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六章 信任

第二十六章 信任2017-11-9 12:58:43Ctrl+D 收藏本站

    第186节    第二十六章      信任

    定时发送的存稿,本人在外地,无法加精回复,推荐无罪巨巨的《罗浮》。

    ------------------------------------------------------------------------

    走到街上,王思宇伸手拦了一辆车,刚刚坐到车上,却发现柳媚儿站在原地不肯动,他皱着眉头伸手招唤,柳媚儿非但不加理会,反而转身向回走去,无奈之下,王思宇只好下了出租车,慢吞吞地跟在她的身后,两人沿着街边走了十几米远,默不作声地进了一家拉面馆。

    柳媚儿找了张台子坐下,将怀里的花盆放在桌子上,如同犯错的孩子一般,低着头轻轻地*手指,不敢吭声,王思宇笑了笑,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点燃吸上一口,转头冲服务员招手道:“来两碗拉面。”

    面端上来后,王思宇从桌边拿过辣椒粉,撒进面汤里,拿筷子轻轻搅动,面汤便变得通红,他拿筷子挑着面条,大口地吃了起来,柳媚儿却一直没有动,直到王思宇吃到一半的时候,她才极小心地将碗里的面条拨了一半过去,然后慢吞吞地摸起筷子,安静地吃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王思宇面带微笑地看着她,轻声道:“可以走了?”

    柳媚儿点点头,默默地抱起桌上的花盆,两人下了楼,打车直奔华西大学而去。

    到了华大南门,柳媚儿下车后,便不肯向前走,抱着花盆蹲在地上,王思宇轻声劝了半天,她才咬着嘴唇向前走去,王思宇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笑了笑,拦了辆出租车,向回返去,刚刚行到半路,上衣口袋里的手机忽地剧烈震动起来,电话接通后,那边却没有人讲话,只是传来一阵低低地啜泣声,王思宇的心房骤然紧缩,赶忙冲司机喊道:“师傅,快回华大南门。”

    死机点了点头,在前面的岔道口拐了弯,掉转车头,顺着原路返回,王思宇叹了口气,知道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柳媚儿肯定是遭到了同学的嘲笑,毕竟,她以前的家事好,模样俏,又是学生会的副主席,无疑是所有女大学生中的佼佼者,天之娇女,羡慕者嫉妒者一定众多,这次出了事情,极有可能会有人说三道四,甚至会借机嘲笑她,以柳媚儿的性格,多半受不了。

    出租车赶到南门后,天色已经暗淡下来,门口进进出出的大学生很多,附近的餐馆网吧依然热闹非凡,借着昏黄的路灯,王思宇仔细望去,却见柳媚儿正抱着那盆兰花,孤零零地蹲在一棵松树下面,看样子,正在低声哭泣。

    在离她十几米远的地方,站着三五个女生,正冲着松树这边指指点点,叽叽喳喳地笑个不停,王思宇让司机按了几声喇叭,柳媚儿赶忙站起来,急匆匆地跑到路边,拉开车门坐了进来,王思宇叹了口气,冲着司机轻声道:“走吧。”

    出租车重新启动,柳媚儿把头垂得很低,一直在偷偷摸摸地抹眼泪,过了好一会,她才哽咽道:“我……我会做饭。”

    王思宇忽然感到有些滑稽,却不好笑出声来,于是,在‘嗯’了一声后,便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来,抽出最后一根烟,打开车窗,将烟盒随手丢了出去,随后拿火机点燃,轻轻吸上一口,嘴里吐出丝丝缕缕的烟雾,半晌,他微笑着问道:“都会做什么饭?”

    “西……西红柿炒鸡蛋。”柳媚儿呐呐地答道,声音微不可闻。

    王思宇笑了笑,语气温柔地问道:“还有呢?”

    柳媚儿拿手摆.弄半天的衣角,最后鼓起勇气,结结巴巴地道:“没……没……没有了。”

    王思宇咳咳地咳嗽几声,弹了弹指间的烟头,烟灰簌簌落下,他将目光转向窗外,此时已经到了万家灯火的时候,而柳媚儿和自己当初很像,都是属于没有家的人,自己其实还算幸运,一直有贵人相助,她的经历,似乎要更加可怜。

    柳媚儿偷偷抬起头来,瞥了王思宇一眼,见他面色凝重,犹豫了一会,便带着哭腔道:“你……你要是因为赌博被抓了,我可以去警察局赎你出来。”

    王思宇愣了一下,见司机一脸怪异的目光,赶忙回头‘嘘’了一声,轻声道:“不许胡说。”

    柳媚儿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到了电视台家属楼,下了车后,王思宇先到附近的商店里买了一些洗漱用品饮料零食以及水果,接着便带着她上了楼。

    走进房间后,柳媚儿不禁微微一愣,她倒没有想到,一个赌徒居然会住这么大的房子,而且里面的装修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

    王思宇忙了半天,把一间卧室收拾出来,铺好被褥后,柳媚儿低头走了进去,王思宇去了趟洗手间,出来后,便到厨房的冰箱里,取出一罐饮料,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冲着柳媚儿喊道:“柳媚儿,你出来下,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几分钟后,柳媚儿低着头,缓缓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规规矩矩地站到王思宇一米远的地方,那样子,要多乖巧就有多乖巧。

    王思宇叹了口气,冲着沙发一指,轻声道:“坐下吧。”

    柳媚儿摇摇头,伸出双手,将那张银行卡递了过来,悄声道:“还给你。”

    王思宇接过卡,放到钱夹子里,皱眉道:“说说吧,为什么不肯回学校。”

    柳媚儿摆.弄着衣角道:“她们嘲笑我。”

    王思宇摆手道:“你不是有好朋友么,她们没有帮你吗?”

    柳媚儿摇了摇头,极委屈地道:“帮了,宿舍里打起来了。”

    “喔!”王思宇抬手摸摸下颌,低声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柳媚儿再次摇头,过了好一会,才幽幽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只想等妈妈回来。”

    王思宇点点头,沉思半晌,拍了拍沙发,微笑道:“我看要不这样吧,我跟你们刘校长打个电话,给你请两个月假,你看这样好吗?”

    柳媚儿立时把头点得如同小鸡啄米一般,悄声道:“好的。”

    随后,她极好奇地抬起头来,怔怔地望着王思宇,不解地道:“咦……你怎么会认识刘校长?”

    王思宇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戏虐道:“当然是赌博认识的啦,我们是多年赌友。”

    柳媚儿的嘴巴张得老大,睫毛抖动半晌,眼睛瞪得老大,表情全然是一副不信的样子,过了好一会,才轻轻地‘噢’了一声,低声说:“你……什么时候走呢?”

    王思宇愣了一下,怔怔道:“去哪?”

    柳媚儿挠头道:“你今晚不去赌博了吗?”

    王思宇登时哭笑不得,知道自己赌徒的形象在她心目中已经是根深蒂固了,但他也懒得解释,就摆手道:“我是白班的。”

    柳媚儿愣了一下,见王思宇有些不耐烦的样子,便轻声道:“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先回去了。”

    王思宇‘嗯’了一声,瞥着她进了卧室,把门关上,叹了口气,便走进书房,摸起手机,给华西大学的刘副校长拨了过去,电话接通后,他微笑道:“刘校长,您好,我是王思宇,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您休息。”

    刘副校长对王思宇的印象极佳,一直都认为他是华大那届的优秀毕业生,当然也就对他高看一眼,听到王思宇的声音后,爽朗地笑了起来,笑着说:“没关系,再晚都没事,只要你这当官的还记得我这糟老头子就好。”

    这时旁边的紫蓝鹦鹉却在笼子里扑着膀子尖叫道:“黑暗……黑暗……真他妈的黑暗……”

    刘副校长皱皱眉,赶忙握着手机从书房里走出来,来到客厅里,才轻声道:“说吧,小王,有什么事情,还是进修的事吗?”

    王思宇笑了笑,便把柳媚儿的事情很是详细地讲了一遍,并且代替她请半年的长假,解释说等她情绪稳定下来之后,再让她回到学校。

    刘副校长很痛快地答应下来,并且极为痛心地道:“我当初对柳媚儿的父亲印象极好,以为他是真正富有爱心的社会慈善家,对了,校庆那次,他还曾给华大捐过五十万元的款项,用来改善办学条件,可惜啊,他竟是这种人,居然会竟落得这样凄惨的下场,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

    王思宇叹了口气,暗想他不过是在慷他人之慨,成全自己的名声,但这种话王思宇说不出口,一来是死者为大,生前的那些是是非非,都已经烟消云散,多提无益,二来这世上许多人都这样做,欺世盗名者多如牛毛,早就见怪不怪了。

    挂断电话,王思宇从书房里走出来,却见浴室里的门关着,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他不禁微微一愣,随后悄悄地走过去,静静地听了一会,确定柳媚儿是在里面洗澡,王思宇的表情立即丰富起来,咧着大嘴哑笑半晌,随后托着下巴走回沙发上,坐了一会,便再次去了书房,捧出一本三国演义,装模作样地翻看起来,此时他的脑海之中,却已经全是金瓶梅的内容。

    过了足足有半个多小时,柳媚儿才从卧室里走出来,王思宇见她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长裙,袅娜地从浴室里走出来,头发尚是湿漉漉的,姿态曼妙美好,正看得入神时,却见她双手背在身后,加快了脚步,在经过王思宇身边时,双手忽地从背后转移到身前,尽管她的动作极快,但王思宇目光如炬,竟发现她手里握着一把菜刀!

    疯了……王思宇险些要疯了,她手里握着的,居然是一把菜刀!寒光闪闪的菜刀……

    王思宇登时怒火中烧,大声地吼了起来,“柳媚儿,你给老子滚回来!”

    柳媚儿听到这炸雷一般的怒吼,非但没有停下身子,反而加快脚步,踮着脚尖迈着碎步,扭动着腰肢,嗖嗖地逃回卧室,‘咣当’一声关上了房门。

    王思宇狠狠地把手里的书摔到沙发上,大踏步追了过去,站在卧室门口吼道:“柳媚儿,你他娘的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是你死乞白赖要跟过来的,现在居然拿菜刀吓唬我,你赶紧把门开开,我们好好谈谈……出来吧……我不骂你也不打你……咱们谈谈人生理想啥的……你出不出来,我可告诉你,柳媚儿,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扯着脖子喊了半天,也不见里面有回声,伸手推了推,房门竟被反锁上了,过了一会,卧室里传来‘咔’的一声脆响,卧室中的吊灯熄灭,里面陷入黑暗。

    王思宇背着手在门口转悠了半天,不时地抬手指着房门道:“太不像话了,你这个柳媚儿啊……忘恩负义的家伙……你知道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吗?是信任……信任!!!你懂吗?”

    过了好一会,发现对方并没有良心发现的意思,他才叹了口气,转身回到卧室,打开电脑,连上网络,登入qq游戏,开始无精打采地玩起斗地主来,直到深夜,他才进了自己的卧室,脱光衣服,钻进被窝,把壁灯随手关上,笑了笑,轻声道:“和校花同居的日子,娘了个腿的,标题不错,事实上……这种反差……真是太令人伤心了……”

    拉上被子,辗转反侧,王思宇再次失眠了,脑子里乱哄哄的,直到后半夜两点多,才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王思宇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如同往常一样,夹着屁股扭着身子冲到浴室门口,一脚将门蹬开,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浴室里面居然传出一阵刺耳的尖叫声……

    “救命啊……快来人啊……有色狼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