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二章 真的不用了呢!

第三十二章 真的不用了呢!2017-11-9 12:58:52Ctrl+D 收藏本站

    第192节    第三十二章    真的不用了呢!

    接下来的日子,王思宇即将调动的消息已经在底下悄悄传开了,只是在去向上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到鼓楼区去做区委副书记,也有人说是到省发改委环境资源处任处长,更有人说是去省财政厅经建处任处长,尽管传闻五花八门,难辨真伪,但督查室的众人都已经很清楚地意识到,王主任确实要调离了,而且不是平调,而是升迁。

    王思宇并没有被这些消息所干扰,每天都很平静地继续着手头的工作,越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他就越是有一种紧迫感,总觉得在督查室期间建树不多,心里有些不落底,三天前,在玉州市防汛办副主任刘培发水利局和农业局两位副处长的陪同下,他到玉州市下面的几个县城进行了走访调研。

    或许是去年夏天发生在青羊县的那场洪灾,给王思宇带来了太多深刻的记忆,一想起在大堤上昼夜奋战的那些日子,除了热血沸腾外,他心中也有些隐忧,那次假如不是在最后关头,上下齐心,再加上一点点运气的话,恐怕自己就会和那个县城的许多人一起消失在滚滚的洪流之中,都说水火无情,可在这两年的工作中,他倒悟出一个道理来,天灾有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才是灾难真正的源头。

    在意识到了这一点后,他对防汛工作异常重视,这一趟下去,每到一地,王思宇都认真地做了走访调研,并且,在出发前,他特意去新华书店购置了两本相关的专业书籍,仔细研读了一遍,并就相关的疑难问题打电话给省水利厅的相关专家,虚心求教,王思宇之所以会如此上心,也是把此行当做自己在督查室工作的最后一站,要为自己在这个岗位上的工作画上一个并不完美的句号。

    经过三天的调研,倒确实发现了许多问题,很多地方的防洪堤修复工作进度缓慢,两个中型水库的监管人员严重失职,在调研期间水库管理处的领导手机关机,竟然一直联系不上,普通工作人员则躲在办公室里打麻将,而管理处工作人员的专业素质很差,走访了一圈,居然没有发现一个是土木工程或水利工程的科班毕业生,大都是靠关系进去的,很多人对于现场问题都是一问三不知。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一个刚刚建成六年的水库居然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假如出现山洪爆发,这水库就会由成为咆哮的恶龙,吞噬附近八个乡镇,王思宇在盛怒之下,指着当地一位副管副县长吼道:“你知不知道,你们这是在犯罪!”

    那位副县长脸色青白地辩解道:“那是前任负责的工程,他现在已经调到外县做了县长。”

    王思宇皱皱眉头,摆手道:“别把责任都推到前任身上,出了问题要抓紧解决,我建议县里领导要抓紧调查,如果技术力量不过关,可以请省里的专家过来,在把责任搞清楚的同时,要尽快做好补救工作,如果现在不提前把隐患排除,等到了五六月份,一旦发生洪灾,你们哪个能承担得了责任!”

    那位副县长赶忙擦了擦汗,点头道:“王主任说的对,作为分管领导,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我一定及时将情况向县委汇报,争取早日排除隐患。”

    王思宇点点头,拍了拍他肩膀道:“人命关天,马虎不得,你也应该知道,去年华中省的事情,防治灾害是大事情,马虎不得。”

    市防汛办副主任刘培发在旁边点头道:“王主任说得对,老徐啊,你们真的要注意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出了事情不光是老百姓要遭受损失,你们这套班子也难逃其咎啊。”

    那位姓徐的副县长连连点头,当场即给县长打了电话,把情况汇报了一遍。

    王思宇令人把情况记录下来后,又让科员拍了几张照片,便一言不发地上了车,没有参加当地政府准备的午餐,直接带领车队去了另一个县级市。

    经过这三天的调研,王思宇发现了一个极为严峻的问题,由于去年华西省的抗灾抢险工作成绩显著,死亡人数没有超标,这令一些县委领导思想麻痹大意,对损毁工程的修复工作漠不关心,加上下面许多县城财力不足,发不出工资,便将国家和省里拨发的专项资金大笔挪用,情况非常不乐观。

    回到玉州后,王思宇便连夜将材料整理出来,一份交给梁桂芝,呈报省委办公厅领导批阅,另一份则直接交给何仲良,请他转交给玉州市委书记方如镜,何仲良在看了材料之后面容凝重地道:“问题的确很严重,王兄啊,你倒是和老板想到一块去了,前些天老板就念叨,今年的防汛工作要提早着手,防微杜渐,绝对不能麻痹大意,本来市委办公室要派工作组下去,现在看来,倒是可以免了。”

    两人在提到专项资金被挪用的问题时,何仲良也无奈地摊手道:“各地的情况大体差不多,年年如此,下面有些市县的领导为了保工资忙得焦头烂额,拆东墙补西墙的事情时有发生,底下也是没办法,你以前在县里也做过,应该明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道理。”

    王思宇只好无奈地道:“说一千道一万,还是要抓紧把经济工作搞上去,可惜,我们的官员的心思都用在内耗上,真正能踏下心思干事业的,实在是太少了。”

    说完之后,见何仲良脸上露出异色,王思宇知道自己言多语失,便把话题转向别处,其实,在官场上做了这么久,王思宇自然也很清楚,有时候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权力之争,利益之争是官场中永远的主题,在这个充斥着野心家和投机者的地方,是典型的弱肉强食之地,理想主义者在官场中注定会碰得头破血流,如果不进行改变,根本无法生存下去,这就是现实,不是哪个人或者哪些人能够改变的。

    从红都娱乐城出来,王思宇打车回到省委办公厅,在办公室里看了一会文件,就开始为两位下属的前程思谋起来,朱良玉虽然做事细心,善于处理复杂性工作,但缺点也很明显,例如谨慎过度魄力不足,这大概是老机关的通病,尤其是在省委大院里,这种人际关系错综复杂的地方,要想大刀阔斧地干一些实事,即便是自己,也是力有未逮,更别说他了。

    而贺焰飞虽然精明能干,但和朱良玉的情况差不多,这两人若想进一步发展,最好是能够早点到基层去锻炼一番,否则时间久了,就再难改变脾气秉性,即便是能再进一步,也难以成为独当一面的能吏,正沉思间,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原来是梁桂芝打来的,叫他过去一趟,听着梁桂芝那故作神秘的声音,王思宇心中已经猜到了**不离十,便微笑着挂断电话,转身出了屋。

    敲开房门,王思宇走到沙发上坐好,茶几上早已摆上热腾腾的茶水,梁桂芝把手中的文件放到一边,笑眯眯地望着王思宇,轻声道:“小王主任,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这间屋子里见面时的情景吗?”

    王思宇闭上眼睛,微微点头,笑了笑,抬手抹了一下前额,叹气道:“怎么会不记得,主任当时可是丢了个冷板凳给我。”

    说完两人同时放声大笑起来,梁桂芝摆.弄着手中的签字笔道:“确实,当时我都琢磨了,想法把你调到党史办去。”

    王思宇拍了拍大腿,嘿嘿笑道:“主任你也忒狠了点,我这么年轻,你就把我弄到等死办,那可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得解脱了。”

    梁桂芝扶了扶眼镜,摇头道:“那倒不能,你有贵人相助,不是我一个梁桂芝就能为难得了的,现在想想,真是好笑。”

    王思宇从兜里摸出烟来,掏出打火机点燃,轻轻吸上一口,嘴里吐出丝丝缕缕的烟雾,瞥了梁桂芝一眼,也不禁觉得自己的运气确实好得离谱,若没有遇到方家人,更得了周松林的赏识,着力提拔,恐怕自己现在仍然在青州市委办干着打杂的活,很可能十年二十年都不会走到今天的位置上。

    只是他心中仍然有个未解之谜,焦大秘为什么会在暗中帮助自己,这是他打破头都猜不到的事情,而数月之前,他曾经去探问过口风,那位‘姓焦南亭’却极力撇清关系,实在是让人想不通缘由,这个贵人来历不明,倒让他着实伤了一番脑筋。

    “有些事情,我自己也很纳闷。”望着梁桂芝眼中的异样,王思宇赶忙含混地解释道,当然,他也清楚,梁桂芝想必是不会相信这种托词的,定然会以为自己在刻意隐瞒,如果换位思考,王思宇恐怕也会得出相同的结论。

    梁桂芝点点头,把眼镜摘下来,摸出眼镜布轻轻地擦了擦,叹气道:“好在事情都过去了,对了,下个月婉茹就要从美国回来了,亚钢重组的计划已经在顺利进行,隐湖集团董事会已经提名她担任亚钢新的总经理,国资委那边应该能够顺利通过,毕竟重组后,国资只控股百分之二十五,在人事问题上,已经没有太大的发言权了,婉茹那丫头,性子刚烈,有时做事太冲动,我还真是不太放心呢。”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主任,您这个外甥女精明着呢,也很有主见,算是难得的女中丈夫,其实以她的性格,的确很适合在商场打拼,我觉得她很有领导气质,起码不会比亚钢现在的那几位副总差,由她来掌舵亚钢,还真是一件好事。”

    梁桂芝没有料到,王思宇对唐婉茹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这让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脸上不禁露出讶然之色,过了好一会,她才轻轻地叹了口气,点头道:“但愿如此吧,我希望她能过得好一点,毕竟亏欠她太多,这辈子只做了一次媒,就把自己的亲外甥女的幸福给耽误了,真是……”

    王思宇抬手打断她的话,微笑着开解道:“主任,婚姻的事情,都是很难讲的,没有尝试过,谁也不能提前预测结果,我倒是觉得,您包袱太重了,再说了,是否幸福,还要看她自己的想法,至少她并没有后悔过。”

    梁桂芝笑了笑,将眼镜戴上,点头道:“经你这么一说,我这心里就畅快多了,不像我们老俞,每次吵架的时候,都拿这话来掖我,气得我心里堵得慌。”

    王思宇这次没有接话,只端起茶杯喝上一口,信手弹了弹烟灰,心中暗想:俞汉涛那老实人应该不会主动挑衅的,即便是偶尔爆发,那肯定也是被压迫到极点的反抗,你倒是在考虑外甥女是否幸福,没想到自己的老公那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想到这,王思宇忍不住拍了拍大腿,哑然失笑。

    两人闲聊了一会,梁桂芝便把话转到正题,压低声音道:“刚才省委组织部打来电话,过几天组织部机关干部处的冯处长要带人来考察你,让我们这边提前做好准备。”

    王思宇点点头,这当然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接下来就是组织谈话述职报告民主评议和民意测验等程序,他自信在督查室这边,应该出不了什么差错,再说了,既然上面已经打了招呼,这种考察也就是走走过场,只要不出现太大纰漏,过关肯定不成问题,当然了,要是上面没人打这个招呼,严格按照组织程序走,只是一个年龄问题,就会把王思宇压个十年八载的,动弹不得。

    下班回到家后,王思宇忽地觉得柳媚儿的表现有些反常,不但极乖巧地替自己拿了拖鞋,还帮自己解下外衣挂在衣架上,王思宇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就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怔怔地看着柳媚儿端来茶水,然后束手站在茶几对面,做出一副羞羞答答的样子。

    王思宇挠挠头,没去喝茶,反而从兜里抽出一根烟来,不出所料,柳媚儿果然双手捧着打火机凑过来,‘啪’地一声为他点燃,王思宇吸上一口烟,跷起二郎腿,笑眯眯地望着面前这位清纯靓丽的小女孩,抬手道:“说吧,啥事?”

    柳媚儿双手扯着裙摆,扭捏地道:“我的衣服脏了。”

    王思宇‘噢’了一声,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点头道:“洗衣粉没了吧?明天下班回来我捎回来一袋汰渍。”

    柳媚儿伸手抓抓头发,皱眉道:“不是啦,洗衣粉还有的啦,只是……”

    “只是什么?”王思宇笑眯眯地盯着她,追问道。

    柳媚儿哼哼唧唧道:“只是没有换洗的衣服啦。”

    “这事好办!”王思宇摆摆手,叼着烟卷走进卧室,从衣橱里翻出一个大裤衩子和一件体恤衫,体恤后面还印着‘行动起来,维护华西新形象!’,他抱着衣服走到客厅,把衣服丢给柳媚儿,点头道:“拿去吧,送你了。”

    柳媚儿把衣服随手抛了回来,做出一副要哭的表情,气急败坏地跺脚道:“不是啦,人家要买新衣服啦。”

    王思宇表情严肃地点点头,轻声道:“那成,这个要求不过分,但是呢,要看你表现得怎么样。”

    柳媚儿撅嘴道:“人家都会做四道菜啦,还想怎么样?”

    王思宇嘿嘿笑了笑,转过头来,伸手在脸上指了指,却没有吭声。

    柳媚儿气哼哼地摇摇头,撇嘴道:“少来的啦,大色狼!”

    王思宇挑了挑眉头,从兜里摸出钱包来,抽出一叠钞票来,轻轻在柳媚儿眼前晃了晃,悄声诱惑道:“亲一口,买两件,绝对划算的买卖!”

    柳媚儿叉腰喊道:“亲你的大头鬼啦,讨厌死了!”

    王思宇听后脸色微微一变,忙把钱塞进钱包,轻轻丢过去,拍拍肚子道:“哥哥饿了,媚儿,饭菜伺候!”

    柳媚儿气鼓鼓地把钱包丢过来,忿忿道:“不买啦!”

    说完转身走进卧室,‘砰’地一声把门关上。

    王思宇微微一怔,却不知道她为什么又生气了,便摇头叹息道:“小女孩都是夹杂不清的。”

    他走到厨房,却发现餐桌上空空如也,不禁把头探出门外,冲着客厅里喊道:“媚儿,咱今儿吃什么啊?”

    柳媚儿却没有应声,王思宇愣了半晌,悄悄地走到卧室门口,把耳朵贴在房门上,却听到里面传出嘤嘤的哭声,他不禁挠头道:“这也能哭?”

    正百思不得其解间,房门突然打开,柳媚儿低垂着头,哽咽道:“那个……是我不好……我今天……刚好十八岁了……”

    王思宇微微一愣,便叹了口气,展颜笑道:“走吧,媚儿,咱出去吃,哥给你过生日。”

    柳媚儿扯着裙摆摇头道:“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王思宇在心里轻轻地哼了一声,心想不用了你干嘛不做饭啊,之后也不搭理她,直接去衣架上取了衣服,穿好后,先行下了楼,在楼下站了不到五分钟,就听到身后传来高跟鞋‘哒哒’的声音,不用回头,便知道来人是柳媚儿。

    柳媚儿就如同犯错了的小孩子一般,一声不响地走到他身后,停下了脚步,王思宇笑了笑,继续向前走去,两人来到到大门口,上了出租车,柳媚儿坐在后座上,依旧低头呐呐道:“真的不用了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