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二章 春兰

第二十二章 春兰2017-11-9 12:58:38Ctrl+D 收藏本站

    第182节    第二十二章      春兰

    晚上八点半,玉州市内灯火通明,位于建设大街上的悦来饭店是一栋十五层高的建筑物,装饰在大楼上的霓虹灯发出绚烂夺目的光芒,灿若星辰,门前的停车场已经排满了各式车辆,几个保安正指挥着后到的车辆穿过侧门,驶向饭店的后院,那里还有五百平方的面积,足以停下几十辆小车,而饭店的门口,在礼仪小姐的亲切招呼下,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生意一如既往地火爆。

    十三楼的一个豪华包间里,饭桌上摆满了精致的菜肴,三瓶五粮液已经打开,王思宇笑眯眯地坐在主位上,贺焰飞和邱兆官坐在他的左右两侧,在贺焰飞的倡议下,众位科员齐刷刷地站起来,举着手里的杯子,一起来敬王思宇,贺焰飞笑着道:“祝督查二科在咱们主任的英明领导下蒸蒸日上,祝主任早日高升。”

    王思宇把指间的烟灰弹了弹,笑着指向贺焰飞,低低地骂了句马屁精,就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微笑着端起杯子,和大家碰了一杯,一仰脖,把杯中的白酒干下,饭桌边立时响起响亮的掌声,王思宇的嘴角却泛起一丝苦笑。

    这顿酒其实喝得非常不爽,包间里的人虽然多,气氛虽然很热烈,但王思宇已经很清楚地发现,这些科员们对待自己的态度,与最初相识时有了很大的不同,以前众人对他虽然尊敬,但远没有到达敬畏的程度。

    自从他在督查室的地位一步步稳固,官场上等级制度森严的特性,便渐渐显露出来,以前这些小青年还敢在自己面前说些疯话,而当他把朱良玉贺焰飞二人提拔起来之后,众人或许意识到,这位年轻的副主任的能量与手腕都不同凡响,从那以后,王思宇在场的时候,大家在说话之前,总要先瞄上他一眼,考虑再三,再没有人敢信马由缰地胡吹乱侃。

    席间,尽管王思宇已经刻意放下身段,微笑着频频举杯,不时开几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话,试图能够和以前一样,与众人打成一片,但他还是能感觉得到,这些科员里面,只有贺焰飞和邱兆官两人能够保持住本色,而其他人都透着一股子拘谨,在言谈举止中都有些放不开,没有办法,酒喝到一半,王思宇便想找个理由离席,以便让这些家伙玩得尽兴些。

    正当他准备站起身时,忽然有人敲响了包间的门,坐在靠近门口位置的李佑民转头喊了声进,却没人应声,他赶忙站起身来,走过去,拉开房门,却见六七个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站门口,手里都拿着杯子,脸上带着恭敬的表情,站在最前面那个男人微笑道:“各位领导好,我是这家饭店的老板,特地来向各位领导敬酒的。”

    李佑民赶忙把他们让进来,桌边的人也都满脸狐疑地站了起来,王思宇瞄了一圈,见众人中,只有邱兆官皱着眉头,满脸不悦之色,心里便明白几分,忙笑着端起杯子道:“老板有心了,多谢多谢。”

    众人都跟着随声附和,只有邱兆官一言不发,把酒干掉之后,趁着众人不注意,悄悄地向这位饭店老板使了个眼色,那中年男人早瞧出他脸上的愠怒,就知道自己马屁拍到马腿上了,幸好他之前留了心眼,没有单独去敬这位性格古怪的大少,此刻心意既然已经表明,他就不敢再多逗留,在抱拳打了几声招呼后,就领着这些人安静地退了出去。

    不大一会,服务员又端上来些精致的菜肴,还有两瓶珍品茅台,众人便齐声欢呼道:“主任的面子真大。”

    王思宇望着邱兆官微微一笑,却没有当场点破,而是笑眯眯地站起身来,冲着众人道:“我还有事,大家今晚喝好玩好,但有一条,谁都不许惹是生非……尤其是你,李佑民同志!”

    众人听后,又是笑声一片,纷纷站起来,王思宇走到衣架上,取过衣服,拜拜手,就转身走了出去,贺焰飞也站起来道:“你们慢慢喝,我去送主任。”

    这时坐在他身旁的邱兆官一声不响地站起来,捉住他的胳膊,轻声道:“贺科,还是我去吧,你留下。”

    贺焰飞见他态度坚决,便笑着拍了拍他肩膀,低声嘱咐道:“小心开车。”

    邱兆官‘嗯’了一声,拿着包走出包间,从后面追了过去,两人走到停车场,邱兆官把车子开出来,将王思宇送回电视台家属小区,王思宇下车后,他也开门走下来,轻声道:“主任,我家是经商的,刚才这家饭店的老板,与我姑夫是熟人。”

    王思宇笑了笑,拍了拍他肩膀,便转身上了楼。

    邱兆官站在门口抽了一支烟,望着楼上的灯亮起来,叹了口气,转身上了车,打着火后,又抬头向上望了眼,摇头道:“居然和方家也有关系……”

    王思宇回到家里时还不到九点半,洗过澡后,他去书房看了一会书,心却始终静不下来,便提笔在白纸上写下‘不可不戒’四个字,叹了口气,把笔丢在一边,抱着膀子陷入沉思之中。

    虽然已经回到玉州,但王思宇仍然忘不掉黄龙镇,亚钢集团发生的那件事,还是给他带来很大触动的,毕竟三条人命的惨案,即便想彻底忘掉,也不那么容易,估计还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做到,这些天只要一闭上眼睛,叶小蔓等人的身影就会在他眼前晃动,这给他带来了很多烦恼,也令他开始警觉起来。

    在对待漂亮女人的问题上,依照王思宇以前的性子,虽然不屑使用下药这种下作的手段,但还是很容易踩过界的,他以往并不觉得这有什么,甚至会找出各种理由来搪塞,直到惨案发生之后,他才真正清醒地认识到问题有多么严重,私生活的问题一旦处理不好,很容易引发意想不到的灾难,省纪委那个老柴就是前车之鉴,王思宇可不想重蹈覆辙,看起来,自己以后在生活作风问题上,还是要小心为妙……

    第二天上午,王思宇先去了梁桂芝的办公室,两人关上房门密谈了近一个多小时,王思宇才笑眯眯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推开办公室一看,里面干净整洁,屋子里各处都被擦得油光锃亮,一尘不染,原来他不在的日子里,副主任肖冠雄兼管二科,他每天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安排科员把王思宇的办公室卫生做好,这就是人老成精,做人的学问,往往能在很细微的事情上体现出来。

    泡上一杯茶,王思宇坐在办公桌后,先把近期的工作重点梳理了一番,再将已下发的三项《督查通事项通知书》仔细看了一遍,又将柜子里的材料进行归档整理,刚刚忙完,朱良玉便敲门进来,他手里还捧着一盆开得正艳的兰花,在恭敬地打过招呼后,他直接把花盆摆到窗台上,一股幽香很快飘满房间。

    原来半年前,朱良玉的老婆回娘家省亲,从老家的一座山上挖了几株兰花带回玉州栽培,平常就放在靠阳的窗台上,她老婆并不精通花卉养殖,平时只浇水不施肥,没想到兰花居然被她养活了。

    昨天晚上,朱良玉在吃完晚饭后,跑到阳台上吸烟,他刚刚掏出打火机,还没等点燃,忽地闻到一股香味,仔细辨别后才觉得是兰花的香味,莫非兰花开了?他打开壁灯,蹲在兰花盆旁一看,果然发现花盆里冒出一朵兰花,早上吃过饭后,趁老婆不注意,朱良玉便把花盆悄悄地搬了出来,打算送到王思宇的办公室里来。

    两人在谈完工作后,王思宇便走到窗台边,仔细观察着这盆里的兰花,花盆**有两苗春兰,长条叶子极为舒展地向两旁伸出,秀气中透着一丝洒脱,神态俊逸,而那抹嫩绿更是显得生机盎然,充满了生命的活力,叶子中间绽放着一朵娇艳的白色花朵,王思宇低下头来,深深地吸上一口香气,微笑道:“不错,老朱啊,有心了。”

    朱良玉赶忙微笑道:“没什么,主任,那我先出去了,您放心,省委督察工作会议的筹备工作,我一定能办好。”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简单隆重热烈实效,要记得突出成绩。”

    朱良玉会意地点点头,转身离开办公室,王思宇在窗前站了半晌,便从兜里摸出手机来,给刘天成打了过去,微笑道:“天成,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稍等。”刘天成此时正坐在警车里,听到王思宇发问,赶忙示意司机把车停到道边,他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压低声音道:“王兄,你不要急,娜娜说了,你要的那些东西,属于她接触不到的公司机密,只有机会到了,她才能拿出来,不然很容易出事,隐湖集团的实际情况很复杂,不是外人能想象得到的。”

    王思宇皱了皱眉,点头道:“知道了,那先不急,没把握的时候不要勉强,娜娜的安全最重要。”

    两人挂断电话后,刘天成望着手机愣了半晌,叹了口气道:“王兄,这个忙我真帮不了你,抱歉了。”

    说罢,转身上了警车,警车很快上了立交桥,直奔东湖国际大酒店的方向驶去。

    下班后,王思宇将这盆兰花装到塑料袋里,直接带到医院,放到柳媚儿病房的窗前,王思宇见床头柜上果篮里的水果并没有动,便削了个苹果递过去,柳媚儿却摇摇头,把目光转向窗台,盯着那盆兰花不吭声,两人在静静地坐了半个小时后,王思宇叹了口气,便转身走了出去,他是很想帮助这个小女孩走出困境,但是直到现在,也没能找到太好的办法。

    晚上,柳媚儿静静地坐在病床上发呆,过了不知多久,忽地觉得病房里的香气更加浓郁了些,她转头望去,却发现,窗台上那盆兰花,竟又多出两朵…….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