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七章 舞会

第十七章 舞会2017-11-9 12:58:32Ctrl+D 收藏本站

    第177节    第十七章    舞会

    周六的下午,黄龙镇西侧的一块空地上,王思宇嘴里叼着一支雪茄烟,双手握着方向盘,驾驶着桑塔纳横冲直撞,把小轿车当悍马开,空地上尘土飞扬,倒也颇为壮观,只二十几分钟的功夫,贺焰飞费力摆上的障碍物都被撞了个稀巴烂。

    贺焰飞此时倚在一棵大树边跟女朋友聊天,他的女友在玉州市税务局上班,两人本来约好了周末见面,到鼓楼花园去逛逛,商量着两家老人见面的事情。

    他本来都已经发动车子了,没想到王思宇竟然临时起意,忽然想起练车来,贺焰飞只好和女朋友请了假,带着王思宇找到这块空地,一练就是一个上午,中午在镇上简单地吃了点东西后,王思宇便又开始驾着桑塔纳撒起欢来。

    贺焰飞站在旁边看了半晌,无奈地摇摇头,他横看竖看,都觉得王思宇开这种小轿子实在是太屈才了,以王大主任开车这架势,更适合开赛车,他本来坐在车上,可王思宇闲他啰嗦,硬把他赶了下去。

    贺焰飞正站在树边发牢骚时,他那位女朋友不放心,打电话过来查岗,两人便低声软语地煲起电话粥来,聊了一会,他的女朋友就抱怨道:“明天能不能回来啊,你们老大的车练得怎么样了?”

    贺焰飞抬头瞧了一眼,点头道:“练得差不多了,快成s级马路杀手了。”

    话音刚落,只听‘咚‘的一声响,桑塔纳竟然顶到路边的一块石头上,贺焰飞的眼睛都快直了,挂掉手机就往前跑,边跑边嚷嚷:“主任呐,您行行好吧,那么大块石头你都能撞上,您这是练车还是拆车呢,我的大灯啊……”

    王思宇向后倒了车,满脸尴尬地推门走了下来,挥了挥手机,摇头道:“这电话来的真不是时候。”

    贺焰飞蹲在车前,愁眉苦脸地看了半天,叹了口气道:“主任,为了您的安全着想,我不建议您再学车了,另外,那车本你得还我,这可不成,太危险了,会出人命的啊……”

    王思宇掏了掏耳朵,知道这小子心疼车了,嘿嘿笑了几声,便打开后面的车门,慢悠悠地坐了进去,做出一副闭目养神状。

    贺焰飞苦着脸坐到驾驶室里,发动车子,将小车开上道,直奔黄龙镇的一家修车厂驶去。

    站在修车厂门口,两人抽着烟闲聊,贺焰飞便忍不住抱怨道:“主任,咱什么时候撤退啊,这地可真没法呆了,我这刚洗的白衬衫,半天就弄脏了,再说督查室里还一堆活呢,老朱不敢跟您提,可都催了我好多次了。”

    王思宇笑了笑,弹了弹手中的烟灰,轻声道:“再等等。”

    贺焰飞登时苦着脸道:“要等到啥时候啊,每次都说等,真不知道您等的是什么。”

    王思宇把手中的烟头丢在地上,踩灭,背着手道:“等变化!”

    “变化?”贺焰飞有些摸不着头脑,明眼人都知道,就亚钢这情况,只能越变越差,他这是在等什么变化呢?

    王思宇是不能和贺焰飞讲太多的,他的想法很简单,从刚到亚钢的第一天起,他就发现亚钢集团的上层领导矛分歧很大,甚至已经大到随时都会激化矛盾的程度,王思宇在等的,主要还是他们积怨的爆发,只有他们之间翻脸,彼此争斗起来,才能把很多深埋的问题翻出来,

    但是,从最近的情形上来看,有吴凤喜在中间协调润滑,程寅康和潘胜前的关系逐渐有好转的迹象,这可不是个好兆头,王思宇这才心情烦闷,用开车来排解心中的不快,当然,撞到石头那纯属意外……

    不管怎么说,让他现在就这么离开,王思宇还是很不甘心的,他这人是最不喜欢半途而废的,除非万不得已的情况发生,否则他是不会轻易离开黄龙镇的,虽然王思宇也知道,从亚钢那几位高层的眼神里便能看出,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是很希望调查组早点离开的。

    修好车,已经是下午三点,在回招待所的路上,王思宇接到了亚钢集团工会副主席马清华的电话,说晚上七点半工会举办舞会,邀请调查组的领导们参加,她那边已经做好了准备,请王主任务必参加。

    这倒是一件振奋人心的好消息,这几天人心有点散,队伍不太好带,调查组的几位处长都垂头丧气地,打不起精神来,王思宇琢磨着,没准能通过这次舞会,鼓舞一下大家的士气,他因此没有推脱,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听到王思宇的肯定答复,电话那头的马清华放出男人般爽朗的笑声,瓮声瓮气地道:“王主任,那咱们可说好了,不许变卦,我们这的姑娘可漂亮了!”

    王思宇挂断电话,不禁皱皱眉头,这位马大姐也太糙了点吧,不但胆敢大闹会场,说话还这么直截了当,什么叫‘我们这的姑娘可漂亮了!’

    那口气好像把自己当成色狼来看了,咱是那种人嘛!!!

    王思宇低低地‘切’了一声,抬手抹了一下前额,转头冲贺焰飞道:“晚上亚钢有舞会!”

    贺焰飞把着方向盘乐得合不拢嘴,点头道:“这可真是好消息,他们这的女工可漂亮了!”

    王思宇愣了愣,抬手摸了摸鼻子,没再吭声。

    调查组的成员一听到消息,都极为高兴,虽然表情依然沉稳,但眼神里都已经开始冒光了,想想也是,这阵子把大伙给憋坏了,除去开车回城的那几位,剩下的都开始精心准备起来了,就连熊国章都把头发洗了几遍,喷上了摩丝,站在镜子面前转了好几圈,又拿着眼镜布把那厚厚的镜片擦了又擦。

    吃过晚饭,亚钢的两位副总吴凤喜和潘胜前便开车来到亚钢招待所,闲聊了一会,众人便有说有笑地下了楼,坐进小车里,直接开到亚钢集团办公楼门口,上了楼,推开了位于八楼的活动中心大门。

    房间里已经布置妥当,三百多平方的大屋子里,已经拉上彩带,四边摆着长条沙发,沙发前的桌子上,铺着大红的绸布,上面摆着水果瓜子,几个穿着工作服的女工站在门口,见众人走进来,赶忙笑吟吟地将大家领到沙发上坐好,很快,热腾腾的茶水便端了过来。

    音响里播放着欢快的舞曲,马清华正背着身子,叉腰对着二十几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工会之花训话:“你们今天的任务就是把领导们陪好了,知道吗,谁都别装清高,别像上次那个卢彩霞那样,叫唤啥呀,让省里领导摸一把能咋地,能死啊,又哭又闹的,影响多不好,你看人家姐俩伺候一个老爷们,人家不也挺欢乐的嘛……”

    她这话刚说完,那二十几个女工就都笑声一片,她们都知道,马清华说的是叶家姐妹,这时有人眼尖,已经看到潘胜前进来了,赶忙冲马清华努努嘴,可马清华一时没反应过来,仍在那挥着胳膊道:“总之,大家要把领导们服务好了,他们要是想占点便宜啥的,就随他去,反正也少不了几块肉,完事了马大姐请你们吃好的。”

    吴凤喜走在最后面,听到马清华这番话,险些气乐了,他赶忙大步流星地走过去,冲着马清华挤眉弄眼,马清华转头望去,见调查组的人已经进屋了,这才点点头,冲着那些女工拍拍巴掌,把手放到嘴边,压低声音喊道:“一会都给我精神着点啊,不怕你风骚,就怕你浪不起来!”

    王思宇听得直皱眉,暗想这马清华也太那个了,这样的人怎么能当工会副主席呢?简直是乱弹琴,他抬眼望向潘胜前,却见他一张脸已经变成了猪肝样,皱着眉头躺在沙发上,一声不吭,想来心中已经郁闷到了极点。

    吴凤喜见状,赶忙大踏步地走过去,拉着他的手低声说了半天,潘胜前的脸色总算恢复了些,皱着眉头点点头,两人轻声地聊了起来,安抚完潘胜前,吴凤喜便又笑吟吟地走到熊国章身边,坐在他旁边,抬手在女孩中指来指去,熊国章的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不停地嗯嗯点头。

    实际上,亚钢的工会主席一直是副总经理吴凤喜担任,但吴凤喜自从接了非主营业务那摊后,便忙不过来,所以这位脾气暴躁的马大姐,就成了工会的实际控制人。

    马清华这人虽说性格泼辣了些,但还是很有办事能力的,在工人中的威望其实很高,甚至不在他老公程寅康之下,亚钢集团这些年的红白喜事,基本上都是她张罗的,谁家要是走个老人了,买花圈烧纸探视家属这些活,基本上都是她亲自抓,忙里忙外的,倒也颇得人心,为他老公赚下了不少的好人缘。

    马清华安排好后,也笑容满面地跑过来,坐在王思宇的身边扯了一会闲话,过了十几分钟,却见程寅康领着五六个人走了进来,王思宇扭头望去,发现这些人都是省纪委调查组的干部,他们是在三天前再次过来的,这些人在三楼办公,可能是因为有保密纪律,所以他们平时都不怎么和外人来往,即便是在走廊里遇到,也只是点点头就过去了,两个调查组的人各查各的,很少有来往。

    此时两边的人一见面,程寅康便笑容可掬地逐个做着介绍,省纪委调查组这边,带队的人姓柴,是位副厅级纪检员,约莫三十六七岁的年纪,个子很高,身材略显消瘦,脸上带着一丝倨傲的神情,程寅康在介绍他时,特地尊称他为柴副厅长。

    王思宇很主动地递过手去,而那位纪委的柴副厅长则一副很冷淡的表情,伸手和王思宇轻轻一握,只轻飘飘地说了一句:“你好,知道你们过来了。”

    说完这话,他便转身和熊国章聊起来了,看起来,他们两人倒是熟人,以前打过交道。

    王思宇知道,恐怕这位是嫌弃自己的职位太低了,没大瞧上眼,其实也是,一个副处级的干部,是很容易被人忽视的,要按一般的惯例,以王思宇现在的情况,要想达到他那样的级别,即便是顺风顺水,起码也要熬上十年。

    王思宇倒没有什么,打完招呼后,便微笑着坐回沙发,贺焰飞却气不过,低低地‘哼’了一声,转身坐回王思宇的身边,递过一根烟,从兜里掏出打火机,帮王思宇点上后,悄声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还副厅长呢,他也配!”

    王思宇吸上一口,皱着眉头道:“不许胡说。”

    贺焰飞嗯了一声,端起茶杯,跷起二郎腿,眼睛在那些姑娘里瞄来瞄去,开始挑起舞伴来。

    几分钟后,音乐停了,程寅康风度翩翩地走到舞池中间,拿着麦克风讲了几句场面话,便宣布舞会开始。

    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们,便如穿花蝴蝶般地奔了过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