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章 年前

第四章 年前2017-11-9 12:58:15Ctrl+D 收藏本站

    第164节    第四章      年前

    周松林见王思宇那副惫懒的神情,便知道他没有听进去,但王思宇的性格他是极为了解的,认准的事情,即便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其实这也正是他欣赏王思宇的地方。

    只是,眼见他将被卷入方侯之争中,周松林还是隐隐有些担心,毕竟,省城这两大势力的倾轧,势必会掀起一场飓风,以王思宇目前的实力,别说是风暴中心,即便是处在边缘地带,也极可能被撕得粉碎。

    想到这,周松林微微皱眉,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叹息道:“初生牛犊不怕虎,说的就是你这种愣头青。”

    王思宇笑了笑,站起身来,拿着周松林的茶杯,为他沏上新茶,之后慢吞吞地走到窗边,望着玉州城外灯火通明的夜景,轻声道:“没办法,很多事情从开始就注定的了,因为,总有些东西是我们无法割舍的。”

    品着王思宇这句话,周松林微微一愣,默然半晌,端起热气腾腾的茶杯喝上一口,随后闭上眼睛,仰坐在沙发里,脑海里浮现出女儿周媛那张冷若冰霜的面孔,嘴角不禁浮起一丝苦笑……

    两人闲聊了一会,又下了几盘棋,王思宇瞥见周松林的脸上浮起一丝倦意,便丢下棋子,起身告辞,回到家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他到书房里看了一会书,便早早地躺下休息。

    周一上午,华西省经济工作会议隆重召开,省委省政府的主要领导同志均出席了会议,各市市委书记市长以及发改委经信委*主要负责同志省直各部门主要负责领导省人大省政协各工作机构和专门委员会主要负责领导中央驻华西单位和部分企业主要负责人参加了会议。

    省委文书记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他辩证地分析了华西省面临的诸多机遇和挑战,深刻阐述了加快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明确提出了明年全省经济工作的指导思想总体要求和重点任务。

    省长李红军在会议上着重提出,华西省经济落后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于国有经济的比重过高,使得地方经济过于僵化,缺乏活力,要想彻底盘活华西省的地方经济,就必须尽快解决国企改制问题,要在未来的两到三年内,将原有的国有经济成分从76%降到50%以下,而在开局之时,就要选择在亚钢集团这样的大型省管国企上取得突破。

    为期两天的会议为华西省新的一年制定了明确的目标,gdp增长目标是10%,为实现10%的经济增长目标,必须在其他主要经济指标上与之适应,会议确定的具体指标是: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增长25%;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30%;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6%;外贸出口增长18%;实际利用外资增长20%……

    王思宇拿到会议纪要时,已经是周三上午,他仔细地阅读了文件,不禁微微摇头,事实上,他对这种以gdp为纲的发展模式产生了极大的怀疑,因为他总觉得这数字的背后隐藏了太多的问题,王思宇拿着文件站起来,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才坐回椅子上,把文件轻轻丢在办公桌上,拿笔在“继续加大在基础建设方面的投入。”上画了个波浪号,随后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白纸,在上面标注道:“开膛破肚,修桥铺路。”

    要想拉动gdp,基础建设自然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方式,但王思宇总觉得这里面有些急功近利的色彩,特别是在路桥建设方面,几乎成了**的温床,往往形成了该修的路迟迟无法立项,不该修的路修得没完没了,很多的地方好好的公路三年一小修,五年一大修,更有些地方的公路五年之内修了三次,简直是在糟蹋老百姓的血汗钱。

    在看到文件上对大力发展房地产业方面的论述后,他便信手在白纸上画了个金子塔,金字塔的最底层画了个黑瞎子,写上“政府炒地,短视。”接着在金字塔的第二层画上一头狼,在上面写着“开发商暴利,贪婪。”随后在金子塔的第三层画了一只狐狸,在上面写着“游资炒房,狡猾。”在金子塔的最顶端,王思宇提笔画了个暴汗的小白兔,在旁边打个问号:“买还是不买?”

    其实他也知道,地方政府把房地产业这项民生工程做成暴利行业,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毕竟现在的地方财政大部分都是土地财政,没有高价卖地得来的资金,恐怕很多*那边要揭不开锅了,不光华西省是这样,全国基本都是这个情形,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至少在十年之内,是无法解决的。

    最后,王思宇在招商引资那里,将‘充分发挥华西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一项打了个大叉叉,在白纸上写道:“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华西的劳动力资源还要廉价到多久?十年还是二十年?”

    他端起茶杯抿上一口茶,压住心头蹿起的火气,王思宇叹了口气,将白纸揉成一团,直接丢到垃圾桶里,坐在椅子上抽了根闷烟,不禁苦笑着摇摇头,自己考虑问题的角度和方式也不见得对头,自己这个副处级干部能看到的,上面自然也能看到,那些省委大佬们都是何等高明的存在,哪里会不如自己个官场新丁,与其空发牢骚,不如脚踏实地,干点实实在在的事情,想到这,他把烟蒂掐灭,丢在烟灰缸里,重新将贺焰飞和邱兆官整理好的卷宗拿过来,仔细地翻阅起来。

    不出众人所料,柳显堂的案子得到了省委领导的高度重视,省委文书记亲自做出三点批示:

    一是立即成立‘维稳工作组’,由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省国资委党委书记侯小强亲自负责,‘维稳工作组’将先行进驻亚钢集团,尽快任命新的董事长,要做通工人的思想政治工作,帮助他们解决遇到的实际困难,在保障亚钢正常生产秩序的同时,确保三千名亚钢工人过个安定祥和的新年。

    二是省纪委监察厅国资委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柳显堂案进行深入调查,无论牵涉到任何人,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三是由省委办公厅督查室牵头,与省国资委省发改委省经委审计局劳动局组成调查组,深入企业内部,进行认真细致的调查研究,发现问题,找出彻底解决亚钢问题的办法,务必于两个月内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

    王思宇燃上一根烟,仔细地翻阅着厚厚的卷宗,过了许久,他才摇头笑了笑,拿着卷宗走出去,敲开了梁桂芝的办公室,两人轻声地讨论起来。

    下班后,王思宇接到何仲良的电话,两人一道吃过饭,在红都娱乐城的包间里聊了很久,晚上回到家,王思宇感觉异常疲倦,便没有洗澡,直接脱了衣服,躺在床上,正在迷迷糊糊间,枕边的手机忽地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王思宇伸手摸过手机,见是刘天成那厮打来的,便接通电话,懒洋洋地道:“喂,我说,新郎官,怎么这么晚还没休息?扰人清梦啊!”

    刘天成讪讪地笑了笑,随即压低声音,轻声道:“王兄,有个事情想跟你商量下,我有点拿不定主意。”

    王思宇揉了揉太阳.穴,把身体向床头的方向移了移,缓缓道:“天成,什么事啊,搞得神秘兮兮的,说说看。”

    刘天成深吸一口气,语气诚恳地道:“王兄,结婚那天,辖区里有个开洗浴中心的老板给我包了五千块钱的红包,前两天找到我,说要给我每月开支,一个月两千,我拒绝他的时候,他透露所长和教导员都拿了,我有点动心,娜娜的意思也是不拿白不拿,我想问问你,这钱咱拿不拿。”

    王思宇微微皱了皱眉,扶着手机道:“天成啊,你既然能告诉我,就说明没把我当外人,那我就跟讲实在话,别拿,收了人家的钱,你就得给人家办事,慢慢的,你就会被套进去,再说了,这钱是越收胆子越大,现在是人家送,以后就变成你主动要了,长期以往,早晚有出事的那一天,到时候再后悔可就晚了,干.你们这行的是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一个不小心就会从抓人的变成被抓的,依我说,好好过日子要紧,千万别让钱迷了眼睛,娜娜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她懂个什么,听我的,安心干工作,别走歪门邪道。”

    刘天成‘喔’了一声,便点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明儿就给他回话……”

    两人正说着呢,王思宇就听电话那边传来娇滴滴地一声老公,接着刘天成便喊了声拜拜,挂断电话,王思宇摸着手机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在枕边,随手关掉壁灯,开始静静地想着刚才通话的内容。

    说起来,王思宇和警察这行当倒是有缘分,他的朋友不多,倒有三个是在干这个职业的,老邓加上李飞刀,再加上刚刚通话的刘天成,通过和这三个人接触,让王思宇对警察有了最直接的认识,这绝对是高危职业。

    据说从九三年以来,国内每天都有警察牺牲,而每小时都有警察负伤,他们的对手大都是些手段残忍的亡命之徒,即便邓华安那么好的伸手,身上也是伤痕累累,还有三个弹孔,那的确是在刀锋上跳舞的职业。

    但因为警察和社会的阴暗面接触太多了,所以有时难免也会沾染上一些恶习,除了一身匪气外,很多人的心理也容易失衡,极易被犯罪分子拉拢或者收买,再加上个别爆出的案子为整个公安系统抹黑,有时候辛辛苦苦破了一年的大案要案,只因为一两件丑闻爆出来,就会严重损害警队的形象,老百姓也常常不理解,干警察的,也的确不容易。

    他正想得入神,手机忽地又震动起来,王思宇接起手机一看,还是刘天成的号码,他就有些纳闷,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次接通后,他喂喂喊了半天,也没有回音,仔细听去,却不禁吓了一跳,王思宇从床上翻身坐起,摸着手机听了十几分钟,才嘿嘿笑着挂断,啧啧赞叹道:“真没想到,模样一般,声音倒挺勾人的。”

    经过这么一折腾,他就有些失眠了,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也睡不着觉,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廖景卿那绝美脱俗的面孔来,暗自揣测着,她如果……一定更加好听十倍,这么想来,脑海里就浮现出许多虚无缥缈的景象,身上一阵阵地发热,王思宇感到口干舌燥,索性掀开被子,光着屁股从床上跳下去,到浴室里冲了个凉水澡,擦干之后才走回来,喊了一声廖姐姐我来了,便掀开被子钻了进去,躺在被窝里闭着眼睛捣鼓了半天,才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