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五章 浑水

第十五章 浑水2017-11-9 12:58:29Ctrl+D 收藏本站

    第175节    第十五章      浑水

    冰天雪地三百六十度打灰机求收藏。

    ----------------------------------------------

    王思宇愕然,他没有料到叶小蔓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赶忙摆摆手,皱着眉头道:“坐……坐……叶主任,别激动,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叶小蔓虽然听了王思宇的话,重新坐回沙发上,但她的情绪却依然激动,无法平静下来,这些日子家里突遭巨变,姐夫跳楼,姐姐被抓,外甥女每日茶饭不思,整日哭哭啼啼的,搅得她心神不宁,而老公前段时间也被纪委调查组找去谈话,在公司里还被停职,她内心深处就更加焦虑到极点,精神上几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这段时间以来,她一直背负着极大的包袱,而上午被马清华当众羞辱,她这口气就咽不下去,更可恨的是,潘胜前也不理解她,每当听到姐夫与小姨子之间的笑话时,他总会神经质般地发一通脾气,叶小蔓很清楚,实际上,他是在心里有了阴影,想到伤心处,叶小蔓一时间情绪失控,竟捂着脸呜呜咽咽地抽泣起来。

    她这一哭,王思宇却慌了,一个漂亮女人在自己的房间里哭鼻子,这事要是传出去,那可很容易被人误解,他要是真干点什么了,那倒也成,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传出些闲话那倒也值得,问题是,自己什么也没干啊!他小王主任的清誉虽然不值几个钱,可也不能这么糟蹋啊。

    王思宇赶忙低声劝道:“叶主任,我知道你是被人误会的,也理解你现在的处境,不过呢……”

    说到这,他就没法再说下去了,因为他这一劝,叶小蔓的哭声更大了起来,刚才还是葫芦丝般的小d调,只是婉转低回的‘咿咿咿’,他这一劝可倒好,变成c大调的笛子独奏了。

    王思宇登时无语,端起杯子,苦着脸呻上一口,过了好一会,才叹息道:“叶主任,您要哭也成,麻烦您把音量调低点,我还是纯情大小伙子呢,这要是闹出点绯闻来,您让我怎么出去见人啊……”

    他这么一说,倒把叶小蔓气乐了,在耸动几下肩头后,她终于不再做声,王思宇见状,赶忙‘噌’地从沙发上了蹿出去,跑到门边,伸手拉开房门,探出脖子,小心翼翼地向走廊里观望,见没人经过,这才长出一口气,轻轻把门关上。

    叶小蔓从衣兜里拿出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痕,低声道:“王主任,对不起,我刚才失态了。”

    王思宇暗想:“师太,你就饶了老衲吧,你在哪里师太不好,偏偏跑到我屋里师太,这要是让调查组的人听到,笑话可就闹大了。”

    心里这么想,可嘴上还得安慰着人家,王思宇脸上挂出理解万岁的表情来,点头道:“理解,理解,漂亮女人的绯闻本来就多些,加上以前嫉恨柳总的人肯定很多,编出些谣言来中伤他,这也是很寻常的事情,我是相信你们的,不能因为一个同志犯了错误,就把所有的屎盆子都扣到人家头上,欺负死人不会说话,活人有口难辨,这种事情做得太不厚道了。”

    王思宇其实只是随便这么一说,但这番话倒是说到叶小蔓的心坎里去了,她顿时眼窝又是一热,赶忙转过脸去,轻声道:“王主任,其实那些闲话都是没影的事,我姐夫这人挺好的,在作风问题上,没有外面传的那么差,他这人,就是嘴不好,喜欢吹吹牛,经常有的也说,没的也说,不过我不恨他,谁让他是我姐夫呢!”

    “这样善解人意的小姨子上哪找去啊!”

    王思宇在心里慨叹了一声,点点头,端起茶杯呻上一口,又开始羡慕起柳显堂那家伙了,又在暗地里琢磨,自己要是娶了方晶,那方淼勉强算得上小姨子,一想到那个打扮得如同妖怪般的小丫头,王思宇顿时没了心思,这姐夫的荣耀也不是人人都有的,要靠缘分,强求是求不来的,要说柳显堂和叶小蔓没什么,王思宇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再说了,这种事情,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

    这时就听叶小蔓悄声道:“其实我倒没什么,只可惜我那外甥女了,今年才上大一,还是华西大学的学生会副主席,眼看着大好前程,一夜之间就毁了,父亲没了,母亲被抓了,现在天天把自己在家里,哭得跟泪人一般,实在是太可怜了。”

    王思宇随口道:“是啊,是挺可怜的,华大的……学生会副主席?”

    说完这句话,他不禁一愣,脑海中飞快地划过一道闪电,王思宇赶忙转过头来,沉声道:“叶主任,你那外甥女叫什么名字?”

    叶小蔓叹了口气,低声道:“柳媚儿。”

    王思宇‘喔’了一声,转身站起,背着手在屋里踱着步子,走了半天,又停下来,悄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确实感到很疼,不是在做梦,他不禁暗自感叹道:“怎么会这么巧啊,居然是她!”

    柳媚儿是华西大学的校花,当初王思宇在华大的小北山上,还曾装鬼吓唬那小丫头,一时冲动,还玩了次捆绑,两人自从华大六十周年庆典后,也就见过一面,那次是在机场送方如海的时候,柳媚儿在一群人的簇拥下……

    想到这,王思宇豁然开朗,怪不得他总觉得忘记什么事情了,原来那次,柳媚儿便是去机场接她的父亲柳显堂去了,而当时他的注意力都放在柳媚儿一个人身上,倒没注意她身边的人,想必亚钢集团那天去了不少人,从时间上判断,柳显堂应该是刚刚回国不久,便东窗事发了,这才选择了跳楼自杀。

    叶小蔓见王思宇眉头紧锁,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会错了意,以为他是被自己家里的遭遇所打动,生出了同情之心,便想借这个机会帮姐姐和老公说说话。

    捧着茶杯,叶小蔓沉默半晌,便轻声道:“其实我姐夫这个人,以前是很敬业的,但国营企业的情况,想必您也清楚,他在亚钢干了半辈子,为亚钢集团做了这么大的贡献,上面却只给了些虚名,没有得到什么实质上的奖励,而有些人却一直想整他,想方设法要把他调走,我姐夫这才心寒了,一时糊涂,才干出后来的事情,以至于连累了家里人,至于我姐姐,她什么都不清楚的。”

    王思宇‘噢’了一声,转身坐回沙发,端起茶杯喝上一口,便不再说话,叶小蔓的心思,王思宇其实早已猜到了,但在某些事情上,他是不便表态的,否则传出去,很容易造成不良的影响,再说了,以他现在的位置,其实即便是有心相帮,也未必能帮得上。

    柳显堂闯的祸实在是太大了,在*都挂了号,否则以他的能量,哪里会绝望到跳楼,老公贪污了那么多钱财,做老婆的一无所知,这个就十分可疑了,更何况她在财务部门工作,这种干系实在是难以推脱。

    见王思宇没有表态,叶小蔓又是一阵失望,但她却不肯罢休,开始谈起他老公的事情来,其实这是她此次造访的主要原因,按她的说法,潘胜前和自己姐夫之间的私交并不好,两人在工作上也常发生争执,经常闹得不欢而散,所以柳显堂的事情,和潘胜前并没有半点关系。

    这个说法,王思宇还是很相信的,无论是哪个男人,如果听到自己妻子和别的男人有染,都不会对那人有好脸色,没有打上门去,就已经算是宽宏大量了,哪里还会搅合在一起。

    叶小蔓继续皱着眉头道:“王主任,我姐姐真的什么都不清楚,我老公也是清白的,马清华血口喷人,其实,她男人才是大贪污犯,她自己也贪污,借着当工会副主席的便利,和食堂管理员勾结起来,在菜价上动了手脚,每年分东西时,她也和外面的商贩勾结,哼,别以为我不知道……”

    王思宇见她越说越离谱,忙咳嗽一声,随后轻轻敲了下桌子,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加重语气道:“叶小蔓同志!”

    叶小蔓听到这个称呼,便立时安静下来,知道王思宇是真生气了,她便不敢再纠缠下去,只在心里暗自叹了口气,知道多说无益,对方看来是不想帮这个忙,想想也是,现在正是墙倒众人推的时候,自己和人家素昧平生,人家哪里会帮自己的忙。

    王思宇见她神色黯然,便把语气变得柔和些,轻声安慰道:“叶主任,你要相信组织,他们肯定会认真调查的,假如你姐姐和潘总没有问题,那你大可不必担心,但如果真的有违法乱纪的情况,以现在这种情形来看,你找谁帮忙都没有用处。”

    说完后,他顿了顿,便又轻声道:“你姐姐还好吧?”

    “不清楚……”叶小蔓轻轻叹了口气,摇头道:“现在还不让看,具体情况不清楚,不过我相信她,因为姐姐从不过问姐夫的事情。”

    王思宇点头道:“那就好,让你外甥女坚强些,她还小,以后的路还很漫长,要早点从痛苦里走出来。”

    叶小蔓点点头,叹了口气道:“这孩子,总是想不开的。”

    王思宇默然,忽地生出想去看看柳媚儿的念头,但仔细一想,如今还不是时候,不能耽误了正事,这时,他忽地想起一件事来,便转过头来,笑眯眯地道:“叶主任,向你打听个事,兰樱这个人,你熟悉吧?”

    叶小蔓的身子一颤,表情立刻变得复杂起来,过了半晌,才轻声道:“她这个人很低调,在公司的时候,从不与人深交,她的事情,我不太清楚。”

    王思宇注意到她刚才的异常反应,就确定叶小蔓肯定还是知道一些事情的,只是不肯开口罢了,不过他并没有继续追问,而是打算再从其他渠道打听一下。

    王思宇安慰了她几句,便抬手看看表,叶小蔓见状,赶忙起身告辞,王思宇很客气地把她送到门口,回到屋后,他站在窗前,点着一根烟,望向远处的工厂方向,那里几处高耸的烟筒里,正冒出滚滚浓烟,远远望去,恰似一条黄龙,在半空中张牙舞爪地扭动着身子,冲向天际。

    王思宇笑了笑,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巧,柳显堂居然是柳媚儿的父亲,但可惜的是,自己不能介入亚钢内部勾心斗角的事情里,自然也就帮不上叶小蔓夫妇,更帮不上柳媚儿的母亲,并且,除了为亚钢找到出路外,自己此行还有另一项任务,他要在亚钢集团搭起一个台子,敲响锣鼓,等着那位老猴子的情人登场,唱一出好戏。

    在这个时候,水越混越好,只不过,通过今天发生的种种事情,王思宇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打算浑水摸鱼的,恐怕不止是他一个……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