些,即便是他不怕,但王思宇总怕连累到别人,比如说周松林,于是他下定决心躲在幕后韬光养晦,台面上的事情,还是让别人去做比较好。

    肖冠雄无疑就是一个极佳的人选,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王思宇觉得自己还是很有把握控制得住他的,更重要的是,他手里握着梁桂芝的短处,二科还有即将提为科长副科长的朱良玉贺焰飞,王思宇如果再狠一点,恐怕连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事情都能做得到,哪里会在乎别人过来伸手?

    在喝了一口茶后,王思宇微笑着向肖冠雄做了一番解释,并一再表白心迹,自己的确是真心需要肖主任的帮助,这才打消了肖冠雄的顾虑,能够干些出头露面的活计,肖冠雄当然是求之不得,越是走背字的人,就越是想在人前风光,争得一些面子,肖冠雄在几番推让后,终于做出勉为其难的样子,答应下来。

    王思宇见事情办妥,便起身告辞,肖冠雄一直送他到门口,在关上门后,才坐回办公桌后,拉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一个黑皮本子,翻到第五十二页,提笔在王思宇的名字下面注上:“此子绝非池中之物。”

    出了肖冠雄的办公室,王思宇推开了督察二科的办公室,众科员赶忙从座位上站起,纷纷道:“主任好!”

    王主任虽然一向平易近人,但规矩是不能坏的,他越是不想摆架子,众人就越是尊敬他,尤其是他偶露峥嵘时,即便是一些科里的老油条,也会被那凌厉的目光吓得心惊肉跳,不敢在心里对他有半点的小觑。

    其实,对于御下之道,王思宇尚在摸索阶段,很多事情都是知易行难,他也在有意识地进行实践,对于绝大部分科员,给予足够的尊重即可,而对于另外一些人,则必须时不时地来个虎躯一震,释放点王霸之气,否则还真镇不住那些自负有些背景,平时总是吊儿郎当的家伙。

    在和众科员开了两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后,王思宇把朱良玉贺焰飞单独叫到办公室交代了一番,这才转身下楼,出了省委大院,走出二十几米远,站在公交车站台上,点着一根烟,抱着膀子向四处观望。

    等了许久,一辆开往东湖区中心医院的公交车才停了下来,附近的人群顿时蜂拥而至,王思宇从兜里摸出一枚硬币,敏捷地杀入人群之中,贴在一位身材姣好的妙龄少女身后,硬生生地挤了进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