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八章 桃色事件

第十八章 桃色事件2017-11-9 12:58:33Ctrl+D 收藏本站

    第178节    第十八章    桃色事件

    一众女孩子围了过来,挨个邀请,众位领导干部纷纷下场,在节奏明快的乐曲声中翩翩起舞,王思宇的舞伴长得还算标致,身材也很好,只是身上喷了劣质香水的味道,呛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在勉强跳了一曲后,他就赶忙退了回来,坐在沙发上磕瓜子。

    说起来,王思宇的舞技也不算太差,毕竟曾被张倩影强行培训过,那个虽然是拉丁舞,但交谊舞这玩意,向来是一通百通,只要双方配合的默契一些,总是能走出行云流水般的步伐来,但他听了马清华开始的那一篇论调,便有些扫兴,所以只在一边看着别人跳。

    舞池里的女工们很卖力气,哄得一众领导喜气洋洋,王思宇看着熊国章动作拙笨地抱着一个年轻女工,慢慢地摇动着身体,丝毫没有掌握节奏,但他跳得异常专注,不时地低头瞄上一眼,看起来,他是生怕踩到舞伴的脚。

    要说舞姿最优雅的一对,当数潘胜前夫妇,两人郎才女貌,珠联璧合,夫妻两人扣着手,走出让人眼花缭乱的舞步来,时而摆出一个惊艳的造型,时而旋转如飞,动作飘逸,潇洒自如。

    叶小蔓今天打扮得很是漂亮,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扬着修长的脖颈,姿态高雅得便如同白天鹅一般,在人丛中很是惹眼,王思宇也不禁多看了她两眼,可一想到那个姐夫小姨子的传闻,他就感觉怪怪的,总觉得这白天鹅身上沾了一层灰,不太讨人喜欢。

    马清华见叶小蔓抢了众人的风头,心里就有些不忿,前段时间两人结下的疙瘩,到现在还没解开,她这人心眼极小,眼见叶小蔓转到附近,就带着程寅康慢慢移动过去,随后假装不小心,硬是对着叶小蔓的脚狠狠地踩了一下,听到耳边传来的‘哎呦’一声,她才心满意足地抱着程寅康摇着舞姿走开。

    程寅康皱皱眉头,叹息道:“清华,别再搞事了,听到没有,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马清华哼了一声,低头在老公耳边轻声道:“怎么?心疼了?别被那个狐狸精给迷死。”

    程寅康皱眉道:“别胡说八道,我哪里是那种人。”

    马清华冷笑两声,转头望向叶小蔓夫妇,咬牙切齿地道:“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上次那笔帐,老娘早晚要跟她好好算算,狐狸精……”

    程寅康无奈地摇摇头,把脸扭到一边,却发现纪委的柴副厅长,怀里抱着一个水灵妹子,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叶小蔓,那神色中,满是艳羡与渴望。

    程寅康不禁心中微动,嘿嘿地干笑一声,推着马清华,渐渐向门口跳去。

    第二曲结束后,众人分别坐回座位,当舞曲再次响起的时候,那位柴副厅长便极为绅士地走到叶小蔓身边,伸出手道:“叶主任,你今天真漂亮,能请你跳个舞吗?”

    叶小蔓脸上立时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瞥了身边的潘胜前一眼,见他点点头,便赶忙从沙发上站起来,掐着兰花指,搭着他的手臂,两人慢悠悠地随着音乐声,向舞池中间跳去。

    潘胜前坐在沙发上,瞄着柴副厅长放在叶小蔓腰间的那只手,皱紧眉头,却无可奈何,他是尝到过纪委干部的苦头的,别说是这位柴副厅长了,就是舞池中央那个矮墩墩的胖子,都让他吃尽了苦头,人家只需拍桌子瞪眼睛吼上几声,就会让你觉得自己是个罪犯,总想找出点事情坦白一下。

    他在座位上坐了一会,见柴副厅长紧紧地搂着自己的老婆,跳得正起劲,腰间那只手,竟然已经从腰间滑到臀部上了,他这心里就觉得憋气又窝火,但偏偏没法发作,而马清华那婆娘也不厚道,这时还故意来气他,带着程寅康转到他身前,用力地咳嗽几声,呸地啐了一口,低低地骂了句“没种的男人!”

    潘胜前恨得牙根直咬,却没有办法,只好把脖子扭到一边,假装什么都没听到,此时无意中瞥见,王思宇正坐在一边安静地吸着烟,他便强压着心头的怒火,端起茶杯走过去,坐到王思宇身边,两人轻声攀谈起来。

    王思宇之前看过潘胜前的简历,知道这人其实是个很优秀的人才,名牌大学毕业,在校期间年年得一等奖学金,分到亚钢集团后,在两次技改工作中脱颖而出,被柳显堂看中,对他着意提拔,并把自己的妻妹介绍给他,可惜后来传出那件丑闻,导致两人反目成仇,关系极为紧张,甚至有一次,潘胜前曾经拿着刀子闯入柳家,险些闹出人命来。

    闲聊中,王思宇似是不经意地提起了那次火灾的事情,说完后,便拿眼角的余光瞄向潘胜前,打算从他的神色间看出些什么端倪来。

    潘胜前微微皱眉,端着茶杯犹豫半晌,方才摇头道:“那件事情嘛……我也不太清楚,毕竟当时我不在现场,不好乱说的,不过柳显堂那个人罪该万死,枪毙一百次都不过分。”

    王思宇见他说话的时候,嘴角抽搐,显然心中愤怒到了极点,便岔开话题,改谈亚钢生产运营方面的话题,这下就打开了潘胜前的话匣子,他开始口若悬河般地侃侃而谈,在聊天中,潘胜前以‘老大粗重笨’几个字,极为形象地描述了亚钢集团的现状,并谈到国内其他钢铁企业的优势与弊端,讲得条例清晰,头头是道,王思宇一直在微笑着倾听。

    两人聊了一会儿,潘胜前便把话题转到程寅康身上,说他是无耻小人,柳显堂掌权的时候,他程寅康就像哈巴狗一样,在姓柳的面前鞍前马后的伺候着,柳显堂出事后,他大会小会地批评他,急着和柳显堂划清界限,这人的人品绝对有问题,要是他来掌舵,亚钢集团以后肯定会更糟糕。

    这种敏感话题,王思宇自然不好参与,他笑了笑,没有吭声。

    潘胜前见状,很是失望,便摸着茶杯怔怔发呆,一时间意兴阑珊,摇头叹息道:“有时候,我真想离开这个鬼地方,走得越远越好。”

    王思宇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老潘,别太悲观,其实很多事情,远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

    潘胜前品着王思宇的话,苦笑了一下,仰身躺在沙发里,拿手轻轻拍打着沙发,眼神却在追逐着舞池中转来转去的一对对舞伴,叹了口气,抬手捏了捏额头,半晌不再发话。

    过了一会,柴副厅长抱着叶小蔓从人群中跳了过来,转了个圈,便向北侧移去,两人此刻正在轻声交谈,状貌极为亲密,叶小蔓的嘴唇抵在柴副厅长的耳边,轻声地说着什么,而柴副厅长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双臂用力地把叶小蔓拥在怀里,两人的姿势愈发的暧昧起来。

    潘胜前呆了呆,拿着茶杯喝上一口,却不小心把前襟淋.湿一大片,他放下杯子,和王思宇匆匆说了两句,便转身告辞,铁青着脸走出活动中心。

    望着潘胜前离去的背影,王思宇叹了口气,这做漂亮女人的老公,有时也很无奈的,王思宇其实很清楚,叶小蔓之所以会去巴结姓柴的,说到底还是为了她老公和姐姐的事情,现在满屋子的亚钢高管,最怕的不是省委调查组,而是纪委调查组。

    王思宇早早地离开了活动中心,回到招待所,冲了个澡,便钻进被窝,摸着手机给张倩影打了过去,两人煲起电话粥来。

    舞会一直持续到夜里十一点钟才结束,躺在床上,就能听到几位调查组人员嘻嘻哈哈地打开房门,走进屋子里,而熊国章竟在走廊里哼起了沂蒙山小调,可见是跳爽了。

    第二天,王思宇照例练了一白天的车,这次再贺焰飞的压阵下,他开车沿着公路跑了二十多公里,手把渐渐熟练起来,晚上回来后,心情极好,便跟着熊国章等人打牌聊天,几个人玩到夜里十点多钟的时候,熊国章接了个电话,随后满脸惊讶地站起来道:“是吗?是吗?我的天啊,怎么会这样!”

    王思宇和其他两人见他一惊一乍的,好奇心便被勾了起来,赶忙和上牌,都瞪着大眼珠子盯着他,等手机挂断之后,熊国章兀自不信似地挠了挠后脑,过了好半晌,才把目光扫向王思宇三人,压低声音道:“出事了,出大事了,省纪委的老柴和叶主任在办公室里通.奸,被人当场抓到了。”

    “我.操!”

    三个人几乎是同时从沙发上蹿起来,王思宇极为不信地低声道:“真的假的啊,太耸人听闻了吧?”

    熊国章摘下眼镜,拿眼镜布用力地搓来搓去,叹气道:“当然是真的了,事情搞大了,那个马清华可真是胆大妄为啊,这种奸她也敢捉,这回可热闹了,几百号人正围在办公楼底下,这可怎么收场啊。”

    王思宇赶忙把牌一扔,拉着熊国章的胳膊就往外跑,“走,咱们去看看热……看看怎么才能化解这场风波。”

    熊国章摇头道:“这种事情,千万别沾边,他们纪委的事情,跟咱们没关系,咱们把自己手头的工作干好就成了,这个老柴啊,吃亏不长教训,要不是在女人问题上屡屡犯错,他至于到现在还是个纪检员么。”

    旁边那两位处长却摇头道:“熊主任,还是过去看看比较好,别再出什么事!”

    熊国章待要分辨,却见发改委的孙处长直冲他挤咕眼睛,他转头望去,却见王思宇似笑非笑的表情,他这才反应过来,王主任所说的调解多半是假的,大概是存着看热闹的心思。

    厚道人熊国章在众人的怂恿下,此时也来了兴致,赶忙挥手道:“走,去看热……调解……”

    四个人转身就往楼下走,王思宇摸出手机,给梁桂芝拨了过去,悄声道:“梁主任,这边有最新情况,我跟你说啊,是这么回事……”

    熊国章也摸出手机,悄悄地发了几个短信。

    发改委的孙处边走边啧啧赞叹道:“厉害,真是厉害,纪委调查组这次查得可真细。”

    审计局的刘处点头道:“哈哈,是够细的,都他妈的查到b里去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