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章 见不得人的事情

第三十章 见不得人的事情2017-11-9 12:58:48Ctrl+D 收藏本站

    第190节      第三十章    见不得人的事情

    兄弟们,帮朋友拉票了,腾讯的一个涂鸦比赛,有q就能投票

    http://act3.comic.qq.com/4408/work/show-id-1446.html

    ---------------------------

    早晨,外面下了半个小时的小雨,王思宇撑着一把雨伞来到小区门口,一辆桑塔纳轿车缓缓停在他的面前,贺焰飞摇开车窗,把头探出来,冲王思宇微微一笑,伸手推开车门,王思宇收起雨伞钻进车里,随手带上车门,小车便挑了个头,慢悠悠地向省府路驶去。

    贺焰飞一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摸出烟来,递给王思宇,轻声道:“主任,您交代的事情办完了,昨晚上雾隐湖附近的几个宾馆都被勒令停业整改,已经上了晨报,就在督查专栏下面,这回那丫的该闭嘴了。”

    王思宇接过烟,掏出打火机点上后,轻轻吸上一口,摇头道:“这只是开始,那位大记者说得没错,治理软环境刻不容缓,这样,老朱最近还是专心筹备全省督察工作会议,你这边的人过几天要忙起来了,把大伙分成两组,一组跟联合执法大队到企业突击检查,另一组跟专项检查小组到机关单位明察暗访,去机关单位这组要特别重视起来,你要亲自去抓。”

    贺焰飞有些不明就里,讶然道:“主任,动真格的啊?”

    王思宇笑了笑,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把嘴巴附在贺焰飞耳边,轻声低语几句。

    贺焰飞连连点头,过了好一会,他才神色复杂地道:“那几位听说都是侯副省长的人。”

    王思宇瞪了他一眼,厉声道:“别胡说八道,什么谁的人,我说的是单位,不是单位领导!那几个单位的机关作风一贯自由散漫,所以我才叫你重点抓一下,我告诉你,贺焰飞,不要成天疑神疑鬼地,总拿那些道听途说的东西来以讹传讹,你这毛病得赶紧给我改掉,你倒是说说,我是谁的人?”

    贺焰飞登时不敢吭声,做出专心开车的样子,只是他眼角的余光,却有意无意地瞥向王思宇,嘴角挂出一丝笑意,心想:“你是谁的人那还用讲出来嘛,办公厅里哪个不晓得啊,往小了说,你是焦大秘的人,往大了说,你是孟副书记的人嘛……”

    王思宇坐在副驾驶位上,闷头抽完一根烟,便摇开车窗,把烟头弹了出去,开始闭目养神,过了好一会,才轻声道:“盯紧点,尽量抓大个的,副处级以下的能放就放。”

    贺焰飞用力地点点头,低声道:“放心,头,我一定把活干得漂亮些。”

    王思宇微微一笑,睁开双眼,抬手在他肩头上拍了拍,轻声道:“好好干,我很看好你!”

    贺焰飞登时精神为之一震,腰杆在瞬间拔得笔直,脚下一踩油门,单手转动方向盘,在轿车刺耳喇叭声中,桑塔纳很快超过两辆奥迪一辆皇冠,在雨雾中疾驰而去。

    皇冠车的车窗缓缓摇开,黄雅莉拿着手机探出头来,冲着远处的桑塔纳啐了一口,又把脑袋收回去,继续对着电话道:“钱不是问题,但你们公司必须在一年之内把人给我找出来……”

    几分钟后,皇冠车行驶到岔道口,向左拐了过去,靠在路边停了一会,便再次启动,很快消失在车流之中。

    上午,省委办公厅五楼左侧的走廊里非常安静,很少有人走动,朱建昌和三位调研员带了一科的科员们,分赴全省各地,调研各地学习落实华西省委最新出台《加强县级领导班子思想政治建设的意见》的落实情况,此外,他们也在为即将到来的全省督查工作会议做最后的筹备。

    而二科的科员们也在两位科长的带领下,在市内催办案子,王思宇到了办公室后,椅子还没坐热,就被梁桂芝打电话叫了过去,两人关上门不知商量着什么。

    只有肖冠雄站在小会议室里,指挥着综合科的两位科员布置会场,先在椭圆形的会议桌上摆上几盆鲜花,又将麦克风放好,调试完毕后,再将水果饮料摆上,每个位置上又放上烟灰缸。

    过了一会,梁桂芝的秘书李秀丽抱着一叠材料走进来,她先站在门边和肖冠雄打了招呼,两人轻声聊了几句,李秀丽就走到会议桌旁,按顺序将材料分别整齐地摆了下去。

    半个小时后,楼道里开始热闹起来,三三两两的人陆续走进来,找到各自的座位坐好,众人开始轻声攀谈起来,会议室发出一阵嗡嗡声,几分钟后,王思宇和梁桂芝也走了进来,会议室里很快安静下来。

    梁桂芝之所以决定召开这次会议,主要是想把软环境建设的预案搞得扎实一些,毕竟其中涉及到许多复杂的问题,又是联合执法行动,如果没有事先征询各部门的意见,统一部署,那在具体执行时,很容易出现预料不到的状况。

    参加会议的有纪检委监察局省政府纠风办公安经委工商环保卫生等十余个单位,屋子里的一干领导都是老烟枪,会议还未开始时,众人就开始吞云吐雾,会议桌边很快变得烟雾缭绕,梁桂芝在呛得咳嗽几声后,只好让秘书把房门打开,随后笑眯眯地和一些熟人打着招呼。

    在座谈会上,梁桂芝先是向与会各单位领导通报了近期发生在省内各地的一些严重影响华西形象的不良事件,随后传达了省委文书记秘书长犁山做出的最新指示,要求各单位加强严查自查,尽快改善本部门的软环境建设,具体的行动方案已经形成了材料提前放在桌子上,人手一份,所以梁桂芝就没有细讲,只是大概地介绍了下,便微笑着请大家发言讨论。

    与会的领导们在谦让一番后,就都做了发言,但讲的大都是冠冕堂皇的官话,除了表示拥护赞成省委领导的英明决定外,就对加强软环境建设的重要意义发表长篇大论,在多数人的讲话中,并没有提及对预案本身的看法,材料也很少有人真正细看。

    他们把更多的时间用来阐述本单位在软环境建设方面取得的各种成绩。而对于本部门在工作中出现的不足和失误,则极力推诿扯皮,三个单位的副局长甚至当场争执起来,闹到脸红脖子粗,桌子拍得咚咚直响,声势骇人。

    无奈之下,梁桂芝只好宣布休会十分钟,趁着这功夫,她把这三只斗鸡领到自己的办公室,劝了半天,这三位才算消了气,同意梁桂芝的建议,三个部门对于交叉管理区域,以后加强协调沟通。

    尽管他们的戏演得极为逼真,但梁桂芝心中早就有数,这三人都是老会油子,他们在开会时是吵惯了的,但私底下都是称兄道弟的关系,一旦工作中出现问题,大家就靠吵架这招过关,倒也百试百灵。

    会议再次开始时,气氛就变得轻松许多,只是发言的众人开始东拉西扯地兜起圈子来,而坐在会议桌末席那两位一直在冷眼旁观,极少开口说话,他们两个都是部门里的一般干部,只负责闷头写会议记录,不参与实质性讨论。

    梁桂芝抬手看看表,又转头瞥了王思宇一眼,见他微微点头,就暗自叹了口气,摘下眼镜喊了散会,众人这才稀稀拉拉地走了出去,站在楼道里寒暄半晌,便三五成群地下了楼,各自乘车离去。

    等众人都走干净后,王思宇望着身边的两人,嘿嘿地笑了起来,梁桂芝也笑了笑,抬手摘下眼镜,掏出眼镜布擦了几下,摇头道:“看样子,别的部门是指望不上了,还就得我们自己来搞,方案定下来以后,直接下通知就可以了。”

    肖冠雄侧过身子,拿笔指着材料道:“主任,这份预案已经非常详细了,不光理论完善,实际操作性也很强,请省委领导挂帅,两个小组分别行动的想法很好,包括电视台专题节目策划环城自行车赛等宣传方式都是切实可行的,有利于扩大声势,增强影响,先在玉州市内展开,由点带面,逐步向全省推广的思路也很好,只是在涉及到具体部门的地方,个别条款拿捏得不是很准确,要不这样,咱们把方案丢给秘书处,让那些秀才们帮着润色下,他们除了笔头子够硬外,法规条文也记得准确。”

    王思宇神色古怪地点头道:“姜还是老的辣啊,不错,老肖这个建议好。”

    梁桂芝戴上眼镜,笑眯眯地道:“是啊,这个想法不错,老肖,你和秘书处那些秀才们关系最好,这事看来也只有你来办最适合了,不过要抓紧,我看这周末你就加个班好了,周一上午把修改过的方案拿给我吧,韩副秘书长那边催得很急。”

    说完,她和王思宇对视一眼,两人心有灵犀地点点头,不约而同地拉开椅子站起来,一前一后向外走去,肖冠雄瞠目结舌地坐在会议桌边,愣了半天,低头看了看材料,咧着嘴边苦笑几声,随后抬手在自己的腮边轻轻抽了一下,摇头道:“老肖啊老肖,满世界就你聪明,又多嘴了不是……”

    接下来,他愁眉苦脸地站起来,从兜里摸出手机,酝酿了下情绪,调出号码,拨了过去:“老张啊,有空吗?回头叫上老马,咱们晚上好好聚聚……对对……我请客,有私事相商……”

    下班后,王思宇拎了大包小包的休闲食品,来到廖静卿的家门口,敲开门后,扎着两只俏皮羊角辫的瑶瑶一把扑过来,抱着他的大腿又笑又跳,奶声奶气地撒娇道:“舅舅,舅舅,你怎么才回来啊,人家都想死你的啦!”

    王思宇换了拖鞋,走进屋里,把手里的东西放到茶几边,抱起瑶瑶,捏着她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轻声道:“瑶瑶,妈妈呢?”

    瑶瑶咬着手指呐呐半晌,才把嘴巴凑到王思宇的耳边,神秘兮兮地道:“嘘,舅舅,不要告诉别人,这是秘密,妈妈正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情。”

    王思宇吓了一跳,脸上的表情立时变得丰富起来,眯着眼睛,眉头抖个不停,他摸着下巴缓缓站起来,心中暗自思量:“见不得人的事情?莫非她正在……不会吧?”

    王思宇的心跳加速,他背着手在客厅里转悠了一圈,王思宇冲瑶瑶招招手,领着她走到廖床静卿的卧室门口,拿手向里面指了指,又努努嘴,瑶瑶会意地点点头,伸手缓缓推开房门,王思宇躲在墙边,踮着脚尖向里望去,却见廖静卿穿戴整齐地从床上坐起,伸手摘下脸上的面膜……

    王思宇这才叹了口气,赶忙悄悄地返回沙发上,摇头道:“操.地,又被瑶瑶这小家伙给忽悠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