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一章 春寒

第三十一章 春寒2017-11-9 12:58:50Ctrl+D 收藏本站

    第191节    第三十一章      春寒

    兄弟们,帮朋友拉票了,腾讯的一个涂鸦比赛,有q就能投票

    http://act3.comic.qq.com/4408/work/show-id-1446.html

    --------------------------------------------------

    “瑶瑶,笑得那么开心,是舅舅回来了吧?”

    廖景卿在屋子里喊了一声,便把裙摆向下用力拉了拉,随后找了拖鞋下了地,走到镜子前,望着镜中艳光四射的俏脸,轻声叹了口气。

    瑶瑶奶声奶气地喊了声:“是啊,舅舅回来了呢!”

    话音刚落,小家伙绕着客厅跑了半圈,便又斜斜地奔向沙发,一下扑到王思宇的怀里,拿小脑袋在王思宇的肚子上顶来顶去,调皮之极。

    王思宇一把抱起瑶瑶,在她粉雕玉琢的小脸上重重地亲了一下,瑶瑶则伸出白生生的小手,捏着王思宇的鼻子扭来扭去。

    两人正戏耍间,廖景卿神色自若地从卧室里走出来,倚在门边,她穿着黑色的真丝提花上衣,领口系着蝴蝶结,奶白的肌肤在蝴蝶结下若隐若现,两座高峰浑圆饱满,裂衣欲出,下身穿着紧窄的黑皮短裙,两条丝袜美腿优雅地交叠在一起,微笑道:“小弟,什么时候回来的?”

    王思宇只抬头望了一眼,便咽了口水,赶忙把目光转向别处,微笑道:“姐,我回来有些日子了,只是公司的事情太忙,一直在加班。”

    廖景卿‘喔’了一声,便抬手拢了下秀发,似笑非笑地望着他道:“是啊,听说督查室一向是很忙的呢。”

    王思宇登时呆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茫然半晌,才苦笑道:“姐,你怎么知道的啊?”

    廖景卿笑了笑,走进厨房端出一盘水果来,放到沙发前的茶几上,递给王思宇一只苹果,嫣然一笑,轻声道:“偶然听来的。”

    王思宇接过苹果,恶狠狠地咬上一口,叹气道:“肯定是陈波涛那个大嘴巴嚷嚷出来的。”

    廖景卿嫣然一笑,摇头道:“不是,别冤枉人,是听一个朋友偶然说起的。”

    王思宇心中狐疑,在廖景卿所接触的圈子里,能清楚自己情况的应该不多,除了陈波涛在电视台工作外,还能有谁会和她聊起这个话题呢,沉吟间,他忽地记起一个人来,或许也只有她才可能和廖景卿有联络,于是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姐,你最近遇到周媛老师了?”

    廖景卿笑了笑,点头道:“是啊,前些天她回玉州办事情,给我打过电话,一起去咖啡厅坐了坐,我和她提起有个人长得很像你,她就笑了,说你是她的学生,还谈了你的一些事情。”

    王思宇听了立时来了精神,微笑道:“姐,她是怎么说的?”

    廖景卿白了王思宇一眼,轻声道:“那自然是不能告诉你的。”

    王思宇摸着下巴嘿嘿地笑了半晌,仰头道:“姐,芜菁夫人这名字很好听的啦。”

    廖景卿微笑着摇摇头,淡若轻烟地飘进厨房,洗了手,开始准备晚餐。

    王思宇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继续逗弄着瑶瑶玩耍,心里却在暗想,那位周老师当了副市长之后,两人已经很少联系了,也不知那位冷美人近况如何。

    正沉思间,瑶瑶地坐直身体,拍着王思宇的左肩,有些好奇地问道:“舅舅,督查室是干什么的啊?”

    王思宇低下头来,把苹果送到她嘴边,看着她咬下一口,才轻声道:“督查室是舅舅工作的地方,改天舅舅带你去玩好不好?”

    瑶瑶拍手叫道:“好啊。”

    半个小时之后,廖景卿收拾出一桌子丰盛的饭菜,对着廖景卿那张艳光逼人的如花俏脸,王思宇胃口大开,吃得很是香甜。

    瑶瑶晚上很是兴奋,一直缠着王思宇讲故事,很晚才睡,回到家时,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半,电视还开着,柳媚儿却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王思宇还像昨晚一样,把她抱回屋里,拿被子盖好,照着她的小脸蛋上再次亲了一口,接着转身出了屋子,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却发现上面贴了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大色狼,菜在厨房。”

    王思宇笑了笑,走进厨房,却发现餐桌上的饭菜都没有动,不禁微微一愣,难道柳媚儿一直在等他回来吃饭?

    想了想,王思宇又觉得自己有点自作多情了,便笑着走回房间,走到床边,拉出旅行包,从里面翻出厚厚的《艳史通鉴》,专心地看了起来……

    ——————

    过了几天,省委通过了软环境整治工作的方案,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联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改善全省投资软环境的实施意见》,实施意见明确规定,成立由省委省政府领导同志和相关部门负责同志参加的省改善投资软环境领导小组,主要职责是制定改善投资软环境的总体要求和年度工作目标,明确相应责任,定期研究协调检查推进改善投资软环境的工作,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办公室设在省委督查室。

    软环境领导办公室要和各级监察机关紧密配合,要把查处影响经济发展环境的违纪违规行为作为重点,紧紧抓住重点部门和重点项目,狠抓反面典型的查处和曝光,对于恶性案件,要从严从重查处,并按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的规定追究其单位领导的行政责任。

    文件下发当天,软环境治理工作便轰轰烈烈地展开,先是连续三天的电视专题报道,再就是千人自行车环城赛,大冷的天,参加活动的干部群众很少,只有五百多人,每人发一件t恤衫,后面写着‘行动起来,维护华西新形象!’王思宇在最中间冻得直哆嗦,在心里不禁直埋怨,操.地,这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发令枪响后,他赶忙蹬过两条街,拐到道边,电视台的采访车边跑过来几个记者,尽管冻得直哆嗦,王思宇还是春风满面地接受了十分钟的采访,还在镜头前用力地挥动一下拳头,采访刚刚结束,贺焰飞便跑过来,将大衣给他披上,两人赶忙钻到桑塔纳里,在马达的轰鸣当中,车尾忽地冒出一股浓郁,小车飞快地开走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两只调查组也开始行动起来,每个小组都配了摄像机,每天一上班,就如同土匪进村似的,冲进各大机关单位,对于重点办公室,甚至专门布控,明察暗访险些搞成了盯梢跟踪,一时间搞得鸡飞狗跳,热闹非凡,不过一周下来,倒也战果斐然,不但治理整顿了一批市民反映强烈的违法企业,三十几家省市直机关单位也被通报批评。

    在治理过程中,尽管有些嗅觉灵敏的人提前做了准备,但还是有五位副厅级领导二十几位处干五十多名科员撞到了枪口上,被专项检查小组抓到了典型。这其中有上班时间炒股的,玩网络游戏的,视频聊天的,也有工作时间脱岗,在酒店喝酒耍酒疯的,甚至玉州市地税局的某局领导被检查小组的成员拍摄到在酒店里和*女出双入对,这下搞得满城风雨,在各机关单位里传得沸沸扬扬。

    当然,最严重的是玉州市建设局的一位副局长,在办公室里被抓到他在打游戏后,竟然恼羞成怒,抓起烟灰缸,将检查组的一位成员省政府纠风办的一位副主任科员打得血流满面,贺焰飞当时就站在他身边,着实被吓了一跳,在向王思宇汇报时,仍然面色发青,连连摇头道:“姬胖子太狠了,嚣张得很,当场就放出话来,他是有根子的人,谁都动不了他……”

    王思宇点着烟后,慢条斯理地道:“干得不错,辛苦了,可以了,上面有人在喊停,再捞捞小杂鱼就成了,别整那么大动静了。”

    贺焰飞如释重负地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说实话,这种得罪人的事情,他还真是不想沾手,毕竟容易做仇,搞不好,还会被打击报复,但既然在王思宇面前夸下了海口,他硬着头皮也得往前冲,好在省政府纠风办的那位副主任是出了名的臭脾气,是个点火就着六亲不认的主,还好撺掇,有他在前面遮风挡雨,估计自己还是相对安全的。

    王思宇坐在椅子上,皱紧了眉头,在和何仲良通过电话后,他得到消息,这次两边堪堪打了个平手,方家的两个官员也在检查中出了问题,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并且被通报批评,检查组的正副组长因为意见不合,各自向上面打了报告,事情闹得有些不可收拾,办公厅领导已经电话告知梁桂芝,要求降降温,王思宇知道,这阵风在玉州已经快刮过去了。

    惊蛰刚刚过去十几天,天空下起蒙蒙细雨,就在软环境治理工作在省会悄悄降温的时候,全省党委督查工作会议便顺利召开,除了几位重量级的常委外,各市县直管市党委督查室主任以及部分省直机关的有关人员参加了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是:总结交流全省党委系统督查工作情况,讨论部署下段工作。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督查室主任梁桂芝主持会议并就督查工作的有关问题提出要求。

    她在讲话中提出,督查工作要围绕全省工作大局,认真谋划,加强运作,改进方式方法,把党委的决策部署不折不扣地落实下去;要迅速反应,及时反馈,确保党委牢牢把握完善决策推动工作的主动权;要严格督查督办,严格自我要求,树立督查工作权威和良好形象;要进一步健全完善制度机制,规范督查程序,提高督查工作的质量和效率;要充分调动方方面面的积极性,加强沟通,协调配合,营造督查工作协调推动的良好局面。

    王思宇也在会上发了言,这种场合的讲话当然要严肃对待,王思宇即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造次,为了显得成熟稳重些,在会前,他特地配了一副黑框眼镜,身上也穿了深棕色西服,在中规中矩地念了一段稿子后,他轻轻咳嗽几声,继续沉声道:“各地各部门要把加强督促检查作为推动实事落实的有效手段,积极创新督查方式,优化督查手段,形成纵向到底横向到边全程管理全域督办的督查格局……”

    话音停后,全场掌声雷动,王思宇一边微笑着鼓掌,一边在心里直敲鼓,这篇稿子是他从外省的政府网站上摘抄下来的,只是稍加修改,mb的不会被发现吧?

    本来王思宇是不想用这篇文稿的,但他费尽心思写好的那篇,早上起来却找不到了,他只好敲开柳媚儿的房门,一打听,原来是被柳媚儿当成废纸给练了书法,之后丢到垃圾筐里,急切间,硬是找不到了,在把校花小师妹柳媚儿吼哭之后,他只好上网搜了这篇稿子,没想到会场反应居然极好,台下掌声雷动,主席台上的几位领导也纷纷点头,脸上露出赞许之意。

    只是省委秘书长黎山的表情有些难看,拿着手里的稿子直皱眉,王思宇已经读过了,那么他这篇有七分相似的稿子肯定就没法念下去了,他不清楚出了什么状况,怎么会搞到稿件撞车,时间紧急,黎山秘书长来不及多想,只好把稿子丢到一边,翻开黑皮本子,不停地拿笔记飞快地写着,额头上已然露出细密的汗珠。

    过了五分钟后,一位秘书处的副处长猫腰跑了上去,送上一篇份提纲,黎山迅速地扫了一眼,脸上的表情这才松弛了些,最后轮到他进行总结性发言时,黎山秘书长利用这份提纲,加上自己刚刚整理出的思路,侃侃而谈,效果竟也好得出奇的好,会议结束后,黎山秘书长特地走到王思宇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不错,稿子质量很高,和秘书处的那些秀才有一比,好好干!”

    王思宇赶忙谦虚了几句,待到目送秘书长走远后,仍是一头雾水,始终不得要领。下班后,一身轻松的王思宇回到家后,却见柳媚儿正坐在沙发上,往脚趾上涂着指甲油,他刚笑眯眯地走过去,柳媚儿却哼了一声,板起面孔,转身走到卧室门口,‘咣当’一声摔上房门,王思宇立时撸起袖子,走到门边,敲门喊道:“怎么着,媚儿,你犯错了还不许哥哥批评教育啊!”

    下一刻,柳媚儿气哼哼地打开房门,涨红着脸孔抗议道:“我—是—柳—媚—儿,不要妹啊妹的乱叫!”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