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章 线索

第五章 线索2017-11-9 12:58:17Ctrl+D 收藏本站

    第165节    第五章      线索

    上午十点,省委办公厅督查室的大会议室里,深红的会议桌边坐了十几个人,会议室里不时有人咳嗽一声,端起茶杯喝上一口,根据省委文书记的指示,由督查室牵头,省国资委省发改委省经委审计局劳动局组成的联合调查组正在召开第一次会议。

    因为是在年根底下,参加会议的众人均有些心不在焉,脸上的表情也都跟外面的天气一样,阴沉沉的,见不到一丝阳光,早在开会之前,众人便把那个跳楼自杀的柳显堂骂了个狗血喷头,那个挨千刀的家伙好死不死,赶在年前寻死,非但搞得自己家的年没法过,还连累大伙都跟着操心受累,搞不好,几天后的除夕之夜,众人就要在亚钢集团过了。

    王思宇坐在梁桂芝的身边,目光不时地扫向与会众人,最后,他把视线落在国资委的副主任熊国章身上,熊国章约莫有四十岁上下,身子不高,一身学者气度,他身上穿着灰色的皮袄,那张圆圆的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和善的目光从镜片后面投射出来,落在桌面的文件上,他此时正用软绵绵的腔调,细声慢语地介绍着亚钢集团的情况。

    亚钢集团成立于1986年,为华西省国资委旗下独资企业,下辖一个年产200万吨的特种钢厂,以及一个年产七十万吨的建筑用材的钢厂,注册资金2.3亿元,在册职工4872人,其中在岗职工1753人,以前经营状况良好,一直是省内的明星企业,纳税大户。

    但受前年钢铁行业不景气的大气候影响,亚钢集团的经营状况开始迅速恶化,企业在不足半年的时间里便陷入举步维艰的窘迫,生产线曾经一度瘫痪,与省内各大金融机构的贷款意向也被迫中止,后来,依靠刚刚就任的侯小强副省长的大力斡旋,终于从建行成功贷到款项,用于建设高炉喷煤工程电厂二期工程450立方米高炉工程等重点项目,确保了亚钢维持生存和发展。

    但去年一季度,受全省高速公路环境综合整治的影响,亚钢被多次停电停产,最终导致2号高炉被整体拆除,再加上钢铁业遭遇整体困境。大宗原燃料涨价生铁市场滞销的影响,林钢被迫采取限产措施,企业生产经营损失惨重,前年下半年至今,每月亏损1800万元左右。

    内忧外患之下,省国资委不得不将重组改制提上日程,先后与三家企业进行了联系,最后与香港一家上市公司签订了意向协议,对方也将协议款打到帐上,但没想到的是,在改制进行的过程中,由于民主程序不健全,改制方案没有经过职工*进行充分讨论,在方案中忽视了职工的切身利益,也没有经过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引起职工的质疑和严重不满,这种不满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最终引发了围楼事件,导致改制被迫流产。

    熊国章读完几篇材料后,端起杯子喝上一口,随后转头望去,只有省委办公厅的梁副主任在仔细倾听,而她身边那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也在认真地做着记录,除此之外,桌边众人一个个都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抬眼望天。

    他此时也没了继续讲下去的耐心,把杯子轻轻地放在桌子上,抱着膀子道:“接下来的情况大家也都清楚了,柳显堂跳楼自杀,亚钢工人打算闹事,侯省长带着维稳工作组过去视察,承诺过年给他们每人分五百块钱,外加五十斤大米,二十斤猪头,两桶豆油,现在已经把工人的情绪稳定下来了,纪委那边还没有消息,不过据说昨晚上检察院的人把柳显堂的老婆抓走了。”

    说到这里,他便停顿下来,面带微笑地拿眼睛去找梁桂芝,梁桂芝笑眯眯地推了推眼镜,拿手轻轻拍了拍桌子,这十几名处级干部便不约而同地挪动了几下身子,将姿势调整好,均把目光投向这位省委办公厅副主任身上,王思宇也停下手中的笔,将黑皮本子合上,盖住了刚刚画好的那只憨态可掬的灰熊猫。

    梁桂芝抬手扶了下眼镜,便笑眯眯地问道:“熊副主任刚才所介绍的内容,大家还有没有什么疑问的地方。”

    众人均摇头,亚钢集团的问题错综复杂,众人早有耳闻,文书记批示要求两个月内找到彻底解决问题的办法,在座的众人心里都有些没底,毕竟国企沉疴旧疾,积弱难返,非改制而难以起死回生,但亚钢的改制工作矛盾重重,稍不谨慎,即会引发职工大规模上访,或者更加恶劣的**,要想制定出上下都满意的方案,谈何容易。

    梁桂芝先是点了名,请各部门的领导都讲了几句,见众人都是避重就轻地讲了些冠冕堂皇的套话,便皱皱眉头,把目光转向王思宇,见他微微点头,梁桂芝便微笑着将接下来的工作步骤和各部门职责明确了一下,她讲话思路清晰,声音明快,只几分钟的功夫,就把该交代的都说完,最后,梁桂芝顿了顿,抬高声音道:“为了便于工作的顺利进行,经省委韩副秘书长同意,任命督查室王副主任和国资委的熊副主任为调查组的副组长,具体负责调查工作,现在,就请王副主任讲几句。”

    在稀稀拉拉的掌声里,王思宇微笑着点点头,声音不徐不疾地道:“该讲的梁主任都已经讲完了,我只补充几句,那就是时间紧任务重,请各部门的同志回去一定要做好相应的准备工作,我建议,工作组年后就驻厂调查,请熊副主任及时和亚钢集团联络,安排好相应工作。”

    梁桂芝端着茶杯微笑着点点头,会议便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结束,众人都是长出了一口气,大年三十不用在工厂里过了,于是众人在走到王思宇身边后,都极为热情友好地与他握了握手,这才纷纷离开会议室。

    其实,他们不知道,关于彻底解决亚钢集团的问题,王思宇早已和梁桂芝研究好了方案,上次的改制方案之所以没有成功,其根本原因,就是评估机构的人被港方收买,他们将集团资产压得极低,减去职工安置费用外,竟相当于以五千万的价格购买了亚钢集团,这简直和抢夺无异,而省政府那边批准的理由更是离谱,是为了引进战略合作伙伴,消息传出后,亚钢工人群情激奋,这才导致了问题的激化。

    所谓彻底解决亚钢问题,其实就是为它找到一个好婆家,为此,王思宇昨天和梁桂芝研究了一下午,最后,他把目光投向了隐湖集团,其原因很简单,隐湖集团是省内的明星企业,也是实力雄厚的上市公司,王思宇还很清楚地记得,他曾经和刘天成在东湖区国际大酒店吃过白食,那一顿接近两千多元的饭菜,都是娜娜买的单,下到隐湖集团的帐里,也正是那次,让他遇到了唐婉茹,惹来了好多麻烦。

    这次,王思宇还想让隐湖集团买单,再吃他一次白食,并且,由唐婉茹这个总裁助理来游说隐湖集团的老总,想必会有很大的成功机会,梁桂芝本来并没有王思宇这么乐观,但见他说得眉飞色舞,也动了心思,便给远在美国的唐婉茹去了电话,把她从睡梦中吵醒,梁桂芝将亚钢集团的事情讲了一遍,没想到唐婉茹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并拍了胸脯,保证能将事情办成,并且,具体的方案她会在两个月内搞定,交给梁桂芝。

    只是,唐婉茹提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条件,那就是,在她点头同意之前,此事绝不能提前向外界泄露,除了梁桂芝和王思宇两人外,绝对不能让第三者知道,任何人都不可以,在争求了王思宇的意见后,梁桂芝当即答应了下来。

    而事有凑巧的是,昨晚何仲良找到王思宇,让他留意查一个人,那个人竟也和亚钢集团隐湖集团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那人名叫兰樱,已经入了法国国籍,她和柳显堂的关系极不寻常,她就是玉都娱乐报上所讲的那位独守空房的美妾,他们二人的风流韵事,在玉州本地被传得沸沸扬扬,尽人皆知,只是现在的兰樱并不在华西,而身在香港。

    但何仲良所讲的兰樱,和报纸上所写的,就又不一样了,兰樱当初是玉州市委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也是远近闻名的委办一枝花,后来被当时的市委书记侯小强看中,认了她当干女儿,后来又将她调到亚钢集团担任办公室主任,在亚钢集团干了一年后,便调到隐湖集团,当公司的副总,之后不到半年,她便出国,入了法国国籍,而且在香港创建了属于自己的公司,按照何仲良的推测,去年参与亚钢集团改制的那家香港公司的后台老板,极有可能就是兰樱。

    何仲良希望王思宇能够借助这次机会,想办法查一查这个兰樱,但不要操之过急,以免打草惊蛇,让侯小强有所察觉,掐断这条线索,并且,这个兰樱,对于打击老猴子来说,究竟有多大的价值,还很难说,她既有可能是能勒死老猴子的一根绳索,也有可能,她只是老猴子手里的一个玩物,以她的身份,并没有接触到老猴子的核心机密。

    ---------

    下午三点多钟,王思宇正坐在电脑边玩斗地主,办公桌上的手机忽地震动起来,他干忙伸出左手抓过手机,按了接听键,轻声道:“喂,你好,哪位?”

    手机那边沉默许久,才从听筒里传过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小宇,是我。”

    “哪位?”王思宇皱皱眉头,右手点了下鼠标,丢出去一个炸弹。

    “我姓于。”那人的声音变得低沉伤感起来。“能回家过年吗?”

    王思宇顿时如石雕般坐在椅子上,过了好久,才轻嘘了一口气,缓缓道:“对不起,于书记,你打错电话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