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章 第二春

第三章 第二春2017-11-9 12:58:13Ctrl+D 收藏本站

    第163节    第三章      第二春

    来的人恰恰是青州市的专职副书记周松林,他梳着整洁光亮的大背头,虽说身材有些稍稍发福,但脊背拔得笔直,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儒雅中透着刚毅,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番大领导的派头,那是几十年来在官场中培养出来的,拥有这种气质的人,即便是穿着再普通的衣服,也隐藏不住,而没有的人,即便刻意伪装,也模仿不出。

    王思宇推了推帽沿,拿报纸遮掩住面部,只用眼神跟着周松林移动,见他信步走到廖景卿的对面,廖景卿和她的同事便微笑着站起来,三个人打完招呼,便坐在那里闲聊,两桌的距离有些远,尽管耳朵竖得老高,王思宇只听到廖景卿微笑着说了一句‘您就是周媛的爸爸吧。’

    接下来,就听不清他们在讲什么,但从这三人的面目表情和动作举止来看,王思宇已经猜出了几分,这分明是个误会,周松林显然是来道歉的,而非是相亲。

    稍加思索,王思宇便确定,这种可能性极大,周松林因为当年打的一个招呼,导致廖长青在毕业分配上受到刁难,被发配到玉源县的煤矿上,死于一场意外的矿难,这件事情不但导致周松林父女反目成仇,也使得廖景卿备受打击,在这件事上,周松林一直耿耿于怀,这是他最大的一块心病,现在他和女儿的关系,因为自己前段时间的穿针引线,居中协调,已经渐渐有和好的迹象,假如能够求得廖景卿的谅解,或许,他的自责和痛苦就会少些。

    从刚才的情形来看,想必周老爷子这次是专程前来向廖景卿谢罪的,瑶瑶年纪小,极可能听错了电话内容,这才导致虚惊一场,王思宇端着咖啡笑了笑,暗想这便是所谓的关心则乱吧,自己太在意廖景卿了,这才会患得患失,闹出误会来。

    接下来的情景,更加证实了王思宇的猜测,十几分钟后,周松林从桌边站起身来,向廖景卿深深地鞠了一躬,而廖景卿则微笑着站起身来,和周松林握了握手,轻声交谈了几句,便带着瑶瑶先行离开。

    看着廖景卿袅娜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王思宇长出了一口气,端着杯子笑了笑,冲着坐在对面,有些茫然的贺焰飞点头道:“好,那就先这样,你和小邱加个班,到亚钢下面的企业去跑跑,结合去年调查的情况,整理出一份详细材料来,周二下午前交给我。”

    贺邱两人忙站起身来,转身向门外走去,邱兆官走到半路时,忽地瞥见正端着咖啡微笑的周松林,以及坐在他对面笑吟吟的那位中年美妇,他忙抬手遮住侧脸,快步走了出去。

    王思宇望见这一幕,不禁微微皱眉,若有所思地端起杯子,品上一口咖啡,笑了笑,便把目光投向周松林那桌,这时却见那中年美妇极为动情地说了几句,周松林似乎也颇有感悟,伸出手来,搭在那妇人白净的手上,轻轻地拍了拍,两人四目相对,竟好似擦出火花来。

    王思宇低头哑笑了半晌,暗想这回老爷子应该不会再嚷嚷年老寂寞了,只是仍觉得有些好奇,这两人是什么时候勾……嗯……相识的呢……

    正看得有滋有味时,却见两人离开桌子,一前一后走出咖啡店,王思宇赶忙拿报纸做掩护,从后面小心地追了出去,站在门口,见周松林和那中年美妇出了门后,就不再说话,并且有意识地保持了几米远距离,似是毫不相识的路人般,分别招手上了出租车,一个向东,一个向西驶去,

    王思宇将报纸卷成筒,皱着眉头在掌心里拍打几下,便嘿嘿地笑了起来,昨晚接到杜峰的电话时,他就有些纳闷,全省经济会议明明是在永颐山庄度假村召开,周老爷子怎么会约自己在银泰大酒店见面呢,有情况,绝对有情况……王思宇下意识地揉着下颌,眼睛里冒着精光,脑海中也开始浮想联翩起来,看样子,周老爷子这棵老树,极有可能会焕发第二春。

    回到家中不久,王思宇便接到了办公厅副主任,督查室主任梁桂芝的电话,梁桂芝在电话里让他对亚钢的事情重视起来,估计用不了多久,督查室就会再次派人进驻亚钢,王思宇向她打听了一些具体情况,梁桂芝便轻声讲述起来。

    去年四月中旬,因对企业改制重的工作组引发不满,上千名亚钢职工将改制工作领导小组的几名成员围困在办公楼内,不许他们外出,围困时间长达六十八小时,直到国资委和省政府的两名领导亲自到现场做出承诺,改制将无限期暂停,工人们才陆续撤离。

    事后,在省委文书记的指示下,省委督查室派出以肖冠雄副主任为组长的督察组进驻亚钢集团,进行了为期两周的明察暗访,但由于亚钢集团上下抵触情绪强烈,肖冠雄在多次碰壁后,为避免再次激化矛盾,就给梁桂芝打了电话,督查组在没有丝毫收获的情况下,便草草撤离。

    柳显堂自杀前曾任亚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委书记,曾经是玉州市名噪一时的风云人物,他从一个普通的钳工,经过自身的努力,最终当上了亚钢的一把手,而在近十多年来,曾多次当选为省人大代表省总工会先进工作者省劳动模范,虽然近几年企业经营状况不佳,但他还是经常受到媒体的追捧,除了一些津津乐道的花边新闻外,前年民间还爆出他拒当副市长的传闻,这更增加了他的传奇色彩。

    通过梁桂芝的透漏,王思宇得知,柳显堂之所以会自杀,极有可能与他在境外赌博的事情有关,*一个月前,曾向边境周边七省区公安厅发出通知,令他们展开一次大规模的行动,全力清剿边境一线的赌博犯罪活动。

    这次的专项行动收获颇丰,除了令一些赌场关闭外,也抓获了一批长期越境赌博的赌徒,而根据其中两人的交代,办案人员掌握了柳显堂挪用巨额公款进行赌博的部分证据,正当办案人员打算继续追查时,柳显堂提前得到了风声,在凌晨两点半钟的时候,从亚钢总部大楼的十七楼办公室内,推开窗户跳楼自杀。

    柳显堂的尸体是在凌晨四点多钟被一位早起晨练的工人发现,因此报了案,警方从他的办公桌上发现了一封悔过书,在悔过书里,他承认,自己曾十多次打着出国考察的旗号,在缅甸等地的境外赌场进行豪赌,由于前两次赌博输掉了二百万,他不甘心,便总想着翻本,没想到越赌陷得越深,直到十几天前的最后一次参赌,他共计输掉三千六百万元。

    挂断电话后,王思宇把黑皮本子丢到一旁,又拿起那份报纸,皱着眉头看了起来,他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忘记了,但任他如何努力去想,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晚上七点半,王思宇如约来到银泰大酒店,敲开了周松林的房门,周松林的精神很好,满面红光,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来,眉宇间有着难得一见的惬意,他穿着一件深灰色格子睡衣,脸上带着一副老花镜,正坐在朱红色的沙发椅上看文件,见王思宇进来,便抬头笑了笑,伸手向旁边一指,王思宇便微笑着放下手中的一袋水果,坐到沙发上,静静地等待。

    五六分钟后,周松林把手中的文件放在茶几上,把老花镜摘下来,丢到文件上,从烟盒里抽出烟来,向王思宇丢过去,两人抽着烟闲聊起来,周松林问起他最近的工作状况,王思宇便大略讲了一遍,在沉吟一会后,他便蜻蜓点水般地把方侯之争的事情也捎带提了一下,但在很多地方都有所保留,没有讲得太细。

    周松林是何等人物,只抬眼望了王思宇一眼,便拿起一管签字笔,轻轻地敲打着茶几,皱着眉头道:“方侯相斗,那是高层间的利益之争,也是两大势力的明争暗斗,如此风云,哪里是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能参与的,你啊,就给我躲得远远的,老老实实做事,千万不要犯糊涂。”

    周松林似乎并没有在意王思宇身份的变化,依旧是以长辈的口吻对他进行着教训,而王思宇也不以为意,反而觉得这很正常,很多时候,周松林在他面前并不像一位市委副书记,反而像一个很爱唠叨的寻常老人,事实上,王思宇和这位周老爷子似乎都很享受这种感觉。

    当然,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赞同周松林的观点。

    以方如海对他的恩情,再加上和方晶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王思宇早已把自己当成了方家的一份子,有了这种认同感,为了方家,即便是再危险的事情,王思宇也还是会去做的,面对周松林的提醒,王思宇言不由衷地嗯了一声,端起茶水抿上一口,不再说话。

    周松林似乎是猜到了他的心思,呷了一口茶,神色淡然地道:“做官也好,做事也好,都要审时度势,顺势而为,大凡能成就一番事业的人,都不会为情所累。”

    王思宇皱皱眉头,轻声反驳道:“薄情寡性之人,想必也成就不了什么事业吧。”

    周松林笑了笑,避而不答,不动声色的瞥了王思宇一眼,丢下手中的签字笔,背着手走到酒店的窗前,拉开窗帘,点着一根烟,轻声道:“给你讲段陈年旧事吧……”

    曾经有位华西省的官员,在当市长的时候,政绩昭著,官声极好,但很多人都清楚,他之所以能走到那么高的位置,除了自己的能力和努力外,仍与一位老领导的提携分不开的,可是后来,当那位老领导和政敌斗得正火热时,恰恰是这位老领导最信任的市长第一个倒戈,从背后捅了他一刀,以致那位老领导阵败下阵来,被迫提前退休,半年后,那位老领导便抑郁而终,市长本来还想去吊唁,可老领导的家人在灵堂外摆上了一幅字,‘xxx与狗不得入内。’当时这件事情传得沸沸扬扬的,令此人在华西省颜面尽失,但他的官声虽丢了,官运却来了,自此平步青云,没出五年,就当上了省委副书记……

    王思宇手里握着棋子,叹了口气,他知道,周松林所说的那位省委副书记,多半就是方家的老爷子,他讲这番话的用意,无非是看出自己有时太重感情的弱点,所以特地来提点自己,不过两人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上没法沟通,王思宇是不会被周松林说服的,他低头盯着面前的茶几,有一搭无一搭地与周松林闲聊着。

    茶几上的果盘边,整整齐齐地摆着一叠文件,那叠文件上放着一副老花镜,一个放大镜。

    王思宇百无聊赖间,便伸手摸起放大镜摆.弄起来,这时忽地心头一动,猛然想起白天那位中年美妇来,他朝窗前瞥了一眼,见周松林站在窗前一动不动,正背着身子讲个没完,王思宇便悄悄地从沙发上站起,鬼鬼祟祟地溜到大床上,趴在那里,举着手中的放大镜,眯着眼睛四处寻找…..

    终于,王思宇在两个枕头的缝隙间,找到一根弯弯曲曲的金色长发,他如获至宝,笑眯眯地捏着这根头发溜下床,重新返回沙发上,捂住嘴巴偷笑了半晌,才把它丢到地上,信手从果盘里摸起一个大红苹果来,耳边听周松林继续道:“仕途艰辛,狠不下心来,是做不成事情的,如果有一天,站在你面前的对手是我,你也不能心慈手软,更不能不要感情用事,只有这样,你才能在官场上走得更远些。”

    说完,他随手弹了弹烟灰,还觉得有些不放心,便继续道:“另外,你还年轻,容易在女人问题上栽跟头,要切记洁身自好,千万要*住女人的诱惑,我们党不知有多少优秀的干部……最后都倒在女人的身上,教训惨痛啊……”

    周松林把一根烟抽完,转身微笑着面向王思宇,却见他手里拿着一片寸许长的小刀,在飞快地削着苹果,动作熟练之极,察觉到了周松林的注目,王思宇笑了笑,把削好的苹果随手丢进垃圾桶,手里拎着那条弯弯曲曲的果皮,脸上似笑非笑地道:“老爷子,请您放心,我都记住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