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章 柳媚儿

第二十章 柳媚儿2017-11-9 12:58:36Ctrl+D 收藏本站

    第180节    第二十章      柳媚儿

    血案发生后,亚钢集团迅速成立了善后协调工作组,由副总经理吴凤喜任组长,工作组经过周密细致的工作,用极短的时间,便将遇难家属的情绪安抚下来,事件很快得以平息。

    亚钢工人的情绪也很稳定,他们更关心的是企业还能支撑多久,拖欠的工资和历年欠下的医疗费用何时才能发放,而下岗的职工们大都开始整理行囊,准备返回南方城市打工谋生。

    至于黄龙镇的普通老百姓,就更没什么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无非是为大家在茶余饭后,增添了些津津乐道的谈资,除此之外,生活一切如常,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王思宇给唐婉茹发了邮件,把她需要的资料尽皆传了过去,在得到对方满意的答复后,他才轻轻舒了口气,也许是到了离开黄龙镇的时候了。

    叶小蔓之死,导致兰樱在亚钢集团的事情更加无从查起,如今之计,只能想办法从隐湖集团那边着手调查,毕竟兰樱在那边工作的时间要更长些。

    不过,王思宇急着离开黄龙镇的主要原因,其实是觉得这里的气氛太过沉重,有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在一个细雨蒙蒙的上午,王思宇接到了梁桂芝的电话通知,得知在刚刚召开的省委常委会上,常委们已经通过了常务副省长侯小强提出的解决亚钢问题的一揽子计划,调查组在返回省城后即可解散,相关调查报告无需呈报省委办公厅,直接移交省国资委即可。

    对于这种变化,王思宇并不觉得太过意外,这反而更加坚定了他最初的判断,老猴子和这两家公司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虽然梁桂芝在电话里并没有透露这一揽子计划的具体内容,但王思宇坚信,那份计划和隐湖集团脱不了干系,甚至有理由相信,这份计划原本就出自唐婉茹之手,否则她哪里会那么轻松地答应下来,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什么猫腻。

    为了找到答案,王思宇给唐婉茹发了封电子邮件,在里面拐弯抹角地套她的口风,可收到的回复却是:“小男人,不该问的地方不要问,免得自找麻烦。”

    王思宇冷笑着发出一封邮件,上面写着:“唐小姐,不该摸的地方,我不是也摸过了吗?也没见有什么麻烦出现啊!”

    唐婉茹很快回了邮件,“你就不怕我回去告你?”

    王思宇笑了笑,伸出右手,皱着眉头摇晃着几根手指,哑笑半晌,才低头回复道:“除非你保留指纹了。”

    唐婉茹回了‘下流’两个字,便不再理会王思宇的挑衅。

    这女人软硬不吃,让王思宇颇为头疼,看来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必须另想办法,在一番思谋之后,他便摸出手机,给刘天成那厮打了电话,让他从在隐湖集团上班的老婆那里挖些线索出来,但前提是,不能告诉娜娜实情,免得走漏风声,或者为他们两口子惹出麻烦。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王思宇在办公室里召开了会议,将省委的最新决定向调查组成员们进行了通报,并对大家在最近一段时间内的辛勤工作表示了肯定,因为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调查组成员们的情绪很是低落,会议开得有些沉闷。

    会后,在亚钢几位副总的陪同下,王思宇带着调查组的成员们下了楼,亚钢的工作人员撑起几把黑色的雨伞,护送着众人钻进小车,在一阵马达的轰鸣中,六辆小车依次开出,缓缓地行驶在潮.湿泥泞的路面上。

    坐在副驾驶位上,王思宇点上一根烟,目光透过车窗,漫无目的地向外望去,在这样的天气里,黄龙镇显得格外的冷清,街上行人极少,只有几个七八岁的小孩,在雨中奔跑嬉戏,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冲淡了空气中的那份凝重与压抑。

    小车拐过一个十字路口,前方空荡荡的路面上,突然转出一个纤细高挑的身影,那分明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她身上裹着半幅破旧的毛毯,湿漉漉的秀发凌乱地披散在肩头,女孩一只脚赤着,另一只脚上踏着粉红色的凉拖鞋,她低垂着头,在雨雾中歪歪斜斜地走着。

    小车与女孩擦肩而过的瞬间,那女孩猛然转过头来,一张苍白憔悴的俏脸从车窗前瞬间滑过,虽只是匆匆一瞥,王思宇的心头却陡然一颤,大声吼道:“停车!”

    贺焰飞被惊得灵魂出窍,猛地踩了一脚刹车,桑塔纳在‘吱嘎’的锐啸声中停下,后面的五辆奥迪车也纷纷停下,车子尚未停稳,王思宇便打开车门,飞快地向后奔了出去。

    那女孩不正是华西大学的校花柳显堂的女儿柳媚儿嘛!

    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彩,郁郁葱葱的小树林,青青的草地,捆绑的女孩,王思宇的内心在刹那间纠结起来。

    柳媚儿摇摇晃晃地向前走了几步,忽地听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声,便停下身子,缓缓转过头来,两人四目相对的刹那,她的双手无力地松开,身上那半幅毛毯轻轻滑落,露出单薄的身子,在风雨中微微发抖,不过那张布满雨水的脸上还是拂过一抹淡淡的笑意,嘴唇微动,轻声道:“郑大钧,带我走……”

    话音刚落,她的身子一歪,便软绵绵地倒在王思宇的怀里,王思宇愣了愣,伸手在她额头上试了一下,指尖上一片滚烫,烧得异常厉害,他赶忙抱起柳媚儿,匆匆地跑回车边,贺焰飞推开车门,王思宇便将柳媚儿放在后座上,又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裹在她的身上,抱着她坐好,冲着目瞪口呆的贺焰飞喊道:“快开车,去东湖区中心医院!”

    贺焰飞赶忙坐回驾驶室,将车子重新启动,小车飞驰电掣般地在路面上驶过,将那几辆奥迪车远远地抛在后面,王思宇抱着怀中瑟瑟发抖的柳媚儿,从衣兜里掏出手机,给亚钢集团的副总吴凤喜挂了过去,低声说了几句,便挂断电话,二十分钟后,吴凤喜把电话打了回来,在聊了十几分钟后,王思宇才叹了口气,轻轻挂断了手机,把怀中的柳媚儿抱得更紧了些。

    柳媚儿现在的状况极为可怜,父亲跳楼自杀,母亲被检查机关提起诉讼,如果罪名全部成立,她至少将被判上十年有期徒刑,柳家的一切家产都被查抄,柳媚儿本来是在叶小蔓家暂住,但没想到叶小蔓夫妇同时去世,就在今天上午,她被潘胜前的嫂子赶出潘家,在黄龙镇上,她已经没有了容身之地。

    小车开到东湖区中心医院时,已经到了中午,经过大夫的检查,发现柳媚儿的身体极为虚弱,需要住院治疗,在办好手续后,王思宇抱着她进了病房,大夫为柳媚儿挂上点滴,王思宇到外面的饭店里买了稀饭,拿着小勺拙笨地喂着她。

    柳媚儿尚未全醒,但小嘴仍然很配合地张开合上,只几分钟的功夫,便将一碗稀饭吃得干净,王思宇待要转身出去时,忽地顿住,低头看着那只拉住自己衣角的小手,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已被触动,抬头望去,却见柳媚儿的睫毛颤动,眼角已被泪痕打湿。

    王思宇从衣兜里掏出纸巾来,轻轻为她擦去泪痕,握着那只冰凉的小手,坐在病床前,直到柳媚儿香甜地睡了过去,他才小心翼翼地把那只手放进被子里,站起身来,到外面的吸烟室里抽了根烟。

    从吸烟室里出来的时候,竟在走廊里遇到林医师,林医师是江涛住院时的主治医师,此时遇到王思宇,以为他是来探望江涛的,便简单地介绍了下江涛的病情,他现在的身体恢复得很好,只是大脑受损严重,不但记忆力受到影响,在语言表达方面也出了问题,院方此时正积极地为他进行康复训练。

    两人聊了一会,林医师便领着王思宇走进电梯,两人去五楼探望江涛。

    悄悄推开房门后,王思宇登时愣住了,只见病床边上,一位年轻的女护士正背对着房门,咯咯地笑着,她手里拿着一瓣橘子,送到江涛的嘴边,语气轻柔地道:“江涛,你说‘iloveyou……’”

    江涛脸上露出憨憨的笑意,皱着眉头沉思半晌,便张开嘴巴,轻声道:“love……you。”

    女护士登时又笑了几声,轻声道:“大笨蛋,you又忘了i,再来一遍,要是再读错呢,就没有橘子吃了!”

    江涛点点头,低声道:“‘iloveyou’。”

    女护士这才笑嘻嘻地把橘子送进他的嘴里,轻声道:“这就对了嘛,我知道,你一定行的,加油,江涛。”

    江涛嘴里嚼着橘子,点头道:“加……油,江涛。”

    林医师没料到屋子里会是这番光景,赶忙尴尬地咳嗽一声,那位女护士这才猛然发现有人进来,慌忙羞惭惭地站起来,垂首道:“林医师好。”

    病床上的江涛愣了一下,也张嘴道:“医……师好!”

    林医师偏过身子,拿手在女护士的身上用力指了指,脸上露出一副无奈的神情。

    女护士的表情立时不自然起来,虽不清楚面前这位年轻人是什么来头,但见林医师的样子,便知道自己闯祸了,她赶忙低着头就要往出走,王思宇却摆摆手,微笑道:“你们继续,康复训练要紧,嗯,东湖区中心医院的康复训练非常不错,值得推广……”

    说罢冲林医师使了个眼色,林医师会意,冲女护士眨了眨眼睛,又努努嘴,女护士便又羞答答地坐了回去,呐呐地冲江涛道:“江涛,今天我们要训练的课程是……”

    江涛忙接话道:“iloveyou……”

    女护士登时咬牙切齿地冲他挤眉弄眼,江涛却浑然未觉,依旧低声道:“iloveyou……”

    王思宇笑眯眯地走出房间,站在门边和林医生聊了几句,却见江涛的母亲拎了一袋水果走过来,看到林医师后,赶忙连声道谢,硬是从里面掏出几个苹果,塞到他的怀里,两人聊了一会后,江涛的母亲便返回病房,笑吟吟地对那女护士道:“小燕,来,吃个苹果……”

    再次回到柳媚儿的病房,王思宇坐在病床边,轻轻地叹了口气,江涛的病虽然好了,但李青璇恐怕要大病一场了,许久没有和她联系,也不知她的比赛结果如何,更不清楚,她是否知道医院里的情况,经过这大半年发生的事情,王思宇不禁生出许多感慨,地球每天都在按照相同的轨迹运转,而生活的轨迹,却实在难以捉摸,也许一夜之间,很多事情都会为之改变。

    正沉思间,衣兜里的手机忽地震动起来,接通后,听筒里传来瑶瑶奶声奶气的声音:“舅舅,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王思宇微笑着站起,转过身子,走到门边,悄声道:“很快了,小乖乖。”

    瑶瑶极为不满地瘪嘴道:“舅舅,你快点回来嘛,人家好想你的啦。”

    王思宇笑了笑,悄声道:“还记得舅舅走的时候怎么跟你说的吗?”

    瑶瑶得意洋洋地道:“当然记得了,如果家里来了陌生男人,我就使劲哭!”

    王思宇忙在手机这边‘啵啵’地亲了几口,笑眯眯地道:“瑶瑶真乖,那你哭了吗?”

    瑶瑶嗯了一声,点点头道:“我都哭过好多次了呢!”

    王思宇立时大惊失色,急声道:“瑶瑶,家里来男人了?”

    瑶瑶摇头道:“其实,不是那样的啦,是人家想你了嘛,舅舅……”

    挂断电话,王思宇抬手抹去额头上的冷汗,摇头道:“瑶瑶这孩子,真是太坏了,这么小就知道吓唬人了……”

    转身坐回床边,望着柳媚儿那张恬静的俏脸,虽然气色极其不好,但那秀美的脸型,精致的五官,依旧明艳动人,清新如画,想起当日初遇的情景,王思宇忍不住童心大起,捏住鼻子,悄声唤道:“救命啊……快来人啊……有色狼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