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四章 我没有!

第十四章 我没有!2017-11-9 12:58:28Ctrl+D 收藏本站

    第174节    第十四章    我没有!

    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放心里边闷着吧。

    -------------------------------------

    等会议室里的中层干部都离开后,程寅康的气势就弱上许多,这也是人之常情,大凡有点身份地位的人,都是很重视形象的,别管道理是站在哪一边,人多的时候,总要争个面子,甚至在很多时候,很多场合下,面子比里子更加重要,在这点上,很多伟人都不能免俗,更何况他程寅康了。

    刚才被潘胜前激怒,程寅康有些进退失据,而现在已经逐渐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的失算,不管怎么说,先要迅速把这件事情平息下来,不能因小失大,等调查组撤离后,再找机会秋后算账,只要他程寅康能如愿当上集团公司的一把手,到那时再想整治这个潘胜前,简直是易如反掌。

    而潘胜前当众打了程寅康一记闷棍,让他在省委调查组面前丢了丑,心中那口恶气也就出了一半,此时便也开始心虚起来,毕竟在省里领导的面前,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实在是有些胆大妄为,冲动过后,要说不怕,那是假的,他转过头来,瞄着王思宇那张冷冰冰的面孔,熊国章皱紧的眉头,潘胜前便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耷拉着脑袋站在一边,只是象征性地听了几句劝告,便与程寅康握手言和,至此,这场闹剧也就宣告收场。

    在会议室里又坐了一会,外面便呼啦一下又涌入十几个人来,原来得知省委调查组到来的消息后,西山县的一位副县长特地赶过来接待,而黄龙镇的党委书记镇长等一众干部也都跟了过来,大家在一番握手寒暄后,便簇拥着下了楼,坐上车,赶往饭店,在路上,贺焰飞极小心地提醒道:“主任,这里的酒风彪悍,要小心啊。”

    王思宇笑了笑,没有吭声,脑海里却还在想着上午发生的事情,很显然,这里面是有人在刻意做文章,但不会是这位潘副总,应该另有其人,潘胜前不过是被人利用的一杆枪,在刚才的会场上,他与程寅康两人其实是鹬蚌相争,都已经失了分,至于谁是渔翁,还要再等等,时间久了,那人自然会现出原形来。

    王思宇对于躲在幕后搞鬼的那位,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厌恶,船都要沉了,还把心思用在搞阴谋诡计上,这样的人要是当上了公司一把手,亚钢集团也就真没救了,但他也知道,事实上,很多老国企都存在着这样的问题,内耗严重,大家都处心积虑地琢磨着争权夺利,真正沉下心思干事业的人是越来越少了,这也从侧面证实,国企改制工作的确是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吃午饭的地方是在黄龙饭店,这家饭店从外面看起来毫不起眼,门厅不高,外墙陈旧,但进了里面一看,却顿时让人眼前一亮,漂亮的吊灯从屋顶垂下,地面的瓷砖平整如镜,顺着墙角摆着一溜长长的真皮沙发,侧壁上挂着大屏幕的液晶电视,吧台的服务员各个都长得清秀水灵,在穿着旗袍的领班引导下,众人进了三楼的套间,餐桌上早已摆上了凉菜果盘,以及六瓶五粮液,待主客落座后,一道道热菜便端了上来。

    简单地谦让一番后,大家便开始推杯换盏,大快朵颐,酒桌上谈笑风生,其乐融融,上午的不快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西山县下来的那位副县长酒量很大,频频举杯,而程寅康为了挽回形象,也极为殷勤地连连敬酒,贺焰飞留了个心眼,见形势不妙时,就悄悄退了出去,坐到一楼的沙发上看报纸,这种高水平的酒场竞技,他是没法参加的,一个不小心,便会成为炮灰。

    酒桌上厮杀得甚为惨烈,一番鏖战之后,调查组这边,国资委发改委审计局的同志相继壮烈了,而亚钢集团的几位副总也全军覆没,只有政府方面仍在苦苦支撑,最后王思宇带着省经委劳动局的两位同志进行了战略大反攻,打了几个冲锋,便将他们几个一举歼灭,他此时意犹未尽,走到那位副县长的身边,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低头道:“老夏,你听,冲锋号吹响了!”

    夏副县长早就身在红尘,神游四海了,听到耳边有人招唤,费了老大的力气,眼皮还是没有睁开,耷拉着脑袋‘喔’了一声,嘴里流出长长的唾液,低声嘟囔道:“老班长,实在顶不住了,敌人火力太猛,让常委们先撤……”

    王思宇嘿嘿笑了半天,才在服务员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地离开包间,下了一楼,贺焰飞赶忙跟过来,将他扶上车,在亚钢工作人员指引下,去了黄龙镇东头的亚钢招待所。

    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三点多钟,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酒气,王思宇从床上坐起,去了趟卫生间,从里面走出时,却瞥见门边多了个信封,他走过去弯腰拾起,见上面没有署名,知道这是一封匿名信,便掂了掂手中的信封,缓缓走到床边,撕开后看了起来,看完后丢进夹包里,皱着眉头点燃一根烟,叹了口气,摇头道:“这种事情,应该纪委调查组管,往我这送顶什么用,这些人,真是乱搞。”

    他抬手看看表,估计等调查组的成员都醒了酒,天也就擦黑了,今天看来是没法到工厂调研了,他拿出那份亚钢的卷宗,仔细翻看起来,这一看,倒真找出了端倪,事实上,亚钢以前的效益还是很不错的,之所以会迅速衰落,除了大环境的不利因素,导致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产品价格却连连下挫外,管理不善,以及集团公司操作失误,在多种经营方面产生巨额亏损也分不开的。

    亚钢效益滑坡那年,恰恰是亚钢集团大举进军房地产业酒店经营基建装潢等行业的时候,非主营业务亏损占了很大一笔份额,而从这几种行业在华西的发展状况来看,按常理,绝对不会造成这么大的亏空,并且,这几个项目都是柳显堂亲自抓的。

    看起来,他极有可能是通过这个渠道大量转移并侵吞国有资产的,怪不得当初请他当副市长他都不去,原来是屁股底下还坐着炸药桶,不敢离地方,不过,王思宇觉得,他既然都能看出问题来,想必纪委调查组早就发现问题所在了。

    他正看得入神,外面的敲门声突然响起,王思宇把卷宗合上,放在床头柜上,抬头喊了声:“请进!”

    房门开时,上午会议室里那个漂亮少妇开门走了进来,微笑着道:“您好,王主任,我是亚钢总经办的副主任叶小蔓,负责为调查组服务,您有什么指示,尽管交代我,我一定尽心尽力为省里的领导做好服务工作。”

    王思宇赶忙站起来,笑着把她让到沙发上,自己坐在旁边,微笑道:“叶主任客气了,指示不敢当,不过以后少不了要麻烦你。”

    叶小蔓抿嘴笑了笑,顺手拨弄了下浓密的秀发,翻开笔记本,拿笔道:“王主任,明天有什么具体安排吗?”

    王思宇想了想,点头道:“这样,明天调查组的同志要到各部门调研,请公司给予相应的配合,至于我,明天打算召开两个座谈会,对象是下岗职工还有离退休人员的代表,这些人中,以经常闹事的刺头为主,当然,老干部也要参加。至于集团这边的正常工作,我们调查组是不会干预的,但请他们按照我们的要求,理顺产权关系,把未上账的资产要尽快上账,公司的主要资产要基本见底,包括有帐无物或者有物无帐的都要分别造册…….”

    叶小蔓一边听着王思宇的话,一边飞快地在黑皮本子上做着记录,她在开会的时候,就觉得这位年轻的王主任思维敏捷,常有出人意料的举动,现在看他的安排,也极有针对性,看起来,倒像个干实事的人。

    只是,叶小蔓此行,本来还带着其他的目的,她本想借着工作之便,向调查组澄清一些事情,顺便帮自己的老公说说话,但王思宇那句不干预集团公司的正常工作,实际上就堵住了她的嘴,这让她不禁大感失望,不知不觉中,神色便黯淡下来。

    王思宇嘴里虽然滔滔不绝,但眼睛却不时瞥向叶小蔓,忍住笑意,脑子里却总在回味着马清华的那句话:“姐姐奶大,妹妹b紧。”

    他对这位传闻中和姐夫有关系的漂亮少妇倒没什么兴趣,只是有些羡慕柳显堂那家伙,姐妹双飞这种事情,自己也就是偶尔想一想,可人家不但实践了,还言简意赅地总结出这么经典的一句话来,果然不是非常人物,怪不得会成为华西媒体关注的焦点人物。

    想到这,王思宇不禁有些惋惜,上次在罗敷山水库,他本来有机会和李青璇发生点什么的,可惜心肠还是太软,居然放过了,现在想想,自己还是不够无耻,王思宇思想开小差,语速就渐渐慢了下来,忆起那晚和李青璇在小木屋时同床共枕的情形来,脸上很自然地带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想到有趣处,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他这一笑不要紧,叶小蔓却误会了,以为他在嘲笑自己,经过马清华那么一闹,她本来就极为心虚,但那种事情,总是越描越黑,不好解释的,即便是自己的丈夫,不一样没有相信自己么,此时听到王思宇笑得诡异,就觉得异常刺耳,她脸色瞬间一变,‘啪’地合上了笔记本,霍地站起身来,涨红着脸,结结巴巴地道:“王主任,您别听马清华那泼妇胡说八道,我……我没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