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二章 会场风波 上

第十二章 会场风波 上2017-11-9 12:58:25Ctrl+D 收藏本站

    第172节    第十二章      会场风波    上

    在桑塔纳的带领下,后面的五辆奥迪车也迅速转弯,车队在马路上兜了个圈子,转了回去,停到二十米开外的一家饭庄门前,王思宇没有下车,而是坐在驾驶室里闭目养神,过了好一会,国资委的副主任熊国章从慢悠悠地走过来,轻轻敲了敲车门,王思宇摇开车窗,把头探出窗外,皱着眉头问道:“熊主任,到底是怎么回事?”

    按照年前碰头会上的约定,熊国章作为国资委的副主任,是直接负责和亚钢集团联络的,这次调查组刚刚到达,就出了纰漏,他的脸上也十分难看,但他以为这只是一场意外,并没有多想,在尴尬地笑了笑后,熊国章便摇头叹气道:“我也不太清楚具体情况,刚刚给他们公司的程副总打了电话,手机里一片嘈杂,根本听不清他在讲什么,估计还是和以前一样,下岗职工来闹事,要么是想重新上岗,要么就是要欠发的工资,亚钢的麻烦事情一大堆,总之很头疼。”

    王思宇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随后大有深意地望了熊国章一眼,轻声道:“能看得出来,这里的情况很复杂。”

    熊国章微微一愣,感觉王思宇的话里有话,但他猜不透王思宇的想法,便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讪讪地笑了笑,点头道:“是啊,亚钢的情况嘛,嗯,很复杂……”

    说罢,他把那副厚厚的黑框眼镜摘下来,掏出眼镜布,轻轻地擦了起来,轻声抱怨道:“这鬼地方,污染确实太严重了,王主任,您瞧,刚刚一会儿的功夫,眼镜上就落了一层烟灰。”

    抬手看看表,王思宇皱着眉头推开车门,面沉似水地走下来,联合调查组的其他人也都下了车,站在车边吸烟闲聊,不时地向前方观望,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穿着工作服的亚钢人,再加上路边看热闹的群众,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许多人,都在踮着脚向里面观望,场面乱哄哄的。

    十几分钟后,三辆警车开到,警车迅速地停到亚钢的办公大楼旁,**个着装民警从车上走下来,在民警的劝解下,围观的人群这才不情不愿地散开,又过了几分钟,警察从里面带出几个挑头闹事的人来,拉拉扯扯地将他们塞到警车里,剩下的那些工人,见情势不妙,也都一窝蜂似地散开,骂骂咧咧地走远了。

    这时亚钢集团的那几位副总才得以脱身,急匆匆地赶过来,其中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走在最前面,他长着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目光炯炯有神,看起来气势很足,熊国章笑了笑,冲他招招手,转头向王思宇低声介绍道:“他是亚钢集团副总经理,党委副书记程寅康,是亚钢集团的二把手,自从柳显堂自杀后,一直是他在主持工作。”

    王思宇微微点头,向身后众人招招手,调查组的成员便都纷纷聚拢过来。

    程寅康他眼尖,已经从王思宇刚才的动作里猜出,这位就是此次带队的省委督查室的王副主任,赶忙快走两步,来到王思宇的面前,握住王思宇的手,用力地摇了摇,面色诚恳地道:“王主任,真是抱歉,我要向省里的各位领导做检讨,由于我们的准备工作做得不够充分,刚才出了点意外,好在已经顺利解决了。”

    王思宇笑了笑,拍了拍他的手,语气舒缓地道:“没有人受伤吧?”

    程寅康忙道:“没有,只是碎了几块玻璃。”

    王思宇点头道:“那就好,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寅康叹了口气,摇头道:“来要补发拖欠工资的,可现在公司账上的确是没有钱,跟他们解释,他们还不信,总拿柳……赌钱的事来说事,这个老柳啊,他真是害死我们了,现在可好,不光工人闹,那些供应商也在闹,搞得我们现在很被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是不太容易,不过维稳工作是大事,马虎不得啊。”

    程寅康点点头,连声道:“王主任说的是,我们一定总结经验教训,把工作做扎实了。”

    接下来,他笑着把亚钢集团的其他几位副总一一介绍给王思宇,随后依次与王思宇身后的众人打招呼。

    他与熊国章是旧相识,加之熊国章为人随和,两人之间有过来往,就没有太客套,只是握着手轻声闲聊了几句,程寅康便和亚钢的其他几位副总便一路走过去,和调查组的其他成员握过手,笑容满面地道:“亚钢集团欢迎调查组的到来。”

    众人站在路边寒暄了一会,便在程寅康的引领下,步行向前走去,等来到办公大楼的时候,地上的玻璃碎片已被清理干净,几位后勤工作人员仍在现场忙碌,修补被打坏损毁的物品,见这些人大步流星地走进来,都不由自主地停下手中的活计,好奇地望了过去。

    王思宇面沉似水,在众人的簇拥下,不徐不疾地上了三楼,来到一间会议室前,程寅康停下脚步,站在门边,微笑着伸手谦让道:“王主任,熊主任,各位领导里面请。”

    这间会议室很大,正面的墙上挂着一幅绘着万马奔腾的国画,画卷有五米多长,里面的骏马神采飞扬,扬蹄狂奔,带起一路烟尘,看起来极有气势,国画的两旁各有一条字幅,一边是“自力更生求发展”,一边是“艰苦奋斗铸辉煌”,会议室的各处还悬着各式照片,有记录亚钢成长历程的,也有省市领导前来视察的照片。

    亚钢的中层干部早已坐在下面,见众人从外面走过来,七八十人都齐刷刷地站起,热烈地鼓起掌来,王思宇微笑着摆摆手,走到主席台前,瞥着下面众人的表情,从他们的脸上均能看出各自的心态,很轻易就能看出有狐疑,有惊异,有兴奋,也有的人忐忑不安或者无动于衷。

    其实众人的心态完全可以理解,如今亚钢正值多事之秋,柳显堂的跳楼自杀,更让这个日渐衰落的公司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公司的高层在年前都已相继接受过纪委的讯问,而省里的调查组一**地下来,让亚钢上下都感到一种极不寻常的氛围。

    王思宇坐好后,从白瓷盘去过卷起来的湿毛巾,轻轻擦了把脸,随后把毛巾放在瓷盘中,瞥了眼面前摆的果盘香烟,以及绿茶和冰镇矿泉水,笑了笑,暗想这位程总倒不是没有准备好,只是没有料到会有人来搅局罢了。

    对刚才的事情,他心里早就有了计较,这些闹事的人时间掐得到准,不早不晚,偏偏赶上调查组到的时候出现,摆明了是有人提前做了安排,王思宇前段时间熟读三国,总觉得这鞭炮声有点摔杯为号的意思,或许这位挑起事端的人,就坐在今天的会议室里面,想到这,王思宇的目光从几位副总开始,一路扫了过去,最后停留在下面第三排的一位漂亮少妇的鹅蛋脸上,顿了顿,才继续向后望去。

    众人纷纷落座后,亚钢集团的副总经理吴凤喜主持了会议,王思宇在发言时,表现极好,完全是超水平发挥,底下的众人都能看得到,他没有照本宣科地读报告,是脱稿讲话,内容风趣幽默,完全是即兴发挥,他先是介绍了调查组此行的任务及目的,接下来,便对落后国企的一些现状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都说国有企业是公家的,社会上流行一句话,叫吃老公,喝老公,拿老公,不吃白不吃,不拿白不拿,这话有没有错?我看没有错嘛!”

    这句话说完,主席台上面面相觑,台下目瞪口呆,整个会场上鸦雀无声。

    王思宇没有理会熊国章低低的咳嗽声,而是神态自若地喝了口茶,伸手弹了弹麦克风,继续道:“要说有错,那就错在怎么吃,怎么拿上,不要偷偷摸摸地吃,更不能偷偷摸摸地拿,只要大家齐心协力把企业干好了,把猪养肥了,分猪肉的时候,肯定是要优先考虑你们这些辛辛苦苦的养猪人嘛……”

    这时会场上忽地发出一阵笑声,主席台上的众人也如释重负,笑眯眯地望着王思宇,听他继续道:“……国内制造业的现状是,很多国企被民营企业给打败了,而很多民营企业又被外资企业挤垮了,前段时间不是有些老外在报纸上公然宣称,要把gdp留给中国,把利润他们拿走嘛,依我说,国营企业也好,民营企业也好,只要我们真正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按市场经济的规律去办事,把企业做大做强,就能打败他们,让他们拿个……”

    王思宇用力地敲了敲桌子,忽地卡住了,皱着眉头挠挠脑壳,这时底下众人齐声道:“屁!”

    此时台上台下,捏着鼻子笑声不断,在众人的哄笑与掌声里,王思宇慢悠悠地端起茶杯,轻轻抿喝上一口,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从青羊那养成的坏习惯,一时半刻还戒不了,一开会就得瑟,这算是没整了。

    接下来,便是国资委副主任熊国章讲话,他咳嗽一声,拉开夹包,从里面掏出厚厚的一叠材料,随后慢声细语地讲道:“同志们,对于亚钢近期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我们国资委深表痛心,作为监管部门,我们也是有很大责任地,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同志们……咳咳……”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