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四十八章 浮光掠影

第一百四十八章 浮光掠影2017-11-9 12:58:7Ctrl+D 收藏本站

    第158节    第一百四十八章    浮光掠影

    泪奔,俺这是纯爱的都市小言文,书评区要处.女,要未删节版的自己蹲到墙角画圈圈去,另外,感谢众兄弟的支持,都看在眼里了。

    ——————————

    几天后,肇事者终于查到了,这人名叫高原野,岁数不大,只有二十七八岁,是玉州食品公司的司机,长期跑这条线路,他本来是拉着生猪去永湾屠宰场,因为另外一位当班司机有急事外出,临时请了一周的假,无奈之下,他只好连续干了两天一夜,终因疲劳驾驶,在凌晨时出了事。

    在下坡的时候,他打了个盹,迷迷糊糊中,在拐弯时操作失误,货车竟然冲到道路左侧,在发现江涛时,他猛然惊醒,赶忙采取紧急制动,但由于路况不好,车体发生侧滑,江涛的自行车还是被打车刮倒,自行车被车轮碾作一团,而江涛则被带飞了出去,一头撞到树上,昏迷不醒。

    高原野当时本能的反应便是开车逃离现场,但是交警部门还是通过现场勘测,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通过技术手段,将车型缩小到极小的范围,之后顺藤摸瓜,调查到了高速公路入口处的监控录像,很轻易地将这辆车找了出来。

    玉州食品公司的领导在得知此事后,非常重视,赶忙到东湖区中心医院探望了江涛一家人,并且同意支付治疗费用,双方签订了赔偿协议,除去治疗费用外,把额外的赔偿金额敲定在十八万,最后这件事情便私了解决,江涛的家人同意不再追究司机极其单位的责任。

    这些日子,江涛的情况倒是有所好转,已经没有了生命的危险,只是头脑尚不算清醒,经常幻听幻视,有时情绪很是急躁,没来由地大喊大叫,而且他的语言表达能力很成问题,即便是他的母亲,也很少能够听懂他在讲些什么,这给江家人的心头带来一丝沉重的阴霾。

    李青璇曾多次去医院去探望他,每次都被江涛的母亲打了出去,李青璇无奈之下,只得听从王思宇的劝告,躲在省电视台里,专心准备即将到来的主持人大赛,争取从高手云集的赛事当中脱颖而出,取得良好的成绩,以便进入央视,到那时,相信她就会有能力照顾江涛今后的生活。

    好在魏天现在已经不再纠缠她了,只要度过这段时间,她打算用自己的诚意来打动江家人,让他们真心接受自己,只是不能守候在江涛的身边,这让她感到十分的自责,经常在睡梦中悄悄落泪,而到了白天,又不得不神采奕奕地出现在三号演播大厅里,进行着最后的预演。

    在和李青璇通过几次电话后,王思宇确定她已经重新振作起来,便放下心来,不再为她的事情伤神,而偶尔想起那晚在窝棚里的情形,他的心还是会颤动几下,暗叫可惜,李青璇便如同一株暗夜里绽放的红玫瑰,美丽而芬芳,假如她不是李青梅的妹妹,王思宇当晚或许就是另一番举动。

    令王思宇牵肠挂肚的u盘终究没有找到,不过还算庆幸的是,经过他拐弯抹角的探寻,无论李青璇还是廖景卿,都矢口否认曾经看到过,王思宇这才放下心来,只要不落到她们两人手里,也就不会带来什么麻烦,毕竟,里面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证明u盘主人的身份。

    周五的下午,王思宇陪同方如海又去了趟玉壶山古华寺,为方晶的母亲上了一炷香,第二天上午,他把方如海送到机场,当天前来送行的人很多,但市委书记方如镜因故没有前来,这就让其中一些人感到有些失望,于是在机场咖啡厅里,原本拥挤不堪地围了三十多人,但不到十几分钟,便走掉了一半。

    剩下的人在机场咖啡厅里足足坐了三十分钟,方如海才微笑着与大家握手话别,在握着王思宇的手时,他刻意重重地拍了拍王思宇的肩膀,爽朗地笑道:“好好干。”

    王思宇微微点头,心中涌动着一种难言的情绪,看着方胖子那硕大的身躯走进贵宾通道,他竟感到一些黯然神伤,心里生出一股莫名的惆怅,空落落的,极不是滋味,王思宇在原地站了许久,当他回过神来时,前来送行的那些人已经走得一干二净,只有他自己仍留在这里。

    他正转身往回走时,却发现一群人谈笑风生地从机场入口走来,而王思宇竟诧异地从人群中发现一位熟人,那人正是他在华西大学‘邂逅’的校花小师妹,大一新生柳媚儿,她此时如同俏丽的小公主一般,被众人簇拥着从王思宇的身边走过,径直向接机室的方向走去。

    虽只是擦肩而过,但那清纯如水的目光,似蹙非蹙的柳眉,却仍旧让王思宇有些怦然心动,他忍不住嘴里轻声嘀咕道:“有鬼啊……”

    但柳媚儿似乎毫无察觉,迈着轻快的脚步向前走去,这让王思宇感到一丝失望,摸了摸腰带,摇头向前走去,脑海里回味着小北山上发生的那一幕,柳媚儿那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再次浮现,王思宇笑了笑,伸手打了个响指,加快了步伐。

    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大到十几米后,柳媚儿忽地停下脚步,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转过头来,向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报以深深的一瞥,绯红的瓜子脸上,悄悄拂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到了一月上旬,王思宇这些天一直很忙碌,临近岁末,都是机关单位最忙碌的时候,省委督察室也不例外,几个科室成立了多个督察小组,分赴各地,对省委五号文件的贯彻落实情况进行专项督察。

    虽然督查二科的新任科长朱良玉,副科长贺焰飞为王思宇分担了不少的工作量,但他还是忙得有些焦头烂额,好在王思宇有在机关单位工作的底子,人员最紧张的时候,好多工作总结都是他亲自拟写的,其材料风格朴实无华,文字间厚重笃实,这让包括梁桂芝在内的许多人都感到非常意外,难以相信,这样的材料是出自这位清秀的年轻人手里,这让大家更对他刮目相看。

    当然,这只是一方面,更让人忍俊不禁的是,年轻人总是喜欢模仿,即便是督查室里也不例外,没过多久,省委办公厅其他处室的人就惊奇地发现,督查室的许多年轻的科员都养成了摸鼻子托下颌的习惯,并且办公室里喜欢丢纸团的人越来越多。

    王思宇也注意到了这点,无奈之下,他只好纠正了自己的习惯动作,改成抹前额,这下就不再有人模仿了,这种动作基本上是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的专利,乡科级干部要是用了,多半会遭人耻笑的。

    周三这天,寒潮来袭,玉州下了好大一场雪,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玉州市内的大街小巷房屋汽车,以及裸露在外的电线杆上,几乎都被白雪覆盖。

    早在凌晨三点钟,玉州市气象台便发布了暴雪蓝色预警,预计在未来的十二个小时内,玉州的降雪量将达到四毫米以上,局部可能达到暴雪,为了确保交通安全,玉州市政府已经做出明日各中小学集体停课一天的决定。

    王思宇丢下手中的签字笔,搓了搓有些发麻的双手,端起茶杯从椅子上站起,走向窗前,望着空中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忽地想起方晶来,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昨天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放假的第一天,方晶偷偷摸摸地溜到火车站,买了车票,打算到王思宇这边来过年,在候车室里闲得无聊时,她便拿起手机和王思宇聊天,提前泄露了这一消息,王思宇在劝阻无果的情况下,只好悄悄向陈雪滢告发。

    陈雪滢闻讯后大吃一惊,赶忙打车去了火车站,从候车室里把方晶押了回去,今天早上,两人乘飞机赶往江南省,在乘机前,方晶给王思宇一连发了二十多条短信,发了好大一通火,其中一条写的是“卑鄙无耻的大叛徒,小宇哥哥,讨厌死了,你在那边肯定包养了女人,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和别的女人乱搞一气,我非把你的xx给xx掉,不信咱们走着瞧,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最近一段时间,方晶俨然是以王思宇的未婚妻自居了,开始对王思宇的私生活横加干涉,每每两人在通电话的时候,她总是先倾听一下,似乎是在猜测王思宇所处的环境,而晚上视频聊天的时候,方晶总是让王思宇将摄像头向各个方向旋转一番,以便检查屋子里面是否藏有女人,王思宇这才明白,为什么当初方晶执意让方如海给自己装上一台全新的电脑,想必里面还是藏了些小女孩不可告人的心思,这个方晶啊!

    他还记得,去年下雪的时候,方晶拖着行李箱到青州探望自己的情形,那两只漂亮的羊角辫一直在眼前晃动,王思宇轻轻地喝了一口茶,抹着额头笑了笑,这个小丫头花样翻新,手段层出不穷,要是真的娶了她,估计会有些麻烦,最主要的是,她那俏皮的小鼻子实在是太灵光了,在嗅觉方面,比起最优秀的警犬来,都毫不逊色,这要是一个不小心,被她嗅到了身上有脂粉味,还真不好解释,恐怕总有一番波折。

    喝完一杯茶,王思宇返回办公桌后,放下茶杯,身上将桌面的日历拿起来,三天后是周六,那天是个极特殊的日子,那天是张倩影的生日,王思宇早已提前用红笔圈上,生怕自己因为忙碌而忘记了给张倩影打电话祝福。

    王思宇伸出手指,在日历上轻柔地抚.摸几下,心中满是温馨甜蜜,在几番思量之后,他又低下头来,摸起签字笔,伏案办文,半个小时后,将手头的工作办完,王思宇抬腕看看手表,已经接近晌午了,他便微笑着摸起手机,拨通了张倩影的电话,两人轻声软语地煲起电话粥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