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七章 家

第七章 家2017-11-9 12:58:19Ctrl+D 收藏本站

    第167节    第七章    家

    王思宇离开后,廖景卿坐回沙发上,孤零零地看了一会电视,隐隐觉得心中有些烦闷,便信手按了遥控器,关上电视,站起身子,走到厨房里泡了杯茶,她端着茶杯穿过那道月亮门,走到一扇被青藤屏风遮挡住的房门前,停下脚步,默默地凝视半晌,便摇头叹了口气,转身进了对面的书房。

    廖景卿的神色有些黯然,她伸手在墙面上摸了摸,‘啪’地一声打开壁灯,把茶杯放到书案上,拉开雕花椅子,缓缓坐下,她先铺开一张生宣纸,再往砚台里注入墨汁,调匀后,便伸手从笔筒中抽出一管狼毫笔,蘸了墨,在砚台上轻轻巧巧地抹了几下,略一思量,便提笔写下一行字:“浣溪石上窥明月。”

    写完后,廖景卿放下手中的毛笔,望着那个‘窥’字,莞尔一笑,笑容淡去时,心中竟生出一丝惆怅,她端着茶杯站起,走到窗前,向外望去,却忽地一愣,只见小区的老槐树下,正站着一个人影,仔细看去,那人却是刚刚下楼的王思宇,他此时正扬着头,张开双臂,默立在树下,分明在模仿自己下午摆的姿势。

    廖景卿忍俊不禁,‘扑哧’地笑出声来,她抿嘴收拢双肩,抬手拂了一下鬓角的秀发,又浅浅地品了一口香茶,便拿一只手轻轻巧巧地抵住柔美的下颌,饶有兴趣地望着树下的王思宇,这样静静地看了十几分钟,却见王思宇身体前倾,用左腿支撑着身体,右腿向后伸出,做了个诡异的造型,可此时脚下一滑,他竟跌倒在雪地上。

    廖景卿的眼里尽是笑意,险些再次笑出声来,她端着茶杯摇摇头,刚想离开,忽地怔住,那笑容便在脸上凝固了,再次回眸望去,却见雪地上的王思宇缓缓地坐起,抱着双膝坐在那里,将头埋在膝盖上,仿佛雕塑般静止在那里,一动不动。

    廖景卿那白皙如玉的右手不禁微微一抖,杯子的茶水竟洒了出来,她愣了一会,赶忙放下茶杯,急匆匆地走到客厅里,披上一件外衣,来不及换长靴,便从鞋架上取下一双水钻细高跟凉拖鞋,穿上后便推开房门,向楼下跑去。

    当她出了楼道,来到老槐树下时,那里已经空无一人,廖景卿继续前追去,奔到拐角处,扶着冰冷的墙壁向右前方望去,只见一个萧索的背影在雪地上踽踽独行,渐渐远去,最后消失在视线里,廖景卿的心弦猛地一颤,站在那里一时愣住了。

    良久,感觉鼻子有些酸楚,她抬手在眼角处轻轻抹了一下,摇摇头,便蹙着眉头向回走去,当走到王思宇刚刚抱膝而坐的地方时,她禁不住停下脚步,向晶莹透亮的雪地上望去,却见那里的正前方,竟用脚尖划出一个‘家’字。

    不知过了多久,在一阵爆响声中,廖景卿仰起头来,却见无数璀璨的焰火拖着长长的尾巴升上半空,在漆黑的夜空怒放,色彩缤纷的光点如雨点般向四方洒落,在最绚烂的那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

    回到家后,王思宇的情绪依然很是低沉,和衣躺在床上,过了一会,手机忽地震动起来,接通后,听筒那边传来方晶甜甜腻腻的声音,“小宇哥哥,一个人过年,心情不好吧?”

    王思宇皱皱眉,摇头道:“没有啊,我现在的心情很好啊,好的不得了。”

    方晶顿时撅起嘴巴,巴巴地撇了半天,才气哼哼地道:“讨厌死了,小宇哥哥,你坏死了呢,人家怕你孤单,好心好意地陪你聊天,你还不领情,就知道气人家。”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叹了口气,拉过枕头,躺在上面轻声哄道:“领情,绝对领情,我代表全省人民感谢你,方大警官。”

    方晶咬着嘴唇嘻嘻地笑了半晌,才从被窝里翻过身来,摇着两条白生生的小腿腻声道:“真的,假的啊,是不是又在哄我开心啊,小宇哥哥,我跟你说,你这人最没良心了,哼哼……”

    王思宇怕她翻小账,忙不迭地在电话这边点头作揖道:“这次绝对是真的。”

    方晶立时警觉,拉长音道:“那你倒是说说,哪次是假的呢?上次还是上上次?”

    王思宇见她夹杂不清,便开始默不作声,方晶以为他生气了,就不敢再耍小姐脾气,反而小心地哄起王思宇来,王思宇忍住笑意,就是不肯说话,过了好一会,才在方晶的苦苦哀求下,‘嗯’了一声。

    两人躺在被窝里聊了很久,方晶一直在讲述着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里发生的趣事,王思宇则故意和她作对,专挑警察的短处回应,方晶开始还能忍得住,但架不住王思宇故意激她,没过多久,她便被王思宇撩得火起,瘪着小嘴抗议道:“讨厌死了,小宇哥哥,你说的都是个别现象,不要抹黑警察这个神圣而光荣的职业好不好?你坏死了……”

    王思宇嘿嘿坏笑了一会,便道:“小晶,那我给你讲个关于警察的笑话吧,全当是抹黑最后一次。”

    方晶哼了一声,便翻过身子,仰面朝天,咬紧薄唇,把手机放在耳朵边,专心地等王思宇讲,王思宇咳嗽了两声,就开始悄声讲了起来,这个笑话是刘天成那厮讲给他听的,刚听到的时候,王思宇险些笑喷。

    笑话讲的是,为了测试美国,香港,中国大陆三地警察的实力,联合国将三只兔子放在三个森林中,看三地警察谁先找出兔子。第一个去是美国警察,他们先花整整半天时间开会制定作战计划,严格分工,然后派特种部队快速进入森林进行地毯式搜索,结果开会耽搁了时间,兔子跑了,任务失败。

    然后轮到香港警察,他们派了一百多号人和几十辆警车在森林外一字排开,由带头人用喇叭喊话:“兔子,兔子,你已经被包围了,快出来投降……”半天过去了,没动静,飞虎队进入森林,搜索一遍,没结果,任务失败。

    最后是中国警察,只有四个,先打了一天麻将,黄昏时一人拿一警棍进入森林,没五分钟,听到森林里传来一阵动物的惨叫,中国警察一人抽着一根烟,有说有笑的出来,后面拖着一只鼻青脸肿的熊,熊奄奄一息的说到:“不要再打了,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兔子……”

    方晶听了笑话,先是抿着嘴笑到岔气,最后才气哼哼地道:“小宇哥哥,你们这些人啊,真是无聊到极点,太能编排人了。”

    王思宇笑了笑,又讲了几个段子,那边却已悄然无息,想必方晶已经睡熟了,王思宇叹了口气,挂断电话,把手机放到枕边,拉上被子,将双臂枕在脑后,静静地望着窗外,久久无法入睡。

    接下来两天,王思宇便呆在家里上网,方晶这小丫头,现在迷上了一款新开发的网络游戏,非缠着王思宇跟她一起玩,王思宇被她吵得不胜其烦,没有办法,只好登陆了她为自己注册好的账号。

    进了服务器才发现,他的名字叫魔帝小宇,是个兽人号,虽然身材高大威猛,那模样却实在是惨不忍睹,比游戏里的怪物还要丑上几分,王思宇便有些郁闷,打算换个长相正常点的职业,但被方晶断然拒绝了,她的理由很简单:“形象越差越好,本大小姐有安全感!”

    在听着方晶在视频里一通解释后,王思宇便点点头,开始操控游戏,兽人手里举着一柄垃圾剑,跟着一身精品装备的魔女小晶身后,冲进一堆怪物中间,砍杀起来。

    网络游戏这种东西,玩起来还是很容易上瘾的,最开始一个钟头,穿着西装革履的王思宇总是抱怨个不停,大声嚷嚷着要歇会,或是去玩斗地主,这玩意太闹人。

    可三个小时后,方晶已经下线睡觉了,他还在乐颠颠地在游戏地图里跑来跑去。

    到了晚上,王思宇仍然舍不得下线,他光着膀子蹲在椅子上,嘴里叼着半截烟头,眼珠子瞪得溜圆,恶狠狠地盯着在面前上蹿下跳的五级战士,咬牙切齿地挥动着十根手指,键盘被他敲得噼里啪啦直响,游戏菜单在屏幕右下角飞速地切换着,兽人手中的长剑如雨点般向对方砍去。

    在一翻对砍下,-5-7-5-7-5-7的粉红色光圈飞快地从两个人的头上冒出,两分钟后,站在对面那个五级战士终于坚持不住,在一声哀嚎中,直挺挺地躺在地上,王思宇仍不解气,飞快地在对话框飞快地里打出一行字:“菜鸟,起来,来,接着干!”

    看着地上的尸体渐渐虚化,王思宇这才吐出嘴里的烟头,喝了一口饮料,很嚣张地伸出中指,低声骂道:“马勒戈壁的,敢抢老子的怪,操,干.死你!”

    这一玩起来,时间就过得飞快,不知不觉间,王思宇竟没白没黑地在电脑前度过了两天两夜,他这时已经摸到了在游戏里赚钱的门路,就更玩得上瘾起来,到了初三的凌晨两点多,他那旺盛的精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眼皮重若千钧,又坚持了二十几分钟,终于坚持不住,坐在椅子上打起瞌睡来。

    睡得正香时,忽地从噩梦中惊醒,抬眼瞧去,见人物还站在游戏的集市里,并没有被怪物追杀,他这才放了心,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抬手在键盘有气无力地敲出一行字:“gggggg给点金币呗。”

    这时旁边经过的一个穿着白袍的女法师丢给他一枚金币,随着叮当一声清脆的响声,兽人魔帝小宇虎躯一震,咧着大嘴吼道:“谢谢mmmmmm。”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