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章 竟然是他

第二章 竟然是他2017-11-9 12:58:12Ctrl+D 收藏本站

    第162节    第二章    竟然是他

    餐桌上摆放着热气腾腾的饭菜,有王思宇平时最爱吃的糖醋鲤鱼粉蒸牛肉五香鸡翅,可他今天却胃口不佳,漫不经心地往嘴里扒着饭菜,味蕾如同麻木了一般,根本品不出什么滋味。

    瑶瑶刚才在楼下运动了一番,现在倒是食量大涨,手里拿着鸡翅吃的正欢,不一会的功夫,桌边倒丢了五六块脆骨,廖景卿见她吃得油渍麻花的,不禁微微一笑,从桌边拿起餐巾纸,细心地为她抹去嘴角的油渍。

    王思宇的手机忽地震动起来,他放下碗筷,皱着眉头接通,听筒里面传来杜峰的声音,自从离开青州后,王思宇倒有很长时间没有和这位周松林的秘书联络了,以前两人的关系还是极好的,但太久没联络,语气中便自然流露出少许的生疏。

    王思宇客气地说了声‘请稍等’,冲对面的廖景卿抬手示意,便拉开椅子站起来,握着手机,快步穿过那道月亮门,走到书房里,随手把书房的门轻轻带上,便倚在门边,悄声地和杜峰交谈起来。

    杜峰在和王思宇开了几句玩笑后,便告知他,周书记明天要来玉州,准备参加为期两天的全省经济会议,会议期间将非常忙碌,再加上计划要拜访几位老领导,估计没有时间和王思宇见面,所以就在明天晚上七点半,约王思宇在银泰大酒店见面叙叙,王思宇赶忙答应下来。

    挂断电话,王思宇忽地在书房的墙面上发现一张画轴,上面画的却是前段时间畅游罗敷山水库时的场景,水面泛舟,舟上有一女童嬉戏,而一婉约女子独立船头,眺望远处的风景,在画面的另一侧,则是两人坐在石上,放竿垂钓,其山也闲,其水也静,画面上满是轻松愉悦的意味。

    王思宇背着双手,静立画前,目光游走在这一卷山水之间,不禁啧啧称赞,而当他在画面左下方发现那‘芜菁夫人’四字印章时,不禁展颜一笑,笑着摇摇头,接着把目光移到书案上,朱红色的书案上,除了放了几本闲书外,还摆着一幅毛笔字,宣纸上的字体隽秀柔美,写的是:“山寒水瘦,不知明月为谁好。”

    王思宇拉开椅子坐下,从笔筒内摸出一管毛笔,蘸了墨汁,将笔尖在砚台上力道均匀地磨触了几下,略一沉思,便在旁边一幅空白的宣纸上写道:“云淡风轻,更有澄江消客愁。”

    写完后颇觉满意,王思宇把毛笔信手插在笔筒里,低头吹了吹宣纸上的墨迹,抬手抹了下前额,酝酿好情绪,便苦着脸站起,转身离开书房,回到餐桌边,这时廖景卿已经为他盛上一碗新米饭,王思宇装出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很是夸张地摇摇头,这才端起饭碗,低头吃了起来。

    见王思宇情绪不佳,廖景卿不禁有些担心,蹙着眉头,拿筷子往王思宇的碗里添了些菜,便放下筷子,关切地道:“出什么事情了吗?”

    王思宇微微点头,把碗筷轻轻地放在桌上,欲言又止,过了好半晌,才又叹了口气,低声道:“刚才同学打来电话,他姐姐家出事了,那小女孩才十岁啊,她那个继父,哎,不说了,不说了……以前看着挺好个人啊,谁成想,真是禽兽不如……”

    说完这番话,王思宇端起碗来,假意吃饭,眼角的余光瞥向廖景卿,果然见她俏脸上微微动容,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开始起作用了,干这种事情,要恰到好处,说多了反而会引人怀疑,王思宇觉得刚才的话恰到好处,便不再多言,而是专心吃饭,这下胃口就好了许多,夹起一块鱼肉丢在嘴中,味道鲜美之极,他便细细地品尝起来。

    廖景卿略一沉思,便摇头叹息道:“这种事情听说很多的呢,那个孩子真可怜。”

    说罢她便端起碗来,埋头吃饭,王思宇忙用胳膊肘碰了碰瑶瑶,挤咕下眼睛,发出暗号,瑶瑶把啃得干干净净的鸡翅丢在桌子上,拿手挠着脑袋,抬眼望天,嗯嗯了半天,总算记起王思宇在吃饭前教给她的台词,便磕磕巴巴地道:“妈妈,妈妈……嗯……我才不要新爸爸呢……你要是给我找了新爸爸,我就……我就出家离走……”

    王思宇见她虽然背错了成语,但大概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不禁喜上心头,但他不敢在脸上表现出来,反而皱着眉头,低声呵斥道:“瑶瑶,不许乱说,妈妈有权选择自己的幸福。”

    由于之前时间仓促,没有经过充分演练,瑶瑶这时就有些发懵,她哪里晓得这是在做戏,只是觉得奇怪,便眨巴着大眼睛‘哎’了一声,扭头冲王思宇诧异道:“舅舅,舅舅,刚才不是你让……”

    王思宇见事情马上就要败露,手疾眼快,抄起一块鸡翅膀就塞到她的小嘴里,拍着瑶瑶的后背道:“瑶瑶啊,舅舅是让你多关心妈妈,但不是这么关心,明白吗,你还小,很多事都不懂,以后大人的事情少管,嗯,乖,听舅舅的话,不要再乱说话了,一会舅舅给你讲狼外婆的故事。”

    瑶瑶这才点点头,捧着鸡翅吃了起来。

    廖景卿轻轻叹了口气,抬手在瑶瑶的前额上抚摸几下,便柔声道:“放心吧,我的傻丫头,妈妈永远都不会给你找新爸爸的。”

    听完这话,瑶瑶露出很开心的样子,王思宇心里的一块石头也就落了地,便专心吃起饭来,趁着廖景卿去厨房添菜的空当,他对瑶瑶伸出拇指晃了晃,随后一大一小,两只手掌轻轻地拍了一下,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饭毕,收拾完碗筷,廖景卿便从卧室里拿出几个服装盒来,嘱咐王思宇到瑶瑶的房间里换上,看看是否合身,王思宇进了屋子,将盒子依次打开,见里面分别是黑色的呢子风衣,银灰色的毛衣,以及一条蓝黑色休闲裤,还有一双圆头精致皮鞋,换上衣服后,感觉大小正好合适,王思宇不禁佩服廖景卿的细心,心中满是感动。

    从书房里走出来,廖景卿便拉着王思宇走到镜子前面,王思宇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也觉得比以往精神了许多,便微笑着感谢道:“姐,真是不好意思,又让你破费了。”

    廖景卿笑了笑,摇头道:“应该的,入冬了,外面那么冷,不多添几件衣服哪成。”

    王思宇知道,因为自己没有穿皮衣出门,所以让廖景卿误会自己是手头拮据,才没有添的外套,不过话说回来,他的手头倒确实一直不宽裕……

    既然廖景卿已经明确表态,王思宇便去了一块心病,心情立时大好起来,他自以为大功告成,便笑着坐到沙发上,给瑶瑶讲了几个小故事,两人正玩得开心时,廖景卿的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她接起来后,听了一会,便微笑道:“好的,那就明天上午十点钟,海兰路那家上岛咖啡吧,嗯,好的……”

    王思宇登时心里一凉,叹了口气,把正听得津津有味的瑶瑶放在沙发上,坐了一会,便起身告辞。

    回到家后,王思宇先给贺焰飞打了电话,让他通知邱兆官到海兰路的上岛咖啡,三个人聚聚,贺焰飞忙不迭地答应下来。

    王思宇之所以让贺焰飞带邱兆官来,就是通过几件事情,让王思宇敏锐地发觉到,邱兆官这人背景不简单,在省城似乎很吃得开,如果想要找某人的麻烦,他倒是个上佳人选,至于贺焰飞,倒只能干干跟踪的活。

    第二天上午,不到九点半,王思宇便早早地来到那家上岛咖啡店门口,他的身上穿了件半新不旧的风衣,头上戴着一个礼帽,鼻子上顶着一副墨镜,整个人打扮得如同电影里xxx特务一般,全身上下,没有半点督查室副主任的做派。

    他一只脚已经快要迈进店门里,却见左前方的路边黑压压地围着一圈人,人群中停着一辆自行车,车筐里放着为数不多的报纸,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站在自行车前,正在大声吆喝:“看报,看报,今天的头版头条,亚钢老总柳显堂跳楼自杀,留下娇妻美妾独守空房。”

    王思宇被广告词的最后一句打败了,立时转身奔了过去,挤进人堆里,举着胳膊交了五块钱,抢来一份高价的玉都娱乐报,捧着报纸进了咖啡店,这时咖啡店的一楼已经坐了不少人,倒有大半的桌子上都放着报纸,连门口的垃圾箱里都塞着玉都娱乐报,王思宇不禁叹了口气,为自己刚才的冲动后悔不跌,操地,这五块钱花得冤枉,半斤大蒜没了。

    咖啡厅里,众人神态各异,有差异有惋惜,也有人幸灾乐祸,都在窃窃私语,柳显堂这位玉州名人的非正常死亡,给大家带来了莫大的震动,更带来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王思宇走到角落里,挑了个不太显眼的位置坐下,先点了咖啡,便坐下来看报纸,不到十分钟的功夫,贺焰飞和邱兆官便开车赶来,两人手里都拿着一张报纸,他们发现王思宇已经提前来了,就都有些难为情,赶忙走过来,贺焰飞一脸歉意地道:“主任,抱歉,路上堵车了。”

    王思宇抬手看看表,他们两人倒提前了十五分钟,是自己来得太早了,怪不得别人,便点头笑了笑,端起茶杯向对面指了指,贺焰飞和邱兆官便微笑着坐下,三人闲聊了几分钟,贺焰飞便走出去,过了一会才满脸失望地道:“今天什么日子,上午包间就满了。”

    王思宇挑了挑眉头,沉声道:“坐这里最好。”

    邱兆官没有说什么,只是摸着咖啡静静地品尝,心无旁骛,似乎并不在意王思宇为什么叫他来。

    贺焰飞却歪着脑袋想了半晌,又瞥了一眼手中的报纸,终于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微微一笑,轻声道:“主任,叫我们来是谈亚钢的事情吧?”

    王思宇没有抬头,‘哗啦’一下翻动着手中的报纸,不置可否地点点头,轻声道:“说说看。”

    听着贺焰飞的汇报,王思宇眼角的余光不时瞥向门边,二十分钟后,廖景卿便带着瑶瑶出现在门口,她的旁边还有一位披着金色波浪长发的女人,那女人虽然已是半老徐娘,依旧皮肤白皙,风韵犹存,王思宇猜想,此人或许就是瑶瑶提到过的张阿姨吧。

    王思宇见她们两人说说笑笑,看起来很是亲密,两人牵着瑶瑶的小手,在窗边寻了位置坐下,点了咖啡甜点,边喝边聊,几分钟后,门口又出现一个人影,王思宇只匆匆瞥了他一眼,便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赶忙将帽沿向下拉了拉,遮住大半张脸,心中一片狐疑:“怎么会是他?”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