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五十章 虫二

第一百五十章 虫二2017-11-9 12:58:10Ctrl+D 收藏本站

    第160节    第一百五十章      虫二

    从红都娱乐城回到家里,已经是夜里十一点,感觉有些疲倦,王思宇揉了揉发麻的太阳穴,先到浴室洗了个热水澡,出来后,换上衣服,便拿着一个黑色的口袋进了书房,把几本书放在书架上,随后从口袋里拿出档案袋来,打开后,从里面抽出几页纸,仔细地看了起来。

    半小时后,王思宇关上书房里的台灯,手里拿着那几页纸,神色凝重地从里面走出来,走进卫生间,站在马桶旁,掏出打火机,将手中的材料点燃,丢了进去,伸手轻轻按动银白色的冲水键,随着‘哗啦’一声水响,那些黑色的灰烬便被尽数冲走。

    和方系人马预料的一样,华西省常务副省长侯小强最先选择的反击线路果然还是在方如海身上,先来个调虎离山,大费周折地将方胖子调离本省,接着便令人在外围展开秘密调查,对电视台近些年来的财务状况进行明察暗访,试图从方胖子这里打开缺口,直接把火烧到玉州市市委书记方如镜的身上。

    这也难怪,且不说方如海的省电视台台长的敏感位置极易让人产生某种联想,单就他那庞大的外形来看,就像极了重量级的**分子,再加上方如海还住在豪宅之中,所以任谁想对付方家,都会优先考虑从他这边下手,只不过,极少有人知道,方如海的存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方系精心设计出的风向标和用以转移视线的诱饵。

    东湖区政治小地震之后,方系人马其实是一直都没有闲着,在突袭战之后,虽被省委文书记敲打,短期内无法再出重拳,但暗地里的小动作依然不断,‘掺沙子挖墙角’,步步为营,方如镜妙手频出,已经将自己的影响力逐步渗入到侯家原有的势力范围内。

    当然。侯副省长在省城经营多年,侯系势力盘根错节,而在上面,也有手眼通天的人物为之斡旋策应,保驾护航,即便是空降到华西的省委副书记省长李红军,也不敢直缨其锋,而是选择激活方如镜来牵制侯小强。

    挖墙角乃是老人家当年所创,屡试不爽,乃是x内斗争的不二法门,据何仲良透露,很快就有几位重量级的干部从老猴子那里跳过来,毕竟侯系也不是铁板一块,加之盘子太大,分歧很严重,这些年间,也曾发生过多次内部倾轧,对侯小强心存不满的人也大有人在,因此,在这方面,的确大有可为。

    王思宇很清楚,类似侯小强方如镜这种级别的领导干部,不是底下能动得了的,必须要中纪委的强力部门介入,才会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在此之前,一场旷日持久的对抗是在所难免的,这种对抗极有可能在政商两道同时展开。

    若想扳倒老猴子,必先要去其爪牙,断其财源,最大限度地削弱他的影响力,最后才能大造声势,将雪花般的举报信递呈上去,假如侯家在本省的实力没有得到撼动,那上面也不见得会有打大老虎的决心。

    王思宇刚刚烧掉的那几页纸中,就是已曝露出的侯系人马班底,他们将是方系优先打击的对象,上面有用红笔圈定的对象,其意不言自明,自然是重点关注对象。

    王思宇所在的省委督查室的情况比较特殊,虽然省委领导一再提出督查室要主动督查,但事实上,没有上面的批示,包括办公厅主任在内,没有哪个敢主动出手,那是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现,再加上督查室本身权力有限,对于复杂敏感的问题,多半以督促转办为主,以免惹火上身,引起下面实权部门的强力反弹,陷入被动局面。

    当然,假如有了省委领导的亲笔批示,那就不同了,运作得当,还是可以借机做些文章的,但要适度,毕竟对那位位高权重,执掌一方权柄的封疆大吏而言,其目光如炬,洞若观火,若是稍不留神,被其发觉,不要说王思宇了,即便是办公厅副主任梁桂芝,恐怕也会受到牵连。

    身为市委书记的方如镜自然深知其中奥妙,所以他让何仲良转告给王思宇一句话,“不急不躁,顺势而为。”

    这话是送给王思宇的,自然也是间接送给梁桂芝的,王思宇静静地躺在床上,将双臂垫在头底,细细地品味着这八个字,笑了笑,便拉上被子,抬手关掉了壁灯。

    第二天下午,雪虽然已经停了,风却渐渐大了起来,在警车的引领下,雾隐湖边的停车场内,停下了十几辆高档轿车,玉州市市委书记方如镜走出奥迪a6,在一众人的簇拥下,信步向前,欣赏难得一见的雪湖景象,王思宇的鼻子上顶了一副小墨镜,身上穿着一件崭新的皮衣,不声不响地走在满是泥泞的沙滩上。

    这件皮衣是何仲良刚刚从奥迪车的后背箱里拿出来的,尺寸稍微大些,不过这两万多块的衣服穿在身上就是不同,效果立竿见影,王思宇顿时觉得自己的领导气质又有了某种程度的飞跃,但他很有自知之明,清楚自己大概是这批人里级别最低的官员,所以他很低调地走在人群的最后面。

    “晴湖不如隐湖,隐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月湖,月湖不如雪湖。”雪中的雾隐湖果然别有一番景致,明镜般的碧波上,浮荡着洁白的冰雪,湖中的闲置的渔船上,竟载了厚厚的积雪,在风中漂浮不定,极为惹眼。

    众人沿着河边走了十几分钟,这时风渐渐大了起来,雾隐湖中泛起层层波澜,在猎猎风中,方如镜的心情大好,意兴豪发,不时地指着湖面,与身边的几个人谈笑风生,并即兴朗诵了《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其声慷慨激越,引来众人一片喝彩。

    而王思宇却没有注意到,他此时正躲在一棵树后,手里握着手机聊得正欢:“是啊……小宝贝……我也想你了……嗯……亲亲……摸摸……是真的啦……什么?你打错了?等等,先别挂……你不觉得这是缘分吗?”

    对面的女孩骂了声臭流氓,‘咔嚓’一声挂断电话,王思宇叹了口气,把手机揣到兜里,转过身时,却发现前面那些人已在百米之外,他赶忙抬手抹了一把前额,快步向前奔去,只一会的功夫,西裤上就溅满泥点。

    周日的上午,王思宇正躺在被窝里睡懒觉,却被一阵恼人的电话铃声吵醒,他迷迷糊糊地伸出右手,在床头柜上摸了半天,终于拿到手机,闭着眼睛接通后,却听对面没有说话,他便懒洋洋地问道:“哪位啊?”

    听筒里一片寂静,片刻之后,手机便被挂断,王思宇有些不耐烦地瞥了眼电话号码,却发现是张倩影打来的,他的睡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赶忙拨了回去,那边却已关机,正烦恼间,门外忽地传来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哒哒哒,哒哒哒…..”

    王思宇猛然从大床上跃起,飞快地向门边跑去,打开房门后,却见张倩影正微笑着站在门后,数月不见,她依旧是那样的美艳动人,眉如远黛,唇涂亮彩,白色的豹纹貂绒下,是一件黑色收腰连衣裙,绷紧的前襟露出一段雪白的肌肤,勾勒出高耸的酥胸,纤细的腰肢,浑.圆修长的美腿上套着长统肉.色丝袜,深红色高跟鞋恰到好处地衬托出那双纤巧圆润的秀足。

    见王思宇目瞪口呆地站在门口,张倩影不禁哑然失笑,伸出纤纤玉指在他的额头上轻轻一点,抿嘴笑道:“呆小子,傻站着干什么,人家都快累死了!”

    王思宇登时一声欢呼,扑过去抱起她,在原地转了三圈后,便眉开眼笑地向屋中走去,张倩影抬起右足,在门把手上轻轻一勾,房门便‘啪’地一声关上,王思宇抱着她重重地扑到床上,眯着眼睛亲了过去,两人拥吻了足足三五分钟,张倩影才颤动着睫毛把他推开,张开双臂,仰头深吸一口气,幽幽道:“到家了,感觉真好……”

    王思宇怀抱佳人,早已喜得眉开眼笑,忙不迭地点头称是,两人在床上温存一番后,王思宇刚把手探进张倩影的内衣里,便被张倩影一把拨开,她转身在王思宇的额头上香了一口,抬手打了个响指,“逛街去!go!go!go……”

    王思宇无奈,只好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跟在张倩影的身后,两人下了楼,打上出租车,赶到市区的繁华地带,漫步在各大商场里,最后各自捧着一大蓬棉花糖,勾着手指招摇过市,旁若无人地边走边吃。

    晚上回到家后,张倩影开始整理房间,清洗衣物,她毫不费力地将王思宇藏在各处的内衣内裤以及袜子翻动出来,丢在洗衣机里,王思宇在洗过热水澡,盘腿坐在床边,手里拿着遥控器,心不在焉地看着拖沓剧,直到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他才邪邪地一笑,举起拳头晃动一下。

    夜深人静,卧室里,轻柔的灯光下,是剧烈的喘息声,以及两个翻滚的身体,王思宇在和张倩影疯狂的xx,或许是忍耐得太久,王思宇显得比以往更加的勇猛,如雄狮般发起一波又一波迅猛的攻势,张倩影早已被杀得丢盔卸甲,溃不成军,被他折腾的死去活来,修长美好的身躯时而拉长,时而蜷缩成一团,被王思宇粗暴地挤压成各种形状,她撑着小嘴,在哭音中嗲叫着,呻吟着,轻声地啜泣着,而那十根涂着黑色的指甲,早已深深地陷入王思宇的后背中。

    王思宇将那双纤细修长的**,望着眼前美艳如花的张倩影,拼命地耸.动着身体,纵情地侵犯着,身上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他的心中充满了征服的快感,在几度杀伐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加快了节奏,终于,在某个战栗的瞬间,两人同时发出令人惊悸的呐喊声,紧接着,在一阵剧烈的痉挛与紧缩中,迎来最猛烈的喷发,在一**浓郁滚烫的浇注下,张倩影紧紧地抱着王思宇的后背,身子如筛子般颤动着……

    -----第三卷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