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六章 除夕

第六章 除夕2017-11-9 12:58:18Ctrl+D 收藏本站

    第166节    第六章      除夕

    纷纷扬扬的雪自铅灰色的天空飘下,如柳絮杨花般摇落,在无声无息中,这场雪竟一直从农历腊月二十八下到大年三十,放眼望去,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街道汽车马路,都被覆盖上厚厚的积雪,到处都呈现出银装素裹的景象,整个玉州城倒真如白玉雕成的一般。

    接到小瑶瑶打来的电话,王思宇心急火燎地从被窝里钻出来,弓着腰扒在床边,伸出右手,费力地将床底的旅行包拉出来,打开锁链,把那本厚厚的《艳史通鉴》塞进去,随后光着屁股跳下床,奔进卫生间,本来廖景卿约他晚上七点钟到家里吃年夜饭,王思宇便懒在床上看闲书,没想到瑶瑶却等不急了,吵着闹着要舅舅带她下楼玩耍。

    在刷过牙后,王思宇低头吐出泛着白沫的洗漱水,将牙刷轻轻丢进玻璃杯中,匆匆洗了把脸,拿毛巾擦干净后,便赤着身子从浴室里跑出来,径直奔到衣柜旁,拉开衣柜门,从里面抱出一摞衣服来,开始精挑细选起来。

    十几分钟后,王思宇总算收拾利索,走到镜子前,在原地转了一圈,跺了跺脚,颇为得意地伸手打了个响指,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关上门后,腾腾地跑下楼梯。

    他今天打扮得很是帅气,风衣里面是一套笔挺的藏青色西服,白色的衬衫,系着一条暗红色花纹的领带,脚下的皮鞋也打得锃光瓦亮,全身上下干净利落,身上透着一股子清爽.劲,举手投足间,竟有种说不出的干练洒脱。

    此时的他若是走在大街上,估计没有人会相信,这家伙实际上邋遢得很,比如说,他刚才翻箱倒柜地折腾了半天,却连条能穿的内裤都找不到,当然,王思宇自己倒并不以为意,毕竟已经习惯成自然了,在他眼里,十个单身男人,怕有七个和自己一个模样。

    此时已是下午两点多钟,外面的雪已经停了,天空中总算出了日头,冬日的阳光照射在雪地上,折射出清冷的光辉,晃得人有些睁不开眼,小区里空空荡荡的,没有其他人经过,安静得可怕,王思宇独自走在银白色的雪地上,鞋底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将一排笔直的脚印留在身后。

    快到南门的时候,终于听到远处传来的汽车马达声,以及更远处传来稀稀拉拉的鞭炮声,王思宇的心情舒缓了许多,走出拐角后,他却猛然停下脚步,皱着眉头退了回来,过了好一会,才又小心翼翼地将头探出去,望着那棵挂满琼花的老槐树,以及树下那个冰清玉洁的绝色佳人,竟看得有些痴了。

    廖景卿穿着白色的呢绒大衣,头上戴着一顶雪白的针织帽,脚上也穿着白色长靴,正闭着眼睛,扬起一张绝美的面孔,张开双臂,如同雕像一般默立在树下,似乎是在深情地拥抱着这冰雪交融的世界,而她身后不远处,穿着红色花袄的瑶瑶,正提着一盏大红灯笼,在雪地里跑来跑去。

    看了半晌,王思宇才轻轻嘘了一口气,蹑手蹑脚地从远处绕过,生怕惊动了此时的廖景卿,他悄悄捱到瑶瑶身后,蹲下身子,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瑶瑶转过身来,一声欢呼,就钻进王思宇的怀抱里,王思宇微笑着抱起她,在空中抛了几下,便抬起下颌,在那粉雕玉琢的小脸上磨蹭几下,亲昵一番后,王思宇便把嘴巴凑到她的耳畔,悄声道:“瑶瑶,跟舅舅堆雪人吧。”

    瑶瑶大喜往外,连连点头,王思宇便把她放在地上,两人一起忙碌起来,王思宇找来一块木板,将周围的雪推过来,瑶瑶不顾小脸冻得通红,连蹦带跳,一副欢呼雀跃的样子,几分钟后,便在他身后跑来跑去,大声嚷嚷着:“堆雪人咯,堆雪人咯……”

    过了许久,王思宇才缓缓站起身来,甩了甩冻得麻木发僵的手掌,此时,他的面前已经出现两大一小三个雪人,他又转了一圈,从附近一家没有关门的小区超市里找来煤球和胡萝卜,交到瑶瑶手中,瑶瑶便极认真地把雪人的眼睛鼻子嘴巴做出来,还拿着胡萝卜在雪人身上分别写上名字,一个是‘瑶瑶’,一个是‘妈妈’,她不会写舅舅两个字,便偷工减料,写了‘男男’。

    王思宇正对着雪人哑然失笑时,肩头忽地出现一根枯枝,枯枝在雪人上唰唰地划动几下,雪花纷飞间,‘男男’便变成了‘舅舅’,王思宇扭头望去,却见廖景卿已站在身后,她一身白衣胜雪,肌肤如脂似玉,正笑魇如花,盈盈孑立,王思宇心中顿时生出一种错觉,似乎全世界此刻都已消失,眼前只剩下这如烟似梦的窈窕佳人。

    这一刻,他已忘记了呼吸,忘记了心跳,甚至,忘记了身处何方……

    正浑浑噩噩间,一个拳头大小的雪团忽地在脸上炸裂,雪花簌簌地落下,王思宇恍然惊觉,转头望去,却见瑶瑶在几米外开心得拍手跳起,欢呼道:“打中咯,打中舅舅咯……”

    王思宇笑了笑,抹去脸上的雪屑,微笑着奔了过去,瑶瑶尖叫一声,转身便逃,没跑几步,竟不小心跌在雪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直到三人开门进屋,坐在沙发上愣了许久,王思宇才缓过神来,轻轻地叹了口气,这时廖景卿已换了衣服从卧室里走出来,她换了套碎花吊带长裙,滑腻如脂的香肩半.裸在外面,她静静地倚在门边,笑吟吟地望着瘪着小嘴的瑶瑶,轻声道:“这回吃到苦头了吧,看你以后还淘气不。”

    瑶瑶哼了一声,抱着毛毛熊把小脸扭到一边,拍着小熊毛茸茸地胸口,悄声道:“小熊,小熊,他们都是坏人……”

    王思宇把右手放在面颊上,挡住半张脸,贼溜溜的目光却从指缝中倾泻.出去,恰恰落在那光滑圆.润的脚踝上,只是惊鸿一瞥,便迅速滑落下去,盯在那双小巧秀气的足面上,呆呆地望了半晌,最后停留在那几根涂了亮色指甲油的纤纤玉趾上,良久,王思宇才扭过头去,偷偷咽下口水,待到转回面孔时,已换上一副温文尔雅的表情。

    廖景卿浑然未觉,低头穿上玫红色的绣花拖鞋,冲着王思宇微微一笑,便绕过门口那只高大的侍女花瓶,如轻烟淡柳般袅娜地飘进厨房,端出果盘来,弯下腰来,轻轻地放在铺着薄纱的茶几上。

    王思宇笑了笑,低下头来,身上从果盘里摘下一粒饱.满多.汁的葡萄,随手丢到嘴里,望着廖景卿的腰身,笑眯眯地咬了下去。

    廖景卿蹲在地上,陪着瑶瑶聊了一会,小家伙才不再生气,嘻嘻哈哈地和妈妈闹了起来。

    王思宇不经意间,瞥见果盘旁边竟还摆着一包玉溪烟,底下那层玻璃上,还放着打火机和崭新的烟灰缸,王思宇微微一笑,知道这是专门为自己准备的,以前的廖景卿家,可没有这几样东西,看起来,她还是很在意自己的,想到这,王思宇心里一荡,目光就又开始飘忽起来,在那娇美柔弱的纤腰美腿间徘徊不定。

    过了一会,廖景卿走进书房,从里面拿了福字和春联出来,王思宇赶忙走过去,笑着抢过这两样东西,走到屋外,将春联和福字贴在外面的门框上。

    再次进屋时,廖景卿已系了粉红色的涤卡围裙,开始在厨房里忙碌起来,王思宇便冲独自玩耍的瑶瑶招了招手,瑶瑶早已消了气,此刻见舅舅招唤,便如小燕子般飞奔过来,王思宇笑着从西裤兜里摸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大红包,在瑶瑶面前晃了晃,便塞到她的小手里,瑶瑶好奇地打开红包之后,望见里面厚厚的钞票,水汪汪的大眼睛竟骤然一亮,把白嫩的小手指放在嘴边,奶声奶气地道:“舅舅,舅舅,好多钱呐。”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着将脸侧过去,拿手在上面指了指,瑶瑶会意,踮起脚尖,攀着王思宇的脖子,撅着小嘴凑过来,‘吧嗒’一声香了一口,随后美滋滋地举着大红包冲进厨房,大声嚷嚷道:“妈妈,妈妈,我赚到钱啦!”

    廖景卿见状,赶忙放下手中的菜刀,洗了手,拉着瑶瑶走出来,拿过红包,硬往王思宇的手里塞,两人在茶几边推搡了半天,廖景卿终究是没有王思宇的力气大,只好叹了口气,拿着红包走进卧室,过了好久才走出来,眼睛红红的,默不作声地走进厨房。

    王思宇却没有注意到这些,他依旧沉醉于刚才的推搡里,滑.腻柔软的感觉仍在指尖徘徊,他睁开眼睛,飞快地瞟了眼厨房,把手伸到鼻端嗅了嗅,那缕淡淡的幽香便飘进鼻孔里,熏染欲醉。

    瑶瑶下午玩得太疯,就有些倦了,缠着王思宇讲了一会小故事,便抱着毛毛熊躺在王思宇的怀里睡着了,王思宇见她睡得香甜,便极小心地抱着她,一动不动,直到二十几分钟后,才蹑手蹑脚地抱着她走进卧室,把她放到小床上,盖好被子,从瑶瑶的卧室里悄悄地走出来,关上房门,径直到厨房里帮忙,摘菜捣蒜擀饺子皮,在廖景卿的身前身后转来转去,倒也忙得不亦乐乎。

    天黑得很快,刚才还是灰蒙蒙的天空,眨眼间已是万家灯火了,而鞭炮声开始密密麻麻地响起,漆黑的夜空里不时闪过五颜六色的烟花,廖景卿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见时间已接近八点,便笑吟吟地走进瑶瑶的卧室,把她唤醒,瑶瑶坐在床上发了会呆,有些萎靡不振,就又发了一通小姐脾气,在床上赖着,哼哼唧唧的不肯下来。

    这时,王思宇举着烟花走进来,冲着她招招手,瑶瑶立时精神了起来,笑嘻嘻地跳下小床,连鞋子都没有穿,就光着小脚丫,扑到王思宇的大腿上,踮着脚尖去抢烟花,王思宇笑眯眯地蹲下身子,抱着她走到厨房里,打开一扇窗户,将烟花放到瑶瑶的手里,帮她点燃,望着一颗颗彩弹飞射出去,在空中幻化成七彩的图案,小家伙笑得合不拢嘴。

    廖景卿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年夜饭,鸳鸯虾姜葱炒肉蟹糖醋鲤鱼蒜茸炒白菜干烧水晶海参香芹炒猪腰沙滩扒牛柳上汤娃娃菜清蒸丁桂鱼带丝全鸭汤水果拼盘,另外还摆上了一瓶五粮液,两瓶果汁饮料。

    与精美的佳肴相比,王思宇更加赞叹廖景卿的匠心独具,乳.白色的餐桌上,铺着真丝面料制成的桌布,桌布上绘着几朵娇艳欲滴的牡丹另有翠绿的藤蔓向四周蜿蜒延展,加上一层网状薄纱的点缀,朦胧的气息便在杯盘间展现出来,在这种巧妙的布置下,桌面顿时变得生机盎然,盘中的美味佳肴似乎也变得生动美好起来。

    八点钟时,三人开始坐在桌边吃年夜饭,而电视机的声音放得很大,虽然没有人去看,但那种热闹非凡的氛围还是很需要的,王思宇的情绪极好,在喝了一杯酒后,便端着杯子站起来,向廖景卿敬酒,感谢她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照顾,他的话是以很委婉地方式表达出来的,以瑶瑶的年龄,自然听不出破绽来,廖景卿笑着端起饮料和王思宇碰了一下,却只浅浅地抿了一小口,王思宇则微笑着一饮而尽,廖景卿笑吟吟地往他的盘子里夹了几样菜。

    这样吃了半个小时,酒足饭饱之际,两人的短信便开始多了起来,王思宇拿着手机躲到书房里,打电话发短信,照实忙碌了一番,最后分别与张倩影和方晶聊了一会,等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十点钟,廖景卿正抱着瑶瑶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看着歌舞表演,王思宇慢吞吞地走过去,陪着两人看了十几分钟,在做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他还是极不情愿地起身告辞。

    这时瑶瑶却闹了起来,抱着王思宇的大腿哭哭唧唧的,说什么都不肯让他走,一定要舅舅抱着自己睡,廖景卿赶忙温柔地劝道:“瑶瑶,舅舅要是抱着你睡,毛毛熊就会寂寞了,会伤心流泪的。”

    瑶瑶歪着脑袋想了想,便奶声奶气地妥协道:“那我抱着毛毛熊睡,舅舅抱着妈妈睡,那样大家就都不会寂寞了,妈妈也不用再伤心流泪了。”

    廖景卿与王思宇均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两人同时石化,屋子里的气氛便有些尴尬起来,廖景卿羞得满面绯红,低低地啐了一口,拎着瑶瑶的耳朵,悄声道:“瑶瑶,不许胡说。”

    瑶瑶却撅着小嘴分辨道:“我哪有胡说了,妈妈就是伤心流泪了。”

    廖景卿低头劝了半晌,瑶瑶方才气鼓鼓地抱着毛毛熊跳下沙发,走进卧室里,‘咣当’一声关上卧室的房门。

    王思宇若无其事地向廖景卿挥手告别,直到出了房门,走到楼道里,他才转过身子,望着房门上倒贴的‘福’字,叹了口气,轻声道:“瑶瑶这孩子……从小就懂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