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五章 这个杀手不太冷

第二十五章 这个杀手不太冷2017-11-9 12:58:42Ctrl+D 收藏本站

    第185节    第二十五章      这个杀手不太冷

    嗯,出门几天,这是定时发布的存稿,推荐四排长大大的《戒指也疯狂》。

    --------------------------------------------------------------------------------

    何仲良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轻声道:“王跑跑好,跑着升官快,难道你想在办公厅当一辈子老机关?”

    王思宇笑笑,没有吭声,心里却开始敲起鼓来,这算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自己长得太帅,被哪位省委常委看上了?操.地,不会是省委副书记孟超想让自己当上门女婿吧,焦南亭可是孟超的秘书,孟不离焦,焦不离孟……

    听说孟超是有个女儿来着,长得还不赖,叫孟……什么来着?萌萌还是婷婷来着……

    他正胡思乱想间,包房外敲门声响起,王思宇喊了声‘请进’,两个穿着淡蓝色工作服的女服务员端着木桶走进来,王思宇赶忙走到另一张黑色的按摩床边,脱了鞋子,趴了上去。

    女服务员将他的袜子剥下,放到旁边,接着将他的双脚浸泡在装着药水的木桶里,过了十几分钟后,那双柔软的小手便开始或轻或重地按摩起来,她的指法非常熟练,搓拍按挤捏拿,半个小时的足底按摩做下来,王思宇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连心情也变得格外的轻松愉悦起来。

    何仲良则恰恰相反,可能是太过疲倦的原因,做完足疗后,他竟直接躺在按摩床上睡了过去,房间内很快响起了响亮的鼾声,两个女服务员面面相觑,不知接下来如何是好,其中一个壮起胆子悄声道:“贵宾您好,全身按摩还要做吗?”

    王思宇微笑着摆摆手,示意她们离开,两名女服务员赶忙端着木桶悄悄地退了出去,王思宇懒洋洋地从按摩床上坐起,换好鞋袜,走到墙边,将衣挂上何仲良的外套取下来,小心地为他披上,随后转身拉开包间的门,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顺手把房门轻轻带上。

    下楼后,王思宇抱着膀子站在娱乐城的门口,极目远眺,过了好久,才缓缓收回目光,摇头道:“做好事不留名,不错,我就喜欢这样的好同志……只是……焦大秘啊焦大秘,我跟你很熟吗?”

    从红都娱乐城出来后,王思宇步行穿过两条街道,来到一家大型商场里,他先在商场门口给陈波涛打了电话,之后便跟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涌进去,上了三楼女装的区域,为柳媚儿买了些衣物和鞋子。

    当然,尺码什么的,他都是大概估计的,柳媚儿也就十七八岁,应该属于邻家有女初长成那种,他就挑了小号胸罩,而她的身材很高,双腿纤长,王思宇便给她挑了细腰长筒牛仔裤。

    至于长筒袜高跟鞋什么的,都买的便宜货,只有花在内裤上面的钱最多,王思宇精挑细选,最后选定了一款情趣内裤,他拿在手里笑了半天,在心中极其恶意地去猜想,如此清纯可爱的小女孩,穿上自己挑选的这种露得一塌糊涂的性感内裤,她会是什么感受?一定有些难为情吧……

    在商场门口等了二十几分钟,王思宇终于从道边看到陈波涛下了车租车,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而他的女朋友正把头探出来,向这边张望,一副很焦急的样子,陈波涛在把一沓百元大钞交给王思宇后,便急匆匆地跑回道边,钻进出租车里,几分钟的功夫,就消失在往来不息的车流里。

    皮大衣陈波涛没舍得卖,就自己留下了,不过这家伙还算讲义气,直接点给王思宇八千块,毕竟以前在那块江诗丹顿上,他是狠赚了一笔的,很领王思宇的人情,要不是如今正在处.女朋友,烧钱烧得厉害,说不定他还能再多讲两千块钱的义气,把兄弟之情凑成五位数……

    王思宇跑到就近的银行,重新开了一张银行卡,在里面存了一万五,之后赶忙打车赶到东湖区中心医院,悄悄推开房门后,柳媚儿依旧静静地坐在床头,如同沉默的雕像一般,那清纯如水的眸光,盯在窗台上的那盆兰花上,似乎并没有注意到王思宇进来。

    不过,这种场景经历得太多,王思宇已经习惯了,他慢吞吞地走过去,从塑料袋里掏出小号的胸罩性感内裤牛仔裤衬衫,外加一个白色夹袄丢在床上,接着在兜子里翻了半天,最后从丢在地上的高跟鞋里掏出一双长腿丝袜,统统丢在床上。

    柳媚儿的目光移到被子上这些便宜货上,虽然依然没有说话,但那原本秀气的眉头已经拧成了一个大疙瘩,看起来对衣服的档次如此之低很是不满。

    不过王思宇已经对她有些失去耐心了,就想用对付方晶的办法如法炮制,以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于是,他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咳嗽一声道:“那个……柳媚儿,你现在已经好了,不需要再住院了,现在呢,你先在房间里换衣服,我这就去办理出院手续,然后陪你去学校报道。”

    柳媚儿愣了下,转过头来,缓缓地摇头,眼睛里又是那种楚楚可怜的哀求之色。

    王思宇心肠一软,但他深知,在这各时候是绝对不能妥协的,否则又要拖上好些日子,就从衣兜里掏出那张银行卡,丢在床上,硬着心肠道:“密码是592173,里面的钱不多,省着点花,回到学校不要胡思乱想,好好读书,你大学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我都会帮你搞定,但是,这些钱只是借给你的,等你大学毕业,找到工作以后是要归还的,明白吗?”

    柳媚儿一声不吭地低下头,双手抱住膝盖,把一张俏脸都埋了进去,双肩微微耸动着,看样子,是在微微哭泣,王思宇叹了口气,转身向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停下脚步,从垃圾筒里找出几张撕碎的玉州都市报。

    他信手翻了翻,却在其中找到一副照片,照片上柳显堂笑容满面地站在中间,而叶家姐妹分立两旁,其中柳媚儿的母亲叶小蕾尤为引人注目,她的气质容貌,均要胜过叶小蔓几分,从照片上看,姐姐竟比妹妹还要年轻艳丽些,王思宇盯着那张美艳俏丽的脸孔凝视半晌,才把目光移下来,望向底下的文字部分。

    站在原地看了半晌,他不禁微微摇头,没想到,这些媒体揪住柳显堂的花边新闻不放,前者的消息尚未平息,又把叶小蔓的死炒起来了,这回姐妹同侍一夫的传闻,更加喧嚣尘上,王思宇不禁也有些犹豫,不知自己这样的决定是否适合,柳媚儿回到学校,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决定。

    王思宇把报纸揉成纸团,丢回垃圾桶,转头瞥了柳媚儿一眼,见她仍然抱着膝盖坐在床上,王思宇不禁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拉开房门,抬腿走了出去。

    等他把出院手续都办好,再次返回病房时,却见柳媚儿已经穿戴整齐,正怯生生地站在床边,那出水芙蓉般的模样,柳眉杏眼,脖颈修长,肌肤雪白,腰条美好,身材婀娜,竟有种说不出的明艳清丽,而那眸子里的波光,也如水般的清澈见底。

    王思宇登时觉得眼前一亮,那种低档到了极点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仿佛都变成了精品时尚的潮流服装,这小丫头天生便是个衣服架子,不做模特倒是可惜了,华西大学不愧是省城名校,这新晋校花更是成色十足,虽未经粉饰,却有种纯纯的自然美,看的王思宇心里竟痒痒的。

    不过柳媚儿的想法明显和王思宇的完全不同,单从她撅得老高的小嘴,就知道她对这身衣服有多么不满意了,更加不满的,当然还是王思宇刚刚做出的决定。

    “我不去学校。”她坐在床边小声嘟囔着,为了表示抗议,那只穿着丝袜的小脚轻轻一挑,一只高跟鞋被踢出几尺远外。

    “由不得你……不去也得去!”王思宇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恶狠狠地丢下这句话,转身就推门走了出去,对付女孩子,有时候就得man一点,女孩子这种感性动物,好好商量若是不听,说不定吼两嗓子,她就老实了。

    柳媚儿也真不给女孩子争气,王思宇站在医院的门口,才等了不到三分钟,身后便响起一阵‘哒哒’的高跟鞋声,转头望去,柳媚儿正抱着花盆,低着头走过来。

    “成了!小女孩嘛,好糊弄,要么哄一哄,要么吼一吼……”

    王思宇微微一笑,一边总结着经验教训,一边迈着轻快的脚步向前走去,刚刚走了十几米,他不禁微微皱眉,停下脚来,摸着下巴转过头来,满脸狐疑地望着身后的柳媚儿,总觉得这个场景好像和某部很出名的电影片段有些类似。

    仔细一想,倒像是那部《这个杀手不太冷》,自己饰演的是职业杀手里昂,而柳媚儿则扮演马蒂尔达,只不过电影里应该是自己抱着一盆兰花,王思宇挠挠头,不禁哑然失笑,面目表情随即变得冷酷起来,为了寻找感觉,他伸手从腰间的手机盒里摸出一把小巧玲珑的飞刀来,在指尖上绕来绕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